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七卷 海阔鱼跃 第九十七节 异动

第七卷 海阔鱼跃 第九十七节 异动

  国栋一直在琢磨一朝天子一朝臣这句话是不是对每一对上任一把手提拔起来的干部进行清洗的最真实写照,他原本想要打破这个惯例,但是很快他就发现自己想要标新立异的来这一手似乎毫无意义,既不可能改变什么,而且还会为自己日后的工作带来不少麻烦,于是他很明智的选择了随波逐流。

  事实上罗大海时代因为时间较为短暂,整个花林干部大多还是延续着邹治长时代的格局,除了一些较为敏感的位置从赵国栋担任县长开始时就在小幅度的进行调整之外,大规模的格局在近两三年内几乎都没有什么变化。

  现在似乎时机已经成熟了。

  赵国栋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是不是调整了干部,工作就一定可以有大的起色?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否定的,事实上用制度打造出一个能者上、平者让、庸者汰的氛围,这才是最重要的,这是赵国栋的看法。

  但是制度也是人来执行的,所以必要的干部调整既有必要也必须。

  赵国栋不想在任用上搞什么大动作,他主张小范围分批次的进行调整,除了他认为必须要进行调整或者补充的干部之外,其他他都希望能够采取循序渐进的方式来逐渐调整。

  赵国栋原本希望等到全的撤乡并镇大方案出炉之后再来结合花林县实际情况一并进行调整但是撤乡并镇的方案报到了省上却一直没有批下来,听省民政厅那边的消息,省里边有意要将这个计划推后到明年九届人大召开之后再来进行,避免在十五大和九届人大之前引发过多的不稳定因素。

  “翟部长,这十二名干部都已经经过了考察么?”赵国栋一边仔细的看着这几名干部的简历,一边也看着组织部门对这些干部考察的评语。

  “嗯,都走完了程序,也结合了他们各自工作特点作了一些调整,基本上都考虑了他们各方面的条件。”翟化勇也是多年的老组织部长了,历任几任县委书记于一把手的心思也揣摩得相当清楚。

  “唔,那就确定下来吧,崔琴调任农牧局担任局长,浦渡区工委书记考虑向华伟这个同志继任会不会对下一步浦渡区的工作有影响?”赵国栋合上文档,沉吟了一下。

  “向华伟在坪区担任区工委副书记多年。也在乡长和乡党委书记上干过多年该能够承担起这副担子才是。”翟化勇皱起眉头。浦渡区工委书记人选一直没能确定下来。鲁达强烈推荐由向华伟来担任。但是赵国栋却始终对向华伟存有虑。致使这个方案一拖再拖。“鲁书记也建议由林单同志到良山乡挂职担任党委副书记一职。”

  赵国栋眉毛微:一动。鲁达这是在示好自己?赵国栋心中冷哂。自己难道还需要他来示好?但是转念一想。如果一个县委副书记在人事权上没有半点发言权。这个县委副书记也就算真是白干了念转动间。赵国栋终于首肯了翟化勇地建议:“那好。你把这个方案初稿拿出来。先送唐县长、鲁书记、庞书记一阅。征求他们意见。如果没有什么大地变化。下个星期地常委会上就把它提出来过了。”

  翟化勇犹豫了一下。然后才小心翼翼地道:“唐县长恐怕对财政局和教育局两位局长地人选有些异议。他曾经和我谈起过这个问题。我说暂时本次方案暂时没有这方面调整地考虑要求我在这一次调整方案中要列入这两个位置地调整。”

  赵国栋身体微微向后一靠。半晌没有说话。唐耀文在工作上没有什么说地。但是在一些用人看法上始终还是和自己有些差异。事实上赵国栋也在一些人事问题上已经考虑了唐耀文地一些意见。但是在关键人选问题上他不会也不能让步一些关键位置上地让步只会让自己日后地工作推进上受到无谓地拖延。

  财政局和教育局局长这两个位置都是焦点。尤其是财政局长这个位置相当敏感而关键它本属于政府系列。理应对县长负责是实际上它却必须要控制在县委书记手中。可以说县里地重大决策和动作都离不开这个人选提供支持果没有一个可靠地人掌握这个位置。那县委书记就心中无数。什么事情能干不能干。能干到啥规模。能不能另寻他途解决。这些意见和建议都得由财政局长来给你支招。

