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七卷 海阔鱼跃 第九十八节 敲定

第七卷 海阔鱼跃 第九十八节 敲定


  予鸿微微蹙眉,他在揣摩着舒志高和陆剑民怎么会反对黄昆最为陪注人选,按理说他们应该知道史来禾才是正主儿,自己的意图很清楚应该是要让史来禾上位,黄昆列为备选不过是一个姿态,为黄昆工作的调整最准备而已。

  黄昆不是一个合适人选,这一点祁予鸿和严立民都清楚,无论是在年龄上还是资历政绩上都不太合适,当初章天放对黄昆列为备选干部也提出了异议,但是祁予鸿也作了解释,只是一个备选而已,言外之意也很明确,史来禾的一切都已经和省里边沟通顺畅了,不过是走一走程序,所以在备选人选问题上不需要那么严谨,章天放才没有再说什么。

  但是两人都不约而同的提及了赵国栋作为推荐人选,这就让祁予鸿有些担心了。

  不管二人是觉得花林工作的确出色,还是赵国栋这么快就和二人搭上了线,这都值得警惕,尤其是舒志高才来一个月就已经隐隐表现出了有股子桀骜不驯的架势,和他文质谦和的外表大相径庭,这让祁予鸿就更觉心梗。

  “老舒,老陆,既然对于史来禾同志的推荐没有啥异议,我觉得还是就按组织部确定下来的人选上报吧,虽然省里边要求我们上报两个人选,其中一个作为备选,但是经过这一段时间对史来禾和黄昆同志的考虑,我觉得两位同志都是符合条件的。

  黄昆同志年龄然稍稍大一点,但是并没有超过省委规定底线,至于说缺乏基层工作经验这一说我觉得不妥,目前黄昆同志担任开发区工委书记,开发区是我们全市经济发展龙头,是旗杆昆作为工委书记理所当然应该起到标杆左右,不过省里边怎样决定,我觉得两人都是符合条件的,我建议还是按照组织部既定程序报批。”

  祁予鸿虽然语气十分平是流露出来不容置的味道还是让舒志高和陆剑民都感觉到了对方心中的不悦,陆剑民不再说话,而舒志高也保持了沉默,章天放也只是默默记录,书记会确定下来的调子一般说来上常委会就要按照程序来走了。

  ************************************************************************

  潘援朝阴着脸走出杨天明的办公室,他没有想到杨天明会在宁陵市委常委这个位置上如此强硬,直接否决了宁陵市委的推荐,而径直点名赵国栋,想到这儿潘援朝也有些愤懑天明未免太霸道了一些,连一个市委常委的任命要干涉,这有些太不近情理了。

  潘援朝自认为自己对杨明还是相当尊重的,在绝大多数工作上配合还是相当默契的,在自己临近退二线的时候推荐一个市委常委人选不算过分吧,杨天明居然要横加干涉未免太过分了。

  想到这儿潘援朝决定还是将这一全省各地市增补常委方案提前向省委书记季成功做一次专题汇报。

  虽然季成功有专门问及这一次增补方案内容。但是也曾经询问过几个地市地常委人选问题。其中并不涉及宁陵方面。这也让潘援朝心中笃定许多。不管季成功十五大之后会不会离开安原。但是季成功年龄显然还不到退地时候。他何去何从还很费人思量离开安原之前也还是省委书记。只要赢得他地首肯。即便是杨天明反对。那也无济于事。

  潘援朝也没有那么多顾忌翻年自己就要到人大已经是组织基本上确定了下来地。杨天明估计也要离开安原体到哪里还不清楚。史来禾人不错触几回下来还算踏实。赵国栋虽然人也不错但是既然已经答应了祁予鸿。而且这是宁陵市委地推荐人选。顺水推舟地事情。潘援朝不相信杨天明他一个人就能翻盘。

  就在潘援朝还在琢磨着抽时间向季成功汇报这一次各地市常委增补和调整方案时。杨天明却是端着水杯悠哉游哉地走进了季成功地办公室。

  “老杨。来坐。”对于杨天明地到来。季成功并不意外。

  两人交情虽然不深。但是在很多观点方面却有相似之处。相较于宁法地激进。二人似乎更有共同语言。当然有共同语言并不代表在处理事情上就完全一致。也不代表在涉及利益之争上两人就可以退让。

