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三十二节 润物细无声 1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三十二节 润物细无声 1


  蕴华接到赵国栋电话时就知道他怕是要开始准备动手

  其实蒋蕴华并不太赞同赵国栋这样急于求成,他更认同对方先保持克制,站稳脚跟,寻找机会。

  张绍文他太了解了,打交道十余年,都说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张绍文即便是被闲挂在政协,也不是赵国栋这个新任区委书记可以随便踩踏蹂躏的,即便你加了市委常委这个衔也不行。张绍文在宁陵市也就是现在的西江区经营了多年,可谓根深蒂固,就连祁予鸿也不愿意轻易触动对方,当然并不是祁予鸿解决不了这个问题,而是祁予鸿不愿意在引发不必要的混乱情况下下手,要不也不会在这个时候才把赵国栋当成一把枪推上第一线。

  不过严立民现在横插一脚就大不一样了,严立民不比其他人,他现在是市委副书记,当之无愧的第三把手,而且也在宁陵立足甚久颇有羽翼,他这一竖起大旗想要收编张绍文势力,的确让原本铁板一块共同对外的张系势力出现了巨大裂痕和混乱,加上张绍文背后的靠山沈树和已经明确要到省人大,估摸着赵国栋这小子也嗅到了味道,所以才会有些按捺不住了。

  这个时机的拿捏的确很考较人的眼光火候,赵国栋也有赵国栋的想法和行事风格,他认为可以动手那也有他的理由,所以蒋蕴华并没有阻止赵国栋,无论怎么这也是一个难得机会

  赵国栋很善于习和汲取别人长处,这一点蒋蕴华很是欣赏,他知道自己回宁陵的可能性很小了,他在宁陵扎根这么久,自然也有他的一系人马,现在似乎也就是该移交人马的时候了。

  不过他在西江区的影响力并不大,张绍文作风相当强势霸道市里边原来一直想要插手西江,但是效果不明显,在这一点上连蒋蕴华都得承认张绍文还是有些手段的。

  肖朝贵并不全算蒋蕴华的人,不过这个人能担任西江区委组织部长蒋蕴华起了一点作用,正是因为这一点香火之情才使得肖朝贵会在张绍文失势严立民竖旗之时求助于蒋蕴华。

  肖朝贵的加入的确可以为赵国平添不少助力,尤其是在雷鹏已经明显倒向严立民之后份助力就更显重要了。

  谋事先谋人,这是经典之谈,没有足够的人手支持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一般,你想要施展拳脚一展雄风,那就是无源之水无根之木,虚妄无稽。

  肖贵作为组织部长地作用可见一斑。

  所以赵国栋才会专门约肖朝贵在下午好好谈一谈心置腹地谈一谈。

  赵国栋在琢磨。要想折服肖朝贵。怎样才能做到?

  肖朝贵年龄不算太大。但是也没有明显地优势。他内心在想什么?他通过了蒋蕴华牵线联系自己。似乎不仅仅只是想要明哲保身那样简单一点赵国栋也是思索良久才琢磨出其中味道来地。

  要真正折服肖朝贵这样官场老手。让他为自己所用凭一些虚无缥缈地前景和虚头滑脑地大话是没有啥作用地。首先就得琢磨他地心思想法。赵国栋了解过肖朝贵地简历生土长地宁陵干部。虽然是曹集人是却是一直在宁陵市也就是西江区工作。从副镇长开始一直干到镇党委书记。最后到组织部任副部长兼人事局长。直到三年前担任委常、委组织部长。

  四十七岁。也是一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地年龄。稍一耽搁。迈过五十大限。要想奔实职正处级就没啥希望了。而根据宁陵这边地传统。在区县这一级。要想上实职正处。担任县委副书记就是一个迈不过去坎。像组织部长、宣传部长或者副县长这一类地角色。也就只能在人大政协混个捞个副职养老了。

  蒋蕴华在电话中也明确告知了赵国栋,肖朝贵人品没有太大问题,问题在于他的能力和胆魄,他不是一个搞经济的料子,也不是一个可以独当一面的大将,但是此人胜在圆滑老到且熟悉西江干部,虽然名列张绍文的四大天王之一,那也主要是因为他所处的位置,并非指他与张绍文沾染有多深。

  张绍文一系干部虽然都历经他手而起,但是起实质决定作用并不在他,习惯于服从强势人物,这是肖朝贵的特点,在这一点上肖朝贵与花林县委组织部长翟化勇有些类似,但是肖朝贵更圆滑更老练,这也是张绍文为什么要用他当组织部长的主要原因。

