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十四节 秘书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十四节 秘书

  狐潮几乎是一路小跑着奔进区政府办公大楼的,心不已。

  好不容易轮到到女朋友家里去吃顿饭,可是饭还没吃完就接到了桂主任电话,火烧房子一般,好在女朋友还算理解,不过未来丈母娘可是一脸青黑色,显然不太高兴,这一次难得当一回模范准女婿的机会又泡汤了。

  桂主任在电话里催得很紧,只说让他马上回办公室,也没有具体说啥事儿,对于他这个刚刚进区委大院不久的年轻人来说却让他有些忐忑不安,不知道发生了啥事儿,只知道今天是新任区委书记来上任,全区干部大会上见面,不过这似乎和他没啥关系,那得副科级以上干部才有资格坐进会议室里。

  桂全友的办公室也在七楼,不过他的办公室在楼道中间,楼道东面尽头是区委书记和秘书的办公室以及一个小会客室,西头则是区委副书记和秘书办公室,整个七楼除了两个书记办公室外就是区委办的办公室。

  “令狐,来坐。”桂全友对于令狐潮相当亲热,虽然这几个月来桂主任对令狐潮都不错,但是今天的热络还是让令狐潮有些紧张。

  桂全友也在琢着该怎么叮嘱这个小伙子一番,作为领导的秘书无疑是领导最贴身的人,可以说如果领导信任的话,也许你比他的家人和他呆在一起的时间都更长,很多家人未必知晓的事情你也能知晓,这也就带来一些负效应。

  领导也是人,难免就有七欲,也难免有三朋四友,比如说玩玩牌洗洗澡,甚至一些其他的活动,你作为秘书就该学会拿捏把握,什么活动你应该跟在身旁,什么活动你自己要知趣的离开么东西视若无睹,什么东西看见了也只能一辈子吞进肚里,什么时候该提醒,什么时候情况下你该保持沉默,这些都是一个学习过程作为秘书在这方面更需要灵性和悟性。

  赵国栋对于来在花林的秘书不是很满意,桂全友也知道,不过那是赵国栋刚到花林时县里替他安排的秘书,虽然不是很满意,但是也将就凑合过来了。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国栋已经是市上领导,而且兼着西江区和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党工委书记,可谓位高权重事情繁多,选择一个好秘书可以让领导省事省心许多,桂全友也就不敢轻忽懈怠了,怎样调教打磨一下这个刚从大学毕业不久的年轻人还真有些费思量。

  令狐潮见主任半晌没有说话更是拿不准究竟有啥事儿,是自己上一篇调研文章除了啥错还是给领导写的讲话稿不中意?好像都不是啊,这些东西都经过了桂主任的亲自审阅,桂主任都是认可了之后才送上去的啊。

  “令狐,区里边新来了领你知道吧?”

  “嗯。听说了花林县调过地赵书记。

  ”潮狐地抬起目光。

  “赵书记过来身边还缺一个秘书。我想让你去给赵书记当秘书么样?”桂全友目光如炬直视对方。

  “我?给赵书记当秘书?!”令狐潮吃了一惊。声音都有些发颤“桂主任。我怕我”

  “怕什么不是龙潭虎穴。赵书记也是人。比你也大不了几岁。你怕啥?”桂全友一怔之下笑了起来。

  “不是。我从来没有”令狐潮有些语无伦次。内心深处却是茫然之后一阵狂喜。这怕是很多人求都求不来地好事儿。怎么会轮到自己头上。桂主任和自己一无亲。二无故。怎么会选自己当赵书记秘书?都说桂主任和新来赵书记关系很密切。

  “谁也不是生来就会,令狐,你是怕你自己干不好?”桂全友温声道,换了别人怕是早就忙不迭的应下来,这小伙子却是瞻前顾后,真是有趣,“怎么,是不愿意还是其他原因?”

