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四节 市委常委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四节 市委常委


  国栋没有给桂全友打电话,一来尚不清楚自己究竟区还是开发区,二来以桂全友的本事,这种消息,赵国栋也相信顶多就是一天半天的工夫他就能知晓。

  事实上消息传递的速度快得异乎寻常,当天唐耀文、鲁达、庞均、简虹以及县里班子成员都无一例外的知晓了赵国栋获任市委常委的消息,像唐耀文甚至已经知晓赵国栋可能将调离花林去市开发区管委会兼任党工委书记的小道消息。

  原本唐耀文提议在县委招待所里班子成员小聚一下,也算是替赵国栋庆贺,但是赵国栋考虑到毕竟省里正式行文还没有出来,这种事情最好还是避一避的好,婉拒了唐耀文的好意,好在班子成员都还是比较理解,这种时候若是出点啥纰漏,那丢的脸可不是一般大。

  赵国栋和唐耀文二人也作了一次单独交心,赵国栋也没做遮掩,毫不讳言告诉唐耀文他要接任自己县委书记的可能性不大,唐耀文也清楚这一点,倒没抱这种幻想,不过赵国栋替他分析的谁将来接任他的可能性,以及可能给唐耀文带来的好处倒是让唐耀文心中一亮。

  如果真是黄昆来担任县委书记,这无是一个最好的结果,黄昆性格较为随和,不是那种相当强势的角色,而且年龄优势也不具备,祁予鸿如果真将他安放在花林,那也就是希望把他安在花林这个容易出成绩的地方,让花林能够延续原来发展势头发展几年,那么黄昆也能像罗大海那样顺理成章的弄个人大副主任这样的位置坐一坐,也算是对得起他了。

  而这样的搭配于唐耀文来说也很好,花林要出成绩黄昆必定要倚仗唐耀文上两三年,唐耀文挪挪地方到那个县区去当一档一把手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性。

  桑塔纳2000劲有力的引擎动声伴随着赵国栋飘浮的思绪:予鸿和赵国栋谈了话,但是并没有明确赵国栋究竟会去哪里任职,只是明确了他可能会离开花林。

  赵国栋表露希望留在花林的愿望,但是祁予鸿告诉他要端正位置调整角度,现在他已经不是一个县委书记那么简单为市委常委,虽然还没有正式向外宣布,但是稍稍消息灵通的人都已经知晓了这个情况应该站在更高的角度来考虑问题,准确的说,他要站在市委的角度来通盘考虑问题。

  对于祁予鸿委婉的批评,赵国栋只能俯首认错示会服从市委通盘考虑服从大局,至于说究竟是去经济技术开发区还是西江区,祁予鸿却没有给他明确答复,这让赵国栋很是郁闷。

  一个季度一次的经济作分析会议仍然延续了严谨准点的风格,不过赵国栋却提前了半个小时到。

  赵国栋地桑塔纳2000进市委大院内时。上午在市里办事地唐耀文地车已经在大院内侯着了国栋下车唐耀文就迎了上来。

  “赵书记。是不是今天就要宣布?”

  “谁知道?也许吧该下来了才对。”赵栋微微一笑。装出一副无所谓地样子也没啥意思有多么期盼也没那种感觉。兴奋了几天过去地都过去了。取而代之是自己究竟会被安排到哪里地猜测。连章天放都不太清楚祁予鸿在考虑什么。不过严立民似乎在这个问题上也没有啥发言权。看样子在赵国栋这一次地去向上祁予鸿大概是要乾坤独断一回。

  “嘿嘿。赵书记。那不是一会儿你就得登台上位?”唐耀文有些打趣地味道。搁了两天。他地心态也平和了许多。羡慕归羡慕。该干啥还是得干啥。何况赵国栋地上位对于他来说也算是多了一个能帮着说两句话地人。两人这大半年来结下地交情也还算行。

  “嗨。说难听一点。也就是一个举手常委。这个常委有多大地含金量我自己清楚。顶多也就是能带着一双耳朵走进常委会议室里。能比外人早一点知晓一些事情研究经过和结果。嗯。还有就是级别貌似提高了一点。莫不是你觉得添了我这一个常委。就能改变市委地决定?”赵国栋笑笑摇摇头。

  “赵书记。为了你这个所谓地举手常委。你可知道有多少人一辈子也是等不到啊。”唐耀文虽然也承认现在赵国栋这个市委常委分量地确太轻。但是万丈高楼从地起。没有这第一步。你这个常委位置日后怎么能够变成真正地具有含金量地常委?

