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十三节 履任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十三节 履任

  第十三节履任

  和想象中的一样,会议显得波澜不惊,赵国栋的分工情况没有引起什么争论,即便是身兼二职其他常委们也是面无表情,毕竟有了周春秀初副市长兼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党工委书记这一先例,这倒也不是很出格,只是赵国栋这个晋常委就一下子身兼二职有些让人欢喜让人忧罢了。

  关于黄昆的任职一样被提了出来,市委对开发区工作不甚满意也不仅仅是祁予鸿一人就能压得住,舒志高和金永健两人也是明显对开发区这一年的工作持否定态度,整整一年开发区就没有一个值得拿出来的亮点,没有引进两家像样的企业,拿舒志高的话来说,这样的开发区几近于无,还不如撤销合并了,当然这是气头上的话,不过也由此可见对开发区工作不满到什么程度了,以至于舒志高对黄昆这种状态还能到花林任职也有些看法。

  不过舒志高还是相对保持克制,黄昆必须要走,还得走一个合适位置,也就只有花林县委书记较为合适了,加上作为现任县委书记的赵国栋也是秉承上意力荐黄昆,这个议题也没有产生什么争议。

  接下来半个小时市委常委会学习了总书记十五大上的《高举邓小平理论伟大旗帜,把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全面推向二十一世纪》的报告,这也是市委确定下来基调,那就是分几次常委会学完这个报告,并认真进行讨论,每个人都要发言谈认识和体会,鉴于赵国栋即将到西江区和开发区履任,所以这一次学习时间也就相对较短。

  会议十点半准时结束,然后章天放送黄昆到花林上任,而赵国栋则由严立民相送到西江区到任,下午再由章天放送赵国栋到经济技术开发区上任。

  十一点钟西江区干部大会西江区人民『政府』大会议室召开,全区接近三百名副科级以上干部参加了这次干部大会。

  赵国栋后作了相对低调而简短的发言,表示会珍惜西江工作这段时间,认真履职,同舟共济,共创辉煌,这让严立民和区上几大班子的领导们都有些诧异,和传言中的表现似乎有些不大一样,也不知道这家伙葫芦里卖得啥『药』。

  会议时间只持续了半个小时便散会,对于任区委书记的表现下边干部们也是议论纷纷,不过赵国栋却没有考虑那么多,现不是展示形象的时候,这个时候务虚不如务实,琢磨怎么沉下去西江站稳脚跟才是实的。

  午饭也很简单,严立民和赵国栋与四大班子就区『政府』的食堂里用了一顿相对简单的接风宴,严立民草草吃了几口便借口有事情先行离开,赵国栋也不挽留,他知道对方是要用这种方式来宣示什么,想要向区上几大班子领导暗示什么。

  赵国栋也不意,说实话,他希望严立民不参加这个接风宴,他才是真正的主角,从今天开始,这里是他的地盘,他不需要什么人来替他抬轿!

  如果他不是市委常委,严立民这一手或许还有些作用,但是现他是市委常委,那就完全无需什么人来帮他抬轿了,自己就是可压千斤的秤砣!

  雷鹏悄悄的观察着赵国栋的表现,很显然对方是对严书记的离开不怎么意,这不是装出来的不意,而是发自内心的不意,这让他有些心惊。

  看来这个家伙是真的有恃无恐,根本不担心严立民可能给他带来的影响,再看看曾令淳的欣慰和王益平静中的喜悦,以及骆育成眼中隐藏的兴奋,雷鹏感觉到自己心中就像是一块大石头压着自己有点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肖朝贵同样也仔细观察着赵国栋的一举一动,严立民很显然是要打压赵国栋的势头,但是这种方式作用并不明显,赵国栋根本就不乎严立民的去留,甚至还有一丝说不出的轻蔑,隐藏骨子里的蔑视和嚣张。

  这家伙人虽然年轻,但是却是藏锋于匣,峥嵘偶『露』,便有一种冷冷的寒意,肖朝贵觉得对方脸『色』虽然温和,但是却很难揣摩到对方内心的温度,似乎是很重视与你的接触,又像是完全漫不经心。

  肖朝贵自然不相信什么王霸之气,但是一个人的能力本事很大程度能从其一举一动中观察到一些端倪,形神气度,言谈举止,肢体动作和眼神目光,甚至一些下意识的小动作,都能够表现一个人内心的真实想法,无论他隐藏得多么好,都会或多或少的暴『露』出一些来。

