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九节 勇士难当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九节 勇士难当

  栋在目送两辆货车离开之后,才驾车和桂全友离

  “全友,你这个区委常委当得可够窝囊,一个交警大队副大队长都能这么牛,可以对区上领导不买账,那交警大队长和公安局长还不知道牛成啥样了。赵国栋驾车往回走,一边有些悲哀又有些好笑的对桂全友道:“海晏镇,河清镇,名字取得真好,可真是海晏河清啊,这姓池的怎么就这么嚣张,一个小小的交警大队副大队长,副科级都不算,可以连市委政法委书记蓝光的帐都不大买,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牛的公安!牛,真牛!”

  “池大虎是池成峰的侄儿。”桂全友轻声解释道。

  “市委政法委那个副书记池成峰?”赵国栋目光一凝,池成峰是市委政法委专职副书记,严立民嫡系,据说极有可能出任市人民法院院长。

  “嗯。”桂全友点点头,“池成峰和马元生、马占彪关系都很好。”

  “难怪,哼哼,看他还能嚣张几时。”赵国栋轻哼一声不再言语。

  但是桂全友却知道赵国是真的动怒了,挨了几拳头几脚黑打不说,还被人当流窜犯给推来搡去,而且是当着自己这个区委常委去、区委办主任的面,丝毫不给面子,连桂全友都觉得有些惭愧,和赵国栋相处这么久,他还很难听得赵国栋有这样公然露骨的言语。

  “马占彪不仅是张绍文的八大金刚之一,而且和马元生关系相当好,他们都是东江区马家镇的人,虽然不是什么至亲,但是听说也能排上班辈这从马家出来在宁陵市的干部还不少,市委宣传部副部长马千里也是马家的人。”桂全友知道赵国栋想知道些什么,也就自顾自的道,“西江区公安分局交警大队大队长是副局长梁崇泰兼着在,这家伙也是马占彪死党。”

  “西江区公安局就没有个好人?”赵国栋很随意的道。

  “嗯,区公安局里基本上都是马占彪的人了副局长云,不过老云被挤在一边只分管两所、消防和武警本上沾不上公安业务的边。”桂全友略一思索便道,来了西江区半年,啥事儿做不成,也就只有把区内各局行内部情况了解得不少。

  “公安政委是谁?”赵国栋反问。在公安系统里了局长之外。政委也是一个关键角色果这个角色选好。也能很大程度牵制局长地权力。形成平衡制约。尤其是没有进区县级班子地局长。

  “区公安局政委调任丰亭公安局任局长了。原本就要确定人选。但是张绍文调走之后件事情就搁置下来了。雷鹏和肖朝贵几次想要在常委会议上确定这个人选被曾区长和骆育成拦下了。”桂全友若有所悟地道。

  赵国栋点点头不再说话。径直把桂全友送到了区委区政府老宿舍后门上。

  从西江返回花林地路上国栋就一直在琢磨。虽说张绍文在宁陵势力根深蒂固是谁都知道这关系地根深蒂固很大程度源于**赋予他地权力。而西江风气和局面恶劣到这种程度。市委市政府不可能不知道。而市里主要领导如果真地下决心要解决张绍文地问题。也不是什么坚不可摧地难事儿。顶多也就是捅出一些篓子来。让市里边脸上难看一些罢了。这样放纵下去。祁予鸿就没有考虑过问题会越来越麻烦。脓疮也会越长越大。越晚捅开。给宁陵方面带来地麻烦就越大。

  祁予鸿不应该考虑不到这一点。他来宁陵也好几年了。要说站稳脚跟也早就站稳了。为什么却一直迟迟没有动静呢?

  这一点让赵国栋百思不得其解。

  看了看表之后,赵国栋还是给蒋蕴华打了一个电话。

  这个电话一打就是一个小时,一直把到没有,一直打到快要到花林县城,赵国栋才放下发烫的电话,心情却是越发沉重。

  原来如此!

