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二十三节 麻烦大了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二十三节 麻烦大了


  本章节内容由‘’提供国栋无力的瘫软在大班椅中,双手抚住额际,麻烦

  自己向蔡正阳汇报的情况中自己和刘若彤已经接触交半年多了,见面也少说有十来次,平均每个月至少有一到两次的见面,而且一副相见恨晚的情形,若是让蔡正阳知晓自己纯粹就是在欺骗他糊弄他,那震怒之下,自己可真有些不好交差。

  连面都没有见过,就算是通电话也不过区区几次,那都是为了糊弄双方各自背后的促成者而相互交换情况,这下好了,要穿帮了!

  该怎么办?赵国栋一时间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来。

  桌上的电话又蜂鸣起来,赵国栋不想理睬,但是那蜂鸣声却是不断,弄得他心慌意乱。

  “谁?”没好气的拿电话,赵国栋连来电显示都没有看就粗声粗气的问道。

  “你怎么了?是我。”清的声透入耳际,让赵国栋顿时安静下来,“是你?!”

  “嗯,有点麻烦,父母希望见一见你,我堂兄刘岩在后边极力促成,我似乎推辞不掉,刘岩似乎和蔡正阳关系很好,你最好能和蔡正阳说你工作忙不过来,来不了。”清的声音也罕有的多了一丝不安,不过语气依然十分平和。

  赵国栋没来由的一阵火起,“刘小,你说得轻巧!我怎么去和我蔡哥说?他刚才来了电话要我这周必须飞到北京我这边事情是很多,但是我能拗得过他?你不是在非洲司工作,随便找个借口去非洲走一圈,不就把这事儿给拖黄了?”

  电话对面的女孩子大还是第一次听到赵国栋来了火气了一怔之后才沉声道:“你把外交部当成什么了?说出差就出差啊?我父母都是老外交了,部里这些事情根本瞒不了他们,出差没出差他们了如指掌,我怎么骗得了他们?”

  “那你觉得我这边很轻松喽?我这边况蔡正阳一样很清楚。我若是撒谎。他一样可以很轻松地通过安原这边了解到怎么向他交待?”

  赵国也觉得自己发脾气找错了对象。都是那该死地刘乔出地馊主意。这下子弄巧成拙退两难。现在再来挑明。那蔡正阳还能饶了自己。早知道这样还不如一开始就摊开没有这么多事儿。

  “那你说怎么办?”电话对面地女孩子大概也觉得有些棘手。毕竟这种事情不比其他。她也是第一次遇上。骗了自己父母和兄长以及家里人这么久。连祖父祖母都知道了。十分关心突然来一句全都是假地。根本没有这回事儿还不得捅了马蜂窝?她虽然独立特行。但是也非没有半点家庭亲情观念家里人也是关心自己。这种关爱对于任何人都是难以弃舍地。

  赵国栋也是无言以对晌之后才重重地道:“刘小姐。你最好还是问一问刘乔。她这个始作俑者把我们俩给拖下了水。现在不能见死不救吧?”

  赵国栋最后一句话让电话对面心情不佳地女孩子也忍俊不禁。见死不救?到了这种程度么?

  “那好。我问问她。看看她有什么办法。”

  赵国栋无力的放下电话,翻起了白眼,这可真是哪儿跟哪儿啊,咋就摊上这样一桩事,原本想省事省心,这下可好捅出这样大一麻烦来,要么彻底摊牌,要么就还得无休止的演下去,这种时日何时是尽头啊?

  刘乔接到daisilyy电话时也是一惊,她也知道这事儿弄得有些大条了,连她都听到祖父都问及过这件事情,只不过那时候她也是鸵鸟政策,装作不知道,现在daisily的电话让她终于意识到这件事情是回避不了的。

  “daisilyy,你和那个家伙也通了这么多次电话,你感觉怎么样?”刘乔沉思好半晌之后才曼声问道。

  “什么怎么样?我和他完全就是为了敷衍和给家里有个交待,相互了解对方情况而已,根本没有谈论过其他,连面都没有见过,有啥怎么样?”daisilly听出了自己堂姐话语背后的潜台词,沉声道。

