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三十四节 机缘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三十四节 机缘

  初冬的临近让宁陵城概多了几分冷意,大雾天气开始笼罩主城区,持续的交通阻塞已经成了宁陵城区的肠梗阻。

  接到电话的赵国栋几乎是马不停蹄的赶到了市政府,国家电力公司一名副总到宁陵考察,市委书记祁予鸿和代理市长舒志高共同会见了对方,并且要全程陪同视察考察,赵国栋赶到时会谈已经结束,国家电力公司那位副总已经好祁予鸿一起上了车,车队将要前往宁陵开发区视察宁陵变压器厂,赵国栋也就顺理成章的坐上了舒市长的奥迪。

  浓密的大雾让整个宁陵城都陷入了严重的堵塞之中,乌江大桥西头更是被密密麻麻的过境大货车堵得严严实实,虽然早已经通知交警出面开道疏通,但是915国道的流通能力还是让车队如龟行一般在路上爬动。

  舒志高脸色已经有些发黑,就这样的条件环境怎么吸引外来投资?

  前面警车警灯长鸣,电喇叭不断要求前面车辆让开,但是只是引来那些大货车司机们的冷冷嘲笑,路只有这么宽,你往哪里让,平时你这些交警和当官的耀武扬威,这会儿又来这一手,没用。

  舒志高重重的吐了一口恶气,“这是怎么一回事?老曾,给马元生打电话,让交警赶快疏导!”

  “舒市长,我已经给马局长打了电话,他已经安排了交警疏导,不过由于大雾影响,车流阻滞,乌江大桥通行能力有限,排堵工作一时间很难见效。”曾可凡转过头来道。

  “这个马元生是怎么搞的?你不是昨天就和他打了招呼么?这段时间都有大雾,专门提醒他要提前保证交通畅通,他当耳旁风了?”

  舒志高气不打一处来,这一次国家电力公司领导来宁陵一方面是视察宁陵变压器厂,一方面据说是有意在安原要投资建设一家生产高压开关企业,这已经引起了省内几个地市的窥觑,国家电力公司董副总之前已经考察了绵州、蓝山以及永梁,宁陵是第四站也是最后一站。

  这一来就留下一个这么糟糕的印象,怎么能不让舒志高冒火,而且这还是自己专门让人给马元生打了招呼的情况下。昨天国家电力公司那位副总下榻宁苑舒志高去拜会厚出来时就觉得可能今天有雾,专门安排曾可凡给马元生安排,没想到还是出了这样大的问题。

  曾可凡没有接话,这时候说啥都招不了好。

  舒市长本来对马元生感觉就很一般,那时候如果不是初来乍到,只怕这马元生要接任市公安局局长这一职都难,来了这么久,舒志高也只是到市公安局搞了一次例行调研,对市公安局的冷淡也是尽人皆知。

  “舒市长,这恐怕我们西江区公安分局交警大队也有些责任,这一片怕是属于我们区交警大队管。”赵国撩主动揽过责任。

  舒志高瞥了一眼赵国栋,“国栋,我记得市政府督查办送来几封检举投诉,都是投诉你们西江区交警大队守住这个915国道发财,专门守这些大货车司机罚款,而且还反映一些交警收罚款不扯票,反映相当强烈啊,我让市政府督查办都把这些投诉转给了市公安局。”

  “呃,舒市长,我们区里也得到了一些反映,区纪委也在认真调查这些反映。”赵国栋心中微微一动。

  “国栋,我来宁陵时就听说你在花林掀起了一个打造良好投资环境的风暴,使得花林县行政机关工作作风大为改观,连来我们宁陵投资的客商都知道你们花林招商引资的软环境相当好,我看你到西江这么久却好像没有什么动作,西江目前的情况不太好,怎么,觉得西江区不好整顿?”舒志高语气相当随和,不过赵国栋能够感觉到对方言语中的有些其他含义。

  “舒市长,西江区的情况您也知晓,盘根错节,许多陈年痈疾一时半刻也难以解决。我也正打算向舒市长和祁书记汇报一下这段时间下来的工作情况,求得市委市政府的支持。”

  赵国栋在舒志高面前还是相当尊重,现在市委市政府里边关系错综复杂,而且书记市长以及两个副书记之间关系也是微妙得紧,就是局内人都未必难以弄清楚其中关节,赵国栋也知道这市委里水深,所以他一般也不往市委里走,虽然尤莲香也替赵国栋在市委大院里安了一间办公室,但是直到现在赵国栋也没有去过一次,甚至连到市里开会也是快去快回,绝不多停留一分钟。

