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二节 大将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二节 大将

  国栋放下电话抚住自己额际,慢慢咀嚼着这个消息。

  祁予鸿的消息也挺灵通,自己不过知晓不到两天时间,尚未正式上省委常委会上确定,他就知晓了这个消息,看来潘援朝这一次也是下了死力气想要帮祁予鸿这一把,只可惜被被自己横刀夺爱了。

  祁予鸿当然清楚尤莲香和自己关系不错,能够征求尤莲香的意见本身就意味着什么和传递着一种消息。虽然市委书记和一个新晋常委之间的强弱不可以道理计,但是自己能够硬生生挤掉史来禾和黄昆两个候选人一黑到底,只怕还是让祁予鸿有些心生忌惮了,传递一个信息过来也算是表示出一点和解的意味吧。

  一切都已经过去,既然尘埃落定,也就没有必要在计较之前那为了争夺这个常委的种种,总的说来祁予鸿还是一个不错的市委书记,虽然他竭力推荐史来禾和黄昆,但是毕竟也没有给自己下啥绊子,制造啥障碍,就算是全省旅游工作现场会和桂溪大道竣工他没有参加也情有可原。

  谁能没两个欣赏的下属,谁能没有两个知心的朋友,赵国栋觉得这都很正常,只要不出阴招光明正大的竞争,赵国栋都能理解。

  当然要出阴招,国栋也不是不会,他手中也就握着有人提供给他的两条反映史来禾的检举信息,只不过他觉得没有必要,这样只会破坏官场的良性潜规则,而走入恶性竞争的死胡同,而上级是最忌讳这一点的,一旦走入这条路上,那基本上就宣布了你仕途就此打住,所以赵国栋从来没有考虑过用这一招。

  祁予鸿传递过来的信息;要表达什么?

  让自己考~任西江区委书记还是任凭自己选择一个合适位置?赵国栋也些拿不准,难道说真要让自己接任黄昆的开发区党工委书记一职?黄昆调任花林任县委书记?

  赵国栋清楚既然祁予鸿已经明确求尤莲香的意见,那也就意味着自己留在花林的可能性很小了,无论是谁担任西江区委书记,自己的位置只怕都要动一动且多半就是在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党工委书记和西江区委书记中居一。

  ;济技术开发区这一两年来成绩乏善可陈,习惯于在市委副秘书长工作的黄昆工作思路缺乏创新,寻找不到能够打开局面的路子,和上一任兼任党工委书记的市委常委、副市长周春秀的表现相差无几,这已经成了市委公认的意见,这让祁予鸿很是失望。

  但是黄昆忠心耿耿跟:他几年。他也不可能因为这种事情轻易调整黄昆。那无就是抽自己嘴巴。而现在似乎是一个合适地机会。花林地道路已经大体铺筑好规曹随。沿着已经确定好地路子发展。黄昆还是能够胜任地。这大概也是祁予鸿在琢磨地。只是自己担任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党工委书记。那谁来担任西江区委书记?

  史来禾?焦凤鸣?有此可能。但像。

  赵国栋也是煞费心思地琢磨这种种可能是有一点可以肯定。自己将要离开花林了。而唐耀文也基本上没有机会复制自己从县长到县委书记这种火箭式地飞跃。他地资历和政绩都还太单薄了一些。或者说被掩盖在自己地光芒之下了。如果真是黄昆来担任县委书记。那倒是他地一个机会。

  电话再度想起。王甫美地。

  “噢。美哥过了?明白了。谢谢美哥。改天我请客。没说地。当然。你要替我安排我也乐意啊。节约一顿是一顿。回来再说。”赵国栋挂下电话。是王甫美打来地电话。省委常委会刚刚通过了这一次地市常委调整和增补地方案。赵国栋地名字赫然在列估计两三天之后省委组织部地发文就会正式下发到宁陵市委。

  看来效率地确很快。省委常委会一过也就是铁板钉钉再无变化可能了只怕自己地工作也会在省委组织部地文件到达地几天之内就会发生变化。

  赵国栋轻轻舒了一口气,这年头都不容易。

  “云达在哪里?”