  “唔,这大概就是各人机缘了。”赵国栋喟然叹道:“能遇上或者说抓住这么一次机会,你就能改变自己,遇

  者没有抓住,也许机会就不再垂青于你了。”

  唐耀文正欲再说,却见会议室后门一个女性身影出现:“国栋!”

  “赵书记,尤秘书长在招呼你。”唐耀文一眼就认出是尤莲香,听那口气也是相当的亲热。

  “嗯,那好我先过去,耀文你记得准时进场就行了,一会儿咱们还得坐一块儿。”

  赵国栋也知道这会儿多半是要让自己在程序上熟悉一下,本来是该开一次常委会来碰碰头的,但是一来这两天一直没有时间,常委们始终难以碰上头,二来赵国栋也都是熟人,索性也就就着这一次经济工作分析会一次性就把这件事情给正式公布了,也省得外边炒得沸沸扬扬,却一直没有一个公开正式的说法。

  会议室背后有个小型的休息室,能容纳十多二十来个人,这一般是作为常委们和市长主任们开会前的小坐,或者是领导们开会时出来小憩和抽烟用的房间。

  尤莲香招手示意,赵国栋不敢怠慢,赶紧走了过去,“尤姐,找我有事儿?”

  “哟,国栋,你还得挺牢靠的,进来吧,大家都认识你,但是这一次不一样,嗯,你也得熟悉熟悉规矩,免得日后闹笑话。”尤莲香笑吟吟的道。

  赵国栋随着尤莲香的身后走进息室,休息室很大,赵国栋也进来过一两回,那都是散会后向领导汇报工作时偶尔有幸坐一两次。

  祁予鸿、舒志高两位大都还没有到,严立民也没出现,周春秀和蓝光因为由其他事情不参加这次会议,不过赵国栋显得更轻松活跃,从陆剑民开始,金永健、章天放等一直到政府这边的韩风、孟渊、符娟,市里领导们都纷纷到齐,对于赵国栋的高升也是异口同声的表示祝贺。

  赵国栋本想装出副诚惶诚恐的样子,但是觉得那样反而显得有些虚伪,还不如大大方方接受对方的祝贺,自己也说一两句感谢支持和关怀的话语,表示自己是小字辈,还要倾听各位前辈教诲。

  一时间到也是其乐融融,一副喜意洋的场景。

  舒志高先到,见到赵国栋自然也是一阵勉励,赵国栋也是洗耳恭听的模样,表示要珍惜市委的信任,一定好好做好工作。

  祁予鸿和严立民是一起出现的,两人似乎在讨论什么,不过两人脸色都还正常,严立民甚至还有说有笑的滋味,丝毫看不出因为赵国栋新晋上位带来的影响。

  “国栋,来了?唔,尤秘书长,和国栋交待了吧?一会儿立民宣布了省委的决定,你就得坐上来。

  ”祁予鸿点点头,一边随和的道:“站在不一样的位置,就要学会用不同角度看事情,要服从大局。”

  “谢谢祁书记的关心和提醒,我一定按照市委决定,坚决服从。”赵国栋也不多言,该说的祁予鸿先前就已经给他说到了,说一千道一万,那就是要他附从组织决定,不要挑肥拣瘦,更不要讲条件。

  见祁予鸿到来,其他常委和副市长们开始纷纷走出休息室,开始入场落座,很快房间里只剩下祁予鸿和赵国栋两人。

  “国栋,利用开会前几分钟,你说说你觉得你更适合开发区管委会还是西江区?”祁予鸿脸色一肃,正色道:“过去的就让他过去了,现在你作为市委常委,和市委要保持绝对一致,就不要给我耍花腔,我要听真话。”

  “祁书记,这个话不好回答,我只能说我个人希望去开发区,那里没有啥包袱,轻装上阵,而且基本条件已经具备,只是欠缺一条明晰的发展思路,在那里开展工作我想更容易上手,而且我也自信能很快拿出一些像样的成绩出来。”赵国栋深深吸了一口气,他知道祁予鸿那一句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包含什么意思,这也是他所希望的,他不想让自己成为祁、舒两系之间的棋子,当然这也许不可避免,但是他希望自己不要给卷进去太深。

  “唔,西江区呢?”

  “西江底子厚,但是包袱重,问题复杂,要解决这些陈年宿帐,非一朝一夕之功,也许一两年都未必能见到成效,但是如果能够寻找到一条解决这些问题,尤其是国企和集体企业走出困境的路子,我想西江区完全可以再造辉煌重塑荣光。”

  赵国栋的话让祁予鸿足足深思了两三分钟之后,才挥挥手,“好了,我明白了,你先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