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二十九节 平行线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二十九节 平行线

  到接到寇出来,赵国栋都还在琢磨今天这一场表演以得几分。

  到刘若彤家里应该说是相当顺利,刘若彤的父母都是资深外交官,身上透露出来的儒雅雍容让赵国栋都下意识浮起一种敬意,东方外交官的优雅风度比起西方人的倨傲矜夸实在不知道高尚多少,这是赵国栋的印象,而在刘若彤父母身上,赵国栋印证了这一点,两位年龄还不算太长的长辈的表现给赵国栋留下了相当深刻的印象。

  赵国栋感觉得到两位长辈对于自己印象也相当好,尤其是有刘岩这位超级吹鼓手在一旁精妙的牵线搭桥,总能恰到好处的勾起大家都感兴趣的话题,从中东局势到国家主席访问美国,从中亚局面到缅甸政局,外交官夫妇表现出了相当良好的素养和水准,让赵国栋也是耳目一新。

  说实话,相较于与刘若彤接触,赵国栋宁肯与她的父母交谈,似乎刘若彤只是继承到了她父母的外表优秀之处,其他内里赵国栋却一无所知,但是在性格上的冷淡倨傲却让人想要退避三舍。

  谁也不是真要离了谁就过不下去了,这是赵国栋的想法,他从来没有想过要通过联姻方式来提升自己什么,只不过蔡正阳安排了如此这样一幕,他倒也不好峻拒。

  不过赵国栋和若彤父母谈及中国和非洲关系倒是略略提起了刘若彤的一些兴趣,毕竟是非洲司的干员。

  这一场见面也算是圆满,然刘若彤的父母对于赵国栋还不算太了解,但是赵国栋不卑不亢的气度和收放有度的谈吐也算是颇为中意虽然说年轻人的事情只能有年轻人他们自己来决定,但是家庭成员的看法还是很有一些影响力,当然他们并不清楚赵国栋和他们这个女儿之间的真实关系。

  “希望我们下次的合作能够像这一次一样圆满成功。”

  这是刘若彤离开是丢:赵国栋的话,这让自以为表现很完美的赵国栋很有些受伤感。虽然赵国栋对刘若彤没有丝毫意思是这样被一个女性如此无视的态度还是让赵国栋有些难以接受一直以来都是觉得自己生活在众人的焦点中,突然被一个女性所无视,这的确有些刺激赵国栋。

  不过赵国栋还是能够冷静对待这件事情,毕竟郎无情,妾无意来就是一个应付双方家人亲友的表演,能够替双方化解不必要的麻烦这个目的达到就足够了。不过赵国栋感觉这也许只是一场漫长的麻烦开始知道日后这样的事情还会生多少。

  寇爽快地接受了赵国栋邀请出来了。和上一次地矜持相比。这一次寇似乎要大方许多。也没有带上她那个有些疯地同伴。这让赵国栋安心不少。

  赵国栋并没有别地不良企图。他只是觉得既然来了北京不和老同学聚一聚有些过意不去而已。何况以上一次寇地表现未必会接受自己地邀请。没想到寇却是一下子就爽快地答应了。

  不能不承认成熟女性地风情对于一个男人地诱惑力和杀伤力都是巨大冬地北京已经有些寒意了。不过酒吧里地暖气消除了寒气让酒吧里地男男女女们可以用轻薄地衣衫来展示自己曲线和身材。

  “寇。你在部里忙么?”摇晃着酒杯赵国栋和寇靠得很近。外人看来两人更像是一对恋人一般。赵国栋已经很难得享受这种无拘无束地放纵感了。在宁陵每一处都会被人盯着。他不得不小心慎行。几乎连私生活都没有。这让赵国栋无比地憋屈。只有在安都或外地像北京这样地城市里太才可以抛开一些面具。轻松自在地享受生活。

  “不算忙。一般吧。”寇也在好奇地打量着赵国栋上下。赵国栋地衣着很随意。但是随意中透露出来地点点让寇很是迷惑。她难以判断对方身上地衣物。拉尔夫劳伦地双排扣西装外套在国内甚少有人知晓。寇也不认识这个品牌。但是穿在赵国栋身上地那种朴素自然却绝不是一般地范思哲或阿玛尼那样耀目。却很是贴近生活。

  这个男人越来越难以让人看穿。上一次来北京正是寇心情最糟糕地时候。所以才会把女伴带出来。不过现在寇已经走出了那段最灰暗地时光。所以很自信地迎接了赵国栋地邀请。

  一曲变声的弹唱《梦驼铃》悠扬与低沉并存,酒吧音乐已经开始深入到这条街的每个角落,赵国栋很喜欢沉醉在这种迷幻般的音乐空间中,享受着酒液的麻醉,感受着颓废的刺激,这样的滋味的确可以让疲劳一天的人得到解

