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四十七节 搭桥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四十七节 搭桥

  王丽梅?广播电视局局长王丽梅?因为都毫无防备,两个人一下子撞在了一起,幸好两人都反应得够快,只是轻轻一碰,立即就分开来。

  淡淡的香水味道扑进赵国栋鼻中,赵国栋还没有来得及说话,花信少*妇已经妩媚的微笑着招呼赵国栋:“赵书记,您来了?尤秘书长已经在里边等您了。”

  怔了一怔的赵国栋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话语来回应对方,赵国栋只能点点头,在鼻腔里轻哼了一声表示知道了,却没有给对方多少脸色,径直推门而入。

  花信少*妇也不在意,只是浅笑吟吟的一边掩上门,一边跟在赵国栋背后。

  “赵书记,好久不见了啊?”空调将房间里的气温保持在二十六七度左右,一个只穿了一件奶黄色羊绒衫的女士已经站起身来,“怎么,是不是觉得意外?”

  “咦,尤部长?!真的是你,啥时候.过来的,咋也不提前打个招呼说一声?”赵国栋目光落在对方脸上,一脸惊喜,“稀客啊稀客,尤姐电话里也不说,只说让我陪她吃饭,原来是尤部长来了。”

  “哟,叫我二姐叫尤姐,叫我却叫尤.部长,这是不是厚此薄彼啊,赵书记?”女子娇俏的笑了起来,“二姐,赵书记来了。”

  “嗯,知道了。”角落里的卫生间里传来尤莲香的声音。

  赵国栋乐呵呵的道:“那我就叫.你三姐喽?可三姐叫我赵书记这不是寒碜我么?”

  对于赵国栋这样亲热的称呼,尤蕙香显然相当高.兴,娇靥上也浮起喜悦的笑容,“嗯,这才像话,我就和我二姐一样托大叫你国栋吧。”

  有朋自远方来,赵国栋原本有些烦躁抑郁的心情.一下子舒畅了许多,虽然明知道尤蕙香的到来怕是和背后的王丽梅有关系,不过赵国栋还是很高兴。

  到了宁陵这边,原来江口的关系基本上就断了,.甚至连安都那边的联系也少了许多,忙完工作之余有时候赵国栋也觉得寂寞,各人都在忙各人事情,你不能奢望别人随时能惦念牵挂着你,但是朋友是越走越亲近,而时间和空间却是磨蚀友情的最大敌人。

  准确的说尤蕙.香在赵国栋还在江口时还算不上赵国栋的朋友,不过赵国栋在被发配岭东乡时时任组织部副部长的尤蕙香倒是颇为看顾赵国栋,直到赵国栋调离江口到省交通厅后来又到了宁陵这边,和尤蕙香的联系就基本断了,倒是尤莲香来了宁陵之后,联系才又恢复。

  “嘿嘿,三姐怎么突然舍得今天走宁陵这边来了?”赵国栋环顾四周,没有其他人,难道就是三个女人和自己?

  “怎么,不欢迎三姐?”尤蕙香杏目圆睁,奶黄色的羊绒衫把胸前那对凸起勾勒得格外饱满,风情万种,颇是惑人。

  “哪里哪里,请都请不来啊。”赵国栋笑嘻嘻的道:“你不信问尤姐,我可是多次和尤姐说请三姐过来玩一玩,去泡泡花林的囫囵山温泉,也好让二姐、三姐青春永驻啊。”

  “行啊,我也听二姐说那囫囵山的温泉煞是养人肌肤,我们这个年龄的女人可不比女孩子们,正是需要滋养的时候。”尤蕙香也不客气,含笑答允道。

  “唔,三姐打算在咱们宁陵呆几天,我也好替三姐安排安排。”赵国栋欣然应道,“若是时间充裕,可以在花林那边好生修养几天,保证你回去时神清气爽,精神百倍。”

  “我可没那么好命,也就是一两天光景。”尤蕙香叹了一口气,“国栋你也回安都也不回江口,真是把自己老家也忘了?”

  “嗨,快别说了,三姐,现在就是出宁陵也得向二姐请假,简直比软禁囚犯差不了多少了。”赵国栋叫苦不迭。

  “咋,你觉得不自由了?那也是祁书记怕你们犯错误定下的规矩,组织管得严只有好处,要不都像钱治国那样,心里就舒坦了?”尤莲香一边整理着鬓间散落的发丝,一边从卫生间里走出来。

  “嘿嘿,那是哪儿跟哪儿啊。”赵国栋不动声色的笑笑,“咱们觉悟可是没的说,保证不会让二姐为难。”

  “哼,我看这么多区县委书记和县长里就属你难伺候,是不是觉得你是常委了,二姐就管不到你了?”尤莲香穿着一身深黑色的高龄羊毛衫,下边一条呢子筒裙,更显得身材丰润,瞥了赵国栋一眼,随口道。

