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四十四节 出击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四十四节 出击

  赵国栋很简单的拜访了一下陆剑民,含蓄的表明了祁予鸿的态度,陆剑民相当理智的表示了支持,市纪委以协助配合为主,的确需要市纪委主打的,临时再来确定。

  紧接着赵国栋又和蓝光以及余洋、高阳二人坐在一起进行了沟通,基本上把这一次办案原则确定下来,政法这条线由市检察院负责,区里和市纪委协助,建筑市场这条线由区检察院和纪委负责,市里边配合,并确定了严格保密原则。

  入夜,坐在市检察院三楼检察长余洋的办公室里,空调呜呜的鸣响着,不过三个人都显得有些神思不宁。

  市检察院和区纪委、区检察院的.S.效率都相当高,这大概也与他们这一段时间一直盯着各自的目标有关。分工确定之后,他们就各自交换了获得的最后情报和信息,并迅速组成了几个战斗小组,按照各自确定的具标准备就要在今夜动手。

  赵国栋看了一下表,已经是晚上九点了,按照约定时间,现在就可以行动,只要时机成熟,过了这个时候就随时可以下手。

  “余检,听说要去当**官了?”赵国栋率先打破了沉寂,检察长和法院院长虽然名义上平级,一府两院都属于人大产生的机构,但是很显然三个单位之间的责权利相差甚远,政府就不说了,就是法院和检察院之间也是强弱悬殊,法院手中的权力远远大于检察院,所以从检察长到法院院长那也就意味着升迁。

  “赵书记,你听哪里来这种空穴来风的消息?武院长还干得好好的呢,怎么你对武院长有意见?”余洋清癯的面颊上颇有点仙风道骨的味道,一双细眉下的小眼睛却是精光湛然。

  “得了,余检,虽然还没有上常委会的研究,不过我还不至于闭目塞聪到非要到市委常委会上研究时我才知道吧?”赵国栋笑嘻嘻的道:“武院长要回省高院去了,大伙儿都看好余检呢。

  “嘿嘿,国栋,都不是外人,老武是要走了,不过这中院院长位置瞪着眼珠瞅着的人可多着呢。”蓝光和赵国栋之间要随便许多,四仰八叉的斜躺在沙发上,若有所思的道:“如果真的上了常委会研究,国栋也要发言帮着老余助助阵啊。”

  “得了,蓝书记,余检有你支持,那还不是坛子里捉乌龟——手到擒来?我这个举手常委都是可有可无的,作不得数。”赵国栋无可无不可的随口道:“只要祁书记点头,这事儿也就是分分秒秒搞定的事情。”

  蓝光眼神一动,琢磨着赵国栋似乎是随口而出的话语,瞥了一眼赵国栋,看不出对方深浅,略一思索,却是轻轻一笑:“说得也是,民主集中嘛。”

  赵国栋也深深瞅了蓝光一眼,然后将眼光投向如老僧入定一般的余洋,两头老狐狸,一个比一个狡诈,一个比一个会装傻,都是一些不到最后一刻不会亮牌的角色,自己的火候比起他们来还是要差了一点。

  气氛似乎又冷了下来,直到余洋电话尖厉的叫起来。

  从余洋的神色和语言根本听不出任何东西来,或许是常年的工作习惯让他养成了有人在面前决不泄露电话内容的习惯,余洋一直到放下电话,蓝光和赵国栋也听得几个字和单词,嗯,啊,唔,哦,明白了,就按计划进行,就是这些外人根本听不出一个所以然的话语。

  见蓝光和赵国栋的目光都落在他很上,余洋也是言简意赅:“池大虎落网,正在嫖宿一个暗娼,逮个现行,这会儿大概都还没有清醒过来抓他是为了啥,另外两个帮凶也同时落网,其中一个就是赵书记所说的那个二哥,专门和池大虎联手吃黑钱的家伙。”

  “好!”蓝光和赵国栋击掌相庆,“嗯,争取就先在池大虎身上撕开口子,看看今晚能不能有突破。”

  “余检,抓池大虎的人可要选好啊,池成峰可是在宁陵政法战线上侵淫了几十年的老手了,你们检察院这边可别出啥猫腻啊。”赵国栋知道池成峰也不是简单角色,在检察院和法院都呆过,也有相当深厚的人脉关系。

  晚九点四十,西江区公安分局交警大队副大队长池大虎在宁陵市紫藤娱乐城被宁陵市检察院干警秘密抓获,同时被抓获的还有另外两名马仔,其中一名便是有西江国道二哥之称社会闲散人员焦永辉。

  晚十点二十五,西江区检察院干警以涉嫌重大责任安全事故罪将宁陵洪福建筑公司法人代表洪仁福、公关部经理廖丹丹在东江区一处民宅内秘密控制。

  审查立即展开。

  严立民脸色严峻,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池成峰有此烦躁不安的坐在他对面,嘴角不是时抽搐一下。

  “严书记,姓蓝的欺人太甚,池大虎那兔崽子是不是个东西,但是他那点破事儿值得市检察院动手么?西江区纪委一巴掌也能把他拍死!轮得到市检察院来下狠手?!他们想干什么?打狗还得看主人,他们是冲着我池成峰来的,目的是啥?还不是想要落你的脸,觉得你走了,这政法线上就该轮到他来当老大了?!”