  “不,不,桂主任,您看得起我那是我的福分和幸运,我只是担心做不好给您丢脸添乱。”令狐潮竭力让自己心情平静下来,但是却做不到,给区委书记当秘书,那是啥概念,几乎每一任给区上主要领导当秘书最后的结局都是下去任职,其快捷速度没有那个职位比得上,这一点令狐潮虽然只到区委办几个月,但是也已经清楚。

  “那就行了,干得好干不好不在于你嘴里说,要你自己用心去作,你赶紧收拾一下,赵书记已经过来了,这会儿在办公室休息,这是他办公室旁边的秘书办公室钥匙,你去把你私人物品从那边办公室搬过去,从今天

  始,你就是赵书记的专职秘书了,一会儿我带你去认记。”桂全友也不多说,年轻人自己慢慢摸索。

  “桂主任,我,我还是有些担心,”令狐潮有些着急,这一下子就要让他进入角色,他还真有些担心。

  “年轻人这么黏糊干啥?我送你几个字,当秘书,眼明、手快、腿勤、脑灵、嘴严,五个词儿,十个字,尤其是最后一个词儿,更重要!记住按这个标准去要求自己,就足够了。

  ”送出这一步,情形就大不一样了,桂全友站起身来,拍了拍诚惶诚恐的令狐潮肩头,笑眯眯的道:“好好干,小伙子前程无量。”

  桂全友带着令狐潮到赵国栋办公室时刚好两点钟,从区委到市委还得有十来分钟车程,到那里去和章天放会合,然后再去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

  经济技术开发的干部大会三点钟准时召开,不过比起西江区这边规模要小得多,整个经济技术开发区也不过就是三十来号人,不过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也是一个堂而皇之的处级单位,只不过相比于一个县级政府来说实在太微型了一些。

  赵国栋在办公室里小寐会儿,休息室里的床铺被褥枕头都是新买的,还有着一股子清新味儿,一个颇大的衣柜空空如也,两双拖鞋,桂全友倒是考虑得够细心的。

  躺在床上也不着,赵国栋一直在思考究竟该怎么打开工作局面,尤其是两边都是百废待兴的架势,西江区是沉疴难起,重症猛药也得等把底子摸清楚之后才能对症下药,赵国栋估摸着没有两三个月自己怕是难以真正入手,不过经济技术开发区那边倒是可以琢磨着怎么尽快打开局面,总不能让领导眼巴巴的看着自己在这边半晌没有声音动静,不管那边,总得拿出点动作来才行。

  开发区那边虽然死气沉沉,但是~对简单,开发区的任务是啥?一句话,招商引资,发展经济,只要能引来企业落户,就算是大功告成,当然越多越好,多多益善,考核经济技术开发区的主要也是唯一指标就是区内工业产值和税收。

  李泽海是祁予鸿的人,一点赵国栋也知道,不过他也隐约知道李泽海这个人其实心地不算坏,而且也有些能力,只是一来宁陵经济技术开发区底子太差,二来原来是黄昆掌舵,他这个主任也难以发挥主导作用,加上现在省内各开发区竞争激烈,这才有些黯淡,如果真要沉下来好好琢磨琢磨,那也不是半点路子也找不到。

  “笃笃笃”的敲门声把赵国惊醒,赵国栋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也起身穿衣,桂全友和一个小伙子已经站在了门口。

  “友,进来吧。”

  “赵书记,这就是令狐潮,你叫他令狐就行了。”桂全友介绍道。

  “赵书记!”令狐潮有些紧张,虽然先前已经再三给自己打气,但是临到头还是有些心气发虚。

  “唔,令狐?复姓啊,很少见呢,令狐冲的同宗啊,安原师范毕业的?”赵国栋笑着点点头,感觉到对方有些紧张。

  “是,第一次见到赵国栋,年轻得简直有点过分,就像是自己的学长,虽然早就知晓这位新任市委常委、区委书记很年轻,但是眼前这副形象还是让他有些难以接受。

  “好,学政治的,学以致用啊。”赵国栋随意的转首,“全友,我看你今天是给他打传呼吧,给他配一部手机,日后工作起来方便一些,走吧,下午跟我去经济技术开发区那边一趟,你去通知彭师,他可能已经在下边了。”赵国栋暂时还没有换车,至于彭长贵这边,他很想让彭长贵继续替自己开车,想法是把他调到市委办小车班,不过还没有征求彭长贵的意见。

  令狐潮出了电梯见停在门厅处的那辆悬挂着安V—60333的桑塔纳2000型汽车已经发动,估计就是赵书记座车,礼貌的来到驾驶座旁,“彭师傅,你好,我是赵书记的秘书令狐潮,赵书记马上下来了。”

  彭长贵打量了一下这个挺精神而又有礼貌的小伙子,见对方有些气喘吁吁的模样,也不知道是紧张还是兴奋,理解的点点头,看来是才给赵书记安排的新秘书,“嗯,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