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十节 能者多劳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十节 能者多劳


  又蜂鸣了起来,赵国栋看到正在擦拭地板的萧牡领下那双白腻的**和淡粉色的**在自己眼前一晃悠,受到电话声惊吓的萧牡丹倏地抬起身来,这一幕美景眨眼即逝,让赵国栋惋惜不止。这丫头不知道是不是受了自己言论的影响,说休息时间都把乳罩带上不利于**育,经常在休息时间不戴乳罩,这也给了赵国栋经常满足偷窥**的机会,也难怪那么多人都喜欢偷窥,这偷窥的感觉的确非比寻常。

  看了看电话号码,是章天放来的,这个时候了,章天放打电话来肯定是什么紧急事情,赵国栋又觉得头皮有些麻,他已经对这些敏感的电话号码有些神经过敏了,这都快十二点了,组织部长来电话总不会是通知自己明天开常委会吧?

  “国栋,你的事情定下来了。”章天放声音有些低沉,说不出是高兴还是悲痛。

  赵国栋心中一动,“让我去哪儿?”

  “你猜猜。”章天放得的卖个关子。

  “经开区?”赵国栋估计不会这个结果。

  “再猜。”

  “那就只有西区了,还有啥猜的?总不会让我去曹集或留在花林吧?”赵国栋笑了起来。

  “不,祁书记决定让你担任西江区书记,同时暂时兼任经济技术开区管委会党工委书记,嘿嘿,一人身兼二职,难得啊。”章天放也阴险的笑起来,“这一下你小子不死也得脱层皮啊,我倒要看看你还能不能像在花林这么潇洒。”

  妈地!赵国栋几乎要咒起来。“谁出地这个馊主意?!”

  “嘿嘿。这可是祁书记亲自决定地推荐你到经济技术开区。舒市长力荐你到西江。这争执不下。祁书记索性就拍板定了。嗯。陆剑民也支持祁书记地意见。这事儿就算是定下来了天就要通知你上任履职了。”章天放调侃着赵国栋。“怎么样。感觉如何?”

  “五雷击顶啊!”心念百转地国栋叹了一口气么想都没有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结果。身兼二职。这简直就是压榨劳动力啊“怎么能搞这种事情呢?身兼二职是违反规定地!”

  “谁说违反规定?周春秀还不是副市长兼经开区党工委书记那么长时间?”章天放反问。

  “可是他是副市长。理所当然”赵国栋还未说完。就被章天放打断了:“你小子地意思是副市长是市领导。市委常委不是?”

  “呃倒不是那个意思。”赵国栋下意识地挠挠头。“这身兼二职市委是不是得给我考虑两份工资?”

  “哼,你小子就做梦吧,我听祁书记的意思还是西江区工作为主,经开区那边你暂时兼着昆接任你的花林县委书记,也算是正经八百当一当一路诸侯吧。”章天放在赵国栋面前也没有那么多遮掩“老黄也很乐意,他也知道自己在经开区表现不尽人意:书记也算是尽心竭力的帮扶他了,现在花林展势头很好去只要沿着你确定下来的路子走,这两三年里花林经济冲入三甲不是啥问题。”

  “他倒是好了,可苦了我了。”赵国栋叹了一口气,“光一个西江区就够我头疼了,还得带着一个经开区,这两方面的利益怎么平衡啊?多占着一个位置,那还不招多少人恨?祁书记他也不想一想?”

  “嘿嘿,能多劳嘛,别人想去那也得看他吃得下这碗饭不,梅英华去了,一栽到底,黄昆也去了,不说灰溜溜走,也是黯然离去吧,我看这经开区也没有多少人敢去啃这骨头,现在省里其他地市的经济技术开区和我们这里的经开区距离已经越拉越大,市里边也是很着急,谁去坐在这个位置上若是一年半载没起色,只怕他的政治前途也就得打上一个问号了。这一次也是老黄,换了其他人,你看他还能有这么好的结果?!”章天放话语也是相当直白。

  “哼哼,所以就让我去背这黑锅?一年半载搞不起来,我不也得见人矮一头?”赵国栋气哼哼的道。

  “那倒不至于,你已经是市委常委了,不需要再担心这么多。我看现在祁书记和舒市长都有些着急,这一急,就难免有急功近利的嫌疑,见别的地市经开区搞得红红火火,可咱们这边却是要死不活,祁书记真有些上火了,所以啊,谁现在摸着这经开区都难受。

  ”章天放漏了实话。

  谁摸着都难受就该自己摸着?赵国栋暗自腹诽不

  大一级压死人,章天放还算是够朋友这么晚还来通

  “放哥,明天就要宣布?”

