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二十五节 戏前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二十五节 戏前


  前的女人默不作声,赵国栋也知道这个问题不好回解决如何像徐春雁做出解释之前,这个心结怕是永远难以消融,赵国栋也就再多说。

  事情既然发生了,他也不想再去懊悔或者扼腕这一类的虚伪一下,做都做了,精虫上脑,热血***,就发生了,就这么简单,许多事情你觉得很复杂,但是真的发生了也就这么简单。

  似乎是感觉到这种氛围有些僵硬,女人也不知道一时间该怎样解脱,就此起身吧,似乎有些唐突,仿佛方才那放纵一幕就纯粹是因为**需要,若是不起身呢,这呆在这个男人怀中,那魔掌甚至还停留在自己胸前,怎么也有些不甘心,方才怎么就迷迷糊糊的放任这个家伙为所欲为了呢?

  赵国栋倒是想得很开通,徐秋雁虽然和徐春雁同为孪生姐妹,但是性格却大不相同,徐春雁温顺娴雅,徐秋雁干练泼辣,姐姐宽厚纯良,妹妹爽直利落,若是这种事情出在徐春雁身上怕还真有些麻烦,出在徐秋雁身上倒没啥,何况赵国栋感觉得到徐秋雁并不排斥自己,或许在这一点上徐秋雁自己也未必清楚。

  “俱乐部生意还好么?”还是赵国栋打破僵局。

  “还行,现在爱美女性也越来越多,生源不愁,姐姐的健身器材也卖得不错,估计明年情况还会好一些。”徐秋雁身体想要蜷缩起来,但是总难免要碰见背后男人的肌体前纵意倒不觉得这会儿就显得有些尴尬了。

  还是赵国栋有些恋恋不的主动起身,两人也是各自穿衣不提。

  徐秋雁匆匆去,丢下赵国栋一个人在屋里,赵国栋也是觉得颇为没趣,而且向徐春雁解释也还需要一个合适的契机,草草解释了事,难免会伤雁姐的心。

  赵国栋乘坐的是上午班机飞抵北京一次他也没有通知任何人,独自一人住进了昆仑饭店。

  了北京他先与刘乔打了电话联系上,约好见面就在昆仑饭店的咖啡厅里,这个时候赵国栋也懒得和她们客气她们去把事情真相戳穿最好,这样罪责不在自己蔡正阳那边自己也可以振振有词的把所有过错推到对方头上,省得日后还有更多的麻烦。

  在咖啡厅里等人赵国栋也是百无聊赖。那本《瓦尔登湖》赵国栋也看过了两遍了。梭罗描写地美国版世外桃源虽好。但是却不适合自己现在这种心态。闲云野鹤和仕途奔波无是南辕北辙许还得等三十年之后看自己能不能达到作者地那种境界。现在地自己只想在最短时间内占到更高地位置上因为只有那样才能给自己一个更好地施展舞台。

  赵栋正在胡思乱想之际。面前清脆地脚步声和略带嗔意地声音才算是把赵国栋魂魄收回来:“赵国栋就这么绅士风度?”

  “对不起。我有些走神了。”站起身来国栋道了一个歉。这才把目光投向刘乔背后地那个女孩子。

  “你好。刘若彤。”

  “赵国栋。请坐。

  ”

  彬彬有礼而又略显冷淡的握了握手,几乎是同时放开对方手,就像是对方是瘟疫患者一般,两人都感觉到了对方的敷衍,本非同路人,事急且相随,这也难怪。

  “Daisilyy,你和赵国栋已经认识了,我想我们现在可以商量怎样应对明天的难题了。”刘乔也是开门见山,直奔主题,她能够感觉到双方之间的那种不信任感,现在不是化解双方对立情绪的时候,怎样最好的蒙混过关才是正经。

  “呃,乔姐,说实话我不太擅长演这种戏,我有些担心”赵国栋话语尚未出口,刘乔便打断了他:“好了,现在大家都是一条船上的人,这艘船能航行多久我们都不知道,但是如果不是希望现在就穿帮沉掉,那就需要同舟共济,既然你叫我乔姐,我就叫你国栋了,国栋,你混官场的能不擅长演戏,那你这个县委书记能力需要打一个问号啊。”

  刘乔有些锋利的语言让赵国栋有些下不来台,已经很久没有人用这种口吻说话了,即便是祁予鸿更多的时候也只是用相对严肃的语气来教诲,这种毫不留情面的调侃和讥刺可真是让赵国栋有些久违的新鲜感。

  “嘿嘿,我只是不太擅长演这种感情戏。”赵国栋苦笑着摇摇头,“不过乔姐既然吩咐,那我怎能不从命?‘

  “我设定的剧本很简单,但是在你们俩来可能就有些复杂,现在你们俩的学会相互

  ,首先,你们俩先坐在一块儿,对,就是坐在一如果说接触交往大半年了,按照你们各自的说法你们是相见恨晚,情投意合,还如此生分,不用说踏进家门或者一见面他们就能看出你们在撒谎!”