  “赵书记啊,我还在铁器社这边些老工人反映了一些问题,我正在和企业这边交涉,嗯,问题不大,应该可以说到一条路上来,放心,赵书记,啊,行,那我马上回来,这边已经没有啥了,我交给老孔他们处理就行。”

  霍云达在电话里听得赵国栋的语气与往常似乎有些不一样,他心里也是有些诧异。

  他和赵国栋之间的关系是在来了花林县之后才正式建立起来的

  除了听说过赵国栋在花林的强势霸道之外,能了解的林这两年不断拔高的经济指标数据了,刘如怀虽然和霍云达关系不错,但也还不至于达到推心置腹的地步,何况他对赵国栋了解也不深,只能泛泛的介绍,所以直到来到花林之后,霍云达才算是真正和赵国栋建立起一种相对融洽的关系。

  这种本来只是单纯的工作关系经过这将近半年的配合磨合,在工作作风上的一致,在处理事务的观点相同,很快就让两人关系密切起来,不少事情赵国栋甚至直接甩开了苗月华这个常务副县长而直接安排霍云达去办,直接对他负责。

  霍云达也能够感受到赵国栋对自己的欣赏,虽然对方年龄比自己还小上十来岁,但是他也认在许多事情上和问题上,这位年轻得过分的县委书记的观点超乎寻常的敏锐和独到,而事情往往却总是如他所料一般,当然两人的观点作风也并非完全一致,赵国栋过于犀利的作风让霍云达这个习惯于干净利落的人都有些觉得撵不上趟的感觉。

  赵国栋的确对霍云达很欣赏,这个从基层乡镇干部起来的副县长极为难得还是一个大学生,大学生下基层能在短短十年间就干到党委书记这个份上,那没有点本事真还不行,而且是连续三年被评为先进基层党组织的乡镇,光是威信这一项的建立那就得用实打实的工作来说话。

  而在花林分管的工作也没有让赵国栋失望,仅有那几家国有和集体企业改制问题在霍云达的全力主导推动下很快就铺开来,虽然过程中出现了一些小问题,但是霍云达都能很快把事情处理好,基本上没有引发大的波澜,也没有让赵国栋和唐耀文操心,光是这一项工作就足以让赵国栋对霍云达能力刮目相看。

  随后的几项工,尤其是招商引资工作也是可圈可点,拿赵国栋自己的话来说,叫做很有认同感。

  霍云达几乎是一路小跑到赵国栋办公室的,电话里赵国栋虽然没有说啥事儿,但是霍云达用一种预感,赵国栋可能有啥大事儿,至于说具体啥事儿,霍云达在路上也一直在琢磨,究竟会是啥事儿?

  工作上的霍云达首先否决了,自己这段时间的工作也算是很顺手,无论是伊利集团的投资项目,还是一期日处理八万吨的大型综合污水处理厂项目都还算顺利,虽然在大型综合污水处理厂的选址项目上引发了一些争议,但是都总算平息下来,各种补偿到位的情况下,预计明年上半年就可以竣工投入使用。

  莫非是?早就有传言说他是西江区书记的有力角逐者,只不过听说曹集县委书记史来禾的呼声更高一些,难道说他?还有一种传言说省里边有意要增设常委,主要是针对经济最发达地区区县一把手,增强龙头作用,但是似乎一直没有后续反应,也不知道究竟是真是假,但是听说市里边报的人选是史来禾和黄昆,应该没有他的份儿才对。

  时间霍云达脑子里也是百念纷呈,他委实想不出这个时候赵国栋叫他回来干什么。

  霍云达走进赵国栋办室的时候,赵国栋仍然相当平静的坐在案桌背后饶有兴致的看着一本白话赵国栋在高中时代就渡过好几遍,但是其中真正意境却是每一遍都另有一番领悟,一本菜根谭》,这三本书都是赵国栋闲来无事陶冶情操之用。

  霍云达在花林对赵国栋的助甚至超过了桂全友,如果说桂全友那时候更多的是帮助赵国栋处理日常政务的大内总管,那么霍云达就是真正能帮自己独当一面的大将了。

  “云达,来了,坐。”赵国栋放下书,微微笑道,

  “赵书记,有啥重要事儿么?”霍云达惑的抬起目光。

  “云达,我可能要走了。”赵国栋挥手制止了一下子站起身来想要询问的霍云达,有些感触的道:“坐,坐吧,我不想矫情,在你面前我也想隐瞒啥,省委常委会今天通过了,我要任宁陵市委常委,看市委的意见大概是也是要调整我现在的位置,估计不是到经济技术开发区就是到西江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