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四十一节 磨刀霍霍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四十一节 磨刀霍霍


  送走了舒志高赵国栋就赶回到了区委,王益和骆育成已经在办公室等候着了。

  区纪委的工作力度显然要大于检察院方面,这当然与先前赵国栋确定原则有关。

  以行业作风整顿为幌子,对现行对行政机关的一些制度性弊病进行调查整顿,这种动作可以适当程度的麻痹那些家伙。

  所有人都清楚赵国栋在花林掀起的打造软环境风暴,而包括祁予鸿、舒志高乃至严立民在内的市委领导也对赵国栋在市委常委会上提出的要改进工作作风、改造思想观念、改善投资环境的这三改工程赞不绝口,祁予鸿在常委会上也提出了要求市纪委和市委组织部将这个三改工程在西江作为试点全力推进。

  有了市委支持,区委组织部、区纪委以及区委办三个单位组成的三改工程领导小组也是全力在整个西江区局行部门和乡镇中全力整顿作风,要求每个机关和乡镇都要采取过关式的手段来针对各自部门和乡镇在思想观念、工作作风、创新意识这几个方面搞一次轰轰烈烈的自查自评活动。

  找问题,找不足,找差距,然后.分析成因,提出改正意见,最后是区三改工程领导小组逐一对每个部门进行拉网式的检查复核,并提出整改意见,一副不达到整顿目的誓不罢休的气势。

  只要不牵扯深层次的问题,区里.边这一帮子人还是相当配合支持的,谁都知道新官上任三把火,赵国栋一上台难免也就要搞些形式主义的东西,哪怕这种形式主义的力度更大更凶猛,那也无关大局。

  甚至连雷鹏也是在区上的三.改工程领导小组工作会议上声色俱厉的点名批评包括公安局、交通局、建委以及越秀街道办在内的机关和街道办以及乡镇动作迟缓,力度不够,要求全区个部门各单位各乡镇街道干部都必须站在事关西江区生死存亡的高度来看待三改活动。

  肖朝贵和桂全友两人牵头带着两个工作组分别.针对区机关和街道乡镇进行整肃,也是弄得各单位都是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各单位工作作风也是有了明显改进,机关和乡镇干部也是提心吊胆,深怕被三改活动工作小组当作典型来抓。

  赵国栋也是区委全会上对于这一次三改活动的.力度表示满意,要求全区干部要将这种作风坚持下去,这让很多人心中也是暗自松了一口气,听赵国栋的口气似乎这项已经取得了预想中的成果,所有人尤其是那些睡不安枕的有心人们只希望赵国栋这一把火能够早日烧过,让大家伙儿也能够安安稳稳的过个太平年。

  一切似乎都预示着赵国栋的第一把火已经快.要烧结束了,当然这只是似乎如此。

  “这么说来,池大.虎基本上是在主持交警大队工作,梁崇泰在其中牵扯有多深?”赵国栋听完王益的汇报,皱起眉头问道。

  案桌上那盆鲜活的云竹都被王益和骆育成两个烟囱熏得有些萎靡不振了,这一场汇报持续了两个多小时,赵国栋就一直被王、骆二人的烟雾所包围,若是寻常,他早就开了办公室大门和窗户,不过今天他早就告诉令狐潮不见任何人。

  “池大虎也就是今年初才开始主持交警大队工作,去年一年梁崇泰虽然升任了副局长,但是还是把持着交警大队的所有大权。根据我们在外围的了解,交警大队办的安泰驾校问题相当大,我们粗略估算了一下,光是安泰驾校一年的收入都应该在四五百万以上,但是根据前两年的对公安局的审计,账目上根本显现不出来,这笔收入究竟在哪里,怎样开支的,都无从知晓。但是那时候张绍文在位,也就没有人去触这个霉头。”

  “现在马占彪有意将安泰驾校与公安局脱钩卖掉,如此好一个一本万利的产业,也是公安局才能把持垄断,每年少则两三百万多则五六百万的纯收入,纯粹就是一下金蛋的母鸡,马占彪为何会如此急迫的想要卖掉?这中间肯定有绝大问题。我估计是因为看到赵书记你来了之后他有些担心,所以才会想要把这个驾校卖掉,只要拖上两年,时过境迁,这样日后就算是有人想要来翻这笔帐,那也是一笔无头公案了。”

  王益一边翻阅着自己手中的笔记本,一边细细的介绍着,事实上从他调到西江区之后他就在区纪委里物设了几个可靠人选开始小心的在外围摸底,但是鉴于西江区局势没有稳定下来,他也就一直没有敢吱声。