  刘乔纤指轻点,朱红的指甲和白腻的手指,很随意的在脑后一拂,还真有点导演的风范。

  “这个,”赵国栋和刘若彤都是面面相觑,但是转念一想,也的确如此,这一点都做不到,那就谈不上其他了,直接穿帮,一拍两散,见刘若彤一脸冷然,赵国栋也只有硬着头皮起身坐在刘若彤旁边,刘若彤虽然没有移动位置,但是身体明显向另一侧倾斜了一点,看得刘乔也是皱眉。

  “Daisilyy,你和国栋靠近一些,对,靠近一些,如果你们想把这出戏演成功,那就得按我的来说,首先消除肢体上的距离感和陌生感,这还只是第一步,否则,就趁早结束,别浪费大家时间和精力,你们也难受。”刘乔淡淡的道,但是语气却不容置。

  刘若彤很勉强的将身体恢复到正常,但是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她的身体多么僵硬和紧张。

  “放松,Daisilyy,既然你作外交官,你能不能按照外交官礼仪那样保持优雅的风度,不要做出这副冷若冰霜的模样,这不是和敌对方谈判,而是一场充满着欢乐祥和的家庭聚会。”刘乔秀眉轻蹙。

  刘若彤感觉到自己快要折腾疯了,在这样下去,她不知道自己受否能够忍受,虽然在训练中她经历了多种常人无法忍受的刺激挑逗甚至折磨,但是在现实家庭生活中也要这样,那她真要疯了。

  “好了,就这样持身体的亲密接触感,呆一会儿我还要让你们俩到几个商场走一遭,嗯,别用那样眼光看我,就要手挽手,一副情侣状,”

  赵国栋也觉得这路是是走得越来越远了一些,连忙插言道:“乔姐,呃,我打个岔,就算是按照我们先前设定的那样,我觉得我和若彤小姐关系似乎也没有发展到那样快,你的剧本好像有点稍稍超前了一点,我觉得”

  “知道,但是你看看你们这样生硬的入局,怎么能蒙混过关?”刘乔反唇相讥:“不快速拉近你们的距离感,你们怎么把这出戏演下去?我还安排你要替若彤选两套内衣,对,若彤也要替你买两样东西,比如皮带,皮夹,这一类的男人必备物品。”

  国栋和刘若彤的嘴巴同时变成了O字型,眼睛更是瞪得溜圆。

  “怎你们觉得我的训练安排不够科学周密,还是缺乏可操作性?要不你们就自己来安排,怎么样?不过我要提醒你们俩自己掂量一下,你们这样是否能成功赢得家里人,嗯,准确的说是观众们的相信,话剧可以多演几场,而你们没有时间了,只有这一次机会,必须成功。”刘乔曼声道。

  几乎同时吐出一口气,赵国栋和刘若彤都感觉到了对方在压抑着内心的烦躁不安,走到这一步,要退还来得及,不过后果呢?

  “乔姐,呃,我想我们别无选择,不是么?您还是继续介绍你的训练计划吧。”赵国栋瞅了一眼身旁的刘若彤,舍身饲虎大概也就她这副德行了,真还以为自己是千金之体不容玷污的模样,赵国栋内性能有些鄙屑,如果不是这个家庭,不是奋斗一身的祖辈余荫,她和她有资格坐在这里颐指气使么?

  “Daisilyy,你呢?”刘乔并没有放过自己这个刚烈的堂妹。

  “嗯。”女孩子极其勉强的点了点头。

  “好,首先你们把称呼改过来,国栋,你从现在开始和我一样叫她Daisily,Daisily,你得叫他国栋,这是必须的,连称呼都还用那种外人之间的称呼,很难想象你们之间会有所谓的情投意合相见恨晚。”刘乔搅动着桌案上的咖啡,嘴角含笑,“试一试,或许,你们会觉得这是一个不错的称呼,会很大程度融洽你们之间的关系。”

  赵国栋和女孩子同时皱眉,叹气,但是别无选择,刘乔说的几乎每一句话都是正确的,虽然他们感情上很不情愿接受,但是理智告诉他们俩,要过关,就得这样,必要的熟悉再所难免,好在这只是演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