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三十一节 要战便战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三十一节 要战便战

  怜恰恰新眠起。

  赵国栋斜卧撑头,身旁的丽人依然沉沉入睡,赵国栋起身着衣。看看腕已经是八点过,彭长贵肯定已经在小区外大门处等候了,昨晚彭长贵就已经赶到了安都,一大早来接赵国栋返回宁陵。

  爱怜的轻吻了一口对方脸颊,却被对方突然探手揽住虎项,赵国栋笑了起来,又是一阵轻怜密爱,雪白的双臂连带着胸前那对粉丘露出令人血脉贲张的凸起,新剥鸡头肉,鲜嫩笋尖头,宛然在目。

  直到上车之后,赵国栋仍然在回味欲罢难休的勾魂荡魄。瞿韵白很看得开,和赵国栋的这段交往她显得十分自然而无羁,本来就没有婚姻打算的她再加上受了文彦华的影响就更没有结婚的意向了,她觉得和赵国栋保持这样一种关系就很好,合则聚,不合则分,来去自由,充分享受独立的快乐,无需承担什么。

  这种心态也影响到了赵国栋,原本总有些歉疚的心理也在瞿韵白自然大方的宽慰下渐渐释去,反倒让赵国栋更迷恋瞿韵白,类似于恋姐情结一般,而瞿韵白也是赵国栋可以毫无遮掩向她倾诉宁陵官场种种的唯一一人。

  人生能得一知足矣,瞿韵白或许算得上吧?红颜知己,只是不知道这段感情究竟能维系多久,这一点连赵国栋和瞿韵白两人自己心中一样没底。

  直到宁陵城区渐渐出现前方眼帘时,赵国栋才完全将心情从私人感情纠葛中挣扎出来回到宁陵需要抛开一切心思杂念,面对现实。

  赵国栋踏进公室时,令狐潮已经将一杯热气腾腾的竹叶青放在了案桌上,同时送上的还有一大叠文件,按照轻重缓急程度分类摆放在了一旁。

  “赵书记,肖部长刚来了趟,我告诉他您还没有来,他说您一回来就让我他通知他。”令狐潮恭谨的站在一旁。

  “嗯,他过来吧。”赵国栋隐约猜得到较量的第一战就要开始了,树欲静而风不止论是自己还是雷鹏那边都清楚,短暂的平静不过是孕育风暴的先兆。

  肖朝这还是第一次面对面地和这位来了二十多天却显得相当低调谨慎地区委书记坐在一起。这位年轻地区委书记目光淡然。语气平和似乎很一般。但是想想能搏倒史来禾上位:一般么?轻视他地人都付出了代价。甚至包括市委书记祁予鸿。由此可见。这也是肖朝贵最终下定决心给蒋蕴华打那个电话地原因。

  “这么说来梁崇泰各方面条件都符合担任公安分局地政委?既然他们市公安局都已经明确只有梁崇泰一个候选人。那还需要来征求我们西江区委区政府意见干什么?他们直接任命不就结了?”赵国栋看似很随便地道。

  “呃。市公安局也是根据区公安分局党委意见拿出人选地一点”肖朝贵表现也很平静。不过赵国栋立时插话打断:“公安分局党委意见?我倒是想要问问区公安分局党委是受市公安局党委领导还是西江区委领导?”

  “当然是西江区委领导。只不过”肖朝贵地话尚未说完度被赵国栋拦腰斩断:“没有什么不过。我党政策历来是党指挥枪管干部。既然他区公安分局党委是受我们西江区委领导。那他马占彪这个公安分局党委书记为什么会把党委意见直接报给市公安局党委而不报给我们西江区委?”

  “这里边有缘由。马局长也是市公安局党委委员。所以”肖朝贵知道这位区委书记出身公安。不好糊弄。小心地解释道。

  “他是市公安局党委为员。那只是代表他个人。并不代表西江区公安分局党委也隶属于市公安局党委领导!老肖。请记住。业务领导指导不代表人事上也要受他们领导。这是原则问题!西江区公安分局是西江区人民政府一个组成单位。西江区公安分局党委受西江区委领导。那他马占彪这样做就是在违规!我就要建议区委考虑他这个区公安分局党委书记地位置。也要建议区政府考虑他这个局长位置!”

