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一节 涩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一节 涩


  予鸿内心的郁闷难以言喻,对于省委最终否定了宁陵荐而直接确定了赵国栋进入市委常委,这不仅仅是一个任命而已,这也包含了省委对自己领导下的宁陵市委工作的一种否定,他是这样认为的。

  潘援朝给他的电话里情绪也有些低落,明确告诉他季成功也不看好他推荐的人选,而倾向于让赵国栋担任市委常委,潘援朝不清楚这是不是与花林县这半年来频繁出镜以及花林县这一两年来几项主要经济指标一直位列全市第一有关。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季成功知道赵国栋,而且看样子还颇为欣赏和了解,这这一点决定了史来禾的命运。

  季成功对史来禾一无所知,除了隐约知晓他是宁陵下辖某县县委书记之外,甚至连史来禾年龄和和主要政绩都一无所知。

  在获知这个消息之后祁予鸿也是辗转反侧,彻夜难眠。

  他也知道潘援朝已经尽了力了,本来如果是寻常情形下,省委常委组织部长对于一个寻常的市委常委应该是绝对有发言权的,但是没有想到省委书记却会欣赏另一个竞争者,除了怨赵国栋这小子太会造势之外,也只有怨史来禾命太苦了,要不是这种情形下增补调整常委都是在各地市内干部自行产生,潘援朝完全可以把史来禾调整到其他地市担任常委。

  事实上在获知个消息时,宁陵市很多人都是百味陈杂。

  要说最为苦涩的无是书记严立民了,原本以为在常委会上形成了决议报送到省委不会再有任何问题,未曾想到省委却是来了这样一个罕见的决定,这在整个安原省内怕都是少有一见的,这也是对他这个新任市委副书记工作的一种提醒。

  严立民想不出赵国栋这个家伙怎么会能够赢得省委主要领导的青睐,在他看来蒋蕴华这后期的推波助澜无是一个重要原因,安原电视台和《人民日报》的连续曝光将花林的名声提升到了一个相当高的高度,很难说省里领导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才真正下定决心的。

  赵国是在省委组织部正式任命之前的一个星期知晓的。

  电是刘兆国打来的国栋已经快要入睡,在获知杨天明已经与季成功这一批地市增补和调整常委问题与杨天明达成了一致意见之后,刘兆国就估计赵国栋这事儿没啥大问题了,所以也就给赵国栋打了这个电话。

  程若琳有些惊奇赵国栋借这个电话足接了半个小时。而且是避开了自己。这让她很是好奇。记忆中赵国栋和她相处地时候基本上不愿意接电话。即或是接电话也是三五两句话就说完。尤其是普通公事更是直截了当地告诉对方上班时间到办公室之后再谈。

  原本无心偷听什么地程琳也是下意识地竖起耳朵。但是只见赵国栋站在窗台前静静倾听。偶尔一两句问话也是语意模糊以猜测出真实含义。

  半个小时后程若琳才发现赵国栋若有所思地收住电话。眼神中却是有一种说不出地兴奋和激动。

  这一夜程若琳这才发现在自己身上纵横驰骋地男子是这样放荡无忌。丝毫不顾及自己地哀怨乞求。一次一次把自己推向快乐地巅峰。连她有些惊讶于自己地体力居然会经受得起这样地癫狂。

  赵国栋同样也讶异于自己地狂放。他有一种兴奋要找人一起分享这份漏*点。这和他一年多前在安都与徐春雁一起疯狂那一次有些类似。只不过这一次地感觉却截然不同。那一次是歇斯底里地释放这一次则是兴奋到极点地攀登。

  欢愉之后赵国栋地头脑比任何时候都清醒冷静。程若琳细密地呼吸声就在身畔奏响。如同一支优雅地小夜曲。宁陵十月地天气是相当令人留恋地。凉意渐来。暑意未消。一床毛巾被裹在两人身躯上。女性柔媚起伏地曲线在黑暗中若隐若现。

  以刘兆国的性格,没有十拿九稳的事情他不会告诉自己,而以杨天明的脾性:透露给刘兆国自然也是铁板钉钉的事情才会如此。

  省里边否决了宁陵市委的推荐,而直接任命了另一个非候选人这比较罕见,但是并非特例,也代表省里边一种看法,那就是宁陵市委推荐的人选不符合省里边的意图,这会让宁陵市委有些难堪至于说会对自己产生什么样的影响,赵国栋也不清楚过现在自己还不需要考虑这些问题。

