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十九节 发飙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十九节 发飙

  论一直持续到十二点桂全友才离开,而赵国栋虽然但是头天晚上就没有睡好,今天无论如何要睡一个好觉,明天,将是勇士之战斗开始的第一天!

  躺在床上的赵国栋仍然辗转反侧,桂全友是个绝对的好助手,他提供的许多东西渐渐的在赵国栋心中形成一道密织的网,虽然还不完善,但是假以时日,这就是日后自己在西江站稳脚跟的班底,同时他也给自己提供了不少火力支撑点,哪里是重点突破方向,哪里是敌人最虚弱的要害,哪里是容易受降的活动处,一切都在桂全友娓娓动听的话语中细细道来。

  王益,骆育成,现在就看你们的了,入睡前的赵国栋心中默念这两个名字,招兵买马第一桩,唯有此二君啊。

  *********************************************************************

  王益从陆剑民办公室出来的时候也已是夜幕深沉了,他没有让司机来接自己,而是独自走出市委大院沿着乌江岸边漫步。

  陆书记想要表达一个什么意思?

  从市监察局下西江区的时候王益就知道自己肩头上这副担子不轻,张绍文的独断专横,雷鹏的深沉阴狠,丁高寿的骄横跋扈,肖朝贵的圆滑狡诈,钱治国的目中无人,还有这位新来的区委书记,略显低调而谨慎,完全看不到传言中在花林县时的意气风发,是觉得上了市委常委需要谨小慎微了,还是觉得西江这塘浑水不好趟,有些胆怯了?

  王益觉得不像,陆书记话中也明确表示了这个意思国栋不是来养老的,他是要来作一番事情的,要做事,就难免要打破旧有格局难免要损害那些既得利益,纪委怎么办?简单,该出手就出手而且还得狠、准、稳,按理说都说要把稳字放在第一位,但是现在的西江区,王益觉得还是把狠字放在第一位更合适,唯有狠才能真正达到目的。

  但是归宗到,这还得有一把手的支持。

  益之所以隐忍这几个月,就是关注大势变化,做事得天时地利人和皆俱便可做大事。

  张文在时就是想做事。那也是白想。纪委是在同级党委领导下工作。党委书记地干预让你这个副书记兼纪委书记再有魄力也是白搭。

  而张绍文走后这一段时间却是曾令代理主持工作。曾令淳是个好人。但是却不是一个合格地书记。缺乏主宰一方地强势霸道和坚忍不拔地精神性格。当个区长他很合格是要想主政一方。尤其是在西江这样地地方。那还欠缺一点火候。

  现在赵国栋了。风向一变。天时地利人和三势皆变。

  天时如果能够求得赵国栋地全力支持。上边再有陆剑民地支持时已占;地利。自己在市监察局这么久多多少少也有些人脉。加上来西江这几个月地潜心了解收集样已经有了一些线索。更不用说桂全友那个和自己一样隐忍不发地角色。那也是一个蛰伏待机地狠角子。这近一年来相信他也不是光会在区委办里吃干饭;人和。赵国栋这杆大旗一竖起来。自己。骆育成。桂全友。还有贺同和彭元厚这两个一直随风倒地骑墙派。相信也应该看清楚形势变化了。

  曾令淳呢?王益一时间还有些看不清楚这个人。在这场较量中他会保持一个什么样地态度很关键。虽然他只是副书记、区长。而且也地确被雷鹏、丁高寿一帮人有架空之嫌。但是似乎曾令淳本人却没有多么大情绪。这让王益也很是佩服这位曾区长地涵养。

  这个盖子终究要掀开。关键就在于赵国栋地决心有多大了。

  第一次党政联席会议九点钟准时召开,这是赵国栋来西江区参加的第二个会议,说直白一点,也就是赵国栋这个区委书记要确定自己近期工作思路的会议。

  除了十一名区委常委如数到齐之外,另外还有区人大主任、区政协主席以及四名非常委的副区长,以及区府办主任参加。

  眼见已经八点五十,会议室里参会人员都基本上到齐了,雷鹏看了一眼腕上手表,又看了看铭牌上钱治国那个位子依然空缺,心中有些发紧,这是赵国栋来之后的第一个会议,钱治国你若是迟到可真有些说不过去。

  雷鹏瞥了一眼对面的丁高寿,丁高寿也意识到了问题,皱起眉头悄悄出门打了电话。

  “钱哥,电话在响。”