  “daisilyy,现在我们不说这些,我只是说你和他之间见见面聊一聊怎样?”刘乔直接道。

  “见面?有这个必要么?”电话另一边的女孩吃了一惊,还摸着鼠标滑动的手也停了下来。

  “你觉得呢?”刘乔也不客气,“现在都这样了,要么你就给家里挑明摊开,道歉,从此一拍两散,也就一了百了,要么就只有继续演下去,先通知

  来,见见面聊一聊,有个初步熟悉,然后再商量一下出戏,这样过得一关,估计家里人也就放了心,毕竟那家伙现在也是一地主官,家里人也不可能经常召唤这家伙回来,而且你工作也忙,日后这种事情估计也不会很多,也能保你们俩安静清静一段时间。”

  “挑明摊开?那你觉得爷爷和我爸那边会不会?”电话那边女孩子有些犹不定的道。

  “这我可说不准,要看你爸和爷爷对这家伙了解多少了,如果没啥印象,估计也就没啥,如果说了解得比较多一些,那就不好说了。”刘乔模棱两可的含糊其辞。

  “该死的刘岩!他在我爸和爷爷面前把那家伙吹嘘得天上少有,地上无双,啥远见卓识,前途不可限量,啥沉稳有度,颇有大将风范,我听见他的吹嘘都恶心得想吐!”女孩子有些失控的在电话里叫嚷起来,“现在爷爷和我爸都是兴趣盎然,非要见见面,看一看,你说我这会儿能去说没有那事儿么?”

  刘乔在电话另一面捂着嘴想笑,不过话语中还是保持着平静:“刘岩说的也没有太多夸张,那家伙的确有些本事,要不二十七岁能当县委书记,我和他接触过两次,感觉谈吐也不俗,不像是一般那些一心想往上爬的小官僚,我建议你最好见见面之后再来决定,何况人家也未必想要沾染攀附什么。”

  “哼,当初你可不这样说的。”

  “那当初我也不知道是他。”刘乔淡淡一笑道:“daisily,不管以后怎么样,我想见见面应该没有什么关系,至少有一点可以肯定,他不是我们最初想象的那种牛皮糖式的垃圾,沾着就扔不掉,这一点我可以断言。”

  电话对面的孩子似乎觉得自己是被自己这个堂姐拉上了一条贼船,想在想要下船却又不能,不过她想象不出来刘乔这样作有啥好处。自己这个堂姐可不是一般的简单人物,眼光和经验都是一时之选,在刘家女性中也算是翘楚角色,尤其在商业上无与伦比的天赋和对政治气候的敏锐嗅觉使得她成为刘氏家族活跃在商界的一个代言人。

  赵国栋接到刘若彤电话通知的决办法之后,也是无言以对,事到如今只怕也只有继续硬着头皮往下唱这出戏了,对方要他尽早来北京,之前还得排练一下,怎样才能蒙混过关,这让赵国栋更是唯有叹息。

  和尤莲香请假时,尤莲提醒他现在是市委领导,又是非常时期,最好少离开宁陵,要请假也必须要直接和祁书记请假。赵国栋也只有称是要去北京商谈一个项目,好在祁予鸿在听说是去北京替开发区商谈项目时也相当积极的同意了赵国栋的请假。

  赵国栋请假理由倒也并非完全杜撰。

  在琢磨着开发区主导产业时,赵国栋就在考虑,既然天恒电缆和宁陵变压器厂都和电力行业脱不开干系,而现在蔡正阳现在是国家经贸委副主任,分管也就是能源和资源行业这一块,国家煤炭工业局、国家石油和化学工业局、国家核工业局、电力司,宽泛的说石油、天然气、煤炭、核能、电力、清洁能源这些行业都属于蔡正阳分管系统,如果能够近水楼台先得月,挖来两家企业到开发区,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这也是为啥赵国栋不得硬着头皮上北京的另一个原因。

  总不你刚说你忙不过来,几天之后你又千里迢迢飞到北京来求帮助,这怎么说也像是故意在装傻。

  另外赵国栋也打算在北京通过蔡正阳的关系好生活动一下,看看能不能介绍认识几个像样的投资商,既然当了这宁陵开发区的一把手,而且宁陵开发区的先天条件也不能算差,尤其是有金马河梯级电站的充沛电能供应和相对优良的河港码头条件,怎么也能引来一两家慧眼识明珠的企业吧?

  北京那可是天子脚下,藏龙卧虎之地,随便拉到两家企业,也胜过你在安原这块地盘上穷折腾,还得防贼一样防着别人来撬你墙角。

  该去还得去,赵国栋想了一想,打了两个电话,要求宁陵开发区和西江区都要在最短时间内各自拿出一份关于两个单位招商引资的介绍,以备自己万一在北京遇上了俩贵人,说不定就能引来俩凤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