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二十六节 刘岩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二十六节 刘岩

  足花了整个下午来相互熟悉对方,同时进一步了解情况,尤其是刘乔更是要求两人相互尽量用亲昵的语气称呼对方,以免在明天的谈话中露出马脚,基本套路熟悉完毕之后,就进入实战演练。

  赵国栋和刘若彤两人在刘乔的监督下还一起在赛特和燕莎走了两圈,该买啥就买啥,赵国栋也按照刘若彤和刘乔的指点买了一具竹雕和两筒茶叶,也算是明日的登门拜访的见面礼,虽然谈不上贵重,但是这第一太轻太重都不太合适,能入眼就行。

  好容易将刘氏姐妹送走,赵国栋才算是舒了一口大气,他感觉得到那刘若彤也是被刘乔给折腾得够呛,只是走到这一步,他和刘若彤似乎都没有选择,功亏一篑这种事情两人都有些心不甘情不愿,也只有硬着头皮上了。

  赵国栋到蔡正阳办公室时已经是下午五点过快要下班时间了,和赵国栋通了电话之后,蔡正阳让他直接到办公室,他还有点事情还没有处理完。

  踏进赵国栋办公室时,赵国栋一眼就看见了坐在沙上和蔡正阳正交谈着的男子,似乎觉得有些面熟,但是又感觉似乎没有见过。

  “国栋,过来,认识下,这是刘岩,国家石油和化学工业局局长,刘岩,这就是赵国栋,我也经常和你提及的那一个。”蔡正阳笑着招手,示意赵国栋过去入座。

  “你好,幸会。”赵国栋一愣怔后随即浮起笑脸。

  “呵呵,幸会,早听蔡主任多次提起过你,只可惜一直没有机会见面,今日一见果真是龙形虎姿怪蔡主任会对你这样看重啊。”中年男子年龄四十不到,浓眉阔脸,略略有些高耸的鼻梁有一丝倒回钩,也就是通俗说的鹰钩鼻,眼眶略深,一双眼睛却是精光闪烁,仿佛要把人心思一眼看透。

  “呃哥,我觉得还是称您岩哥更合适,我也早就听说蔡哥提及您,说您是他到京里之后第一个能坐谈论道的同事兼朋友,我也就早就仰慕您的大名,今天能见面是我的荣幸才对。”赵国栋恭维之词一涌而出。

  “行刘岩,你和国栋之间就别再那儿相互吹捧了,国栋是小兄弟,有许多东西还得向你请教受益才行你可别藏私。”蔡正阳摇摇头摆手,“坐吧,国栋,我和刘岩正在商量工作上的事情不嫌枯燥的话,也可以听一听。”

  赵国栋也安心坐下来二人谈工作。

  谈地工作主要集中在二人随总出访哈萨克斯坦地事宜。9月二人随总理出访哈萨克斯坦。对哈萨克斯坦进行了一次相当重要地工作访问。总理单独出访中亚一国已经引起了一些国家地重视。反倒是在国内并没有引起关注。赵国栋也知道大概是蔡正阳说地他那份关于国家能源中长期形势战略评估报告引起了中央地重视。

  蔡正阳也和赵国栋提及过确地说二人就这个问题磋商过。在对哈萨克斯坦问题上正阳竭力主张国家应该大力支持国有能源企业进入哈萨克斯坦。谋求合资或独资开采哈国石油和天然气资源同时积极筹备建设从东部沿海横跨中国内陆到新疆一直进入中亚到里海地能源管线方案。这个方案虽然也引起了中央一些领导地重视是也在经济界引了一些争议。那就是显得过于超前以及在投入上太过巨大。而就目前来说中国能源问题似乎还没有紧张到需要实施这样一个方案地境地。

  不过蔡正阳倒是在经贸委内部找到了一个有力地支持。那就是刘岩。刘岩是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地高材生。对于国际形势颇有研究。蔡正阳地意见引起了他地强烈共鸣。他虽然只是一个司局级干部。但是其在某些方面地能量却不是蔡正阳可以比拟地。这一点蔡正阳也相当清楚。

  志同道合地两人立即就成了蔡正阳提出地国家能源中长期战略计划地竭力鼓吹。尤其是刘岩也是四处在中央政策研究室、国务院政策研究室、社科院、北京几大高校知名学中寻找支持。倒也组成了一个颇有影响力地研究团体。来支持蔡正阳提出地这个计划。

