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三十六票 全方位竞争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三十六票 全方位竞争

  接下来的活计也都是轻车熟路,一行人不外乎就是四处走一走,考察一下开发区内企业经营环境和状况,然后再来一个总结性的座谈。

  宁陵变压器厂和天恒电缆公司都是开发区内数一数二的支柱企业,自然没有话说,余下几家小鱼小虾也是早就打扮了一番,弄成一幅风风火火生意兴隆的模样,光租那十来辆大货车用来乔装拉货的钱都花了不少,还得雇一帮搬运工来把这几家厂里的货物搬上搬下,弄出一幅车水马龙的架势,一帮子管委会干部也是簇拥着考察队伍左出右进,这扮相倒是好了,就是不知道能不能收到效果。

  赵国栋从小会议室出来碰上了冻得脸青唇白的陆蕊坐在会议室旁的办公室里,一个人蜷缩在哪里瑟瑟发抖,因为不知道客人们座谈之后还有啥安排,她也不敢走,只得坐在这里,空调也没有,刺骨的寒意直渗入骨髓,冻得被吴伦要求一定要以青春靓丽形象出现的陆蕊全身娄僵,手上那小喇叭几乎都要捏不住。

  “陆蕊,你坐在这儿干什么?去会议室里坐吧。”赵国栋也是有些不忍,吴伦似乎有些不待见这女孩他也有所觉察,也不知吴伦这家伙究竟是啥心态,越是年轻漂亮的姑娘他越是心气不顺。

  “赵书记,我就坐这儿,万一客人们还要出来。”陆蕊赶紧站起身来

  “客人们出来也是去吃饭,没你啥事儿,你穿得这样单薄,这里又没有空调,进去吧,坐在一旁听听客人们对我们开发区的评价和建议也有好处。”赵国栋摆摆手,自顾自的走了。

  一点暖湿在陆蕊心中坚冰深处缓缓融动。

  陆蕊知道自己现在很危险,鲍春行的父亲鲍永来已经病重到北京去治病去了,鲍春行一家人都跟着去照顾了,好不容易通过鲍永来关系借调到开发区管委会的这根线一下子就断了,吴伦不时用阴冷淫秽的目光窥视着自己,陆蕊心中也是说不出的害怕,害怕的不仅仅是吴伦的侵扰,更惧怕自己一旦被解除借调关系就不得不回到东江区教育局,而那边教育局已经明确告知了自己,现在分配来的师专生一律下乡镇,而东江区那边的乡镇事实上比起老家丰亭县的乡下好不了多少。

  她唯一的希望就寄托在赵国栋身上,虽然没有谁明确她为赵国栋服务,但是李主任一次偶然间的说法也就让陆蕊下意识的把自己就当作了赵国栋的秘书,只不过赵国栋的专职秘书令狐潮时时刻刻的都守候在赵国栋身畔,根本就没有给她任何机会。

  赵国栋完全没有想到自己不过是随意怜惜之举也会赢得一个女孩子的无限感激,他的心思都完全放在了方才和董明堂的交谈内容上了。

  为了推进国家确定的大力实施中西部地区水电资源开发和将富裕电力传输到东部沿海地区的大战略以及配合中西部地区农村电网改造工程建设,国家电力公司有意要在中西部地区选择一个基础较好条件合适的地区作为国家电力公司的电力设备和材料制造基地,而这一次董明堂一行的考察就是抱着这个意图而来。

  这个口风一露出来立即让赵国栋精神为之大振,这可不是一个简单的企业引进那样简单,如果能够把国家电力公司这样一个电力巨子的设备和材料制造基地确定在宁陵,那对于宁陵来说就不仅仅是一个开发区那样简单了,其带来的上下游产业链企业简直就无法估量,可以说让宁陵工业经济一下子上几个台阶都不是什么夸大之辞。

  不过董明堂也明确告知赵国栋这只是国电内部的一个意向,并没有完全形成决议,而且这最终也得由国家经贸委确定并报国务院才能确定。

  赵国栋的心思立时完全就被这个消息全部填满了,他需要立即向祁予鸿和舒志高报告,这样一个意图董明堂如此诡秘肯定是还没有正式成形,但是一旦真的成形那宁陵还想和像蓝山和绵州这样的城市竞争那就太困难了,更不用说还有其他几个省的竞争对手了。

  利用去宁苑车上的短暂时间赵国栋将自己从董明堂那里获知的消息向祁予鸿和舒志高作了汇报,祁予鸿和舒志高二人都是激动得不能自已,几乎在车上就要拍板针对国家电力公司的这个想法成立专门的办公室来负责这件事情。

  这不是开玩笑!国家电力公司如果真的有这样一个想法,它并不需要投入多大,只需要政策上作一些引导,建立一两家骨干支柱型企业,其他关联企业就会自觉不自觉的被吸聚到周围来,这种吸聚效应起威力远比一些行政命令力度更大效率更高。

  “祁书记,这是一个机遇,一个对于我们宁陵来说可以说是生死攸关的战略机遇!虽然国家电力公司只是一家大型国企,但是事实上它几乎鉴断了我国整个电力行业的建设和生产,而电力行业又是我国的命脉产业之一,它的一举一动影响巨大,可以说这个基地定位在哪里,那这个地方就就会立即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一点我可以断言!这个机遇绝对不能在我们这一届党委政府手中溜走!”

