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四十九节 高深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四十九节 高深

  一觉到天明,天幕尚未亮尽,从睡梦中醒来的赵国栋就觉得自己全身似乎又充满了用不完的精力,出门在小院里走了一趟拳脚,出了一身汗,洗了一个澡,然后在盘腿在g上调息打坐十五分钟,纳精吐气,顿觉神清气爽。

  又将是战斗的一天,赵国栋站在窗前默默的想着。

  钱治国栽了,昨晚十一点四十区检察院检察长谭越给自己打电话汇报,市检察院那边对钱治国的审讯已经取得了突破,钱治国已经交待了他这几年里从洪福建筑公司老板洪仁福手中收取了二十万现金以及价值将近十万元的黄金首饰、腕表、西装等物品,并为洪福建筑公司承揽区里发包的市政工程大开绿灯,并与孙定中一道接受了洪仁福提供的到广东那边旅游消费。

  区检察院这边一样大获全胜,孙定中、李贵臻和王慕全数吐实,仅从洪福建筑公司一家收取贿赂就达到二十万元以上,其中孙定中独得十万元,李贵臻和王慕各获得五万多元。

  纪委那边对李晓平的调查却是陷入了僵局,李晓平只承认和张曼之间非正常男女关系,却坚决否认收受过洪福建筑公司的贿赂,将交通局发包给洪福建筑公司的工程责任全部推给了钱治国打招呼的缘故。

  不过纪委在李晓平办公室里书橱里一本不起眼的厚厚《道路养护手册》夹层胶皮中发现了多张照片,全是李晓平与多个女人亲密交往的照片,涉及女xing多达十余人,其中既有交通局女gan部,也有外单位女xing,更有风月场所的女子,甚至还有一龙二凤一起飞这种目前还比较少见的照片,尤其是还有几张照片明显是采取自*角度的做*照片,连纪委查案gan部都对素来严肃的李晓平还有这种特殊爱好啧啧不已。

  在纪委的严厉督促和检察.院行动的威吓下,交通局和建委已经有包括一名交通局副局长在内多人到纪委上缴收受的贿赂,并主动说清楚问题,区府办钱治国秘书也主动到纪检监察部门上缴了他收受的一万八千元款项。

  税务部门也还是针对洪福建筑.公司偷税偷税问题展开调查,初步怀疑洪福建筑工程公司几年来偷税漏税金额接近百万。

  赵国栋走进祁予鸿办公室时.才发现陆剑民和蓝光以及尤莲香都已经在了,他怔了一下也没有多言,含笑和几位领导打了一个招呼,便坐在了一旁的沙发上。

  讨论的问题只有一个,就是目前针对西江区存在.的**问题进行调查情况通气,并确定调查处理原则。

  舒志高和严立民都没有参加,这让与会人都是若.有所思,看来祁**下决心要把这件事情控制在他的掌握之下,避免问题的进一步复杂化。

  蓝光先行介绍了市检察院这边的情况,从池大.虎开始挖出来的线索以及涉及到西江区**分局的多名gan警,目前已经拘留了包括池大虎在内的四人,并采取异地关押的方式将看押地点选在了花林县看守所。

  赵国栋也将西.江方面纪委和检察院取得成果作了简要介绍,紧接着陆剑民也介绍了对钱治国的调查情况,并主动建议将钱治国移交市检察院来接手。

  会议进行得很顺利,几个人都各抒己见,祁予鸿最终作了总结,要求市区纪检和政法部门在确保市区两级社会局面平稳的态势下要加大对fubai案件的查处力度,尤其是对已经暴*出来的问题更是要一查到底,不管涉及到谁都绝不手软,祁予鸿甚至声se俱厉的告诉三人凡是有谁打招呼说情,一律向他报告,由纪委部门给予处理。

  赵国栋从祁予鸿办公室里出来时就知道这一夜里局势又变了,赵国栋若有所思的微笑着,陆剑民的主动配合,蓝光的理智和克制,这年头,没有谁是省油的灯啊,自己还是嫩了点,还在替祁予鸿和舒志高两人白C心,和谐,妥协,平衡,这一个一个词语都在赵国栋脑海中漂浮飞舞。

  对已经暴*出来的问题一定要一查到底,绝不手软,嘿嘿,真是有意思,赵国栋越想越觉得领导语言的含义是多么丰富多彩,老祖先留下的语言文字的确是国粹,每一个字,每一个词,每一句话都能衍生出无数令人回味无穷的含义,要学会深刻理解。

  难怪各种会议都在强调一定要深刻领会精神,的确高深精辟!

  想到这儿赵国栋也是舒了一口气,既然上边已经定了调子,那自己的压力也就相对轻松得多了。

  “尤姐?”

