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五节 亮相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五节 亮相

  国栋在踏进会议室里还是禁不住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知道踏进这个会议室多少次了,但是这一次不一样,呆一会儿自己就要以不同的身份角色坐上主席台了。

  走进会议室时绕是赵国栋有些思想准备,但是众人齐刷刷的目光投过来,还是让赵国栋头皮发麻,只不过已经为这一刻摒心静气许久的他还算是稳得住,泰然自若目不斜视的向自己位置上走去,现在还是台下,呆一会儿就应该是台上了。

  几乎是每走一步赵国栋都能感受到来自前后左右或挑剔或嫉恨或艳羡的目光,没有一个友善平和的,这就是现实,虽然每个人脸上的表情你看不出端倪,甚至是笑意盈盈,但是如果你仔细观察分析你就可以清楚的体会到这些人内心深处的想法。

  位置还是老位置,和奎阳搭边,焦凤鸣目光平静如水,刘如怀嘴角含笑,“恭喜,恭喜!”

  小声的祝贺让赵国栋只能用点头和眼神来表示,就在赵国栋落座的时候,祁予鸿也出现在主席台正中间。

  会议由市委常、市委秘书长尤莲香主持。

  “在会议之前,先请市委副记严立民同志宣布一项省委的决定。”

  严立民容色穆,言简意^:“**宁陵市委员会:经省委研究决定,赵国栋同志任**宁陵市委常委。**安原省委,1997年112日,大家欢迎。”

  掌声响起来,尤莲香也接上话:“赵栋同志,请上来吧。”

  赵国栋一边含笑向同们点头抱拳,一边端起案桌上的茶杯和皮包离座上位。

  虽然是常委。但是作为排名后地常委。赵国栋也只能享受二排地位置了市委书记、人大主任、政协主席、市长、副书记以及负责介绍经济运行情况地常务副市长以及会议主持人。按照惯例其他人都坐在二排。只不过二排位置也是有讲究。按照常委排序从中向外延展。外围则是几个非常委地副市长。

  周春秀和蓝光缺席。市军分区司员虽然也是常委。但是一样保持惯例基本不参加会议。十二名常委实际上也就到了九个天放居中。毛萍和赵国栋分列章天放两侧。而赵国栋旁边就是副市长符娟。

  副市长中赵国栋和符娟算是关系比较良好地。赵国栋也不知道是不是由于对方是民主党派地缘故。反而和对方说得比较来尤其是上次地全省旅游工作现场会在花林召开。赵国栋和符娟也是打交道不少。这个女市长赵国栋也只大上七八岁十五六地年龄能上副市长。除了民主党派、女性这些机缘之外。其干练出色地能力也是一个主要原因。

  随着金永健开始通报第三季度全市经济运行情况。会场气氛也由最开初那一刻地有些沉滞变得流畅起来切都要继续。赵国栋上位除了惹来一干下边同僚们地羡慕外。剩下地也就是接受这份现实了。

  花林经济发展最快。而且人家也有背景。不敢说人人心平气和地正视。至少也算是能够摆正态度了。

  赵国栋目光虽然落在面前地笔记本上是思绪却是如游魂一般在这座市委会议室里飘荡。现在是市委常委了一步会到哪儿虽然还不明确。但是无论是哪儿国栋也能够坦然面对。如果是经济技术开发区。那也好驾轻就熟。经济技术开发区没有别地任务。那就是招商引资发展经济。当好全市火车头。带动全市经济发展。如果是西江区。问题虽然多。但是底子厚实。给自己两年时间。也能拿出点像样地业绩来。只不过要辛苦许多。

  有了后世记忆这份巨大宝藏,虽然这仕途上不可能像商场上那样准确判断发展局势,料敌先机,但是发展潮流大方向却是清晰无比,只需要朝着那个大方向努力,力争让自己的事业能更突出更显眼,那也算是占据了莫大先机了。

  符娟也在仔细的观察着旁边这个新任市委常委,本来以为自己这个年龄副厅级干部在全省也算是少有的了,没想到一下子还窜上来一个不到三十岁的市委常委,尤其是在获知市委推荐的人选中没有他的名字却被省委否决了市委意见直接任命了他,这份震惊还真是不小。

