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三节 同殿为臣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三节 同殿为臣


  云达几乎是处于震惊中的状态下听完赵国栋的娓娓

  市委常委?不是说市委推荐的人选是史来禾,而黄昆作为备选么?省委否定市委推荐而直接确定另一个人选,这似乎还没有听说过,或许有,但是至少霍云达没听说过。

  “赵书记,您的意思是您要离开花林?”霍云达心中说不出的味道,照理说赵国栋升任市委常委,那无是踏入了一个令一般县处级干部难以企及的境界了,许多人终其一生也就只有在处级干部上徘徊不前,而眼前这位年仅二十七岁就担任县委书记,现在更是直入副厅,其创造的历史足以空前绝后了。

  关键是赵国栋的位置变迁会对自己产生什么样的影响,他进入市委常委,无是进入了宁陵市的最高决策层,可以说日后在自己的位置升迁上,他已经具有了一定的发言权,当然这份发言权还要看他与市委一把手之间的关系,但是霍云达知晓,市委常委、组织部长章天放与他关系莫逆,有这层关系,再加上他本身的市委常委资格,已经让赵国栋不同于一般的常委了。

  但是赵国栋却要离开花林,这也就意味着自己失去了和他朝夕相处的机会,失去了和他进一步加深情谊的机会,这无是一个巨大的损失和遗憾。

  “云达,只是有这可能,现在还不确定。我当然愿意留在花林花林就快三年了,说实话我对花林一草一木一山一水,还有这么多同事朋友,若说是真能一下割舍下来扭头就走,我做不到。”赵国栋也有些动情,“初来花林县时破败贫困,到现在一手一脚一把汗一把泥的把花林形象打造起来不敢说居功至伟,但是也算是花了不少心血,倾注了不少感情,现在要我离开,我怎么能舍得?”

  “赵书记,难道你升任市委必须要离开花林么?我听说这一次省委在各地市常委中增设主要就是针对经济发达区县的一把手而设,目的就是起到模范龙头作用,而我们花林现在发展势头正猛三年内超越西江区那也是坛子里捉乌龟——手到擒来,担当起宁陵经济发展龙头也是迟早的事情啊。”霍云达也知道赵国栋留下来的可能性几近于无,但是他还是忍不住不吐不快。

  “云达,”赵国栋欲说话电话又响了起来。

  “放哥啊,嘿嘿,谢谢,我也刚知道,我敢瞒着哥老倌你呢,这不也才知道得等文件下来才敢算敲定啊,呵呵这文件一天没下来,一天都不作数啊当然,当然啊,放哥你发招,小弟我倾家荡产也得接招啊,嗯,好,等下来一定,一定,谢谢放哥关照啊,日后还得多仰仗放哥啊,好,一言为定,行,到时候见。”

  赵国栋刚放下电话,还未得及说话,电话便又响了起来,“陆书记,噢,这事儿您也知道了啊,嗨,谢谢,谢谢,我知道,陆书记的支持和关怀我知道,嗯,行,陆书记安排我当然到,好的,一定一定,我等您电话召唤。

  ”

  赵栋叹了一口气。再度挂下电话。这样一次谈话也能被搅扫。这些家伙地耳朵还不是一般化地长。不出所料。电话再度响起。

  “栋。你小子隐得够老啊。我还说咋市里边研究推荐人选时你倒是一点动作也没有呢。除了前些时日那些造势。原来你小子早就算定了啊。谋定而后动。你小子可够阴险地。”蓝光醇和而又爽朗地声音传递过来。

  “蓝哥。你可别胡乱攀诬。我哪有那什么谋定而后动地本事。省里边这一次地动作你也清楚。不就是效仿你们绵州和建阳那边地做法么?经济至上。指标第一。恰巧这两年我们花林运气好。发展快一点。正好就入了领导们地眼罢了。纯粹是占了便宜。占了便宜。蓝哥你就别挖苦我了行不?”赵国栋也是随着对方地称谓变化而变化称呼。

  蓝光显然对赵国栋称呼他蓝哥十分满意。“国栋。你甭给在我面前耍滑头。史来禾那么好被挤下去?祁书记这会儿怕是郁闷得很吧?行了。你小子这一次是把老大得罪了。上位了可得好好表现表现。替老大脸上争争光。顺顺心口地郁闷。要不你就等着好看吧!”

