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十八节 关键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十八节 关键

  万万没有想到两年多年那一日酒吧里的一次见面年后化为如此离奇的相遇。****

  当日里赵国栋的狂言说实话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哪个男孩子在漂亮女孩子都难免炫耀张扬,陆蕊对于自己容貌还是颇为自信的,要不然鲍春行和陈峰到现在还在为自己争执不下。

  至于萧天宇,大学三年已经让陆蕊充分认识到培根那句“知识就是力量”格言的可怜,不错,萧天宇的确是一个颇有文学才华的才子,可那又怎样?他能让自己留到宁陵市里么?他能让自己不再教书而直接进入政府机关么?不能,连他自己能够留到东江区教书大概也是这位赵书记帮的忙吧,当时陆蕊还真有些惊奇萧天宇居然能留在宁陵市区里了。

  两年不见,那个自己以为是大言炎炎的家伙竟然摇身一变成为了自己顶头上司的顶头上司,看看吴伦在赵国栋面前那副点头哈腰的谦恭样儿,你很难想象平时他在开区党政办里那副目无余子的霸道样儿。

  自己还只是借调到开区管委会,即便是鲍春行他爹也没有能力一下子把自己调进开区管委会,据说是因为开区管委会现在编制已满,不过这只是表面文章,真实原因听说是市里边对于开区管委会的工作业绩不太满意,已经停止再往开区管委会进人了,自己就刚好赶上这个坎儿被卡在这儿。

  在这开区里然只呆了短短几个月是陆蕊已经深刻感受到了开区这地方为啥人人都愿意来,就在开区干部们都还在埋怨今年奖金比去年还少的时候,陆蕊却知道和自己一块儿参加工作的同学们甚至连奖金是啥都还不知道,原因无他,因为他们的工作是教师,尤其是那些分配在乡镇初中小学的那些同学们。

  正因为这一点才让陆蕊坚定了她要留在开区管委会的决心,而今天赵国栋的出现更让她产生了无限希望。

  赵国栋在主台上意兴飞扬指点江山的气势让一开始陆蕊并没有认出来,不过后来她越看越像,加上听说这位书记是来自花林,而从旁边同事的嘴里得知这位书记的确是省里下派来的这才确定下来。

  这也才有她饭桌上这一幕,她知道她成功了,不管赵国栋会怎样想,至少她已经成功的吸引住了管委会其他几位领导,包括李主任在内望向自己的目光都是若有所思,吴伦的神色更是诡异尤其是那摸着下颌的手据说只有他是在琢磨人的时候才会如此,这一切对于日后自己能不能正式调进管委会也许就是一个莫大的机会。

  赵国栋当然想不到自食堂里这一幕会引起无数人的好奇心和关注,这就像滔滔江河中翻起的一朵小浪花,根本不值得吸引他的注意力,摆在他面前实在有太多的事情和工作要去做。

  一天下来赵国栋还真罕有地感觉到一点心力憔悴地味道。西江区。开区。两副担子就这么算是交在了自己手上。距离98年地春节还有三个月时间。西江区不去说它了有一年半载你休想让它有起色。但是开区呢?如果就这么冷锅冷灶地过春节。赵国栋敢肯定。又有人得在自己市委里边戳自己地脊梁骨了。

  赵国栋已经确了思路。日后工作重心肯定是西江区。但是开区自己必须得在最短时间内打开局面。只有打开局面引导开区走上正轨。自己才有可能从开区徐徐脱身。否则两副担子压在自己肩头上。就是铁人那也扛不住啊。

  回到市里边国栋一时间还不知道自己该往何处去。宁台宾馆那间房肯定无法再去住了。西江区委招待所是一座老式建筑。市改区后更名为西苑宾馆。早已经承包给了一个安都过来地私人老板过一番修缮后。西苑宾馆倒也颇有点古色古香地味道。

  实际上区里也就没有能拿得出来地宿处不过桂全友也考虑到了这一点。所以提前在西苑宾馆暂订了一套房间时供赵国栋休息住宿。

  “赵书记。开区那边情况怎么样?”

