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二十四节 铸错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二十四节 铸错


  蕊是怀着忐忑不--心情把开区简介和招商引资送到西江区委区政府办公大楼的。&&,

  接到任务时陆蕊几乎是强压住内心的喜悦。虽然前李主任已经安排她专门替赵书记服务。但是赵书记在西江区那边有专职秘书。每一次赵书记来西江区那个家伙都是-不离。根本轮不到她来为赵书记服务。以至于没有半点会接近对方

  现在她终于获了这样一个机会。这个说明书她参与了制作。而且还亲自执笔写。虽只是一个简单的开发区介绍发展优势以及招商引资的优惠条件。但是也算是让陆的到一个展示自己的机会。

  “笃笃笃”

  “请进。”赵国栋用略带惊异的目光瞅着这个婷婀娜走进来的女孩子。“陆蕊。是你”

  “赵书记。您要的说明和招商引资介绍。因为我也参加了编写这份介绍。李主任让我替您送来。看看您有什么不清楚的。我可以为您解释。”一身挺括职业装的女孩子嘴|含笑。微微颌首。

  “噢。那你坐吧。看看。”赵国栋点点头。随手指了指自己面前的沙发。

  陆蕊也点,头。默不作声的坐下

  赵国栋可以肯定个女孩子是一番精心打扮才来到自己办公司。一双浓的宜的秀眉下晶亮的眸子被浅浅的眼影包裹。淡淡的幽香在接触一瞬间也沁人心脾。合体的职业套装把少女高挑匀称身材勾勒曲珑尤其是那修长双腿和高跟相的益彰。更把女孩子身材衬托苗条长。

  赵国栋也能够理解女孩子希望主领导面前下一个好印也正常。尤其是这个女孩子还不是开区管委会正式干部。待解决。在她看来获的领导的认可欣赏无疑有助于这个症结的解决。

  对这个女子赵国栋有点印象。能把萧天宇那傻瓜蛋迷的神魂颠倒。还能让另外两个男人也为之争夺不休的女孩子。没有点姿色不行。鹅蛋脸上那双眼睛的确有点勾魂魄的魔力。当初赵国栋甚至还有点龊卑劣的想法。不现在随着身份的变化那份思早就消失无踪了即便是有那么一点也不过是带着欣赏眼光罢了

  赵国栋的心思重新落在了招商引资明书和区情介绍上。介绍和说明书的很精炼细致。也把宁陵开发区的优势勾勒出来言简意赅。配上几幅相当优美的图片。也像模像样。

  “小陆。还行。不过有几个问题还需要调整一下。比如金马河梯级电站的丰沛电能供应。乌江水运条件以及宁陵港码头的充裕吞吐能力。以及915国道和正在筹建的西柳铁路都经过了我们这里这些虽然不是我们开发区本身所有但是一样可以为我们宁陵开发区所有。开发不要只着眼于开发区本身而要着眼于整个宁陵市发区是宁陵市的开发区。而不是开发的的开发区。这一点立足要高远。”

  陆蕊在赵国栋指着说明书谈论时相当乖觉的走到了案桌背后倾听。幽香袭人。赵国栋也有点心猿意马。

  程若琳来了宁陵一趟。赵国栋甚至没有时间和程若琳吃顿饭。而现在身的位也不一样。连那家咖啡廊都不敢再去。这也让赵国栋郁闷无比。这人身份一变。连带着许多事情也变的不方便起来。

  赵国栋拿不准这个孩子是不是意如此。但这个女孩子心思不一般他能大略估摸出来。

  知道陆挺翘圆润臀影消失在门口。赵国栋才若有所思的收敛起那份心思。真是有意思。泽海居然安排这个女孩子当自己在开发区那边的秘书。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是觉的和自己熟悉用起来方便呢还是觉自己平时也不会用这个秘书也是一摆设?抑或还是有其他想法?

  赵国栋觉的这李泽海还真有点“善解人意”呢。一踏进滨江庭院赵国栋就看到了停在楼道外通道上的那辆二手小奥拓。咦。雁姐在家?赵国栋心中一喜。这一年里健身乐部生意相当好。徐春雁和徐秋雁两姐妹生意上也分了工。在健身俱乐部下边的门面上经营起了健身器材销售。代理了国内外好几个品牌的健身器材。什么跑步机按摩椅健身机等等。

  生意虽然刚开张但是借着健身俱乐部的老客也还差强人意。徐秋雁负责健身俱乐部。徐春雁就负责经营健身器材门市。连赵国栋都让天集团工会徐春雁的门市里买了不少健身器材用着集团内部健身室。