  “国栋,你啥时候变得谨小慎微起来了?我印象中的你好像不是这样。”舒志高略略皱起眉头,有些不解的道:“你在担心害怕什么?!市委市政府交给你的任务是要重振西江雄风,无论你采取什么手段方式,只要你能最大限度最快速度的让西江区重新发动起来走上正轨,无论是老祁还是我,都会支持你,这一点我希望你明白。”

  赵国栋还是第一次听到舒志高如此直白而又毫不客气的批评,这让他脸也有微微刺痛,准确的说舒志高甚至比祁予鸿更像是一个市委书记,率直的表面总能给人留下一个相当深刻而富有个**魅力的印象,貌似藐视官场规则的背后隐藏的是干练精明和谋定后动。如果说祁予鸿是绵里藏针,那舒志高就是匣剑藏锋,倏隐倏现,一旦出锋便是寒意刺骨。

  曾可凡也有些担心的悄悄瞅了一眼没有吱声的赵国栋,舒志高这样坦率的批评让他有些担车赵国栋接受不了,不过他显然小看了赵国栋的涵养,在市长面前赵国栋表现很平静,似乎在认真倾听着对方的批评。

  “我力主让你到西江,就是希望你能放开手脚,不要被那些陈谷子烂芝麻的事情所牵绊,更不要被让人情世故所羁縻,大胆工作,开拓创新,冲破那些旧的狭隘的陈腐观念,西江底蕴很厚,你在花林既然能创出一番局面,难道说在西江就做不到?我不信!”舒志高提高了声音:“你赵国栋不是做不到,而是害怕引火烧身,怕打蛇不成反被蛇咬,怕得罪什么人,我觉得如果就因为这些原因让你畏首畏尾,那就是我真的看错人了。”

  “舒市长的教诲我记住了,我会按照舒市长的意见结合我们西江实际开展工作。”

  赵国栋也没有多做解释,舒志高有舒志高的态度,他赵国栋也有赵国栋的想法,不过舒志高的意见还是让他有些触动,无论是祁予鸿还是舒志高,都希望自己能尽早在西江打开局面,严立民在西江区的**手市里边这两位估计也不是不知晓,舒志高这番话似乎也就在暗示什么,赵国栋当然不会为了舒志高一番话就要和严立民针锋相对,不过至少舒志高已经给了一点道义上的支持,在绝无调和的情形下,赵国栋还是不介意能够借一借舒市长的势。

  舒志高也是个明白人,他当然也清楚赵国栋不会因为自己一番话就怎样,他也不过是想要借机敲打一下赵国栋,当老好人和稀泥是不长久的,长痛不如短痛,当断不断,必受其乱,帮助这位似乎升了官反倒失了锐气的新锐痛下下决心也很有必要。

  “嗯,你明白就好,有些时候快刀斩乱麻反而会收到奇效。”舒志高瞥了一眼对方,悠然的道:“有什么困难提出来,我和老祁都是你最坚强的后盾。”

  “呵呵,舒市长,我可就等您这句话,到时候我找上门来您可不能一推了之啊。”赵国栋一副喜笑颜开的模样。

  “行了,你小子别在我眼前演戏,你都是七窍玲珑心,该算计谁你就去算计谁吧,该我说话我知道怎么说。”舒志高难得的展颜一芜

  “嘿嘿,舒市长,这国家电力公司怎么会突然来咱们宁陵考察?”赵国栋装傻。

  “哼,国家加大在电力方面的投资力度,确保经济发展电力先行这一目标实现,国电公司作为国家电力行业龙头,寻找合适机会加大投资也正常,天恒公司和宁陵变压器厂都是电力行业重要企业,加上他们也有一些配套企业入住开发区,国电公司的领导们有些兴趣也正常。”舒志高神容慎重,“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虽然我们和其他几个市相比没有太多优势,但是哪怕只有一点希望我们也要去争取,只是不知道这位作总究竟有没有肩负寻找投资建厂的重任还是单纯来视察这两家企业。”

  “董总?”赵国栋心中微微一动。

  赵国栋神情的细微变化也立即落入舒志高眼中,“怎么,国栋,你认识?”

  “嗯,不好说,也不知道您说的这位董总是不是我原来认识那位东能集团的董总,我倒是和东能集团那位董总有一面之缘,后来听蔼他调到国电公司去了。”赵国栋目光闪烁。

  “噢?这倒是不太清楚,一会儿你见一见就知道了。”舒志高兴趣大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