  赵国栋双手合十,手指交叉,语气平缓而坚定。

  肖朝贵倒吸了一口凉气,刚刚还在琢磨着这位年轻的区委书记表现太过于蹊跷,现在就开始暴露出他的狰狞霸道了。马占彪啊马占彪,你这回恐怕要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别说梁崇泰的政委位置,只怕你这个局长位置

  闪。

  “老肖,马占彪的事情我们后来再来商量,至于公安分局政委人选问题,我的意见是这个人选要由组织部会同政法委研究拿出来,而不是其他谁可以决定!你和育成商量一下,拿出候选人选来,可以适当宽泛一些,最后再通知曾区长和老雷一起来商量确定。”赵国栋语气不容置疑。

  “可是,赵书记,市公安局党委副书记、常务副局长葛奇葛局长和市公安局政治部花主任已经到了区上,他们希望与您一起就人选问题”肖朝贵一脸难色。

  “老肖,我就不见了,你就说我另有事情。不过你可以转告葛局长他们一行,就说是我的意见现在区公安分局政委人选还需要慎重选拔,暂时不宜确定具体人选,具体人选问题会由区委组织部和区政法委来研究。”赵国栋断然拒绝。

  “可是”肖朝贵还欲再说。

  “好了,老肖,这件我知道了,你就按我的意思去处理,下午三点钟,你到这里来,这一段时间下基层单位时间太多,也没有和你好好聊一聊,今天下午正好。”赵国栋摆手制止了一脸苦相的肖朝贵。

  待肖朝贵出去之后,赵国才仰躺在大班椅里,揉弄着突突跳的太阳穴,他当然清楚马占彪没有这么大的胆量,很显然这是得到了有人首肯,而且多半还是马元生授意,马占彪才会如此放肆,看来自己这二十来天的低调似乎让有些人又有点忘乎所以了。

  区里盘根错的人事问题是最为棘手的,所谓四大天王八大金刚几乎就把区里重要位置把持一空,就算是区委区府作出啥政策意见,你要想执行下去,那也只有变味的份儿。

  但是现在就撕破脸合么?赵国栋想了一想,之后又拨通肖朝贵的电话:“老肖,我看这样,请曾区长接待一下市公安局葛局长一行,嗯,也把我的意思转达给曾区长,嗯,先放一放,不说其他问题,就说我初来乍到,还需要一些时间来熟悉和了解情况,暂时放一下,就这么说,我的意思你明白么?嗯,好,那就这样。”

  肖贵放下电话之后,就在琢磨着赵国栋这个电话,赵国栋这个时候突然来这样一个电话倒是让他有些费思,前倨后恭,这似乎也不像方才赵国栋勃然而起的风格,不过这样也好,至少自己不至于那样难做人。

  赵国不是曾令淳,而现在的市公安局长马元生也不是昔日的严立民了,赵国栋是正经八百的区委书记,更有市委常委这个职衔加诸于身,你市公安局党委意见对他毫无任何制约力,而那时的严立民是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他的意见可以说就是代表了市委领导的意图。

  那个时候赵国栋都敢抗命不遵,不用说现在,难道说你马占彪以为你区公安分局党委意见就可以让赵国栋点头?

  真是笑话,幼稚!肖朝贵冷冷的想道,雷鹏想用马占彪他背后的市公安局甚至是严立民来打头炮试探赵国栋底线,赵国栋也不简单,这样不软不硬的拖下去,甚至连面都不和你见,看你奈何。

  坐在大班椅里的赵国栋站起身来在办公室里来回踱步,虽然现在不是公开挑明的时候,但是这样被动的等待也不是好办法,自己也得主动的迎战。不主动寻衅并不代表无所作为,既然有四大天王八大金刚,怎样从内部来瓦解分化这帮人也值得好好研究一下。

  心累,赵国栋叹了一口气站在窗前,谋人谋事,这人和事之间的关系实在太难分清楚了,事在人为,人靠事起,两者之间相互作用就构成了这个社会的点点滴滴。

  重新回到办公桌前,赵国栋想了一下才又打了一个电话,十分钟之后赵国栋才放下电话,在作出决定之前他需要确认一下,虽然他很信任蒋蕴华,但是小心驶年船,蒋蕴华毕竟不在宁陵了,人也是会变的,他需要更确切更细致的情况。

  这场戏的大幕即将徐徐拉开,这公安分局政委人选不过是餐前菜罢了,赵国栋咧嘴笑了笑,作了一个扩胸动作,该来就要来,本想再拖一拖让自己准备得更充分一些,不过似乎对方不愿意给自己这个机会,也罢,要战便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