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四十节 脓疮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四十节 脓疮

  赵国栋赶到越秀河滨河老廊南湾路段时已经是凌晨四点过了。

  曾令淳处理这种事情还是显得十分有经验和耐心,首先要求医院全力抢救伤员,另外就是认真安顿好死伤者家属,政府办一名副主任专门带了几名工作人员来把死伤者家属情绪稳住,确保不发生其他影响社会稳定的情况。

  市安监局和区安监局的工作人员已经介入调查,垮塌的是一段长达六十米的堡坎,建筑公司工人夜里正在加班,十二名工人正在工作,其中五人被掩埋,三人受伤获救,另外二人中一人在送往医院途中死亡,一人在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洪福建筑公司老板洪仁福现在联.S.系不上,只有项目经理一人赶到了现场。医院方面正在全力治疗三名受伤工人,估计没有生命危险。

  曾令淳严令那名项目经理必须在最短时间内联系到他们老板来配合调查处理和善后工作,那位项目经理态度倒是相当热切,满口答应配合政府机关调查处理,不过一谈到要他马上联系他们老板就是满面苦色,顾左右而言他,只说是老板在外地联系不上。

  “孙定中和钱治国呢?”一边听着曾令淳介绍情况的赵国栋面色阴沉如水,“还有洪福建筑公司老板呢?”

  “老钱和老孙还在作受伤家属思想工作,洪仁福现在联系不上,手机一直关机。”曾令淳苦笑“,估计是故意关了手机,不过他肯定随时掌握着这边情况,这一段路工程上个月才好像他才拿到手,资金拨付还只拨付了一小部分。”

  “哼,这可真是够意思,出了事儿让政府来替他们擦屁股,这帮人却躲在一旁悠哉游哉的看笑话,丁高寿呢?”赵国栋目光一扫,发现区政府这边只有曾令淳和区府办主任吴应刚在,钱治国和建委主任孙定中还在医院作家属思想工作,安监局的人倒是来了。

  “老丁说他昨晚多喝了几口,起不来了。”曾令淳平静的道:“这事儿也用不着太多人来,一是要查清楚事故原因,另一方面就是要做好善后工作。”

  “洪福建筑公司建筑资质够么?”赵国栋也不多说,突然问出这个问题。

  “这我不太清楚,区里的市政基础设施工程招标都是半钱和老孙在负责,有专门的招标审查小组,我想应该有资质吧,老钱和老孙不至于连这一点都不懂吧?”曾令淳脸色也严肃起来,他也听出了赵国栋话语中的言外之意。

  “哼,老曾,有些人不是不懂,他是在鱼目混珠,浑水摸鱼呢。”赵国栋也不想点太明,既然这件事情已经出了,正好也是一个契机,公安局那边的情况外围调查也已经查得差不多了,正好可以双管齐下,现在也是该动手收网的时候了。

  曾令淳知道赵国栋对于钱治国是很不待见,在第一次会议上赵国栋就给钱治国来了一个下马威,弄得钱治国下不了台,第二天就交了病假条称病,他还没有来得及和赵国栋通气,不知道什么缘故钱治国又派秘书下午过来把假条要了回去,就再也没有提及这件事情,曾令淳也就当作没有发生过。

  现场的清理工作一直持续到早上九点过,所有垮塌的路段都被清理干净,证实没有其他人被埋,赵国栋也在第一时间分别像祁予鸿、舒志高以及金永健作了汇报,舒志高在早晨六点过就赶了过来查看情况,赵国栋和曾令淳也是一直陪了一个通夜。

  “走吧,舒市长,前面有家白家牛肉面馆,味道相当地道,老曾,一起去,我请客。”一直到亲自看到死伤者家属虽然悲痛但是相对平静,舒志高和赵国栋才算是放下心,赵国栋也才向舒志高发出邀请。

  舒志高没有拒绝,点点头,曾令淳婉拒了赵国栋的邀请,表示要回家洗漱一下,上午还有一个会议需要他主持召开,赵国栋也不挽留。

  鲜香浓郁的牛肉汤汁加上几块酱褐色的牛肉放在面条上,热气腾腾,让人一见就禁不住胃口大开,舒志高有些阴郁的脸色稍稍好看了一点,两个秘书都知趣的坐在了另一边去,不打扰两位领导商量事情。