  一把手有一把手的权威,同样分管党群组干的副书记一样有他特定的工作范围,在工作范围之内,他同样有着莫大的影响力,这是党的组织结构决定了

  责民众集中的原则,有些事情不需要点得太明,意

  杨天明瞅了一眼悬挂在季成功办公室侧面的那副墨宝,“我无欲,民自朴”,出自老子的《道德经》,依然如故。

  五年前杨天明正式升任省委副书记,在这个位置上一呆就是五年,而季成功那时候也是刚来,都说君子之交淡如水,杨天明倒是觉得自己和季成功之间的关系有那么一点味道,他来到季成功的办公室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这幅字迹,据说是季成功一个好友馈赠给他的,虽然不是什么名家,但是季成功却相当喜欢。

  季成功也注意到了杨天明脸上的神色似乎有些怅惘复杂,像是在感怀些什么,粲然一笑,“怎么,老杨,我看你一副深有感触的模样,是看到啥了?”

  “嗯,这幅墨宝,我记得五年来这幅墨宝就一直悬挂在这里,连位置都未曾变化过。”杨天明点点头,“这时间如梭啊,一晃就是五年,人生有几个五年,而能得在一起工作又能有几个五年?”

  “是啊,能得在一工作五年已经是相当有缘了,年轻的时候不觉得,只有上了岁数你才能感受到时间的流逝都是在那不经意间就一闪而逝。”季成功微微点点头,也在另一座沙发上坐了下来。

  “季书记,你说我们在这安一工作就是五年,究竟替安原这块土地上的老百姓留下了什么?”杨天明突然问道。

  “留下了什这个话题可是有些考人,留下了什么呢?”季成功脸上露出深思之色,“要说留下了经济发展和建设方面的东西,我们俩都是搞务虚的,那是政府层面上的事情,虽然和我们有关系,但是并不直接,我觉得我们能留下的就是一台好的制度和作风,还有就是一批成长起来能够挑大梁的干部。”

  无论是季成功还是杨天清楚相互之间那点底细,季成功不可能再在安原当省委书记,杨天明一样不可能再在这里担任省委副书记,时间一晃五年,是该他们离去的时候了,每一位主政的领导都有自己各自的工作行事风格,异曲同工之妙都能在个人风格中展现出来,季成功和杨天明都并不嫉妒宁法,改革潮流如巨澜一般滚涌向前,彼时合适的未必适用于此时,两人都能够看得开。

  “季书记说得是,我们能留下也就是风和干部,至于制度,我倒是觉得哪里都一样,就是看执行的人力度和侧重而已。”杨天明微微一笑,“季书记,按照省里的意见,十四个地市增补和调整常委的方案已经大致出来了,援朝部长也有他的一些看法,和我的想法不尽相同,我想先向季书记汇报一下我的意见和看法。”

  季成功耐心等待着杨天明言简意赅的介绍,包括他和潘援朝的相同处和不同处以及各自所持观点的原因,他听得相当仔细,既然杨天明专门来就这个方案来进行商榷,自然有他的道理,尤其是当谈及宁陵市委推荐人选时,季成功若有所悟。

  “老杨,我赞同你的观点,干部是党早已确定的原则,而安原正处于一个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期,替下一任继任者留下一批能够干事儿尤其是能搞经济但是对其他工作也不陌生的干部很有必要,你让援朝部长尽早完成方案修改报上来,”季成功微微点头,“前些时日我去京里,正好碰上了你在中央党校的同学刘拓,他还问起你的近况,我也替你邀请他来按原做客。”

  杨天明心中微微一动,也是淡然,“嗯,我和刘拓也是很久没有联系了,他的工作比我忙,我们连打电话通话的时候都不多。”

  “老杨,同学之间的感情还是经常保持联络,都说朋友是越走越近,亲戚越走越亲,这句话很有道理的。”季成功想起什么似的,“日后咱们若是没有在一起了,也一样得多加联系才行。”

  1997年第十五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北京胜利召开,会议选举新一届政治局常委、委员、候补委员、中央委员会委员和候补委员,中省委书记苏觉华当选中央政治局委员,季成功、宁法、杨天明、张广澜、蔡正阳、柳道源均当选为中央委员,熊正林当选中纪委委员。

  0月12日,宁陵市委接省委组织部通知,赵国栋任**宁陵市委常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