  看了看表已经是中午一点过了。估计也吃了饭正在午休。赵国栋是提前了半天走。安排好工作之后上午一大早就出发。

  赶到安都也是十二点过了。简单吃了点东西。彭长送到门口就回宁陵了。

  门没反锁。赵国栋悄的扭开门锁。屋里光线很暗。都是拉上了的。雁姐大概在睡午。赵国栋手脚的走进房间。看了看。卧室里的门虚掩着。赵国栋轻推开。天些转凉了。女人侧卧的身躯上盖着一床薄被。优美的曲线遮掩不住。

  赵国栋深深吸了一口气。淡淡的浴液气息。大概是床上的女人洗了澡之后入眠。腹下欲火立时一窜而起。只有在雁姐这里他才能放心大胆的安享休息。无无束。任何时|雁姐对于自己都是毫无底线的纵容溺爱。

  悄悄的靠近到床畔。衣解带之后的赵国栋很自然的钻入了被窝里。一只手很熟从女颈下穿越而过的攀上了怀中女人胸前肉丘。另一只手也是轻车熟路的卡住女人睡裤宽松的松紧带连带着内裤往下一压。顿时大半个丰臀****了出来。

  怀中女人猛然从梦中醒来。一惊之下挣扎着便欲起身。

  “雁姐。是我。”赵国享受般将自己嘴唇紧挨着女人的耳垂。呼吸着那沐浴液的淡香气。轻轻咬住肉感的耳垂。鼻息的热气在女人耳际萦绕。一只手已经捻住了那柔软凸起的一点。稍加捻揉。便肿胀起来。另一只手却已经完成了宽衣解带大业。沿着平坦光滑的小腹滑入了那丛林深处。入手的莎草湿热的气息让赵国栋手指一下子感受到了女人妙处那丰厚的唇肉带来的腻质感。轻轻的揉捏几下。那****似乎就要浸润出来。

  成熟女人体带来快感绝非那些青涩女孩可以比拟。这一点上赵国栋深有体会。即便是丰|健美如古|。要和雁姐这具娇躯相比仍然需要一些时间来开发才媲美。

  女人不知道是被国栋那一句话还是赵国栋有些粗犷的动作所震慑。挣扎的动作一下子松软下来。赵国栋贪婪的抚弄着女人胸前那对娇嫩的蕾。大腿却插入对方腿间。轻轻向上一靠。然,用手再在对方臀瓣上一拍。

  女人全身都是一震。乎是犹豫。又似在揣摩。直到赵国栋轻轻捧起她的腰肢向后一拉她似乎才反应过来。既像是要欲迎还拒。又像是要挣扎摆脱。肥嫩的肉在赵国栋前晃动。直到赵国|凶猛的一挺直入那泥泞花径。才如绷紧的弦然断裂一般松弛下来。

  赵国栋先没有觉到异常。他只是觉的雁姐今天显的格外兴奋和冲动不知道是不是因自己没有告她归期而这样的意外让她特别激动。连带着胸前那对肉球都变的更加坚挺结实。先前欲迎还拒。之后变放悍野。连层叠的花径似乎都紧凑了许多。动的屁股给赵国栋带来无尽快感的同时也把她自己带上了一个接一个巅峰。

  **之后。仍然陶在那份快感中的国栋才不的不面对现实。琢磨着该怎样应对这样一个死局。

  眼前怀中这个女人不是徐春雁。是谁。还能有谁?当然是她的生妹妹徐秋雁了。昔日一度幻想的一龙双凤的事情真的发生在自己身上时。赵国栋才意识到麻烦。

  她怎么会在徐春雁的房间里?赵国相信这不是一个什么局。徐秋雁也不是找不到男人的人。更不可能故意在这里等自己。先前徐秋雁的挣扎也证明了这一点。自己有告诉谁今天要回来。一切都是命。“秋雁姐。怎么会样?”赵国栋琢磨良久。终究还是要面对。

  身前女人猛的一惊。要翻身爬起来。不过赵国栋坚强的双臂锁住了她的反抗。

  “别这样。秋雁姐。缘由天定。咱们这一着也是命吧。”赵国栋叹息一口气。“我只是的愧对你|姐妹。”

  “姐姐去驾校学车了。要晚饭时候才回来。我上午教了操图方便。就回姐姐这儿洗洗休息一下。没想到”女人终于安静下来。“事情出都出了。我会和姐姐解释清楚。”

  “不用。我会和雁姐解释。”赵国栋苦笑。作了作了。男人如果连这种事情都还要让一个女人去承担。那也未免太下作了。

  “可是”女人犹疑了一下。

  “没啥。秋雁姐若是不想嫁人。和你姐姐一样。我更是求之不的。

  ”此时的赵国栋装出一副很洒脱的。雁姐也说过秋雁似乎也不像再找男人。替她介绍了几个。她连面都不愿意见。即便是草草见了面。也没有接触下去的意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