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二十二节 进展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二十二节 进展

  有时候比想象的复杂,但有的时候又比想象的简单样飘忽不定,赵国栋感觉的生活就是如此。

  从一登上市委常委这个位置之后,自己似乎就一直被患得患失的心理所包围,而被安排到西江区委书记兼开发区党工委书记位置上之后,那种原来在花林县的那种挥洒自如游刃有余的感觉就完全消失了。就像是一个落入蛛网的虫子,动一动总会感觉周围有无数条绳索牵制着,让你有力使不出,说不出的难受。

  坐在宽大的办公室里赵国栋细细的分析了自己这半个月来的工作,似乎每天都安排得满满的,上午一般花一个小时处理日常事务,然后就是下乡下部门下企业,半个月下来,十六个乡镇和三个街道办也走了大半,下午一般也还有走一两个单位,然后三点半准时到开发区,和卢勉阳一起针对开发区招商引资工作中存在的误区和不足逐一进行分析,然后花上一个小时和开发区中层干部谈话,了解他们对开发区目前状况以及成因的看法,最后请他们谈谈怎样改进工作作风的具体措施。

  晚上要么就是和西江区班子里成员谈心了解情况,要么就是和开发区那边几位探讨开发区主导产业的发展定位,一般说来这项工作都要持续到十一点之后,市里边对开发区的压力已经开始凸显,从财政拨款上的吞吞吐吐就可以看出一斑也使得开发区一班人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峻性。

  很充实,很忙碌,很辛苦,但是成效一般,这是赵国栋给自己这一段时间工作作的总结天他没有出门,而是独自坐在办公室里,泡上一杯绣叶青,细细品味,慢慢琢磨,他准备好好就自己的工作思路作一个小结,重新再来确定一下工作方法,他很不喜欢现在这种节奏和方式。

  和秘书已经打呼,电话甚至都交给了秘书,除了自己私人电话和市里区里主要领导电话外他一律以自己正在开会为由推托。

  似乎还记得一段自我解的论段,生活就像强*奸,你反抗不了就要学会享受;工作就像轮,你不行了别人就上;社会就像自慰事儿都得由自己双手来解决。

  那自己的生和工作呢?赵国栋小小的抿了一口略略有些烫口的茶水,淡淡的清香从水雾中飘进自己鼻腔中润着鼻孔内的黏膜。

  为什么自己在花林能游刃有余到了这里却觉得束手束脚施展不开呢?

  是有得力的帮手么?有一点,但也不完全是,有桂全友、骆育成和王益已经开始在运作起来,作为区长的曾令淳也算配合,为啥自己心气总还是觉得不顺呢?

  是环境太糟?也有那么一点。区里几家支柱企业大多状况不好是你要说糟糕到啥程度。至少现在还没有爆发出来些竞争领域地国营企业大多都是在这种时间消磨中慢慢垮下去。顶多也就是在最后崩裂之时爆发出一阵呐喊引社会地注意力罢了。现在还没有到那份程度自己也还难以直观感受到。

  那是自己定地方略走偏了?赵国栋回味了一下。收集了解必要地区情那是必须地。如果对整个西江区地真实情况都无法有一个直观深刻地了解。你作出决断时就会心中无底。无论是对工作对人事。自己都需要一个逐步熟悉地过程。而下去面对面地了解谈话。倾听观看。这就是最直接地。当然这是表面现象。但是透过表面现象看本质这也是考验一个人地观察分析能力。

  掐指一算。粗粗过了快二十天了。十六个乡镇和三个街道办跑了一大半。局行部门也走了一半。几个企业也小心地去座谈接触了一下。应该说乡镇地情况还算不错。局行地情况差一些。企业喜忧参半。这是西江区。不是花林县。城市区位决定了在这里城市才是重点。

  也许是自己习惯了一帆风顺马到功成地顺利。所以才会到西江有这种施展不开拳脚地感觉吧。赵国栋细细分析了自己地心态。才一个月不到。想要干啥。还真以为自己是无所不能地神了?有点石成金之能?西江这种情况已经好于自己预期了。滴水穿石。要想改变西江面貌也绝非一朝一夕之功。

  赵国栋自我解嘲般地笑笑。逆境方能使人成长和成熟。对自己地心性也是一种难得地打磨锻炼。

  仔细琢磨清楚了自己心态根源地不良究竟源于何处。赵国栋心思也就慢慢沉静下来。品着这;来自峨眉山地高山绣叶青。赵国栋地思绪也慢慢舒展开来。

  西江区这边求稳,但是开发区那边却缓不得,李泽海和冯云坤现在的确有些危机感了,这一段时间都一直扎在下边企业里调研,要不就是回来查找资料,分析商讨对比宁陵开发区的优劣势,以及