  严立民没有理睬对方有些挑拨味道的叫嚣,就像池成峰所说的那样,池大虎不是个东西,也算不上个啥玩意儿,市检察院要捏死他也是易如反掌,余洋敢在这个时候突然出手,那当然是有用意的,他背后肯定有蓝光在支持,这法院院长之争一下子就燥烈到这种程度,倒是还真有点出乎他的意料。

  问题在于蓝光他难道不清楚这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一职不是他蓝光把谁搞垮另外一个人就能上那么简单么?严立民不信,他和祁予鸿已经有了初步的沟通,祁予鸿虽然没有明确表态,但是严立民感觉得到,祁予鸿对于池成峰上法院院长这个位置并不反对,余洋想上,那就得过祁予鸿这一关。

  这还只是一个表面问题,严立民有些担心的更深层次的东西,西江区公安分局是个深水塘子,马占彪和梁崇泰都不是啥好鸟,严立民对二人都没有多少好感,但是马占彪却和马元生走得很近,原来他也多次提醒过马元生要随时敲打着马占彪,但是马元生似乎在这一点上并没有将自己的意图贯彻到。

  抓个池大虎没关系,就算是行贿受贿也好,徇私枉法也好,抓进去判个三年五年那都不算啥,不过池成峰肯定会受到一定影响那倒是可以肯定,具体发展还很难说。

  这些都不是严立民在意的,严立民担心的是蓝光和余洋会不会借题发挥,把西江区公安分局那些陈年旧账也给翻出来,那有些人就要倒霉了。

  如果蓝光和余洋根本就不是借题发挥,而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呢?严立民心中一凛,他也是搞政法出身的,对于这一套并不生疏,打进去拉出来,顺藤摸瓜,拔出萝卜带出泥,举一反三,各个击破,政法机关要认真起来,那种种手段一套是一套,数不胜数,没有谁能脱得了身,除非是上边不想让你陷进去。

  “成峰,你侄儿究竟有多大问题?”严立民探询的目光落在池成峰脸上,他需要确认蓝光他们是真的只是单纯的针对池大虎而来想要绊倒池成峰呢,还是要挖根究底把西江区公安分局这块地盘给来个犁庭扫穴打击自己?

  “这……”池成峰有些难以回答。

  池大虎的德行他清楚得很,实际上他也并不十分赞成把池大虎放在交警大队主持工作的副大队长位置上,本来就缺少约束,现在又赋予了那么大权力,不出事儿才怪,他自己也是经常人前人后的敲打池大虎,但是效果毫无,他也是束手无策,他甚至也能隐约猜测到马占彪和梁崇泰的心思,但是想到西江区这块地盘上也不至于出啥大问题,也就放松了心思,赵国栋一来他就在琢磨让马占彪把池大虎的位置换了,但是池大虎闹腾得厉害,加之马占彪也是半晌没动静,结果这么快就出了事情。

  “那边反馈过来的情况说他们主要针对啥?”严立民进一步提示。

  “好像就是池大虎和几个社会闲散人员吃钱的事儿,检察院把另外两个社会人员也控制了,正在突审。”池成峰有些艰难的道,“不过涉及金额可能不小,严书记,您看能不能……”

  “够了!”严立民突然暴怒起来,一下子站起身来,来回踱步,高声痛骂:“你这个时候还想着你侄儿?!还想着其他?这个时候谁能保他?他值得你保么?这种垃圾你不让他去蹲大牢,他迟早还得给你捅出更大的祸事儿来!你还是考虑一下你自己的事情吧!”

  池成峰还是第一次见到严立民如此作态,顿时噤若寒蝉,不敢吱声。

  “池成峰!你看你当个什么政法委副书记?连你侄儿都管教不好,你还怎么当领导干部?!我告诉你,如果他们只是要把你侄儿丢进去,那是轻松的,如果这件事情牵扯出其他更宽广的事情来,你池成峰日后在宁陵都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严立民眼睛里几乎要冒出火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