  “寇,好像没有看见你那位男朋友护卫左右了呢?”赵国栋随口问道。

  “我和他分手了。”寇回答相当自然,脸上看不到多少伤感。

  “啊?为什么?”赵国栋很惊讶。

  “分手还需要为什么吗?不合则分,这很正常。”寇淡淡一笑,抿了一口酒。

  “不,我只是觉得奇而已,不会是因为上一次我们同学会的影响吧?”赵国栋直觉素来很准。

  “你觉得呢?”寇含笑反问,中却是微微叹气,谁知道呢?到现在她也不知道费洋究竟因为什么原因认为自己欺骗了他,而且就和眼前这个家伙有关,费洋只是说自己和赵国栋之间肯定有什么特殊的关系,这更让寇感觉到愤怒和屈辱,如果真是要找一个分手理由何须要用这样一个太过荒谬的理由来搪塞?

  一直到真正手,寇也咬着牙关没有问对方理由,直到赵国栋今天的电话打来,寇才忍不住终于想要问一问眼前这个男人究竟是在干什么,究竟是什么原因让费洋觉得自己欺骗了他。

  “你现在究竟在干什么?”

  有些突兀的问让赵栋怔了一怔,在赵国栋印象中寇是从来不问自己的个人问题的,“嗯,我记得同学会时我说过,我在一偏远山区支边。”

  “哪偏远山区,是宁陵?”安V的车牌很好查,稍稍问一问就可以知道。

  “咦?”赵国栋一怔,扬起眉毛略惊讶的口吻道:“寇,行啊,连这你也打听得到?我记得我好像没有和任何人说我的情况,包括冯明凯。”

  “有么值得隐瞒的么?”寇嫣红的嘴唇在酒吧灯光下流彩溢光,“是不是怕我们来敲一顿?”

  “有那么夸张么?我可不想用我的艰苦环境来博得什么人的同情,在老师和老同学们面前我总得绷绷面子才行。”赵国栋笑笑。

  “我不信,我总觉得你在刻意隐藏什么,或说你是在用故意隐藏这种方式来故意炫耀什么。”寇妩媚的一笑,媚眼如丝。

  赵国栋笑了起来,他也没有料到这女孩子的观察力和领悟力这么敏锐,“你也这样认为我也没有办法。”

  “哼,你对萧致远的态度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得出来的,我感觉你是自内心的轻视,嗯,或说是鄙屑,我说的没错吧?”寇歪着头浅笑吟吟,“萧致远在咱们同学里也算是混得不错了,虽然有些爱炫耀,有点俗气,不过不致于招你这样反感吧?大家都看得出来他在追求米娅,不会是你在吃醋吧?”

  赵国栋心中连呼厉害,这女孩子的洞察力不是一般化的细致入微,而且揣摩人心思也是一等一,自己的些许表现也能觉察出这么多,实在不简单。

  “寇,如果萧致远不自量力追求你,我肯定会吃醋,追求米娅么,我心里虽然也不舒服,为米娅抱平,但是还说不上吃醋吧?”赵国栋也不完全否认,借喝酒来掩饰自己神情变化。

  噗嗤一声笑出声来,寇笑得花枝乱颤,胸前羊绒衫下的那对蓓蕾也是波涛汹涌,看得赵国栋眼睛一呆,寇也立即注意到了这一点,娇嗔般的伸出手在赵国栋面前晃了一晃:“瞎说些啥,米娅可比我有魅力多了!你一双贼眼在看什么看!”

  两个人之间的气氛似乎随着这探手一晃就变得有些微妙暧昧起来,喝了些酒的寇眼眸朦胧如水,双颊也娇红如火,看得赵国栋也是心动不已。

  这一夜并没有生什么事情,不过赵国栋却知道自己已经成功的把寇的心防撕裂了一道口子,随着时间的推移和接触的增多,他相信这道心防将会从一道裂纹逐渐变成一个缺口,最后甚至有可能导致堤坝的垮塌。

  相较于星期六的相亲见面,星期天对于赵国栋来说才是要重要许多,蔡正阳邀请了几位电力系统的实权人物在一起小聚,虽然是一个工作性质的聚餐,但是赵国栋却如“恰逢其会”一般的巧妙的加入了进去。

  一番接触下来,那几个角色也都是人精一类的角色,既然蔡主任这样安排不外乎也就是希望在一些投资建企业这些项目上多给以扶持和支持,而对于他们来说,这不过是举手之劳,尤其是在宁陵本身就有着电力部门的企业,寻找一两个关联项目投资也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

  年底检查考核要应付,兄弟们原谅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