  电话里传来尤莲香的声音:“还没走吧?到我办公室里来一趟。”

  赵国栋注意到陆剑民、蓝光和自己离开时,尤莲香还在祁予鸿办公室里,看来祁予鸿还专门把尤莲香留下交待了事情,这会儿尤莲香却突然通知自己到她办公室,莫不是祁予鸿又有啥交待通过她来转达给自己?

  尤莲香的办公室环境丝毫不比祁予鸿的办公室差多少,除了多了几分女xing气息外,其他装饰设施都相差无几,也足以证明这位大内总管在市委里边多受重视。

  “尤姐,又有啥安排?”赵国栋在尤莲香面前素来很随便,看了看隐藏在办公桌暗格里的巧克力,笑了起来:“尤姐,你身材已经够丰M了,还在吃这玩意儿?也不怕......”

  尤莲香凤眼一瞪:“你这眼珠子怎么老往不该看的地方看,女人的秘密都被你瞧光了!”

  “嘿嘿,尤姐,你这话可有语病,女人秘密我怎么能看见,那都是遮得严严实实的。”赵国栋嬉皮笑脸的道。

  “少在我面前油嘴滑舌,祁**让我提醒你一下,控制节奏,不要来得太急,循序渐进,要让大家心理有一个接受过程,避免引发太大的动荡。”尤莲香也坐在沙发上,以手撑颌,若有所思的道:“这也算是宁陵官场地震了,一下子给弄出这么多事儿来,祁**也是有些上火了。”

  “重症用猛药,不这样搞一下西江区ri后也难得清静,我倒是主张抓紧时间三下五除二解决问题。”赵国栋无可无不可的道。

  “乱弹琴!恩威并施,宽严相济,这你也不懂么?”尤莲香凤目含威:“fubai要惩处,但是也要注意到目前的局势,祁**只是要求循序渐进,并没有要求你们不查处了,这一点难道你懂把握不了分寸?”

  “可是尤姐,你也知道战机稍纵即逝啊,有时候还真就差这点火候呢。”赵国栋随口道。

  “行了,你就别凑热闹了,我是好心提醒你,陆剑民和蓝光那两头老狐狸人家根本就不需要提醒,祁**一个暗示他们就知道咋办,就怕你还懵里懵懂的烧火。”尤莲香瞪了赵国栋一眼。

  “放心吧,尤姐,我知道分寸,嘿嘿,那两个老滑头咋就这么好说话,怕是又在祁**那里捞了点好处吧?”赵国栋贼眉鼠眼的jian笑道。

  尤莲香瞥了这个家伙一眼,这个家伙的嗅觉和反应真够快,就这么一两句话也能估摸出个大概来,难怪这个家伙能玩得如鱼得水一般。

  “你少管闲事,管好自己的事情就行了。对了,中午我和惠香要去野鱼庄去吃饭,你去不去?”

  “我就不去了,祁书记都定了调子,我也得召集我那一帮人马确定原则,晚上吧,晚上安排在哪儿?要不gan脆晚上咱们就直接到花林,住麒麟观大酒店,明早咱们就去逛逛风景区,然后下午就泡泡温泉,明晚再回来?”赵国栋建议道。

  尤莲香想了一下才迟疑的问道:“你这边事情丢得开么?”

  “呵呵,尤姐还担心我控制不了局面?”赵国栋含笑道:“放心吧,下午我会安排好,五六点钟出发也赶得及,吃了饭再唱唱歌也没有问题,麒麟观大酒店的条件可不比宁苑差。”

  赵国栋回到区里就把王益和骆育成以及桂全友三人叫到一起,传达了市委意见。

  从王益平静的神se中赵国栋就知道这个纪委**肯定已经从陆剑民那条线获得了消息,这更加深了赵国栋对他的戒备和反感,有啥事情不向自己这个区委**汇报,却时时刻刻和市纪委搅在一起,看来这位从市纪委下来的gan部还没有完成角se转换,真还以为纪委是垂直领导部门咋的,或者就是什么人cha手进西江区的一颗棋子,想到这儿赵国栋心中就更不舒服。

  等到二人离开之后,赵国栋才又和桂全友交待了一些事宜,尤其是要他和肖朝贵尽快商量拿出一个关于区里各部门领导gan部需要调整的人员名单,特别是向建委和交通局系统出现大量空缺,以及公安局方面可能也要出现的空洞,这也是稳定人心的另一重要举措。

  桂全友从赵国栋的言语中也知道肖朝贵已经完成了角se转换彻底成为赵国栋的另一只手,这也难怪,雷鹏不可kao,自己来西江时间太短,底子太薄,组gan系统没有一个够份量的角se来帮衬,短时间还真难以打开局面,现在有肖朝贵联手,这问题就简单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