  舒志高的嗅觉丝毫不亚于祁予鸿和赵国栋,从蓝山调到这个观念陈旧经济落后的宁陵市担任市长之后他就一直在苦苦寻找突破困局的契机,但是一直未能如愿,缺乏资源,产业基础薄弱,前任没有给他留下一星半点像样的底子,零散的企业架构让他无从下手。

  无工不富,你想要打造一个经济强市,没有工业不行,可是工业不是光靠吆喝两声就能建立起来的,那需要真金白银的投入和机遇。

  宁陵这个穷地方真金白银拿不出来,机遇更是渺茫,有时候舒志高甚至有羡慕赵国栋,至少那个家伙还在花林县建立起了一两项像模像样的主导产业,可以游刃有余的推动一县经济迅猛增长,当然对于一个市长来说,像花林县这样的经济规模又难以入眼了,坐在这个位置上怎样在提升产业规模和层次上取得突破简直就成了舒志高食不下咽夜不能寐的梦魇。

  而现在机遇却这样毫无来由的出现在面前,抓住机遇你才能促成飞跃,否则你就只有扼腕叹息的份儿了。

  “嗯,国栋,董明堂他说这还只是一个粗略的意向性意见,并没有定论,这是什么意思?”祁予鸿虽然也是热血沸腾,但是他比舒志高要稳重一些,作为一把手,他需要考虑更周全一些,否则没有这出事儿,白白闹出一个笑话来那才是丢脸。

  “估计是国家有这方面的意图,但是在国家电力公司这个层次上还刚刚进入落实阶段,并没有形成具体的规划,他们这一遭只是最初步的考察,还远谈不上实质性的定板和建设方面上去,不过祁书记,舒市长,我倒觉得现在对于我们来说最为有利。

  “坐在副驾上的赵国栋将头扭过来,沉吟着道:“我们宁陵和其他地区相比没有丝毫优势,甚至可以说基础条件各方面都和其他地方有差距,唯一占优的就是我们抢先获知了这个情报。”

  “如果我们能有针对性的把工作做到前面,比如说土地平整、电力供应、自来水和市政管网、道路建设、通讯设施、环境绿化等公用设施,还可以包括像派出所建设、集交车开通这些工作,甚至还可以提前预建标准厂房等等,如果我们能够在这些软硬件设施方面都提供最完备的支持,在服务沟通方面我们提供无微不至的关心,另外再从其他渠道作一些工作,我想我们宁陵还是有一定竞争能力的,而且我们也可以借这样一个机会在开发区加大建设力度,同时整顿开发区工作作风和服务软环境建设,力争要在软硬件两方面都要有质的飞跃,哪怕是我们真的在和国家电力公司合作中竞争失败,那也可以为日后的招商引资奠定好一个更高的标准。”

  祁予鸿点点头,赵国栋的这番话深得他心。

  招商引资是一个持久战,开发区的萋靡不振一直是他心头痛,舒志高屡屡抨击开发区如鸡肋一般食之无味弃之可惜,也如同在戳他的软肋。

  怎样重振开发区雄风也是他给赵国栋的任务,看来赵国栋也找到了开发区萋顿的根源,关键还是在软硬环境尤其是软环境打造问题上,黄昆魄力不足,李泽海囵于杂务,都没有能找到开发区问题症结,而赵国栋能把这一次机遇和开发区的综合发展结合起来无疑是一个最佳抉择。

  “嗯,舒市长,我看赵国栋看法和你差不多,我的意见也是这样,不能耽搁延误,不能轻言放弃,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的希望我们都要付出百分之百的努力!我建议下午我们抽时间开个专题会议一议,讨论一下如何促成这个系统项目能落户宁陵!”

  祁予鸿也下定了决心,舒志高这段时间相当高调,在市里几次经济方面的会议上都是高谈阔论,颇为引人注目,也的确赢得了一些赞誉,祁予鸿意识到了挑战,他不想只是当一个循规蹈矩的市委书记,他要证明在经济领域他一样也是内行。

  有票给几张吧,貌似不动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