  “嗯,交警大队问题很多,我估计马占彪和梁崇泰也清楚,所以才会把池大虎这个头脑简单的蠢货给拖下水来,想要借助池成峰的关系连带着把严立民也拉进来,谁要想动交警大队这个马蜂窝,那就得首先要过池成峰这一关,难免也就不考虑背后的严立民,嘿嘿,马占彪和梁崇泰也是打得好主意啊。”骆育成轻蔑的一笑道。

  “公安局除了交警大队之外,另外一个窟窿就是保安公司,众所周知那是公安局的一个小金库,挂羊头卖狗肉,名义上是独立经营自负盈亏的企业,实际上谁都知道那是咋经营的,纯粹就是就是一把手的私人帐户,随便啥开销都可以丢进那里去,保安公司经理也是一把手的铁杆心腹,据说比一般的副局长还牛,瞧瞧开的啥车?桑塔纳2000型,赶得上一般的县长县委书记了。”王益笑笑道:“赵书记,听说你也是公安这条线上出来的,不知道你们江口那边是不是也这样?”

  “两码事儿,我们那边交警大队没有办驾校,这是其一,另外就处在省厅市局眼皮子下边,根本不敢冒昧,稍不留意投诉就到省厅市局里去了,吃不了兜着走,至于保安公司么?那倒是有,不过那是市局办的保安公司下的分公司,财务统一由市局行财处管理,每年县局能从市局里分到一部分利润倒是真的,相对透明得多。”

  赵国栋也笑了起来,这年头公安还能滋润两年,过了98年,公安日子就越来越难过,收支两条线,吃皇粮不准吃杂粮,这样下来公安的吸引力大减,再也没有多少人觉得公安这么职业吃香了。

  “赵书记,县公安局这是一个超级大脓包,我估计一旦戳破,脓液四溅,只怕就要引发地震,这一点赵书记您怕是要有充分的思想准备才行。而且我和王书记也商量过了,只怕县纪委这点力量还难以彻底攻破公安局这窝瓜,都是政法这条线上的老伙计,像马占彪、梁崇泰这些都是身经百战的老油子,反侦讯能力不是一般化的厉害,加之多年经营,那是不见棺材不落泪的角色,别说纪委,就是我们县检察院这点力量都够呛,只怕要请市检察院介入才能啃得下来这个硬骨头。”

  骆育成知道赵国栋虽然和高阳关系不错,但是却并不十分赞同由市检察院来牵头,他也理解,毕竟赵国栋是区委书记,啥事都需要站在区里角度来考虑问题,尤其是他是新任领导,区里的事情最好由区里来主导解决,这也能显示出区委区政府的决心和魄力,如果被市纪委或者市检察院牵头,那在市委主要领导心目中,自然也就要低看区里一头了,在涉及许多人的处理上也就要被动许多。

  只是现在反映出来的情况越来越深,牵扯面也是越来越宽泛,涉及人员也是越来越多,光凭区里这点力量肯定难以吃下,特别是现在因为南湾堡坎垮塌事件还牵扯到建筑市场上的许多猫腻,那也需要相当人手介入调查,而这些事情一旦下手就绝对不能松手,只有一鼓作气杀到底,否则就有可能功亏一篑,所以骆育成也是要提醒赵国栋要从大局上来考虑问题。

  赵国栋叹了一口气,他也知道如果要双管齐下,区里这点力量肯定吃不下来。

  高阳那边早就在虎视眈眈,估计他们市检察院这段时间也是没有闲着,尤其是余洋和池成峰正在竞争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一职,有严立民的支持,池成峰很显然占有优势,而高阳却还踮着脚望着余洋能到市中级人民法院当院长空出来的检察长缺,背后又有蓝光在坐镇,只要能逮着池成峰的痛脚,那还不像疯狗一样,一下子扑上来撕咬个够,不弄你个体无完肤那是绝不会罢休的。如果能够把严立民也给拖进这个烂泥潭糊一身泥,那才能更让某些人欣喜若狂呢。

  赵国栋甚至可以断定,就算是自己想要拖延压下,只怕陆剑民和蓝光也不会答应,这不是自己阻挡得了的,甚至连祁予鸿也无法阻挡,无论是陆剑民和蓝光都有他们自己的政治抱负和政治意图,这还不说更有舒志高在背后的推波助澜。为了方便访问,请牢记bxwx小说网,bxwx.net,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