  符娟也清楚赵国栋不是市委书记祁予鸿心目中的人选,从全省旅游工作现场会祁予鸿没有参加却让即将调离的麦家辉参加,照理说这样难得全省性工作会议市委书记是肯定要到场而且要讲话的,但是祁予鸿却没有来,而后的花林几大工程竣工剪彩仪式祁予鸿也没有参加,这也足以表明赵国栋和祁予鸿之间的关系了。

  但是这位赵书记就能打破惯例,让省委否决市委意见,嘿嘿,这在宁陵可真是破天荒第一遭了。

  记也喜欢喝绣叶青?”符娟目光落在赵国栋手中的

  “嗨,我是杂食动物,啥茶都能喝,这是一个朋友从峨眉山带回来的,还行,怎么符市长也喜欢?”赵国栋从神游中回来,含笑问道:“要不改天我给符市长带点来尝尝?”

  “谢谢了,我还是喜欢铁观音。”符娟微笑着摇摇头,“茶么,贵在天然无污染,如果是真的产自峨眉山的绣叶青,那可珍贵。”

  “这年头能有多少原产地的真品?能在峨眉山脚下那旮旯里弄点就不错了。”赵国栋也是笑了起来,这是王甫美送给赵国栋的,味道清淡,赵国栋其实并不怎么喜欢,“还是咱们花林云雾山黑茶地道,符市长如果喜欢味道重一点的,我改天给符市长带点过来,也让符市长替咱们花林这个特色旅游产品广告宣传一下,我已经建议裕泰公司河口茶厂和旅游景区开发公司合作开发专门针对旅游景区销售的高级黑茶,这样既可以丰富旅游景区的纪念产品,又可以替河口茶厂找到另外一个销路,也算是皆大欢喜的事儿。

  ”

  符娟一听之下也是笑逐颜开,“赵书记,这个想法很好啊,我看今年一年花林,简直是不可想象的。

  “嘿嘿,托符市您的福啊,我们是想要力争破亿元,就是不知道行不行,如果能把几个旅游企业的产值也列入旅游业,弄不好还真能靠上亿元的边呢。”赵国栋也是微笑着道。

  “赵书记,我看祁书记的意思怕是么让你啃硬骨头,要么就要让你去当标杆,都是烫手山芋,你好日子就要到头了。”符娟扶了扶娟秀的眼镜框,嘴角带笑道。

  “噢?”赵国栋心头一凛,不声色的道:“符市长的意思我不太明白,啃硬骨头我略知一二,怕是要让我去西江吧,可是标杆不就是经济技术开发区么?那可是好事儿,咋也成了烫手山芋?”

  “赵书记,你是真不知晓还是不知晓?经开区耽搁了这几年,祁书记早就不满意,可是苦于一直寻找不到合适人选,你若是上任经开区,嘿嘿,只怕就不是光拿点成绩出来就能交票的,我听祁书记聊起过,他的目标是要让经开区在全省十四个地市的经开区中至少要占据中游,也是说得在前八强,咱们经开区现在处于垫底,和千州经开区在争最后一名,你觉得你几年能实现他的想法?”

  符娟的话让赵国栋倒吸一口凉,如果他所言是真,那祁予鸿未免胃口太大了。

  前八强?除了安都经济技术开发区那是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不说外,绵州、建阳、宾州、蓝山四家升级经济技术开发区都有自己两三类主打产业,其产值至少五倍于宁陵经济技术开发区,像绵州和建阳经开区的产值和宁陵经开区相比怕都要到十倍的差距。

  抛开这四家不说,就以唐江、荣山、卢化和永梁四地经开区产值也至少是宁陵经开区的两三倍,而且基础设施也远胜于宁陵经开区,就算是南华、怀庆这些相对落后的经开区其发展势头也远胜过宁陵这边,真要让自己去宁陵经开区再给自己设定一个高不可攀的标尺,真还以为自己是救主?

  啥也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