  “嗯,上午要开一个常委会,一是你的分工,二是黄昆的任免,估计时间不会很长,会议一结束文件就要出来,祁书记的意思是最好上午你就能去西江那边和班子见见面,实在不行就只有下午去,然后再去开区和开区那边班子见面。”

  “那我咋没受到会议通知啊?”赵国栋有些诧异。

  “多半是我一直和你通话,市委办那边还没有打进来吧,好了,我挂了,你自己有点思想准备吧,估计最迟后天你就得办完交接去上任,嘿嘿,经开区和西江区两个烫手山芋都交到你手上,给你漏个底,祁书记的意思是只要有利于工作打开局面,你有啥要求都可以提出来研究,你小子可千万别让祁书记失望啊。”章天放半真半假的道。

  “祁书记真这么?”赵国栋心中一喜,若是这样,倒是可以好好运作一下。

  “嗯,他有这个意思,不过老那一关也不好过,我也和祁书记说,一个好汉三个帮,一个篱笆三个桩,你一个人赤手空拳到西江,还得搭上经开区,没有两个得力人手帮忙恐怕不行,他也赞同我这个观点,你自己掂量着好生琢磨一下吧。”章天放声音变得有些模糊,“记得欠我这份情啊,一顿酒,至少得喜来登或文华。”

  “嘿嘿,放哥说儿去了,十吨酒也不在话下啊,这份情小弟我记下了,日后还得请放哥多支持西江和开区这边工作啊,老严对我是横看竖看也不顺眼,我有啥事儿他也得挑碴,我算是和他对上了。”赵国栋呵呵一笑道:“只要有祁书记和放哥支持,随便他老严咋呼,在我地盘上他也甭想给我翻腾起啥来。”

  章天放一边摇头一边挂下电话进房间,几个男男女女见章天放摇头,其中一个三十出头颇有姿色的女人问道:“章部长,咋这么晚才过来?”

  “刚开完会,祁书记他走了我才能脱身啊。

  ”一个女孩子已经过来接过章天放皮包,乖巧的放在旁边沙旁。

  “啥事儿研究得这么晚?”几人正在打麻将,听得章天放这么一说,都是竖起了耳朵。

  “还不是人事变动问题,要不能这么晚?”章天放并不十分喜欢打麻将,不过他喜欢热闹。

  “章部,市里边又有啥变动么?”一个中年男子眼睛一辆,立时答话问道。

  “嗯,就是炒得沸沸扬扬的西江区区委书记任职。”章天放见所有人都放下了手中麻将望着自己,想了一想这都是一干自己部里心腹,也算啥,何况明早也就一切公之于众了,“赵国栋任西江区委书记。”

  “嗬,真的是他去当西江区委书记?!”几个人都七嘴八舌的说了起来,“这下子西江区那边可是得沸反盈天了,赵国栋可不像曾令淳那么好说话。”

  “那不是咋?当县长时就连严书记的帐都不买,这会儿是市委常委了,他还能买谁的帐?”

  “嘿嘿,热闹了,热闹了,这个头上长角身上长刺儿的角色去了西江,那西江那帮人还不得夹着尾巴做人?”

  “那也不一定,雷鹏和肖朝贵就是省油的灯?没看曾令淳也被这帮人收拾半点脾气都没有了?前天我碰到老曾,人都老了几岁一样,何苦?比起他原来在市里边时可艰难多了。”

  “那不一样,赵国栋能把史来禾挤下去,连祁书记都拿着没办法,他会怕雷鹏和肖朝贵?”

  “强龙不压地头蛇,雷鹏和肖朝贵背后还有张绍文呢,张绍文在西江这片土地上折腾了这么多年,啥关系都铺筑好了,赵国栋一个毛头小伙子去,就算是他背后有后台,那又能咋?总不能把西江区所有干部全部给下了吧?”

  “嗯,那也是,西江区这可是一个无底洞烂泥潭,谁去只怕都难以全身而退。”

  章天放也是摇摇头,他心里也是有些担心,尤其是西江区这边,情况太复杂了,看来部里人也都一样,谁都不看好赵国栋这一次去西江,更不用说还给背上开区这个包袱,“还没那么简单呢,市里边还让赵国栋兼着经济技术开区的党工委书记。”

  “啊?!”满座皆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