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二十节 合纵连横 1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二十节 合纵连横 1

  记闷棒敲下来让钱治国顿时萎了下来,米方和自己门,但是若是赵国栋认定,真要逗硬去打这个电话,很难想象米方会在赵国栋的诘问下坚持得住。

  见赵国栋脸色阴冷下来,原本不想理睬钱治国的雷鹏知道这个时候自己不出面恐怕不行了,这当头闷棒无是极大的敲掉了钱治国的威信,如果在放任赵国栋随意整治钱治国,弄不好这第一环就要从钱治国所分管的部门里溃乱开来。

  “老钱,还愣在那里干什么?不管你啥理由,今天是什么时候,赵书记第一次召开会议,你啥大不了的事情不能搁在一边?”雷鹏插话进来,脸色愤怒:“简直没有轻重缓急的概念!”

  赵国栋本欲借题挥好生敲打钱治国一番的意图立即就被雷鹏这一番话给插在了一边,甚至连究竟钱治国干啥去了这个话题也被掩盖了下去,钱治国也是借坡下驴,低垂着头走入自己的座位,不再说话。

  一口闷气被憋了回来,赵国栋似笑非笑的瞅了一眼脸色犹怒的雷鹏,这个时候再要揪住不放就显得自己这个人有点不太厚道了,毕竟还是踏进西江区第一遭,这太过火也容易影响在场一干老同志们的看法,这口恶气还得憋住。

  吐了一口气,赵栋没有再理睬钱治国,把目光投向曾令淳,“老曾,开会吧。”

  会议由区委副书记、区长淳主持,议题只有一个,分析研究西江区目前总体社会经济运行展状况,提出下一阶段西江区的社会经济展目标并制定相应计划。

  照理说经济展工作历来是政府部门的工作,但是随着宁陵市委每季度一次的经济工作分析会不断提高调门使下辖各个县区也是将经济形势分析判断以及经济工作的规划会议提到了最高高度来看待,而党政一把手都是当之无愧的主力军,只不过前期西江区因为区委书记缺位,一直处于脚状态,现在赵国栋履任,这项工作就立即被拿上了议事日程。

  赵国栋的安排也很简分管部门领导围绕各自分管的工作,分析现状出目标,拿出措施,尤其是分管工业、信息、商业、科技口的副区长贺同、分管农业口的副区长魏晓岚、分管城建、公用事业、国土和交通口的副区长钱治国、分管公安、司法、旅游、环保、计生、安全的副区长施岗、分管教育、文化、卫生的副区长荣盛都要求要对自己分管工作拿出详尽工作想法和计划。

  几个就自己各自的工作谈了谈现状和想法,不过相对于政府部门的务实,党委口这边的工作也就显得清淡许多。

  整个上赵国栋几乎没有言只是埋头记录。偶尔简短地问也是直接明了倒是让这些个班子成员们都有些不太适应。尤其是经历了刚才地那一幕之后。各人都是小心翼翼。尽量避免出什么差错。

  整个会议就像是一场情汇报会。不过大家都知道。无论是谁要想通过这种方式来获得真实情况那也未免太儿戏了一些:够了解一个大概也差不多了。

  带到班子成员把情况说完。两个多小时已经过去国栋也是言简意。只是提出两点各分管领导将各自分管工作尤其是存在问题重点梳理。近期他将到各乡镇和各部门进行一次调研事先不通知不打招呼。根据调研掌握情况再来结合各分管领导汇报情况再来有针对性地进行研究。另一条也是要求各分管领导下去要严以律己。以身作则。通知各乡镇和分管部门要振作精神。负重前行。

  “国栋。来。来。我可是恭候多时了。”坐在里边地骆育成见高阳以如此亲热地口气招呼刚进来地赵国栋。骆育成就知道自己这个找地这个牵线搭桥算是找对了。

  “高检相召。我哪敢不来?万一哪天你翻脸不认人了。把我给一把撸下。我岂不是连哭都哭不出来?”赵国栋一眼就看见了站在门口恭候地骆育成。怔了一怔之后心中也是一喜。来了。“老骆。怎么今天向高检汇报工作?”