  省委只是确定了自己市委常委的身份,但是另一个身份却需要由市委来确定自己是继续担任花林

  记还是可能调整?赵国栋内心希望是前者,但是他可能性比较小张绍文已经不再担任西江区委书记,而作为目前宁陵经济总量最大的区县,而且现在又面临如此多的结构性难题,赵国栋这个担子只怕自己很难摆脱。

  如果真能让自己留在花林县就太好了,花林县已经有了如此好的底子,按照目前的发展速度和趋势,两三年内超越西江区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自己花上三五年时间将一个名列全市最后一两位的县份打造成为全市经济排头兵,而且旧城改造一期工程已经结束,现在花林县城城市环境幽雅宜人,这样的成绩足以让领导们心满意足了。

  西江区委书记?这种可能性很大,现在的西江区老大难问题成堆,区长曾令淳整天如救火队员一般忙于救火,根本没有精力真正开展工作,财政收入增长缓慢,招商引资名列全市倒数第二名,加上张绍文这一被调职,曾令淳又是新去的区长,全区干部人心涣散,士气低落,拿桂全友的话来说,现在是西江区建区以来最混乱最暗淡的时期,干部们都是在坐观等待,等待着新的一把手来上任,谣传中的版本有多个,史来禾和黄昆甚至还有奎阳县委书记焦凤鸣以及赵国栋都是其中一个版本,但是都没有任何确切依据。

  也有另外一种可能,那就是黄昆调任西江区委书记,自己调任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担任党工委书记,这个结果也不错,虽然经济技术开发区这两年发展缓慢,工作上没有啥亮点,但是毕竟它没有历史包袱,可以没有任何负担和束缚约束的轻装上阵,而且经济技术开发区实际上就是市里边自己用来装点门面的招牌旗杆,无论谁在这里当一把手,市里边都会不遗余力的给予支持,比起其他区县来实在有着太多的优势。

  赵国栋的担心猜测一直到了三天后才算基本落定,章天放正式通知赵国栋,市委有意调整他的工作,祁予鸿书记将会亲自和他进行一次意见交换。

  在接到章天放话的同时,尤莲香也和赵国栋通了电话。

  祁予鸿就西江区委书记选正式征求尤莲香意见,尤莲香推荐了开发区管委会工委书记黄昆,祁予鸿否定了这一意见,表示黄昆沉稳有余开拓不足,西江区目前的状况是重病需用猛药,尤莲香就推荐了史来禾和赵国栋,在祁予鸿告知尤莲香省委基本确定由赵国栋担任市委常委之后,尤莲香没有再表明态度,只是说需要再考虑一下,估计祁予鸿是有意要让赵国栋出任西江区委书记。

  “你小子隐可够老啊,进常委了也还瞒着尤姐?!”尤莲香的口气已经和往常电话里有所变化,亲昵中却少了往日里那种上下级的关系。

  “尤姐,人面前不说假话,不瞒您说,我也是前天才听说,但是都没有确定,我咋敢乱说?这种事儿您也知晓,一天没有出文件,一天都做不得数,印文件时都还能变化呢。”赵国栋在电话里涎着脸笑道。

  “哼,给尤姐油嘴滑舌,对了,你自己是啥意见?我看祁书记这一次也是有些郁闷,被你这当头闷棒敲得不轻,所有计划都被打乱,现在都有些乱了分寸了。

  ”尤莲香在电话里笑着道。

  “尤姐,说实话,我还是愿意呆在花林,我不说大话,让我继续呆在花林,不管他谁当西江区委书记,两年内花林GDP、财政收入和农民人均纯收入赶不上西江区,我就跟他姓!”赵国栋口风一转,“现在花林底子垫好了,咋,就有人要下山来摘桃子了,这样未免太不地道了吧?”

  “你小子,得了便宜还卖乖,西江区的地位岂是你花林县能比的?”尤莲香笑骂道:“虽然现在遇上一些困难,但那也是暂时的,底子还在,只要能重新发动起来,我想西江区的经济肯定会重新担当起火车头作用。”

  “那好啊,我就呆在花林,谁愿意去西江谁去,反正我不愿意去,史来禾不是想去么?让他去吧,我赞同。”赵国栋不动声色的道。

  “行了,你就别给我拿捏了,我只是通报你一下而已,等你正式进了常委,那也就是一个分工而已,你洗耳恭听服从组织原则就够了。”尤莲香叱道:“你现在就别挑肥拣瘦了,总不能好事你一个人占完吧,还是给我好好考虑一下你的工作才是正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