  市开发区的差距在哪里,形成原因是什么,怎样

  主导产业的确立就是第一步,而迈出这一步就需要要有科学的分析和依据,赵国栋也参与了他们的分析,也考察了目前开发区内唯一两家值得一看的企业,一家是属于改制搬迁而来的股份制企业——天恒电缆有限公司,一家是属于已经成立的国家电力公司辖下的直属企业——宁陵变压器厂,两家企业几乎就支撑起了整个宁陵开发区的半壁江山。

  赵国栋也和李泽海以及冯云坤初步有了一个意向性的意见,那就是宁陵开发区要想走出困境,就必须要利用自身优势来推动主导产业发展。

  宁陵开发区现在的优势是什么?临乌江和翠河交汇处,尤其是乌江主航道,三千吨船舶通行无阻,发展临港工业优势明显;北边的云岭县有东能集团辖下的云岭金马河梯级电站一期已经开始发电,二期正在积极运作上马,电力丰沛,能够满足高耗能企业需要;现在开发区内又有天恒电缆和宁陵变压器厂两家电力行业的企业,引导发展电力行业上下游关联企业优势明显。

  将电力行业中电缆、输变电设备、电器设备行业及其相关的上下游产业定位为第一主导产业这是赵国栋和开发区管委会班子成员基本上确定下来的思路,而利用上游云岭县境内的金马河梯级电站丰沛电力供应发展高耗能企业也是一个选择,在这一点上赵国栋也曾经犹豫过,高耗能企业无疑随着时间推移会被逐渐严控,但是严控并不等于不发展,何况现在还是已经处于金融风暴影响下经济增速下滑的内陆地区,如何最大限度的提振开发区经济这是摆在赵国栋面前的一个难题,而这一点甚至决定着赵国栋日后的政治前程。

  经过一番深思虑之后,管委会一帮人还是将电解铝、铜冶炼行业与发展物流商贸行业一起列入了第二主导产业发展,这有些困难,但是赵国栋知道现在却是无从选择,单单是所谓的第一主导产业发展,说起来容易,但是行起来难,短时间内想要一下子吸引到像样的上规模的企业来宁陵开发区仍然是一个巨大的挑战,而有丰沛的电力能源供应,要吸引到高耗能企业来这里落户,相对之下也能扩展行业丰富性。

  难,前期把西江区这边的作考虑得更多,却对开发区招商引资想得过于简单,宁陵开发区不是花林县,随便招来引来几个企业也就能像模像样,画出一个圆满的句号,这边你得从一开始就要有一个明确的规划,向哪个方向发展,否则只会给日后的工作带来更多的难题,而万事开头难,怎样突破就是关键了。

  想到这儿,赵栋也禁不住叹了一口气,胸中纵有千般沟壑,无奈眼前困境。

  看了看手上的表,时间晃就是十一点过,正准备出门再去走一个局行,门却被敲响了。

  “赵记,北京来的电话。”令狐潮一脸急迫的疾步走进来。

  “噢?你先出去。”赵国栋又坐回了椅中。

  “你小子,调宁陵了也不和我说一说?感觉滋味怎么样?”蔡正阳略带沙哑的声音传递过来。

  “蔡哥啊,你不是才从哈萨克斯坦回来么?那边事情挺忙吧?马上就要翻年了,翻了年就是人代会,能源部成立的事儿现在吵得沸沸扬扬,你能清闲得了?我这点破事儿咋敢打扰你呢?”听到蔡正阳的声音,赵国栋心情一下子好了许多,先前烦躁的情绪立时一扫而空。

  “哼,少给我油嘴,我忙是忙,莫非连过问一下你的事情都没有了?”蔡正阳轻哼一声,“少废话,你和刘家那女孩子进展怎么样?”

  “很好啊,你跟总理出访哈萨克斯坦那段时间我还到北京来,我和她还一块儿去逛了逛十陵,又到怀柔那边去遛了遛,感觉不错。”赵国栋张嘴就来,“非洲司那边工作也很忙,我也不好经常打扰她,咱们一般说来一个星期总要通两三次电话。”

  “是么?这就好。”电话里的蔡正阳显然很满意,“这样吧,你这个星期飞过来,把小刘叫出来,我做东,吃顿饭,我也把他哥刘岩叫上,他哥和我关系不错。”

  “咯噔!”赵国栋心中大呼不妙,蔡正阳语气中不容置,可是这如何能行?

  “蔡哥,这段时间”

  “不用多说了,你觉得抽不开身,我给祁予鸿打电话替你请假!”蔡正阳声音一下子冷了下来。

  “呃,好,这个,行吧,不用了。”赵国栋有些语无伦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