  就在赵国栋还在为县里人事调整煞费苦心时。市里边人事调整地消息却一下子让他对花林地人事调整失去了兴趣。

  张绍文在市政协一四次会议上被增选为市政

  席,张绍文已于当选当日向宁陵市委递交了辞去中区区委书记的辞职报告,市委已经接受了张绍文的辞职报告,西江去工作暂时由西江区委副书记、区人民政府区长曾令淳主持。

  赵国栋分别将这个消息告诉了蔡正阳、柳道源、熊正林以及刘兆国,得到的答复几乎是一样的,静观其变。

  这个时候该使的劲儿也已经使够了,该动用的人脉资源也已经用足了,就像柳道源所说,现在即便是他去找潘援朝也没有啥意义了,此时的潘援朝不是彼时的潘援朝,已经没啥想法的他肯定会从他自身角度来考虑问题,而无需忌讳太多外界因素了,能不能成就只能等待了。

  ******************************************************************

  祁予鸿没有想到在三人会上确定的大框架在书记会上却会遇到了如此强硬的挑战,舒志高毫不客气的表示了他的反对之意,而且是全盘否定,这让祁予鸿大感吃惊。

  “舒市长,曹集县这几年的经济发展有目共睹,史来禾同志从在副县长岗位上一直干到县委书记,可以说对曹集县的经济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我认为史来禾同志是符合市委推荐给省委的市委常委资格人选的,这也是和天放同志经过慎重研究之后报给祁书记同意的。”

  严立民语气平而坚定,撕破了脸也就没啥顾忌了,舒志高不过是初来乍到,在这边并没有啥底气,严立民并不怵,对于这种情形他思想也有所准备。

  按照他的想法在上常委上完全没有必要先行与舒志高和陆剑民通气,这只会助长他们两人的威风,而祁予鸿则担心如果这样重大的事情事先都不通气,极有可能在常委会上引发舒志高的强烈反弹,而分歧一旦暴露开来,只怕陆剑民、蓝光这些后外来户极有可能站在舒志高一边,而像代表本土势力的金永健、周春秀和毛萍三人的态度现在他也无法料定,一旦出现偏差,自己一方的意见被否定,那对于自己的威信将是一个极大的打击。

  “我不反对史禾同志列为推荐人选,毕竟曹集县这两年的发展还是有可圈可点之处,但是黄昆同志我认为不适合也列为推荐人选,虽然只是备选人选,但是这也不合适。黄昆同志年届五十,明显不符合省委组织不确定的标准,原则上提拔对象应该在四十八岁以下;第二黄昆同志的经历我也了解过,他缺乏在基层工作的经验,这个条件是个死杠子,要求必须要有在基层工作两年以上,黄昆显然不符合这个要求。

  ”舒志高心平和的道,争论不是靠谁语气强硬态度大来决定,“省委这个意思其实就是要抓住经济发展机遇,让经济发展带头人能够更有机会来带领一地经济的发展,我认为花林县委书记赵国栋通知更合适一些。”

  舒志高这最后一句话一记重拳击打在严立民心头上,这赵国栋都快成了他的心病了,这舒志高是专门哪壶不开提哪壶还是故意来刺激自己?严立民脸色微变,瞅了一眼若有所思的祁予鸿,沉声道:“舒市长,赵国栋同志年龄过于年轻,经验也有所欠缺,何况他刚刚担任县委书记时间不长,花林县班子此时不宜再调整。”

  “为什么一要调整呢?推荐市委常委人选并不一定意味着要调整花林县委书记啊。”舒志高微笑着反击,“花林县这两年经济发展很快,我倒是觉得赵国栋同志才是最合适人选,至于年龄问题,我只看到了省委要求不超过四十八岁以下,却未要求必须要在某个年龄坎坎以上。”

  “祁书记,严书记,觉得舒市长的意见值得考虑,黄昆同志无论从年龄还是经历以及他目前担任的职务来看都不是合适的推荐人选,相反,赵国栋同志的确要合适许多,我建议可以把史来禾同志和赵国栋同志列为向省委推荐的人选。”一直没有说话的陆剑民终于发话了,他语气温和,言简意赅。

  小会议室里似乎连温度都降低了两度,章天放埋头做着记录,在三人会议上其实他就委婉的表达了对推荐黄昆这个人选的不同看法,虽然很大程度上只是一个陪注的备选人选,但是这也代表着一种姿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