  紧急通知:切记、切记新地址是感谢大家的一如既往的支持!“汇报啥?要汇报。老骆也该向蓝书记或余检汇报。和我可是八竿子打不着。老骆现在可不是以前地骆检了。现在可是正经八百地骆书记。”高阳也大略知道骆育成通过自己邀请赵国栋地意图。骆育成以前和赵国栋可是从来没有接触过。甚至连印象都没有。现在突然空降到西江当了一把手。

  赵国栋已经到西江任职一个星期了,这一个星期除了在市里边开会就是下基层

  部门以及企业,了解情况,做调研,而且行踪飘忽不到乡镇,下午就有可能到企业,甚至距离下班只有一个小时他也可能到机关部门,弄得下边个乡镇和部门领导都是提心吊胆,深怕没到下班时间书记却又来了,自己不在,领导也不听你解释,落下个不好印象那就糟糕了。

  还好赵国栋并没有像先前那么预料的那样武断而粗暴,的确不在岗位上只要有正确原因都不是问题,不过没有人愿意把与一把手谈天聊事汇报工作的机会送给搭档或副手,所以宁肯等着下班再走也不愿意先行离开成了西江区各乡镇和局行部门一二把手们这段时间的惯例。

  拿赵国栋的话来说,这很好,只要下边乡镇和局行的领导们这样做,就说明他们已经开始意识到了自己的权威,而且开始逐渐将这个权威带入他们习惯中,这是自己进入这个领域的第一步,而他们愿意向自己汇报工作也就证明他们愿意向自己靠拢,这是一个好现象。

  无论哪个领导多么强悍多么能干,都不可能将这个已经形成的体系彻底粉碎重建,上边允许,时间不允许,他也没有那个能耐,那只会把自己推向所有人的敌对面,最后毁灭的只能是自己。

  招降纳叛,拉拢分化,联结盟友,合纵连横,古代战争中的战术用语在官场上一样适用,只问恶,胁从不问,这也是赵国栋给自己确定的原则。

  毕竟张绍文在块地盘上根深蒂固,当然随着他的离去,这个体系也在处于一种缓慢的分崩离析状态下,雷鹏和丁高寿似乎都有些想要撑起这个场面,如果说是曾令淳来当这个区委书记,或许他们还能有这个机会,不过现在是自己,而且还加有市委常委这个衔,他们就没有机会了。

  聪明一点的就应如肖朝一般,通过蒋蕴华来联络自己,虽然现在还没有表露出什么迹象,不过这种橄榄枝抛出的含义,他知,自己知,蒋蕴华也知。

  骆育成这个候的出现再度加强了赵国栋的信心,联想到陆剑民给自己电话中的隐晦表示,赵国栋心中也禁不住冷笑,看来昔日一手遮天的张绍文的失势也不是严立民一个人就能把这把巨伞扛起来的,那么伞下边的人就难免要被雨水甚至冰雹波及了。

  “赵书记,今天到余检那商谈工作,顺便就到高检那里去坐了坐,谈及赵书记已经到我们西江工作,高检说及您,所以”骆育成的谎话也是说得顺溜之极,高阳也是满面笑容,“怎么,国栋,没事儿就不能叫你了?是不是非要蓝书记相邀你才来,真是当了常委就忙得分不了身了?”

  “嘿嘿,,这话是你说的,我可没说。”赵国栋也笑了起来,“这桌子上别把我当领导,都是兄弟,嘿嘿,老骆,高检可是我昔日的老领导,我在派出所里混的时候,他就是分管政法口的区工委副书记了,这一晃就是五年啊。”

  五年,长不长,说短不短,赵国栋在五年时间里换了四五个单位,从副科、正科、副处、正处再到现在的副厅,其跃升速度骇人听闻,相较之下,高阳从当区工委副书记时的副科到现在的正处,虽然看起来也是火箭式蹿升了,但是有了赵国栋这个先例摆在前面,那也就显得有些暗淡无色了。

  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有这好的机遇的,这是高阳昔日同事见到高阳的蹿升速度之后自我安慰的,现在在赵国栋面前,就该高阳用这样的话来安慰自己了。

  “好了,你就别寒碜我了,不就是原来我是你领导,现在你是我领导了么?”高阳瞪了一眼,“今天没有谁是领导,国栋你高升了,我也一直没有替你庆贺,今天就算是了愿,育成也是我来宁陵之后结识的一个朋友,嗯,真正的朋友,国栋,日后你在工作中可要大力支持他才是。”

  高阳将“真正的朋友”几个字咬得特别重,赵国栋自然明白,高阳也是一个颇知分寸的人,能得他说真正朋友的人不多,也绝对是可以信任的角色,这也让赵国栋很是心安,不少所谓朋友那都是些酒肉朋友,难以交心,难以共济的。

  “高检,你说错了,我初到西江,人生地不熟,日后仰仗育成支持我的时候才更多。”赵国栋含笑看着骆育成,语含深意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