  “国栋,西江这边建筑市场的混乱情况恐怕你也早就有所耳闻吧,剑民和谈起过这方面的情况,触目惊心啊,今天这个事故只是为我们敲响一记警钟而已,两人死亡,三人受伤,我们这些政府官员心里边难道就没有一点愧疚之心?”舒志高语气低沉,手中筷子一边搅动着碗里面条。

  “陆书记那边也接到了这方面的反应?”赵国栋没有正面回应话题,只是低声反问。

  “哼,岂止是老陆,上任纪委书记穆刚任上就搁下来不少这方面的反映,不少都是矛头直指你们西江区委区政府,我相信你们西江区纪委手上捏着的检举信肯定更多。”舒志高冷冷的道:“国栋,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在等什么,这些蛀虫早就应该绳之以法,你越是犹豫不决,他们就越是猖狂,越是往后拖,而给你带来的麻烦和困扰也会越多,如果你不能正视这个问题,你会发现你在人民心目中的好印象就会丧失殆尽,说得再直白一点,那就是民心尽失,日后你开展任何工作都会寸步难行。”

  赵国栋内心苦笑,舒志高打的什么主意他当然清楚,市委市政府里边那些破事儿他虽然不想掺和进去,但是并不代表他一无所知。

  严立民的小动作越来越频繁,市政府副秘书长的任命问题上严立民成功的取得了祁予鸿的支持,否决了舒志高的意见,任命了严系大将原司法局副局长郎斌担任。

  而市政府秘书长康向阳也没有按照舒志高希望的那样在市委常委会获得市长助理的提名,被不冷不热的搁置了下来,这一系列的激烈碰击大概也使得这位原本自信满满的舒市长有些受挫感,而且也意识到严立民的手已经在不知不觉中伸到了市政府圈子里边来了。

  如果不作出必要的反击,舒志高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威信又将缓慢的被销蚀掉,而严立民也会借此机会牢牢确立他在人事问题上的第二主宰权。

  赵国栋虽然不愿意看到这种现象的出现,但是他知道现在祁予鸿就是在利用严立民不断敲打着舒志高,而舒志高虽然有陆剑民的支持,但是显然两人结合起来的力量显得太过脆弱单薄,赵国栋也不至于不明智到这个时候要加入舒陆联盟中去,这个联盟实在太孱弱了。

  舒志高当然清楚自己作为市委副书记、代理市长他在人事权力上本身就先天不足,一不是本土干部缺乏根基,二是市委书记祁予鸿和他关系微妙,两人在发展经济观点上相似,但是在用人问题上,祁予鸿和其他任何一个市委书记一样都牢牢的捍卫着权力,让舒志高插不进手,三来他现在还是代理市长,翻年后的选举虽然不存在什么大问题,但是毕竟也需要过一个程序,在此之前他还只能保持相对低调。

  严立民将手脚伸到西江区地盘上眼前这个年轻人不耳能不清楚,就算是他真的不太了解,相信尤莲香也会把这个信息传递给他,只是这个家伙忍耐力和耐性都出乎寻常的好,忍辱负重还是蛰伏伺机,似乎都有些过于平静了。

  舒志高也没有奢望赵国栋会加入他的阵营,就算是他和祁予鸿以为常委位置上的横刀夺爱而关系不佳他也不会草率行事。这个小狐狸比谁更狡猾,连祁予鸿都能被他不知不觉间耍了一回,他大概是要一直坐观下去,看看市里边的风吹草动,不过有时候却由不得他。

  “舒市长,西江建筑市场是存在一些问题,不过这也不完全是西江方面的问题,市区两级在市政建设上的权属有明确分工,据我所知,市里边那边的建筑市场也一样存在诸多阴暗,如果市纪委能率先从市里边取得突破,我相信西江这边也一样可以打开局面。”赵国栋话语表达出来的意思含混不清,既像是希望市里边先动起来,又像是西江方面要独行其道。

  舒志高努力分析着赵国栋表露出来的意思,但是未能如愿,他得出的结论是这个家伙还是在摇摆不定,说再难听一点就是墙头草,他也不过分逼迫对方,以严立民的性格和他与赵国栋之间的心结,估计两人的磕碰也是迟早的事情,他只是提醒对方一下罢了。

  “国栋,有些问题你是回避不了的,只有勇敢面对。”舒志高挑起一大夹面条塞进嘴里,含糊不清的道:“当断不断,必受其乱。”

  赵国栋没有正面回应,只是闷着头自顾自的吃着牛肉面,仿佛消灭面前这碗牛肉面才是眼下最重要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