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三十九节 揭盖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三十九节 揭盖


  尤莲香一边整理着思路一边细细的道:“祁书记在这方面还算是比较大度,但是你新晋常委,尤其是现在掌管两处,西江区这边关系复杂,你要站稳脚跟,求得祁书记的支持很重要。我看严立民现在也是有些不甘寂寞,频频插手西江这边的事情,前两天我碰见雷鹏和丁高寿到他那里去,估计是汇报工作,严立民若是把脚伸到西江这边来你还真有些不好处理,所以更需要祁书记的支持。”

  赵国栋点点头,雷鹏投入严立民怀抱不是新闻,丁高寿这种张狂无忌不知道自己姓啥的角色严立民也敢纳入麾下?

  赵国栋在内心冷笑,那你就是故意把脸送给蓝光让他抽你,蓝光可是正找不到机会来立威,你就自个儿等着脸上被蓝光狠狠抽吧,只要时机成熟西江区这边脓疮盖子一揭开,他严立民就等着看脏水溅在自己身上洗都洗不掉吧,不过这种事情在尤莲弄面前赵国栋倒也没有表现出来。

  “我刚才接了祁书记电话,他对这一次国家电力公司客人来访相当重视,原本晚宴还是定在宁苑,但是我转达了考察组的意思是想要在这边吃素斋席,祁书记也就同意了,他可能晚饭时候要和舒市长都要赶过来,由此可见他对这件事情的看重,所以说,国栋你若是能把这件事情办成,我估计你在祁书记的心目中印象就可以得到很大改观,这对你日后发展也大有裨益。”

  “尤姐,不用你说我也知道怎么做,只是这件事情主动权并没有掌握在我们手中,我刚才也和董明堂聊了聊,他也说他们只有推荐权,但是决定权掌握在国家电力公司党组手中,他个人只有一票。”赵国栋叹息着努努嘴道:“那位张处长的爱人就是国家电力公司总经济师,也是党组成员。”

  尤莲香会意的点点头,难怪祁予鸿要自己也来亲自作陪,原来也有这个原因由头。

  陆蕊知道尤莲香和赵国栋有话要谈,自然也是知趣的陪着张处长一边泡着一边聊家常,天生就是一副巧嘴的陆蓖普通话也说得十分标准,和张处长聊得很是合意,加之陆蕊面貌妓好身材健美,那张处长对她也是别眼相看。

  “国栋,我看这小陆挺不错,人也机灵,我看搞接待这些挺合适,加之又是宁陵师专中文系毕业的,我问过她,写点东西也不是问题,我想把她要到市委办来,你舍得不舍得放人?”尤莲香一边轻轻划着水,一边顺口道。

  “尤姐要人,那还有啥说的?不过陆蕊好像还没有正式编制,都是从东江区那边借调过来在这边上班。”赵国栋想了一想“,尤姐那边好解决编制么?”

  “唔,最好你在开发区把她编制解决了我在要过来,市委办人都盯着,我懒得去招人闲话。”尤莲香沉吟了一下“,你和人事局老纪打个招呼,给开发区增加一个编制就行了。”

  “嘿嘿,尤姐,纪局长那边恐怕还得你去打招呼才行,我这个市委常委可管不到人事局。

  “赵国栋很有自知之明,直接和纪复波打招呼自己还没有那实力,对方未必会买帐,与其去找章天放出面,还不如就请芜莲香出面更简单。

  尤莲香格格娇笑起来,胸前那对略略露出小半边乳肉的硕大**顿时随之乳波荡漾,那深凹的乳沟更是深不可测,赵国栋只敢略路的瞥了一眼就赶紧将眼睛转到一边,即便是这样那胯下之物也是有些跃跃欲试的模样口

  “也行,我和老纪说说,你自己去督促一下总行了吧。”尤莲香似乎也觉察到了这一点,赶紧将身体向下沉了沉,只是这水清澈无比,那水光放大作用更把那**显得白腻饱满,尤莲香有些害臊之余也颇有点得意,连年轻小伙子都被自己这一对大波惑得不敢多看,这也足以证明自己女性魅力并没有因为年龄增长而消减多少。

  国家电力公司一行人足足在宁陵逗留了四天,在整个他们的行程中在宁陵呆的时间也最长,宁陵市也派出了最高规格的接待标准,每天尤莲香和赵国栋准时陪同参观游览,每天不是祁予鸿就是舒志高要抽出时间陪着吃一顿饭,常务副市长金永健和分管工业的副市长周春秀也不时要参加陪宴,以显示宁陵方面的诚意。