  赵国栋回到西苑宾馆洗了一个澡之后全友就已经到了。赵国栋也地确需要一个能够为自己出谋划策提供情况地臂助。而现在也只有桂全友能够承担起这副担子。虽然赵国栋也知道仅仅靠桂全友一个人自己根本无法在西江这边打开局面。但是寻找臂助和盟友这种事情急不得。还得慢慢来。

  “嗯,不太好,士气

  而且开区那边干部素质我看够呛,都是一些习惯老爷干部,大概都习惯了以管理自居的工作生活,我今天给他们好好上了一课,敲打了一下,接下来还得给他们下点猛药,让他们先把脑子里的浊气排干净之后才行。”赵国栋舒展了一下身体,缓缓的在房间里踱着步,“不过怎么也比西江这边强,毕竟只有那么几十号人,而且工作范围也要单纯得多。”

  “李泽海还算支持吧?”桂全友也担心开区那边工作牵扯赵国栋太多精力。

  紧急通知:切记新地址是感谢大家一如既往的支持!新年快乐!“还行,不过我给他们提的目标似乎把他们给吓到了,看来这两三年的萎靡不振和班子这一帮人底气不足眼界不宽也有一定关系,以至于信心丧失,连点血性都没有了。”赵国栋叹了一口气,“完得成完不成那是一回事,如果你连想都不敢想,那你怎么去带领一帮人开展工作?”

  “现在开区那边日子也不好过,舒市长好像对开区工作很不满意,好了,不说开区的事情了,咱们自己这边还四处漏风呢,还去管别人房子。”桂全友自我解嘲般的笑道:“真是人生如戏啊,昨天还在讨论您的任职问题,今天你就到岗履任了。”

  “世事如棋局局新啊,全友,今后咱们俩可是要和衷共济,共度难关啊。”赵国栋若有所思的将头靠在沙上一边思索一边道:“你来西江时间也有这么久了,我也零敲碎打的听你分析过现在西江存在的问题和困难,那我想听听你的看法,西江区的症结在哪里,怎样打破这个症结,对症下药。”

  这个问题很大,涉范围很广,事实上昨天赵国栋和桂全友也大略讨论过,只不过当时赵国栋和桂全友二人都没有想到事情会展得如此之快,一夜之间设想就成现实,现在赵国栋再度抛出这个问题,甚至更加宽泛,不仅仅是西江区的企业问题,而且还包括社会问题、经济问题甚至是政治问题。

  “今天下午我就一直在琢这个问题,如果要打开局面,该如何着手?”桂全友也坐在赵国栋对面,面带沉思之色,一边理清自己的思绪,缓缓道来:“西江区虽然在经济总量上貌似还比较强,但是深知西江内情的人都知道那是外强中干,除了市里那摇摇欲坠的三大企业,还有就是我们区里这些国营和集体企业一样是无底洞,产值加起来似乎都不错,但是若说到税收说到效益说到职工的人均收入,那就漏黄了。”

  “属于区上的些个企业规模都不算很大,远不及市里边那几家企业,但是数量不少,所以加起来职工人数也不算少了,现在也是走到了悬崖边缘,稍不留意哪一家企业倒下,也许就会行程连锁反应,多米诺骨牌一旦倒下来,那就没人能扶来了。

  ”

  “企业问题是个大问题,尤其是涉及这么多职工的出路,在没有逐一进行调查分析之前,任何轻率的举动都是不负责任的,我虽然也主张对这些企业进行产权制度的改造,但是这也需要对这些企业进行充分详细的考察论证之后,还要认真征求作为主人翁的企业职工意见,要基本行程一致意见之后才敢下断言,否则草率出台改革方案,不但可能会背上国资流失的帽子,而且也极有可能遭遇企业职工的反弹。”赵国栋沉吟道。

  “困扰西江区这边的除业不景气这个大命题之外,还有就是干部问题了。”桂全友知道在企业改制展上赵国栋比自己更具有言权,在花林的种种已经证明了这一切,或许赵国栋感兴趣的是另外一个问题,“张绍文长期独断专行培植私人亲信,导致整个西江区的副处级干部和科级干部大多被和他关系密切的干部所垄断,即便是他退到市政协之后,他也一样经常电话来遥控指挥,现在要打破这个枷锁,必须要精心策划,选准一个突破点,同时也得有充足的人手支持,另外赵书记您也得向市委汇报工作,反映西江存在的诸多问题,我相信祁书记肯定会妥善安排。”

  这才是关!企业问题其实不是问题,通过市场经济手段和政府逐渐转化职能,辅之以必要的社会保障体系建设,完全可以化解。

  但是干部问题一样,这才是你死我活的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