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七节 马屎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七节 马屎

  顿饭吃下来让赵国栋也算是初步了解了西江区党政赵国栋随即又问了问西江区经济发展状况,桂全友也作了相当详实的汇报,原来宁陵市几大企业现在只剩下宁陵酒厂还勉强景气,但是昔日与宾州三元红酒业以及永梁的红茅烧酒厂并称安原三大酒厂的宁陵酒厂已经被三元红酒业和红茅烧集团远远甩在了后面,当然那两家酒厂都在谋划着上市时,宁陵酒厂也只能说抱着全厂一两千工人能吃得起饭而已。

  但是与昔日整个宁陵市四大企业相比,其他三大企业要么是烟消云散,要么就是苦苦挣扎。

  宁陵纺织厂是昔日全市最大企业,三千职工号称三千巾帼英雄,但是现在早已经沦入最底层,法院已经查封了企业大部分资产,三千巾帼女英雄成为上访和围堵宁陵市委市政府的草根英雄。

  而效益最好的宁陵罐头厂更是资不抵债已经陷入即将破产的境地,但是号称八百罗汉的八百多职工却成为宁陵市政府另一个梦魇。还有一家宁陵市化肥厂却是一个典型的火药桶,企业虽然不大,不过五百来职工,企业一直处于半死不活的状态,干群关系对立严重,企业职工只能拿基本生活费,一年能上三五个月班,其余大部分时间都只能是处于停工。

  这原本是市里边的四大企业,但是随着企业经营状况的恶化,市里边相当潇洒的将除了酒厂之外的三家企业以属地管理的名义划给了西江区管理,使得西江区凭空背上这样大一个包袱,好在这三家企业的职工都知道西江区堂子太小,养不活他们,群访围堵依旧是次次直奔市政府,区里边即便是受市里边的压力去接人也经常是被那些工人们骂得狗血淋头,但也算是心安理得,至少市里边每年未解决这几大厂问题总要拿出一大笔钱来真要让西江区一家承担,只怕早就把西江区给拖垮了。

  除了三家大型业之外,区里边也还有几家属于区上自己的企业,那情况和市里边这几家企业也是大同小异,入不敷出,每况愈下,全靠银行贷款输血和区财政拿钱出来撒胡椒面匀着,每年光是这方面开支都得上千万,但是即便是这样,也已经走到了山穷水尽的境地。

  听得桂全友这样一介绍国栋也是心底透凉,这哪里是什么底子厚实基础牢靠,用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来形容都是夸赞,这分明就是马屎皮面光——里面一包糠!

  “全友,你去江也快一年了,你觉得这些企业存在的问题主要是哪些方面的?我的意思是说,这些企业的现状你觉得能不能扭转,呃,我是指如果我担任西江区委书记们该怎么来改变这副现状?”赵国栋容色肃穆,如果西江区现状真是如此糟糕,如果说祁予鸿和严立民真了解西江区这副现状,只怕这个西江区委书记位置自己就是想要脱身怕也难了。

  “这,我太好说,毕竟我没有分管企业这一块,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现有企业的体制已经不适合发展潮流了,市里边那三大企业我不说是我们区里这几家所谓骨干企业的确是体制、大气候以及**问题交织在一起形成的,你想要理清这中间的点点滴滴是没个得力人手帮忙不行。”桂全友想了一想之后才道。

  赵栋也不再多言,又问了问西江区农村发展情况,桂全友也琢磨着看赵国栋这副姿态多半是要到西江区来任职,心中也是又喜又忧,喜自然是能跟着赵国栋这样的角色干工作中底气足不说,而且也有奔头的是这样恶劣复杂的政经环境下,干好了自然不必多说干崩了,那可能就是彗星划空转瞬即逝了何况就算是他和赵国栋二人能齐心协力,面对对方盘根错节多年密织的关系网,要想打开局面也是一个巨大考验。

  这可比不得花林。只要你把经济发展来。那一切都风车斗转。啥问题迎刃而解。而西江区就处在市委市政府眼皮子底下。牵一发动全身。稍不留意就会牵扯到市级部门利益甚至市领导。让你欲罢不能。

  近一两年来西江区群访越级上访事情不断增多。其中除了下岗职工问题之外。另外一个重要群体也就是农民。除了城郊失地农民外。污染和双提征收以及摊派问题引发地矛盾激化也是引发西江区不稳定地一个重要因素。这也是市委市政府对于西江去工作不满意地另一个原因。张绍文在建市前与地区工商局局长李代富竞争副市长一职。就是因为在考察期间宁陵市连续发生

