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二十一节 合纵连横 2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二十一节 合纵连横 2


  赵书记太客气了,我们都是赵书记领导下的小兵,服从指挥那是份内之事,何来仰仗支持一说?”

  骆育成显得十分自然,语气也是十分平和,主动靠近能做到这等不卑不亢的水准,也是难得了。

  赵国栋也不多言,此时服务小姐已经将菜肴走了上来,宁陵酒厂的顶级乌江醇注入酒杯,荡出一抹浓烈的酒香。

  几杯酒下肚,酒酣耳热处,三人也就渐渐放了开来,尤其是骆育成也是军人出身,性格也是颇为豪气,杯到酒干,从不推辞,唯有两颊泛起的潮红显示出酒意正浓。

  “国栋,这西江区委书记位置空缺几个月,传闻不少,众说纷纭,最后还是戴在你头上,看来市里边也是有些意思。”

  高阳也不是才宁陵的那个高阳了,蓝光相当欣赏他,传言市检察长余洋极有可能到市中级人民法院担任院长,这检察长一职蓝光也在极力推荐高阳接任,而且祁予鸿也对高阳颇有好感,也算是宁陵政坛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虽然不如自己那么耀目,但是也算是前程似锦了。

  “嘿嘿,有啥意思?我咋不知呢?”赵国栋随口问道。

  “国栋,我说中听的话,西江区问题不老少,你知道我的意思,我不是指经济发展停滞、企业大面积亏损、干群关系紧张这些问题,不过也有些关系,你能说这些问题中间会没有啥猫腻?”高阳自顾自的替自己斟了一杯酒端在嘴边却不饮,吧嗒着嘴皮子,“重症用猛药,有时候还真得以壮士断腕的气概揭开这个盖子,挖去这些脓疮才行。”

  赵国栋轻轻一笑肉来宴无好宴,都是官场上走动的人,就算是有私交在其中是那不过是为了刀光剑影中笼上一层温情脉脉的面纱罢了,好在自己也算和对方是同盟军吧,否则这骆育成还真难做人。

  “高检,挖去~疮就能起死回生?”

  “至少不会更糟吧?”高阳反驳。

  “那未必。挖脓疮不可避免就会带起肉。失血过多有时候只能让本来体质虚弱地病人死亡地。那后果。高检你可以不考虑。嘿嘿呢?”赵国栋淡淡一笑。

  “国栋。你反对?”阳目光一凝。

  “不。高检。得有选择。得选时机。看火候。”赵国栋也端起杯子轻晃了晃。“高检。西江不比江口。那时候动了就动了。现在西江沉疴难起。大家都在关注不注意就会引发局面地剧烈动荡。弄不好在有心人操纵下矛头就会指向党委政府和政法部门。要不咋市里不动化肥厂?”

  高阳心中一凛。他没有想到赵国栋调进市里没两天耳朵却是恁地灵通。居然也知道化肥厂地事情化肥厂市检察院也不敢轻易下手。就是担心化肥厂几百工人生计问题受到波及响到市里大局。在没有绝对把握之前只能从外围悄悄摸情况。怎么赵国栋就知道了?

  “高检用那目光看我。在座咱们三个都是经得起检验地**员。我没别地意思。更没有要袒护谁地想法。市里边希望从西江打开口子。我也理解。说实话我比你们更希望能把这些蛀虫一网打尽。能还西江区一个朗朗乾坤。也能替其他无关干部洗脱罪责。不过既然是我在当区委书记。那也得考虑我们西江区地区情。该动地肯定会动。但是什么时候动。怎么动。我希望市检察院要和区委。准确地说要和我沟通。育成。你也在这里。这是一个原则问题。否则引发不稳定。你我都脱不了干系。”

  屁股决定脑袋,坐在不同的位置各自考虑的问题角度都不同。

  高阳是站在检察院分管贪渎的副检察长角度来看问题,西江区多家企业都或明或暗有线索反映出来,不少都牵扯到区里领导,市检察院早就想动,但是张绍文时代受牵制颇多,余洋也担心打草惊蛇,所以一直未动。

  张绍文走这几个月,曾令淳主持工作,市里边担心这个时候动作会影响到西江区大局稳定,所以也要求检察院方面暂缓动作,直到现在赵国栋上任,蓝光才松口,要高阳和赵国栋接触一下,了解一下赵国栋的想法。骆育成找上门来希望通过高阳和赵国栋协调好关系,高阳也正好借这个机会来表达市检察院的意图。