  “没那事儿,没那事儿,我可是比任何人都守规矩。”赵国栋矢口否认。

  “惠香到永梁那边友好县——元兴县考察,完了顺便就过来看我,我让她就在这边休息两天,反正后天就是星期六了,国栋你有啥安排?”尤莲香刚一入座,门又被推了开来,陆蕊也钻了进来,“秘书长,真是抱歉,我来晚了。”

  尤莲香对陆蕊印象很好,加之陆蕊也是一个乖觉角色,所以有事没事儿尤莲香也爱把陆蕊给带上,弄得赵国栋都觉得只怕不把陆蕊的编制解决了还真是不行了,市人事局那边也答应给开发区管委会增加一个编制,不过得等到翻了年之后才行。

  “刚好,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来吧,小蕊,你陪你丽梅姐坐,这两位你还不认识吧,西江区广播电视局局长王丽梅,你叫梅姐就行了,她是我妹妹,你叫惠香姐吧。”

  宁苑的服务质量相当不错,菜肴很快就送了上来,数量不多,但是胜在精致,显然是专门安排了的。

  “国栋,丽梅现在在你手下干事儿,你可得关照着一点,这段时间你才到西江,我也没有给你多说,丽梅的姐姐王丽娟是长津县委宣传部部长,和惠香都是安都市委党校同班同学,关系很好。”尤莲香瞥了一眼脸色如常的赵国栋,平静的道:“丽梅,工作上你有啥事情也要多向国栋汇报,不要只顾着埋头拉车,不知道抬头看路。”

  赵国栋面无表情,尤莲香语含深意,不过现在是不是有些稍嫌过早了些?

  尤莲香不应该不知道现在西江区的情势,而王丽梅号称张绍文的八大金刚之一,传言她和张绍文也是说不清楚的关系,尤莲香怎么会替这种女人说项?虽然说纪委那边还没有抓住王丽梅什么有价值的把柄,但是随着这风暴进一步深入,很难说王丽梅脱得了干系,赵国栋甚至早就另行在考虑广播电视局局长位置由谁来担任了,无论她王丽梅有没有问题,她都不可能再在宣传部副部长兼广播电视局局长这种敏感位置上呆着了,不过尤莲香这一cha手,倒是让赵国栋有些意外。

  好在这也不是一时半刻的事情,赵国栋倒也无所谓,到了水落石出的时候,王丽梅真有问题,尤莲香她也不好说啥。

  王丽梅也注意到了赵国栋的冷淡,不过她很能控制自己的表情,尤氏姐妹与赵国栋之间的关系的确不一般,几乎就有点亲姐弟一般的味道,有这层关系在,王丽梅倒也不担心日后赵国栋的态度。

  一餐饭吃下来也是其乐融融,吃完饭后,又安排到卡拉OK包房里唱唱歌,喝喝酒,赵国栋虽然困倦,但是这种情况下也不好脱身,只能硬着头皮相陪。

  赵国栋和尤莲香随着悠扬的舞曲翩翩起舞,他已经很久没有跳舞了,尤莲香舞技相当好,舞姿娴熟而又高贵,赵国栋反倒是有些被动的被尤莲香带着游走。

  手指扶在尤莲香丰腻的背上,*罩带子略略有些紧,勒出一条明显的印痕,赵国栋手指可以清楚的感觉到肩带挤压肌肤的肉感。

  “国栋,你是不是有些担心王丽梅有啥问题?”尤莲香有些灼热的气息在赵国栋面前浮动,黑暗中两人之间的距离被无限拉近,不过赵国栋现在可没有其他不良想法,对于他来说,尤莲香具有一定*惑力,但是不足以冲破道德的束缚。

  “尤姐,你说呢?她和张绍文之间的关系说不清道不明,现在纪委和检察院查得正紧,保不准明天就该轮到她了。”赵国栋低声道。

  “哼,这些事情还用得着你来教我?她的情况我比较了解,和张绍文并没有外界想象的那些捕风捉影的事情,女人长得漂亮一点就脱不了这些绯闻的困扰,她虽然爱打扮一些,但爱美之心是女人天性,总有一些人喜欢嚼舌头编排不是。”

  尤莲香语气相当肯定,但是这种事情赵国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二姐,再说吧,看看再说,知人知面不知心,清者自清,浊者自浊,真金不怕火炼,大浪淘沙之后,也就一目了然了。”赵国栋摇摇头。

  “嗯,我相信随着时间推移,你会改变你的看法,漂亮女人并非就是花瓶,有些时候你会发现她们的能力尤胜于她们的美貌。”

  尤莲香也知道现在的赵国栋不是往日的赵国栋了,他有他自己的看法,你要强求他改变他自己的观点也不可能,只能慢慢通过接触来帮助他修正错误看法,这需要一个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