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五十五节 人心莫测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五十五节 人心莫测

  王益自然不知道祁予鸿在向赵国栋征求关于陆剑民提出的让王益由区委常委、纪委书记升为区委副书记兼纪委书记时,赵国栋提出了异议,要求暂时放一放。

  陆剑民同样不知晓,但是祁予鸿随即暂时搁置了陆剑民的提议,只说要放在日后西江区可能进行的人事变动时再来统一调整,这一说法听起来似乎也很有道理,但是还是让敏感的陆剑民隐隐约约觉察到了一点什么。

  赵国栋的形象在王益眼中变得有些模糊不定,吴应刚向他的靠近和肖朝贵的投效,王益都能够接受,毕竟这二人就连市纪委方面都没有掌握到多少有价值的东西,但是王丽梅和莫荣频频在赵国栋身畔出现就让王益有些不安了。

  王益不相信赵国栋是那种见了女人就迈不开步的角色,虽然在赵国栋来西江之前他就听说过关于赵国栋和花林县广电局副局长之间暧昧不清的传言,不过那都仅仅是传言而已,做不得数,何况只要不涉及贪腐,王益对于领导生活作风方面的事情并不太感兴趣。

  但是莫荣和王丽梅不一样,莫荣作为越秀街道办党委书记是张绍文的绝对铁杆,王益怀疑中钱治国和丁高寿的多宗贪腐事件都是通过莫荣从中牵线搭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莫荣的重要性甚至超过了如吴应刚、李晓平这样的角色。

  而王丽梅是什么人?张绍文.的情妇,一个靠出卖身体上位的女人,难道说赵国栋还能看得上这种女人,王益甚至有些愤怒,就算是你赵国栋真喜欢这个调调,难道这西江区就没有其他女人你就得非要去接别人的马桶?

  王益甚至有意无意的探听过桂.全友和骆育成的态度,桂全友沉默不语,骆育成顾左右而言他,这让他更是沮丧而又郁闷。

  他不知道二人视而不见还是.刻意回避,抑或是根本就觉得这不是啥问题,这更让王益觉得不安,这可不是一个好兆头,现在听得陆剑民这样提醒他,他就越发觉得赵国栋对自己起了猜忌心理了。

  就因为自己拂逆了他的意思还是觉得自己不尊.重他这个区委书记?那他的封建家长作风也未免太浓了,**的政权是讲求**集中制,并不是一言堂,王益有些愤愤的想到。

  坐在王益身旁的骆育成却没有王益那么多愁肠.满怀的味道,他的心情相当好,无论是赵国栋还是蓝光对于他这段时间的工作都相当满意,尤其是赵国栋,自己推荐的黎肃得到了赵国栋的认同,顺利到了公安分局担任政委一职,这使得自己在政法系统的威信急剧提升。

  一个政法委书记怎样体现自己的威信,那就是.能在一把手面前说得起话,推荐的干部能够得到区委的赞同,威信就是这样一步一步建立起来的。

  王益和赵国栋.的隐隐不合拍他也感觉到了,他觉得王益角色有些错位,你首先是区委常委,然后才是纪委书记,纪委系统的领导体制虽然有些独立,但是仍然坚持了在同级党委领导之下,并非游离于同级党委领导之外,在这一点上骆育成觉得王益忽略了,而这恐怕恰恰是每一个一把手都无法容忍的。

  什么事情你都先行向市纪委汇报之后再来向区委汇报,你怎么可能让区委书记对你满意,换了自己是赵国栋一角,一样也无法容忍。

  赵国栋并非是啥也不懂的愣头青,能坐在他现在这个位置上就应该知道他的分量,在这次风波中他表现出来的政治智慧就足以证明他处理事情不拘于一时一地,眼光胸怀都是深远,你王益若还只是把他当作一个普通区委书记来看待,那你只怕就要为走错路付出代价了。

  大会终于结束了,人潮如洪水一般缓缓涌出,即便是有交警疏通,但是这样庞大的人流和车流依然花了十多分钟才慢慢疏散开去。

  各县基本上都是包了大巴车来的,一个县两个大巴车也就基本上把全县科级干部包揽了,只是在这个时候就显得有些不那么方便,有些干部要吃了饭回去,有的干部则想要借机在市里耽搁一下,而有的索性就直接往回走。

  赵国栋接到唐耀文电话时他刚推了尤莲香要求常委们陪一陪省监察厅的娄厅长用午餐,好在对于赵国栋这些常委来,这倒也不是什么硬性任务,愿意去陪当然好,不愿意去陪也不勉强,若是要全市常委都必须要个个到场相陪,一个监察厅长也还没有那么高的规格。

