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六节 龙潭虎穴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六节 龙潭虎穴


  国栋的好心情被符娟的一番话给打消不少,以至于程他一直在琢磨祁予鸿究竟会安排给他什么位置,连后面几位领导的通报和强调都没有多少兴趣了。

  如果真要把他推到经开区管委会当工委书记这个位置上,然后在给自己设定一个遥不可及的目标,那可真要把自己给冤死了,那真还不如就硬着头皮去西江区算了。

  全市经济工作分析会结束之后就是市委常委会,赵国栋第一次以常委身份参加常委会,不过很快原来尚存的一丝神秘感就被常委会的内容一扫而空,

  常委会研究议题只有一个如何深刻领会十五大会议精神,并结合宁陵实际情况,深入推进改革开放,进一步解放思想开拓进取发展宁陵经济。

  虽然主题很宏大,但是很显然这是一个务虚的会议,从十五大会议结束到会议精神经过省里边结合实际的润色再传达下来,也就是这几天的事情,市里边也需要结合市里边实际情况,在各口掀起一股学习十五大精神的**做出部属,这就是本次常委会的中心内容。

  赵国栋强压住:_要打呵欠的冲动,如果十五大精神光是坐在这会议室里反复讨论研究琢磨就能真正领会并落实到实际工作中去了,那才真叫奇怪了,不过这样一个形式似乎谁都不敢不走,那一个帽子扣下来,你这政治觉悟在哪里去了?赵国栋也是相当理解,所以也只能带着一双耳朵在那里假作认真倾听状。

  常委会结束后,祁予鸿把志高、严立民留了下来,在赵国栋的工作安排上他需要认真听取这二人的意见经济技术开发区和西江区之间究竟选择那一个位置更合适,舒志高和严立民都应该有比较成熟的看法,祁予鸿希望借助二人的观点看法来为自己的抉择作参考。

  严立民的观倾向于让赵国栋到经开区,拿他的看法济技术开发区条件好袱没有,如果能找对路子,很容易走上正规,虽然起步晚了点,但是只要保持班子的稳定性三年内上几个台阶应该可以期待。

  但是舒志高则倾向于赵国栋到西江区,理由就是西江区问题复杂袱沉重,历史遗留难点多,不过底子厚实,基础好,只要能够找准问题症结命脉所在,打开局面该可以让西江区工作重新迈出步伐,而且西江区经济总量最大旦重新启动,可以很快带动整个宁陵经济上台阶。

  一争论下来之后也是谁也说服不了谁终还是需要祁予鸿来最裁决。

  祁予鸿内心是也是矛盾。说话现在已经抛开了先前因为赵国栋挤掉史来禾上位地敌意了。作为市委书记他不能仅仅只考虑个人恩怨。他也得对自己地政治前途负责。既然省委已经确定了赵国栋进入常委。那么怎样用好赵国栋。更好地让赵国栋替自己地政治前途增光添彩那才是最重要地。如果还要因为先前地嫌隙而与对方针锋相对。那只能说明自己这个市委书记真该下课了。

  如可能地话。祁予鸿真还希望赵国栋能担任西江区委书记同时兼任经开区党工委书记。只是这未免太夸张了。真还有点离了他赵国栋宁陵就玩不转了味道。在省里边也没有这个先例。所以这个念头也只是一闪而过。

  如果说赵国栋升任市委常委最高兴地人不是赵国栋本人。那么就只能是桂全友了。

  从第一时间与赵国栋通电话核实。到马不停蹄地赶到花林来见赵国栋。桂全友也算是忠心耿耿了。

  桂全友在西江区干得很不愉快。作为西江区新晋常委。区委办主任。先前一直不得区委书记张绍文地青睐。很多关键核心事务都被排除在外。桂全友也落得清闲。所以也没有参与啥。

  张绍文到了市政协。而新地区委书记迟迟不明确。新区长曾令淳又是一个性格相对温和地领导。在面对西江本土干部地集体挟持下。也完全成了一个灭火器。整日为了处理各种疑难杂症而奔波。几个月下来人都老了不少。

  “嗨,赵书记,这西江区就是一个火盆子或者说烂泥潭,来得要么就是被烫得手足稀烂,要么就是深陷其中不能自拔,我算是深刻体会到了。”桂全友重重的抿了一口酒,吐了一口酒气,又叹了一口气道:“原来在花林还不觉得,现在到了西江,才算是明白啥叫龙潭虎穴。”