  “那国栋,你的意思是怎样干?”高阳也把话题挑明,动肯定要动,不管赵国栋同意不同意,他是市委常委也好,但是并不分管政法,市里边除了祁予鸿

  之外,理论上其他人都无权过问检察院独立办案,蓝国栋协调,但是并不是指一切都听从赵国栋的,如果说赵国栋态度过于暧昧,高阳也不打算妥协。

  “高检,我知道你很心急,但是张绍文主政这几年也都过来了,曾令淳主持工作几个月也过来了,市里边都不动,咋我一来就要大动干戈?我不是怕什么,但是西江区就在市区眼皮子下,就像你说的涉及多家企业,其实涉及那些企业哪些行业那些区上领导我也都大略清楚,一旦一下子捅开来,我们就要考虑带来的社会反应,这已经都要年底了,稳定问题我们也需要考虑,所以我想请高检给我一点时间,就算是要挖~疮,那也得先把病人底气扶壮,要么也得打打麻药,让大家稍稍有些准备不是?”

  高阳目光如炬注视着赵国栋,赵国栋显得相当坦然,毫不在意的回望对方。

  “国栋,那你给我一个准时间,你觉得要多长时间你才能达到所谓的底气扶壮的地步?”高阳眉毛一挑,一字一句道。

  没有西江区的支持配合,很多工作市检察院一家也难以开展工作,尤其是骆育成麾下的区检察院战斗力原来也是相当强悍,这两年虽然没有大动作,那也是因为区内特殊政治局面影响,现在一旦挣脱枷锁,或许就要甩开膀子大干一番,高阳甚至还有些担心骆育成真要得到赵国栋授意,极有可能抢先下手和市检察院争功呢。

  “高检,春节后怎?”赵国栋略一沉吟之后才道。

  “春节后?”高阳浓眉拧在一,“会不会?”

  “放心,高检,有分寸,距离过年也就两三个月时间,我不打算在春节前闹得沸沸扬扬,让市里边也过不了一个好年,不过过了年之后,我想该动的也就要动了,我们这边也会配合作一些工作,尽可能达到既解决**贪渎问题,又能确保局面在可控之中。

  ”赵国栋笑着道。

  夹在赵国栋和高阳之间骆育成也有些尴尬,他没有想到高阳会在这顿饭上把这些问题抖落出来,实际上高阳掌握的不少线索也还是来源于区检察院这边,只是骆育成也就是考虑到区检察院地位和权力问题受到区里制约,所以才会把这些线索交给市检察院,但是今天赵国栋旗帜鲜明的表明了态度,市检察院在西江区里动作必须要得到区里首肯,而自己这个区政法委书记也必须要随时和市检察院保持着信息沟通,防止市检察院不宣而战,影响区里大局。

  不过他也看得出来高阳和赵国栋人关系的确很不错,所争问题都完全是工作上的细节,而且可以说都是为了怎样最好的达到目的,只不过各人侧重点略有不同罢了。这种氛围让骆育成十分放心,他也相信高阳有足够的政治智慧来考虑其中轻重缓急,尤其是牵扯到赵国栋这个市委常委同时又是他的好友在其中。

  这一顿饭吃来,三人都是颇为尽欢,个个都有了五六分酒意,连赵国栋也不例外。

  饭后高阳先行告辞,而赵国也就和骆育成沿着越秀河岸散步。

  “育成,高检是个认真人,但是我们也有我们的考虑,区里几个企业现在都不景气,甚至可以说在破产边缘挣扎,高检所说的这些企业是不是存在着猫腻,我也是对企业有些了解的,当然清楚其中问题核心,怎样利用政法部门的威力来协助这几家企业改制或者解困,让区里摆脱这些包袱重新轻装上阵,这就是我们要综合考虑的。”

  赵国栋借着酒意话语也有些多,骆育成是个值得一交的人,而且这个人表现出来的城府和涵养也相当深,是个角色,难怪桂全友和高阳都对他推崇备至。

  “赵书记,我明白您的意图,只是如果事事考虑过多,或者会贻误战机啊。”骆育成想了一想之后才道。

  “嗯,你的担心我也考虑过,这就需要考验我们把握战机时机的能力了,我相信你和我可以拿捏好其中的度。”赵国栋站住脚步,注视着骆育成,一字一句道:“我们作一些前期工作,育成,这项工作市检察院要干,我们区检察院一样不能置身事外,甚至要干得更好更透彻,这个任务我就交给你,人手我不管,缺什么直接找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