  一直到中午吃饭时候,赵国栋都在琢磨这件事情,是需要坐在一起交交心才行。

  赵国栋提出要和自己好好谈一谈时,肖朝贵就知道

  肖朝贵知道自己不是当什么县委书记、县长的料,但是他认为自己担任一个副书记绰绰有余,而张绍文似乎从来没有考虑到这一点,这也是肖朝贵心生怨念的起。

  赵国栋有背景且有手段,绊倒了史来禾,这样的事情发生在宁陵本身就说明很多问题,这也是肖朝贵想要入***的另一个重要因素,

  蒋蕴华和赵国栋关系密切,所以蒋蕴华也若隐若现的告知肖朝贵,要占队就要趁早。

  两杯水雾缭绕的竹叶青摆放在面前的茶几上,一盆生机盎然的云竹青翠欲滴,肖朝贵瞅了一眼照壁上悬挂着的“知常容,容乃公”,若有所思。

  赵国栋的秘书狐潮很恭敬的将茶水注满,然后轻轻将门拉上,房中只剩下二人。

  “老肖是哪一年参加工作?”肖朝贵也不抽烟,这倒是和赵国栋有同好。

  “我参加工作,69年,在乡里呆的时间比较长,后来照顾夫妻关系从曹集掉到宁陵,就一直在宁陵没挪窝了。”肖朝贵民了一口茶,“看着赵书记,才感觉到我们这一辈都老了,新陈代谢的规律是无法违背的。”

  “老肖今年四十七了吧,年龄不算,你也是基层干部中老组干了,经验丰富,情况熟悉,眼下西江社会经济发展持续几年低迷,可谓百废待兴,可是要发展经济,那就需要有一个有力的组织力量来保证,我还要靠老肖你来替我稳固基础呢。”赵国栋语言看似随意,但是却有意无意的忽略了组织人事中的另一驾马车雷鹏。

  “赵书记,西江区干部这一多来一直人心不稳,尤其是这几个月,虽然曾区长也作了不少工作,但是西江区区情复杂,尤其是国有企业和集体企业体制问题和包袱沉重,严重的拖住了西江经济发展的后腿,但是这既有历史遗留问题和国家大气候问题,也有干部人用问题,在这一点上我也是有责任的。”肖朝贵长叹了一口气。

  “老,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我们要向前看,着眼今后,西江区作为宁陵市的脸面,理应有一个与其他县区截然不同的面貌,在宁陵市里也应当有它特殊的地位,说实话,我来了宁陵这么久,也看了一些情况,可以用几个字来形容,不容乐观,你方才说的企业经济发展只是其中一个问题,我更感到棘手的却是我们的干部思想作风问题,整个西江区上下都充斥着一种得过且过小富即安不思进取的心态,而且在工作作风上自由散漫,没有丝毫紧迫感,甚至这种思想作风在我们县级领导班子里显得尤为突出。”

  贵认真的倾听着赵国栋对这一段时间下基层乡镇、企业和机关局行的看法,他没有想到赵国栋会把主要精力放在了干部作风问题上,而不是他想象的企业问题上,这让他有些意外,不过转念一想,干部问题才是关键,而企业中存在的问题,赵国栋是装作不知还是想要留待观察,这还不好判断,还得看赵国栋后期的动作才能了解。

  “说实话,我来西江之前和祁书记、舒市长汇报过,我要求再在花林呆一到两年,但是祁书记没有答应,拿舒市长的话来说,西江情况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祁书记也要求我到西江大胆开展工作,组织的安排我只能服从。我清楚西江这塘水不好侍弄,但是既然组织让我来了,我还是希望能够尽我的力量来干好这一届。”

  “我向祁书记和舒市长也提了我的请求,那就是要改变西江面貌非一朝一夕之功,也不是我一个人赤手空拳就能做到,不希望市里边能给啥特别的照顾或者尚方宝剑,但是我也希望市委能在人事权上给我和西江区足够的主宰权,祁书记和舒市长都答允了我的要求。”

  这后面几句话立时就引起了肖朝贵的高度重视,如果说赵国栋这番话所言属实,那就值得玩味了。

  严立民这个分管党群的市委副书记被排除在这番谈话之外,祁予鸿和舒志高首肯赵国栋在人事调整上的任意动作,那也就意味着不仅仅是西江区科级干部的调整不在话下,甚至连副处级干部这一序列的调整动作都会获得市委的支持,若是副处级干部的生杀予夺大权都掌握在他手中,这还不是尚方宝剑是啥?

  啥也不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