  工和乱摊派引发地上访事件。导致争夺失利。

  这一顿饭一直吃到了晚上八点。桂全友还要赶回宁陵。赵国栋也懒得再让已经回家地彭师傅来送桂全友。索性就自己驾车送桂全友回宁陵。一路这一个多小时也能在多谈一谈。

  汽车很快就穿过了曹集县进入东江区境内。然后穿过乌江支流——翠河大桥就进入经济技术开发区境内。

  经济技术开发区这个时候已经是一片黑暗。丝毫感受不到作为全市经济龙头地气息。9115国道上汽车来往奔行。但是转入经济开发区地车辆却寥寥无几。昏黄地路灯如奄奄一息地病人。间或有几个行人和摩托车一晃而过。显得那样无精打采。

  “开发区现在也不景气,今年一年就没有引进两家像样的企业,黄昆和李泽海现在压力也相当大,舒市长上一次视察经济技术开发区时狠狠的批了黄昆和李泽海两人,直接说市里边需要考虑有没有设立这个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必要,养着一大帮子干部却是半点成绩看不到,白白浪费纳税人的钱财,这话说得黄昆和李泽海都是不敢抬头。”看着黑暗中的开发区慢慢退去,桂全友插话道。

  “经济技术开发自我定位有些问题,从周市长开始到现在的黄昆和李泽海,我觉得他们似乎没有找到打开局面的钥匙,毫无头绪的见啥企业都想去抓一把,都想要引进来,忽视了园区的自我建设和打造良好环境来吸引外来企业这一环,硬件跟不上,软件更无从谈起,你这样怎么吸引外资进来?看看南边的宾州开发区搞得风生水起,西边的永梁开发区也是像模像样,唯独咱们宁陵开发区死水一潭,也难怪舒市长发火了。”

  赵国栋目视前方,河对岸一片灯火慢慢靠近,越过乌江大桥就正式进入西江区地盘了。

  一过乌江桥你就可以感受到喧嚣嘈杂声在慢慢逼近,九点过的宁陵市区正式最繁华热闹的时候,915国道绕着宁陵市区边沿而过,即便是还没有真正进入市区也可以感受到繁盛热闹劲儿。

  跑在国栋他们车前面的大货车慢了下来,赵国栋有些诧异,这915国道经过整修之后路况大为好转,原来许多绕道行驶的汽车又重新回到了915国道上,这里距离主城区还有一两公里,一直向东就可以直接通达永梁直至安都,向南转就进入宁陵市老城区。

  “怎一回事,这里也会堵车?”赵国栋有些奇怪的探出头去,前面的汽车已经排成了一列长龙,全部都是大货车,七八辆大货车都停在了路边上。

  “只怕是联合治超检查点吧?”桂全友犹了一下才道。

  “治超?”赵国栋怔了一怔,他出桂全友语气有些不太正常。

  “嗯,国道上货车大多超载,而且相当严重,对于9115国道路面损坏很严重,所以在这一段设置了治超流动检查点。”桂全友声音很轻。

  “是交警队的?”赵国栋也没有在意。

  “还不清楚,要看,路政和交警好像这一段时间都在上路检查。”桂全友摇摇头。

  桑塔纳打着超车灯超越了慢慢停下来的货车,赵国栋放慢速度缓缓通过前面警灯闪烁的检查点,一辆桑塔纳警车和一辆夏利警车以及两台警用摩托车停在路边上,两个身着反光背心的交警正在认真的和两名货车司机对话。

  “一辆车罚款500元,交钱走人。”

  “师兄,罚得太重了,这一趟就没啥搞头了,放一马吧。”一名司机递过香烟。

  瞅了一眼递过来的香烟牌子,一名交警点点头接过烟,“嗯,那边去办吧,懂事一点,明白么?”

  “明白,明白,我们也是老走这条路的,不超载油钱都赚不回来,没办法。”两个司机连忙点头哈腰的替对方点燃火,然后两包红塔山塞进两名交警包中,两名交警也不多说,转身就走,“赶快去办,一会儿二哥走了,那就只有照章办事了。”

  “好的,好的,我们得凑凑钱,这次出来没带多少。”两名司机看着两个交警摇摇晃晃消失的身影,轻轻吐了一口唾沫,“妈的,这帮吃司机血的杂碎!”

  “算了,咱们两台车总能少五百,走吧,一会儿二哥走了,那可就惨了。

  ”另一名司机见到赵国栋的桑塔纳速度放得很慢,警惕的推搡了同伴一把,“快走,别多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