  赵国栋对于二人地讨论也是颇感兴趣。实际上这个观点也是他最早向蔡正阳提出。只不过蔡正阳站在国家经贸委副主任位置上所获取地信息和资料就要比赵国栋丰富百倍。所了解地内

  详实全面,在考虑一些问题上也更有分寸和步骤,不赵国栋提出的能源危机说和控制了中亚能源就保证了中国能源供应安全一说却赞同态度,这也是他起的这个国家能源中长期战略规划想法的初衷。

  “蔡哥,岩哥,国家在对于支持国有能源企业展上其实有很多方式和策略,金融部门提供资金支持,国家财政部门提供政策支持,以及提供基础设施的保证,这些都是手段。”赵国栋见二人说得热闹,也忍不住插言,“尤其是在基础设施建设上,我觉得国家能源方略完全可以结合展我国中西部地区的经济结合起来,现在我国中西部和东部地区展差距日益加大,我相信中央领导也注意到了这一点,尤其是西北内陆地区,南疆铁路正在积极建设之中,一旦建成就可以建立起对中亚诸国的桥梁纽带的桥头堡作用,从那里向西延伸既可以直达欧亚大陆的心脏地区,而里海地区的能源就能源源不绝的为我所用,而这些基础设施的投入建设不仅有利于缓解目前我国已经出现疲态的经济增速,”

  “国栋,国内许多专家学对于我们提出的建立联通西部直至中亚地区的能源通道也是争议颇多,尤其是这需要相当大的一笔资金投入,而且耗时耗力,他们觉得目前我国能源态势相对平稳,国际油价也处于合适价位,我们通过海运完全可以保障我们国家的原油需要。”刘岩眉毛一挑有意问道。

  “井底之蛙!”赵国栋轻蔑的一瘪嘴,他现在能为国家做的也就是通过眼前这二人来影响国家能源战略了,如果能做到,至少可以为自己国家十年后为能源需求付出少支付几千亿甚至上万亿,也能为国家建立一个相对良好的能源安全通道,同时还能为国家拓展在中亚地区的影响力打下基础。

  刘岩不怒反喜,他早就听蔡正阳将眼前这个年轻人夸赞得世间少有,尤其是听得蔡正阳介绍了赵国栋的一些观点,的确令人耳目一新,而这样一个在观点上如此深邃悠远的角色居然只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不过这只能说激起了他的一点兴趣,如果是专门从事这方面研究的学也难说能有这样的观点看法,但是这个家伙却并非学这一类纸上谈兵的角色,而是实实在在的基层干部,并且已经担任了一县的县委书记!

  作为政治家族中的来说,刘岩自然清楚县委书记的意味和份量,县委书记若是作为中央部委工作的大员们来说自然不在话下,但是这却往往是一个官员迹的基础,许多省部级大员们都是从县委书记这个位置上一步一步走向高层领导岗位,而中央高层现在也越来越注重官员的基层工作经验,在他们看来,只有但当过一县主宰独当一面过的角色才能真正肩负起统辖一方的重任。

  正是基于这样的好奇心,刘岩才对这个家伙产生了极大的兴趣,甚至当蔡正阳提及这个家伙上位婚配时,他也就有意撮合让自己堂妹与这个家伙见见面认识认识,蔡正阳也是相当赞同,立时安排赵国栋来京。

  刘岩当然也知道蔡正阳的用意,刘氏家族在国内政坛上的影响力不是一般某个省部级大员甚至是一两位中央领导能比拟的,这也是中国政坛上千年历史沉淀烙下的印痕,蔡正阳如果能够通过这个赵国栋与刘氏家族的联姻,不仅可以为赵国栋寻找到更大的上升空间,同时也能为蔡正阳施展自己的政治抱负提供一个潜在集团式盟友的支持。

  蔡正阳非池中物,刘岩清楚,能得国内号称“铁腕丹心”的洪副总理的高度嘉许,这个家伙的飞黄腾达指日可待,人大正在积极讨论要重新恢复的能源部部长一职非这个家伙莫属,而自己纵然有家族影响力的支持,能争上一个副部长位置已经相当不错了。

  而赵国栋这个家伙一样不可小觑,他的优势在年龄,二十七岁,这是一个什么概念,就算是在中央部委这些高**部门里,能奔上一个科处级干部也算是不错了,但是这个家伙却能在基层杀入司局级干部,那难度和千军万马过独木桥也差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