  唐耀文在电话里很是亲热,只说一干花林老部下到了市里边想要敲老书记一顿饭,赵国栋听得唐耀文说得有趣,也就爽快的答应下来,让令狐潮去河边水晶舫订了一桌。

  赵国栋到水晶舫时,唐耀文他们一干人也刚好到。花林县的县级班子似乎是不约而同分成了两拨人各有各的安排。

  黄昆带着鲁达、庞均、苗月华、翟化勇、何良才以及王二凯和黄铁臣一帮子人走了,据说是现在的市委副秘书长、市委办主任宗建邀黄昆一聚,由此可见黄昆人缘还是相当不错。

  唐耀文却不想跟着黄昆背后去摇旗呐喊,当他和几个关系熟络一点的一说要敲赵国栋一顿之后,立即就获得了韦飚、简虹以及辛存焕和霍云达的赞同,连带着还把陈雷、许萍、罗冰和崔天琴、米丰恒也拉上了。

  看见一大群人在门口迎候自己,赵国栋连连摆手,一边埋怨道:“这像啥?都是一帮老伙计聚一聚,别弄得这样都失去了味道了。”

  “嘿嘿,赵书记,你现在可是市委领导,咱们又是来敲市委领导一顿的,也得表现咱们的诚心不是?”唐耀文笑嘻嘻的道。

  “走吧,进去了,别那么客气,到了这边才觉得还是咱们花林好啊。”赵国栋有些感叹的道:“山青水秀,早上一觉醒来,都要觉得精神好许多。”

  “赵书记,现在这山青水秀一词儿都有些变味了,不是夸赞一个地方环境好,而是暗指这个地方经济落后没有工业的意思了,这可不能随便用在我们花林县头上。”简虹含笑道:“咱们花林今年GDP已经确定超过奎阳和土城,比起曹集和西江差距也很微小了。”

  “嗯,那是好事,看来西江明年要努力了,要不老大哥都被小字辈赶过压在头上,我这个当区委书记的脸上无光啊。”赵国栋率先入席落座,一边招呼着大伙儿也都围成一桌,“耀文,说好中午不喝白酒,下午还有事儿。”

  “嘿嘿,赵书记,花林能超过奎阳和土城,撵上西江和曹集,那也全靠你在花林这两年打下的底子,要不我们花林别说追西江、曹集,能赶上云岭和丰亭做梦都得笑醒。”唐耀文早已经端起了宁江醇瓶子一把扭开了盖子,“你走了这段时间我们大家伙儿都知道才过来挺忙,所以都约好不来打扰你,等你把这边理顺了,我们再来替你庆贺庆贺,今天正好有这个机会,你过来也有两个多月了,所以这酒若是一口不喝,怕是大家伙儿不会答应啊。”

  “是啊,赵书记,唐县长说得是咱们肺腑之言,您过来这么久我们都知道现在不好打扰你,所以都相互约好不过来影响干扰您,今天就这个机会,怎么也得意思一下,赵书记的酒量我们也知道,咱们都知分寸,绝对不会误事儿。”韦飚也一口接上话赞同。

  黄昆过来之后,风向明显就有些变化,鲁达、庞均都明显向黄昆靠拢,翟化勇是个只听一把手的角色,所以唐耀文这个县长也就没有与赵国栋配合那样融洽,好在黄昆还算知道轻重,对于政府这一块事情干涉不算太多。

  但是原来赵国栋冷落苗月华,他这个常委副县长权力也就很大,现在苗月华通过邹治长与黄昆走得很紧,也就有些受宠起来,自然也就影响到了韦飚的工作积极性,不过韦飚也看得开,能上到常委他已经十分满意了,做好本职工作,也算对得起自己这份工资,他也就乐天知命。

  赵国栋也隐约能嗅出味道来了,哪个县情况都大同小异,县委书记和县长能合拍的少之又少,自己和唐耀文不也一样在用人问题上有冲突,上一次如果不是自己要离开花林,只怕在教育局长和财政局长人选问题,两人就要闹得不愉快,最后也是知晓自己即将担任市委常委,双方各让了一步,也算握手言欢了。

  “那行,耀文和老韦都这样说,我再推三阻四就显得我这个人不仗义了,行,我看看,在座加上三位女士共十个人,我与每位共饮一杯,也就别敬来敬去了,十杯酒,这杯子一杯有五钱,也就有半斤,差不多了。”赵国栋也相当豪爽的站起身来,看了看杯子表态。

  “赵书记,这杯子就算是倒满溢出来一杯也没有半两,顶多也就是三钱到四钱酒,我看这样,我们每人敬赵书记一杯,然后各人组团来敬赵书记,赵书记要怎么还,随赵书记意怎么样?若是赵书记喝不下,只要能说通在座的替您喝两杯,那也算是赵书记本事是不是?”

  要说酒词儿,辛存焕可是伶牙俐齿,一套是一套,三五两下就能把人套进去,赵国栋也不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