  “呵呵,全友,太夸张了吧?再咋也是**的天下,莫非它西江区

  是他张绍文的铁桶江山针插不入水泼不进?”赵国一筷子牛肉干塞进嘴里,细细咀嚼着。

  “那得看咋说,曾令淳在西江区也有大半年了,工作根本打不开局面,啥破事儿都缠在他身上,让他也根本没有精力去过问其他事情,更不用说去发展经济了。

  ”桂全友连连摇头。

  “噢,他不是光杆司令单打独斗吧?难道没有副手?”赵国栋开始步入正题。

  “有啊,六个副区长,常务副区长丁高寿,张绍文麾下的四大天王之一,根本就不买曾令淳的帐,我行我素,常委副区长贺同,长时间装病在家,平常连人都看不见。剩下四名副区长里,分管城建、交通和国土的副区长钱治国也是四大天王之一,那都是眼睛望天,走起路来四车道都嫌窄的角色,曾令淳曾经要求他整顿城市秩序,他一句话说西江人就这份素质整顿不好就把曾令淳给顶了回去。”桂全友叹了一口气。

  “嗯,四大天王,还哪两位?除了四大天王,那不是还得有八大金刚?”赵国栋不动声色的抿了一口酒,看来这西江区果然是一个烂摊子,而且不是一般化的烂,如果真是单纯的落后贫穷倒也简单,真要牵扯到无数人利益,那就有可能要寸土必争针锋相对了。

  “另外两大天王,区委副书雷鹏,区委组织部长肖朝贵。八大金刚,区府办主任吴应刚,财政局长罗明,公安局长马占彪,越秀街道办党委书记莫荣,建委主任孙定中,交通局长李晓平,宣传部副部长兼广播电视局局长王丽梅,法院副院长刘志华。”桂全友一口气说了个干干净净,看来也是对这帮人了如指掌。

  “嗬,张绍文这区委书记果然当得够霸道,这四大天王八大金刚一下子都被一级党委政府里边能说上话管上事儿的人一网打尽了,嗯,我看了看,也就只有纪委这条线没啥沾染了。”赵国栋若有所思的掂量着其中分量。

  “原来区委副书记、纪委记郭连海年初调任东江区委副书记,这也是张绍文的绝对亲信,如果不是升迁,只怕还难得挪动位置,他原本也是四大天王之一,位置让出来才是钱治国轮到天王位置,他一让出金刚位置,刘志华才补缺。”桂全友笑着道。

  “唔,绍文混到这份上也的确够牛,也有牛的资本,谁来当这个区委书记区长都难受,这牵一发动全身,都是要害角色,真要一下子给你躁动起来,西江区就天下大乱了。”赵国栋点点头,“曾令淳能撑着这么久没出大事都算是运气了。”

  “嗯,谁说不是呢?曾区长也算忍随和,啥事儿都自己担着,根本指望不上别人,而且张绍文到了市政协一样遥控指挥,俨然一副太上皇的味道,也不知道谁给他这么大的权力,让他可以这样。”桂全友在赵国栋面前也没有啥遮掩,“市里边也不是不知晓这个情况,曾区长也反映过一些不正常的情况,但是不知道市里是投鼠忌器呢还是觉得时机不合适,始终没有一个明确说法,弄得曾区长心也有些懒了,能做多少算多少,也就不爱向上反映了。”

  萧把最后一道菜番茄煎蛋汤送上来,桂全友便收住口不说,待到萧牡丹离开,桂全友才又道:“赵书记若是你到西江来,那可得有点打硬仗的思想准备。”

  “现在纪委书记王益和政法委书记骆育成这两人怎么样?”赵国栋沉吟了一下,才缓缓问道。

  “王益来的时间不长,郭连海走了三个月之后才来,市监察局副局长下来,平常看不出啥,不多言不多语,上班就来,下班就走,几乎感觉不到他的存在,常委会上也鲜有发言。骆育成我比较熟一些,他原来是区检察院检察长,这个人还行,算是在原来西江区里唯一敢和张绍文叫板的人,当时他和马占彪竞争政法委书记一职,还是当时的蒋书记和穆部长力排众议坚决让他上,据说弄得张绍文和穆刚在市委组织部里互拍桌子对峙。”

  桂全友细细介绍道:“但也正因为如此,这两年里张绍文几乎要把他这个政法委书记架空,法院和公安局以及司法局里骆育成都几乎没有发言权,唯独在检察院里骆育成还有一定影响力,这大概也是张绍文唯一没有真正控制住的部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