  呼呼大睡的男子被旁边女人推醒,有些懵懵懂懂的翻过身又骑在女人身上准备再来补一炮,但是电话尖锐的叫声

  乎清醒了一些,一把抓起电话,一看已经是几个未中一慌,赶紧接下电话。

  “老钱,你到哪儿了?只有十分钟就开会了,还不敢快上来?!”丁高寿低沉的声音传过来。

  “噢,马上,马上,老丁,你帮我打个圆场,我马上就到!”吃了一惊的男子猛然一翻身爬起来,连被子都被带到了另一边,露出红木仿古大床上一具白腻冶艳的**,那女人羞得惊叫一声,赶紧抓起被子捂住妙处。

  挂了电话的男子恋恋不舍的瞅了一眼之后,才一边穿衣一边悻悻的道:“你遮啥?你身上啥部位我没看过摸过干过?”

  女子眼中闪过一丝羞怒之色,却又不敢回嘴,只是盖住身子,半晌之后才道:“钱哥,河湾那段路你可记在心上啊。”

  “哼,你们也不看现在是啥时候,新来的区委书记初来乍到,你们这不是逼我犯错误么?”男子气哼哼的道:“你们老板也是够抠,让他拿点小钱出来打点一下都推三阻四的,我早就和你们老板说过,舍得,舍得,要舍才能有得,舍小得大,这个道理都弄不明白,他怎么做生意的?也是看着和你们老板多年的关系了,要不这工程我早就给别人了。你告诉你们老板,新来书记也是一个大嘴巴,没点真金白银,填不满他的胃口!”

  女子心中暗恨,这个钱治简直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恶棍,也不知道这样的干部怎么就能当上区领导,一个工程就被他吊在手上,陪上人不说,还要钱,狮子大开口,张口就是三十万五十万,投进去不少,可就是见不到底儿,也不知道老板是怎么想的,就喜欢和这种人打交道。

  看见男子夺而出,女子才一骨碌爬起来,连衣服都没有来得及穿,就拨出一个电话,“老板,看样子有麻烦,姓钱的说新来了区委书记,我们原来的价码恐怕不够,他说他还得打点那新来的区委书记。

  ”

  另一面传来一声粗话,随即就挂断了电话。

  钱国紧赶慢赶的赶到区委会议室时已经是九点二十了,在路上他就在琢磨该怎么应付今天这个场景,第一次开会就迟到,或许就会被人借题发挥,也不知道老丁是怎么帮自己圆场的,路上给市建委米主任打了一个电话也不知道能不能帮自己遮掩一下,不过想想也没啥,工作么,谁能把时间算得这么准?超过十分钟二十分钟也正常。

  钱治国踏进会议室时,就看到了脸色;沉如水的雷鹏和满脸怒色的丁高寿,会场上悄无声息,居中而坐的那个年轻男子好整以暇的手中握着签字笔在笔记本上写着什么,整个会场上甚至连抽烟的人都没有,一种说不出的压抑气氛让钱治国脚步下意识的放缓下来。

  “赵书记,曾区,不好意思,我来晚了一点,市建委米主任找我商量乌江西岸到越秀河湾畔的城市规划事情,多说了一会儿,所以”钱治国一边抱歉,一边夹着包悠然自得的往自己位置上走。

  “吴应刚,会议时间你昨天给钱区长说清楚没有?”赵国栋放下手中的签字笔,脸色平和的望向坐在椭圆形会议桌一角的区府办主任吴应刚。

  “呃,通知到了,通知到了。”吴应刚有些紧张的连连点头,今天这位赵书记表现出来的气势可和昨天似乎有些不大一样。

  钱治国脸色一僵,心中也是一沉,怎么,真是要针对自己?昨天还在和丁高寿说这家伙似乎也是外强中干的货色,保持低调才是本分,今天咋就变了颜色了呢?

  “钱区长,那你和我以及在座的大家解释一下,你究竟有什么理由可以让在场十七位同志坐在这里等你二十三分钟?!”赵国栋目光如水,语气温和,但是几乎所有人都感受到了赵国栋话语中隐隐蕴藏的怒气。

  “赵书记,我刚才说了,我和米主任讨论”

  “够了!钱治国,就你忙,我们都是闲人?!你可以让我们大家都坐下来等你一个人悠哉游哉如旅游一般来开会?”赵国栋声调陡然提高了八度,声如洪钟:“你的解释我不想听,如果你一定要我相信,你信不信我马上到给米方打电话让他告诉我你刚才和他究竟在讨论什么重要话题?!我相信米方会给我一个完整而绝对真实的回答,无论你先前给米方打电话作了啥铺垫让他怎么给你圆场!”

  赵国栋最后一句话阴冷的寒意让在场所有人都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