  另外宁陵方面也根据董明堂私下给宁陵方面提出的意见成立了专门的筹建小组,同时也积极对开发区的电力产业园进行重新规划,计划由市财政投入一千五百万元对于电力产业园区的道路和土地开展前期平整建设,还出台了一系列优惠政策对在电力产业园区内投资建厂的企业给予金融、税收以及士地上的支持,再结合软环境的整治,这些都给归总于打造电力工业基地这一总规划当中。

  祁予鸿和舒志高还专门召开了关于努力争取国电公司的电力设备和材料基地落户宁陵的会议,要求市里各有关部门务必要以全身心的热情投入到这个事关宁陵日后发展大计的工作中去,整个创建领导小组由舒志高担任组长,尤莲香和赵国栋担任副组长,赵国栋为筹建办公室的主任,力争将这个基地落户宁陵。

  连续几天下来的忙碌让赵国栋真有些吃不消了,虽然只是简单的陪同吃喝游玩,但是这种有些类似于三陪的工作还是有些让赵国栋感到腻烦疲倦,倒是已经被赵国栋以筹建办名义正式抽调过来的陆蕊对这份工作却是乐此不疲,让赵国栋不得不承认有些人的确在格接待方面有着得天独厚的天赋。

  ………………………………

  当赵国栋从沉睡中被电话声音惊醒过来时都还有些懵懂,还是身旁的女人将电话递到他手上,他才迷迷糊糊接着手机夜光看了看时间,凌晨三点十五分,再看看来电显示,一闪一闪的那一串号码代表着对方身份,是王益。

  这个时候来电话无疑不是什么好事情,赵国栋很不想接对方电话,但是他也知道自己不可能不接,王益这一段时间行踪很诡秘,在他的支持下纪委人员也作了较大规模调整,一些被认为不大可靠的人员被调出了纪委,而一些被赵国栋和王益信任的人员也补充到了纪委,这些人几乎是一进入纪委就被告知了即将要面对的艰巨任务。

  “赵书记,这么晚打扰您,真是不好意思。”王益的声音沉重中略带兴奋,丝毫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语气,在赵国栋的感觉中反倒是有些炫耀表功的味道。

  “老王,这么晚来电话扰人清梦,若是没有啥值得一提的好消息我可饶不了你!”赵国栋心中叹息,一场好梦又被搅扫了,看了看身旁脸色幽怨的丽人,赵国栋忍不住伸手拍了拍对方的娇靥,随口道:“说吧,我有心理准备。”

  “越秀河滨河走廊工程南湾路段发生垮塌事故,初步了解死二人,重伤三人!曾区长已经到了现场处理,情况还在进一步核实之中。”王益语气急促快速,言简意赅:“根据我们掌握的情况,负责承包这段公路和堡坎建设的宁陵洪福建筑工程公司是一家私营建筑公司,建筑资质根本不够,但是该公司老板洪仁福和钱治国关系莫逆,现在我已经和育成通了气,请区检察院介入调查。”

  赵国栋呼的一声坐了起来,眉毛倒竖,“为什么这个时候才报告给我?!区里为什么不第一时间通知我?”

  “赵书记,先前了解只是一起简单工程事故,也没有报告有死人情况,都是到了现场之后才了解到有一名工人在送往医院之后死亡,所以曾区长才会让我马上通知您。”王益赶紧解释,“我到了之后就觉得中间可能有些问题,就和育成商量考虑要检察院要介入,结果很快就得知有工人死亡,所以曾区长就让我马上通知您。”

  赵国栋也不多说,一边起身,一边接电话:“好,既然你们觉得有猫腻,那就从这作为突破口,你们纪委和检察院都上!市纪委和市检察院那边你和育成负责联系通知,一齐动手,对,公安局这边的盖子也一下子揭开,你不是说交警大队那边证据已经掌握得差不多了么?那就一起动,我马上过来,到时候再来具体商量!”

  赵国栋怒意盈面,一边爬起来,床上丽人也知道情况非同小可,赶紧披上睡袍起来替赵国栋收拾。

  “怎么了?”

  “没啥,出了点小事儿,哼,还打算过了年再说,看来他们是不想让我过一个清静年,那也好,那就别怪我,大家都别想过好这个清静年!”赵国栋气哼哼的道,这天气都快要零下了,半夜三更抱着女人温软的身子入睡,多么惬意的事情,可就是有人要让你过不好,赵国栋也是怒火中烧,西江区这盖子迟早要揭开,那就索性一下子都把他掀开!

  订阅的兄弟们每人给几张推荐票吧,让俺冲击一下周推榜,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