  赵国栋也在琢磨蓝光话语中地味道。蓝光和陆剑民显然不是一条道上地人。两人无论是在风格作风还是行事做派都完全不一样。陆剑民和舒志高走得比较靠近。而蓝光则是摇摆不定。你很难看穿他究竟站在哪一方。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他和原任政法委书记现

  副书记严立民关系有些僵。

  在政法系统中蓝光已经在作一些细微的调整,很显然是针对严立民原来经营得如铁桶一般的体系,甚至流露出要想提拔陈雷任市局副局长的意思,这让赵国栋也是颇费思量。

  他不知道蓝光是想要示好自己还是真的需要市公安局系统中打入一个楔子,现任市局局长马元生是严立民强力推荐的,虽然在其中有一些波折,但是最终市委还是同意了对马元生的任命,在公安系统这个严立民的老巢中严立民可谓一手遮天,蓝光在市公安局里基本上插不进手,尤其是严立民还在担任市委副书记的情况下,蓝光想要在政法系统中扎稳根基就显得更加困难了。

  现在祁予鸿和严立民基本上是站在一线上,尤其是在舒志高和陆剑民明显在相互靠近的情况下,祁予鸿保持与严立民的结盟就显得更重要了,只是与严立民结盟虽然好处很大,但是弊端同样不小。

  首先严立民由于其个性和长久以来养成的独性,与其他常委关系都颇为不睦,即便是祁系中的章天放和尤莲香与严立民关系都很一般,而与原来麦系的金永健、周春秀、毛萍更是针尖对麦芒,这让祁予鸿收编麦系势力也遇到一些麻烦。

  另外严立民与县党政的一把手关系也有些紧张,尤其是在强力推行市公安局干部下派挂职到各区县担任一把手的这一系列行动上引发了各县党政主要领导的不少非议,虽然这个动作为他在市公安局内部赢得了不少分,但是却与各县党政主官产生了不少隔阂,赵国栋自己就是一个最典型例子。

  蓝光就是在这种状态下赵国栋透露出这份意思的,赵国栋表面上很支持,但是却有些顾虑,而蓝光似乎也觉得事情尚未成熟,所以一直没有付诸实施。

  几个电话打来,霍云达也在琢磨着和赵国栋通话的几个人,他能够大概猜测出和赵国栋通话的几个人身份。

  “放哥”这个名词很亲密,其口气俨亲兄弟一般,联想到他和章天放的关系,这个放哥应该就是市委常委组织部长章天放了,难怪赵国栋也说日后仰仗对方时日甚多,日后无论赵国栋在哪里,你想要树立威信,那么调整人事那是不可避免的,而像副处级一级干部的调整,即便你是常委,没有市委组织部的支持,那你也是寸步难行。

  陆书记,市里边姓陆的的记只有一个,而听得赵国栋的尊称,霍云达也能够猜测出对方只能是市委副书记、纪委书记陆剑民了,从二人对话的口吻来看,两人关系只是一般,嗯,或者说之比一般的工作关系略好一点。

  至最后一个,姓蓝的,这个姓不多见,市领导中姓蓝的只有蓝光一人了,尤其是那句你们绵州建阳,更是确证了对方的身份,蓝光不就是绵州那边升任过来的么?霍云达感觉赵国栋和蓝光之间的关系虽然不如章天放那样亲密随便,但是比起与陆剑民之间的关系来那又要热络熟悉许多,应该说要比与陆剑民的关系至少进了两个层次。

  “达,我们说到哪儿了?嗨,好好一次谈话也能被这些人搅黄,扫人兴头。”赵国栋颇有些无奈的道。

  霍云达眨巴眨巴眼镜,饱含深意的道:“赵书记,你现在身份地位不一样了,他们来道喜祝贺也是礼尚往来,嗯,日后你们也是同殿为臣的同僚了啊。”

  “同殿为臣?”赵国栋怔了一怔,若有深意的咀嚼着这个词儿,“嘿嘿,还真有点封建王朝的味道了,云达,我记得你不是学文科的吧?”

  “我学的是理科,大学的是机械工程系,专业知识早就还给老师了,除了点基础知识还有些印象外,毕业十多年,啥都忘光了。”霍云达笑了一笑。

  “唔,云达有机会也要多学一学,提高一下。”赵国栋点点头,“我留在花林可能性不大,若是有机会,你愿不愿意动一动,呃,我是指离开花林?”

  霍云达心中噗噗一阵猛跳,毫不犹豫的道:“若是赵书记看得起霍云达这点本事,我听凭赵书记召唤。”

  “嗯,现在恐怕还不行,说到这儿吧,说实话和你在一起共事很愉快,谁都希望能有一个合得来的同僚,你现在还是干好你本职工作,现在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下一站会在哪儿呢。”赵国栋要的就是对方这句话。

  啥也不说,还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