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五十四节 人事问题最敏感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五十四节 人事问题最敏感

  全市反腐倡廉大会显然是针对这一段时间特定的环境下召开的,让赵国栋没有想到的是严立民这个家伙居然要在这里长篇大论的卖弄一番,再看看他一副壮怀激烈的模样,不了解他的人真就是天xing嫉恶如仇呢。

  赵国栋有些好笑的瞅了一眼还在用肢体语言影响下边听众的严立民,真把下边人当傻瓜还是需要这样一次造势来洗拖已经有些甩不掉的污垢?

  丁高寿最终还是选择了严立民,或者说他被舒志高拒绝而被严立民接受了,有雷鹏的帮衬,丁高寿现在看起来似乎可以渡过难关,赵国栋知道上边为了丁高寿的问题还在角力,至今仍然没有收场的迹象。

  丁高寿的问题比雷鹏要多得多,当然也复杂得多,赵国栋相信只要检察院仔细查下去,保不准他比钱治国下场更惨。

  当然严立民为什么会接受丁高寿还是让赵国栋很是有些疑惑,严立民不应该是如此不智之人,虽然祁予鸿明确了尽可能不扩大打击范围的基调,但是并不代表一切都偃旗息鼓,已经暴露出来的东西依然要查个水落石出,否则便会授人以柄。

  丁高寿已经有一些问题反.映出来了,而且人缘不佳,和钱治国不相上下,即便是在西江区也树敌也甚多,随着风暴渐渐消停,看到钱治国落马而丁高寿无恙,保不准就有人要孜孜不倦的对丁高寿发动进攻,谁要帮他把这些东西压住,那就是要承担一些**风险的。

  不过丁高寿的确要比钱治国聪.明许多,虽然检察院方面也掌握了一些线索,但是丁高寿显然是有高人指点过,怎样洗拖自己,怎样寻找对自己有利的证据,这一切他都早已经在暗中准备,这也是检察院只大略接触了一下之后就没有再轻举妄动的主要原因。

  全市近千名正科级以上gan部.参加了这次会议,整个宁陵市会议中心座无虚席,市纪委和市监察局的gan部按照各县区各部门清点来人,这样大规模的会议已经很久没有开了,追溯到之前,似乎祁予鸿到任宁陵之后就没有开到科这一级gan部大会,省纪委副**、监察厅厅长娄贵亭到会。

  赵国栋收拾起起伏的心情,淡然的目光从笔记本.上收回投向下方。

  会议中心可容纳千人,但是依然是(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n,章节更多,请登陆!)坐得严严实实。.按照常规依然是各县区来的gan部坐中间,市直机关各局行及市属企业坐两侧,泾渭分明,当县第一二个位置都是各县县委书记和县长,只有开发区和西江区合二为一,显得有些怪异,李泽海和曾令淳并排而坐,两个单位似乎也因为赵国栋身兼二职而融为一体了。

  会议的议程也不复杂,市委副**、纪委书记陆.剑**持会议,市委副**严立民作动员讲话,市委副**、代市长舒志高部署下阶段反腐倡廉工作和建立反腐倡廉常态工作机制意见,市委书记祁予鸿作重要讲话,最后是省纪委领导作指示。

  赵国栋目光从.西江区gan部转移到了花林县的阵营中,黄昆脸se平和,唐耀文若有所思,背后的鲁达、庞均等人也是神se各异,赵国栋目光在简虹脸上略作停留又离开了。

  尤莲香还没有拿定主意,简虹给她的印象还行,不过看样子还得加深加深,自己也怕还得替简虹加两把火,严立民那边不能指望,但是赵国栋也知道这个时候是时机最佳的时候,严立民不会主动挑起战争,所以只需要在章天放那边下下功夫。

  不过这事儿就算是尤莲香点头首肯了,自己也不能在祁予鸿面前漏口风,祁予鸿面前还得尤莲香自己去说和,否则保不准又得节外生枝。

  霍云达这一头自己倒是可以大明其道的向祁予鸿提出来,现在西江区经此震荡,士气低迷,明年工作难度更大,尤其是要想在企业改制上下功夫做出成绩,非得有得力gan将给自己的撑起不行。

  有时候换个角度想一想觉得来这样一场风暴也有好处,一来可以腾出不少重要位置来,便于能者上,尤其是向建委和交通局这样的位置,如果让一gan资历颇深的用人把住,你一时半刻又找不到合适理由调换,那还真得耽误事儿。

  而且借这个机会立威也便于自己推行自己的想法和政策时受到的阻力更小,谁敢说他tun部下边就洁白无瑕?真要让纪检监察部门带着放大镜来寻找,弄不好就得给你找出一大堆屎出来。