  这是一个不好对付的家伙。

  肖朝贵得出这样一个结论,观他表现,和别人对话中听得多,说得少,这和得到的关于他口才甚好的消息有些差异,这说明这个家伙也是一个外松内紧的家伙,谨慎中藏机锋,这才是狠角『色』,难怪梅英华会被这小子一击出局。

  赵国栋自然也想得到自己一举一动会引来无数人的关注,不过花林县也『操』练了这么久,他也习惯于目光中生活,只不过现这个位置关注人多,自己行踪也需要加小心才是。

  午饭后一帮人也就自然而然分成了几拨,赵国栋和曾令淳以及区人大主任江垂金、区政协『主席』许国富走到了一路,紧随其后的雷鹏、肖朝贵轻声交谈,丁高寿和钱治国窃窃私语,而王益和骆育成却落了后边,桂全友、贺同和区委宣传部长彭元厚以及武装部政委袁伟国与其他几名副区长也是一大堆人走后。

  一直走出饭厅到门口,曾令淳、江垂金和许国富才和赵国栋握手道别,其他一干人也是上来握手,桂全友自然承担了替赵国栋安排办公室和休息室的任务。

  “全友,秘书替我选好没有?”昨晚得到消息之后赵国栋就已经和桂全友打了电话,要求对方替他选一个秘书。

  “嗯,暂时有两个人选,不知道赵书记你是不是马上就要决定?”仓促之间桂全友也没有想到变化来得如此之快,昨晚还琢磨,今天就已经变成了现实。

  “把情况说说

  “一个是区委办刚分来的大学生令狐『潮』,安原师范学院毕业的,另外一个是区府办小关,关言,去年分来的大学生,安原大学的桂全友介绍道。

  “唔,有什么特点?”赵国栋和桂全友乘上电梯上七楼,西江区委区府大楼是宁陵建市前修的,当时算得上是全市为豪华标准的办公大楼,这也为张绍文招来不少骂名,说他把西江区财政几乎掏空,九层办公大楼七八九楼是区委系统办公室,一二三四五楼则是『政府』系统的办公室,六楼则是一大两中三个会议室。

  “令狐『潮』是才来几个月,但是这个小伙子脑袋灵『性』,心『性』沉稳,话也不多,写得一笔好字,文才也不错能得桂全友这样夸赞,水平肯定不低。

  “哪儿的人?”赵国栋不想用本地人当秘书。

  “千州那边的人桂全友也明白赵国栋心思,“父母亲都是乡镇上的教师,家境也很清白

  “唔,那就定他吧赵国栋也不多言,他相信桂全友的推荐,能排第一个拿出来,自然是桂全友比较中意的。

  “那好,什么时候通知他?”桂全友也知道赵国栋做事不喜欢拖泥带水,一边推开办公室大门。

  “马上!下午就让我跟着他,下午还得去开发区那边见见面身边没有个人,赵国栋还真有些不太习惯,林单虽然不灵『性』,但是也毕竟能帮帮忙,“尤秘书长也给我推荐了一个,属于市委办的,不过我不想用市委那边的人,就婉拒了,啥时候还得给请尤秘书长吃顿饭陪陪罪

  “那好,我马上通知他赶过来桂全友一边打传呼,一边介绍:“这是您的办公室,带休息室,中午可以后边休息一下,有卫生间和洗浴设施,当时据说背了不少骂名,张绍文搬走后这里一直空着,今天上午才替您打扫出来,您看看还需要添置什么?”

  赵国栋放眼一看,这环境的确不错,宽大窗户面对越秀河与乌江交汇处,越秀河的明秀和乌江的雄浑这里构筑成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向北向西就是密集的宁陵老城区,目光飘过乌江,那边就是开发区的地盘,零零碎碎的厂房看上去就像是斑驳的癞子头一样。

  宽大的案桌看上去成『色』还很,一套组合沙发和书橱,外加几盆添进来的盆栽,绿意盎然,对面照墙上明显有一幅字画已经被摘走,留下一点浅浅印痕。

  “原来那里挂着什么东西?”

  “嗯,是一幅字,好像是为人民服务吧桂全友回答道。

  “为人民服务?”赵国栋无声的笑笑,真是有意思,“嗯,全友,你也替我弄一幅字吧,嗯,就写,‘知常容,容乃公’,作为我西江工作的座右铭吧

  桂全友一边点头一边琢磨着其中味道,这似乎是《道德经》中的一句话,赵国栋用这句话作为座右铭是啥意思?既往不咎还是网开一面,都不像啊?何况这也不是他单方面想化干戈为玉帛就能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