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三十五节 契机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三十五节 契机


  董明堂和祁予鸿同乘一辆车,对于长时间堵车祁予鸿虽然心中震怒,但是表面上却是不得不强颜欢笑,深怕会影响国电公司一行对宁陵的印象。

  而董明堂却没怎么在意,宁陵并不是计划内的考察点,对这里的考察也没有怎么有针对性准备,只不过董明堂一直在琢磨为什么公司会突然替自己这一次的安原之行添上宁陵这个鸡肋,这让他很是疑惑,而且这是公司庞总专门打电话要求的。

  虽然宁陵有两家和电力行业有关的企业,不过天恒电缆公司不过是国家电力公司系统中再普通不过的一家供货商罢了,而宁陵变压器厂虽然属于国家电力公司企业,不过它的规模实在说不上大,比起特变电工、沈阳变压器厂、江苏华鹏甚至是临近的湖南衡阳变压器厂规模效益上都不能相提并论,只不过它地处国家中西部地区结合部,面对国家大力开发中西部水电资源的大趋势,这里地理位置相对优越而已,不过要诺规模和上下游产业的集群效应,这里显然不是最好的。

  车队总算是穿破了浓雾和密集车流的堵塞抵达了开发区管委会,一干站在管委会门前广场上的管委会领导和工作人员们都已经是初冬的晨雾中冻得瑟瑟发抖。

  赵国栋下车时,只看到李泽海、冯云坤和卢勉阳三人都是头发眉毛湿润,显然是被浓重的雾气给打湿的。

  而更可怜的是陆蕊,一身银灰色的薄呢子套裙装,下边只有一条羊绒裤,高跟鞋闪亮,身材曲线倒是显出来了,那脸蛋也是煞白,究竟是冻得那样还是粉底打多了都有些分不清楚,更是把朱红的嘴唇和紫色眼影衬托得显眼。

  董明堂是在祁予鸿和舒志高两人陪同下一起进入管委会的,足以见出宁陵方面对待这一次国家电力公司的意外到访的看重。

  事实上祁予鸿和舒志高先前也没有接到通知,只是对方在视察参观完永梁时才突然提出还打算到宁陵一看,省里自然是欢迎,这一次国家电力公司的考察组视察并不仅仅只有安原一省,澳、钤、湘、桂四省都在考查范围之内,具体内容也没有明确,但是任谁也不敢轻忽这个声势显赫的电力巨头。

  “欢迎董总一行到我们宁陵开发区视察,希望我们宁陵开发区能够给董总一行留下美好记忆。”赵国栋快步迎上前去,笑吟吟的道。

  董明堂觉得眼前这个年轻人有些面熟,一时间却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董总,这位是我们宁陵市新任市委常委、宁陵开发区管委会党工委书记赵国栋,我们全省都算得上是最年轻的地厅级干部。”

  赵国栋这个名字一入耳,董明堂一下子就想了起来,顿时恍然大悟,董明堂何许精明人物,立时反应过来:“小赵,安都一别有两年了吧?都当常委了?行啊,可喜可贺,怎么高升了也不通知一声?”

  难怪!当年和蔡正阳舌剑唇枪就华阳电厂的污染问题争执不下,不是在酒桌子上就有这家伙么?

  现在今非昔比,蔡正阳已经高升到了国家经贸委分管能源行业,而且据说极有可能在明年人代会后体制改革大势下出任集煤炭、石油、天然气、电力、核工业以及新能源等所有能源行业为一家的新成立的能源部部长,国家电力公司也将被纳入麾下,难怪公司庞总会专门打电话来要自己加上宁陵这一看点!

  董明堂心如明镜,表面上也如沐春风,笑意盈盈。

  “董总过奖了,我不过是祁书记和舒市长麾下一小兵,接掌这开发区也是赶鸭子上架,硬着头皮上啊,还请国电公司能多多垂青咱们宁陵开发区,如果董总一行能够在我们宁陵多呆两天,国电公司领导们一定能够充分感受到我们宁陵人民的热情。”

  “呵呵,国栋,昨晚我就感受到了祁书记的热情,你们宁陵的宁江醇我昨晚可是充分感受到了,你再来一下子热情,我可只有被抬回北京了。”董明堂笑语如珠,显得格外轻松,一反先前的谨慎稳重,“不过若是祁书记和舒市长能在酒上放我一马,我倒是真的很喜欢宁陵的山水风光,来,我替你介绍一下我们国电公司考察组几位成员。”