  就像现在,钱治国完蛋了,丁高寿就算是能逃拖这一劫估计也迟早得脚下抹油溜之大吉。至于说雷鹏,赵国栋估计严立民不会轻易放弃西江这块阵地,这颗钉子无论如何也得钉在这儿,恐怕连祁予鸿也会默许甚至支持,毕竟让西江区变成自己只手遮天那不又成了另外一个张绍文?吃一堑长一智,经此一遭,谁也不愿意再见到此种场面。

  现在西江区政丶府班子里魏晓岚给赵国栋印象还不错,精明能gan,分管的虽然是农业这一块,但是却打理得井井有条。

  赵国栋一直有一个看法,你要看一个分管领导工作如何,其实很简单,看看几个具体局行的工作状态怎样,也就能大致琢磨出这个分管领导的水准能力,而相比较之下农业这一块在西江区远不及其他县区那样重要,魏晓岚能做到这种程度,就相当不容易了,如果把钱治国分管这一摊子交给魏晓岚,或许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赵国栋的目光重新回到西江区阵营,魏晓岚座位kao后,这个时候似乎正在认真倾听舒志高的部署。

  修剪的十分整齐的碎发看上去很清爽,瘦削的脸上浅淡的黄褐斑反倒是更衬托出她的gan练,长相平常,但是能力出众,她是原来教育局长上来的,不到四十岁的年龄能把教育系统这样一个大堂子收拾得服服帖帖没点本事手腕不行。

  嗯,可以和曾令淳商量一下,年前就得考虑调整一下班子分工,贺同这种唯唯诺诺的角se也不知道是怎么安排到这个位置上来的,要说他也不是张绍文的亲信,市里边要掺沙子也不该让这样一个角se来才对,让他去挑起工业这一块的工作,也真是难为他了。

  区政丶府里其他几个副区长赵国栋都还没有完全吃透,吴应刚这个区府办主任倒是彻底向自己输诚了,章天放牵的线,赵国栋还真没有料到吴应刚这个家伙如此利落,张绍文还没有露出颓势,这家伙就已经嗅到了气味,秘密攀上了章天放这根大树。

  章天放的面子赵国栋还是要买的,何况吴应刚这个区府办主任也不是纪委重点盯住的对象,一些细枝末节的问题都要去追究,那这西江区就真成了洪洞县里无好人了。

  赵国栋在台上浮想联翩,台下人一样是思绪翻飞。

  丁高寿知道无数人的目光不是飘过自己的脊背,他很不想参加这样的会议,但是他也知道自己如果不参加,那也许会议还没有散,只怕无数个关于自己已经被纪委或者检察院拿下的版本就会民间坊里流传了,再是难受也得来撑着,这是严立民严厉告诫他的。

  短短一两个星期他觉得自己就像是比自己在西江区工作几年还艰难辛苦,虽然上上下下从没有人对自己说起过啥,甚至连钱治国的事情也从没有人在自己面前提及过,赵国栋和曾令淳仍然一样和自己笑语如珠谈笑风生,但是那骨子里要把人冻僵的冷意却一直盘踞在丁高寿全身上下。

  莫伸手,伸手必被捉,这句话就像是一条择人而噬的毒蛇一般高悬于头顶,随时可能扑上来死死咬住自己,憋得丁高寿有一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尤其是见到钱治国、孙定中、李晓平和马占彪这些昔ri关系莫逆的朋友同事纷纷锒铛入狱,那股子不知道一夜醒来会不会有人临门的恐惧简直就要让人发疯。

  他一刻也不想在西江区呆下去了,赵国栋那和煦的笑容和曾令淳平静的目光都像是森森利剑随时准备刺出,王益和骆育成两人更像是吐着滴血舌头的两头狼犬在一旁虎视眈眈,昔ri大权在握的那种快感早已经消失无踪,这个时候他只想找一个清水衙门老老实实呆下去,等待这场风暴席卷而过,寻个安稳之地安度下半辈子。

  王益有些复杂的目光掠过高居于主席台上赵国栋的脸上,陆书记提醒他要和赵国栋搞好关系,在向他汇报工作的同时也要注意方式方法,尤其是要注意到赵国栋方面的感受,王益不知道陆书记是不是感觉到了啥或者听到了什么闲话,西江区纪委这一次也算是立下了汗马功劳,但是王益感觉得到赵国栋对于自己的信任度似乎并没有增加,反倒是有点后退的味道。

  这纯粹是一种直觉,王益自己也反思过自己的工作,自觉没有任何不妥之处,即便是因为在处理事情的节奏上和赵国栋想法有些不一致那也纯粹是工作上的争执,并没有其他,而从ri常工作上来来赵国栋也一样对自己信任有加,但是为什么自己会有这种感觉,而陆书记又要这样提醒自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