  沈和?!省委副书记、省纪委书记沈树和?难怪严立民能挤掉金永健上市委副书记,难怪张绍文能屹立不倒,最终还能到市政协副主席位置上,也难怪祁予鸿投鼠忌器迟迟不愿意揭开西江区这个脓疮盖子。

  也难怪现在祁予鸿要准备下手了,沈树和年龄已经到点,党的十五大上中央候补委员也没有他的名字。

  想了一想之后,赵国栋又换了一块电池给熊正林打了一个电话。

  “熊哥,还没睡吧?嗯,这么晚打扰自然是好事儿,沈书

  是要到人大去了?啊,人大党组副书记、常务副主任基本确定?啥时候去?嘿嘿,我关心啥,我关心自然有我关心的道理

  “嗯,我现在还没动,估计也就是这几天里的事情哪儿还不知道,估计脱不开宁陵经济技术开发区和西江区两处位置,二选一当然想去经开区啊,干老本行,轻车熟路,也没啥负担,就算是给咱把目标定高一点,那出了成绩,咱脸上也光彩啊,大家都能看得到啊西江区那是老区,水深着呢,弄不好陷下去就得爬不出来了,到时候还得请熊哥拉一把才行啊。”

  “啊?熊哥你也知道了?蔡哥告诉你的?什么,你又去北京了?嗯,看来你当选中纪委委员还是有好处啊,没事儿就能去北京溜溜,怎么,是不是要留京重用啊,真的?”赵国栋吃了一惊,原本是一句玩笑话,没想到居然一语中的,“中纪委那一室?八大室个个都是拿尚方宝剑的,下来那可是非正厅级以上官员不斩啊!”

  “还没确定?那啥时候过去?得翻了年吧?嗯,那日后我要见熊哥不是得到中纪委来?要不给我也弄一个监察部的监察证,让我也威风威风?”赵国栋调侃道:“嗨,那丫头也就一般化,呃,她通三门外语?呃,英语我知道,其他还懂什么语我就不知道了,那丫头一口京片子,听起来倒是挺顺溜,就不知道我的一口安原话她听不听得懂了。”

  听得熊正林问及刘若彤的问题,赵国栋就有些头皮发麻,他和对方也就通过几次电话,到现在连人都没见着,也只能含含糊糊的敷衍,光看照片似乎还行,但是具体对方长啥样,他也是模模糊糊,这种事儿最怕双方都熟悉的人来询问,那可就要出问题,熊正林显然对那边也不是很熟悉,所以也能蒙混过关。

  “进展说不上,都年轻,谈谈吧,她工作也挺忙,外交部那些事儿我也不懂,合纵连横,政治经济,芝麻大事情也是事关国家主权和荣誉,所以也是轻忽不得啊。我们见了几次面?呃,我算一算,有三四次了吧?都是在北京,我飞去呗,她还能来宁陵不成?”赵国栋信口胡。

  “她家里情况我没问过,问些干啥?我干我的脱贫工作,她忙她的国家大事,咱们是互不干涉。呃,这咋不叫恋爱?最起码也算是柏拉图的精神恋爱嘛,熊哥,你别人都想那么龌龊,呃,不叫龌龊,叫复杂,对,复杂,别把我们思想猜测得那么复杂行不?我们真是很融洽,共同语言很多啊,真的,相见恨晚啊,一见如故啊,都可以用在我和她身上,嗯,她很支持我的观点,那就是年轻人应该把心思放在事业上,不要沉于儿女私情,对,我们暂时还没有考虑那么遥远,两情若在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对,我们都这样想的,发展挺很好的。”

  “什么?让你们见?”赵国栋吃了一惊,“太早了吧?她很害羞,恐怕不会同意,呃,真的,你说什么?你和她四叔认识?”

  赵国栋心中暗自叫苦,熊正林也能和她家人扯上关系?

  “呃,认,认识是好事啊,那还用得着见啥面?呃,好的,好的,等翻了年找个合适机会吧,年前?年前都不空啊,你知道我现在这副情形,要不我咋会这个时候给你打电话呢?嗯,虎倒余威在啊,何况沈树和还没倒呢,一言难尽,日后见面我在和熊哥细细道来吧。”

  赵国这一个电话打下来也是虚汗直冒,咋这些人都这么关心自己和那个丫头的进展呢?这谎言越说越像,那也就意味着被戳穿的可能性越来越大,他还真不知道该咋向蔡正阳交待。

  沈和即将到人大任职,然算是二线,但是人大党组副书记、常务副主任也不算是一个闲职,准确的说这个安排也是相当够意思,真要折腾起来,也能翻起一点波澜来,只不过自己如果真的被推上那个位置,只怕也就没有啥退路了,总不能因为对方摆个后台阵势在那里,自己就诸神回避乖乖让路,那自己来宁陵也真是白来了。

  汽车开进招待所后院,下车时,月华如水,照得整个后院一片银白,赵国栋叹了一口气,鲁迅说过一句啥话?真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自己总还不至于到那份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