  一旁相陪的祁予鸿和舒志高闻言眼睛都是陡然一亮,相互间立时交换了一下惊喜之色,这董明堂冒出这一句话来一下子就把气氛扭转过来,原本确定的是董明堂一行只在宁陵逗留半天,连中午饭都不吃就要返回安都,短短两个能考察啥?纯粹就是过场,这话茬儿一露出来,立时就大不相同。

  一行人簇拥着董明堂一行往管委会大门里走,气氛似乎也一下子变得融洽起来,董明堂其实相当健谈,只不过碍于考察工作,他也不能厚此薄彼。尤其是对那些机会不大的考察地领导太过热情,那会让别人生出无限希望,结果最后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也伤人心,对那些可能性比较大的则更要谨慎,否则真要露出一点痕迹,那又可能让对方抬高条件。

  “我们宁陵开发区位于宁陵市区偏东腹心地带,占地12平方公里,规划面积25平方公里,乌江、翠河贯穿而过,乌江大桥、翠河大桥、915国道经过,即将开建的西柳铁路宁陵站距离我们开发区仅两公里,宁陵港码头三千吨船舶可以南下宾州,北上长江,与长江水运连为一体,交通极其方便。”

  “开发区现在已经实现水、电、路、通讯四通……”

  “开发区现设计有电力行业产业园、商贸物流产业园、加工工业产业园,其中电力产业园区规划面积达7平方公里。开发区现有宁陵变压器、天恒电缆有限公司等十九家企业,预计今年产值将达到四点五个亿,实现税收九千万元,……”

  陆蕊清脆悦耳的声音在有些清冷的空气中弥散。

  展扳是临时赶出来的,一眼看上去也还算差强人意,只是报出来的数据实在有些羞于出口,这还是赵国栋可以要求管委会进行了临时调整,不管生意能不能谈成,至少也不能坠了宁陵开发区面子不是?何况这些客人也不可能去逐一核对你开发区入住企业究竟有多少家,产值究竟有多大,有没有水分。

  “国栋,你认识这位董总?”瞅着空儿,祁予鸿给赵国栋招手,把赵国栋给叫了出来。

  “说不上认识,原来在安都一起吃过一顿饭,当时他还在东能集团当副总,正和当时的省长助理蔡正阳谈判华阳电厂污染问题,后来只知道他调到国家电力公司去了,也没怎么联系。”赵国栋轻描淡写的道。

  祁予鸿也是心中透亮,一点就明,“你前些时日是不是去北京找蔡主任了?蔡主任是咱们安都出去的,现在又分管能源行业,他是你的老领导,这份资源你可千万别浪费了啊,得好好用足,替咱们宁陵多带些好处。”

  “祁书记,您放心,我会尽力,再咋蔡主任也是咱们安原人,他胳膊还能往外拐?何况咱们安原咱们宁陵地处中西结合部,正处于内传外达的枢纽地带,西部地区能源富集,而东部沿海地区又是能源消耗大户,咱们正好可以成为连带一体的枢纽中心才是,在咱们这里建设发展,也有利于他们电力行业企业合理车局,减小不必要的物流消耗开支。”赵国栋点点头。

  “嗯,国栋,这事儿你不能放松,国电公司这一回难得过来,务必把他们接待好,若是让这样的机会都白白从我们身畔溜走,那我们一帮人就是对宁陵的不负责任!”祁予鸿语气严肃,“我刚才和董明堂在车上也谈了一阵,他虽然很谨慎,但是我还是能听出一些端倪。他已经在几个省十多个地市考察了,这样大范围的考察是干什么?肯定是在为电力行业布局作规划,而他又不是考察发电企业,那么很有可能就是诸如行业设备制造这一类的布局,我觉得这绝对是我们的机会,我们决不能放过!”

  赵国栋也不禁佩服这位市委书记,沉重的发展压力已经把这个市委书记逼得千方百计的考虑本该是市长考虑的工作了,不过这样也好,有市委书记和市长的双重重视,任何阻碍都可以被踢到一边。

  赵国栋倒是挺乐意利用这一点来建立起与祁予鸿和舒志高之间的利益结合关系,这样在涉及其他工作时也相对容易许多。

  而与祁予鸿很一般甚至可以说有些嫌隙的关系一直是赵国栋的心头病,不能和一把手保持亲密关系那也就意味着自己话语权的力度会受到很大削弱,怎样修复和弥补与祁予鸿之间的关系一直是赵国栋人际关系方面的头等大事,从某种角度来说甚至比引进国电公司投资建企业本身更重要,如果能够借这一次机会建立起良好的私人关系,那就再好不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