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五十六节 棠湖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五十六节 棠湖

  这宁江醇喝下来还真有些劲道,这十来杯下去,赵国栋也觉得酒劲儿直往上涌,赶紧稳住吃了几筷子菜,这才算是打住。

  不过这帮老部下似乎都没有想要让赵国栋轻松下来,组团开始向赵国栋发起进攻,先是唐耀文和霍云达组团以所谓和赵国栋共事时间最短最令人惋惜的群体挑起战争,然后又是辛存焕代表**党派敬酒,紧接着又是四名女士代表半边天发招,弄得赵国栋顿时有些招架不住。

  眼见得大家伙都把目标对准了自己,赵国栋也觉得这不是办法,猛虎也架不住群狼,还得挑起他们内斗才行,赵国栋也就要求唐耀文和霍云达这两个后来者应该和老花林的干一杯,紧接着又是局行乡镇的科级干部应该敬一敬县领导,这样一下子就把阵营打乱了,气氛也就被掀了起来。

  无论是简虹还是崔天琴抑或是许萍,那酒量都不一般,四个女士中间也就罗冰差了一点,但是也有三四两酒量,这个群体纠集起来还真是具有相当火力,而且都是女性,她们发起进攻,一般人都还无法不应战,可谓攻无不克。

  赵国栋注意到唐耀文情绪不太好,估计着他心中也是有啥事情,这个人虽然和自己原来也因为工作上有些意见不一致,但是总体来说配合还算默契,而且也十分尊重自己,所以赵国栋还是相当愿意和唐耀文搭手,看他这副情形多半也是工作上遇上了啥麻烦。

  “耀文,是不是这段时间工作.不顺心?我听说今年花林河东新区我走这两个月里发展速度很快嘛。”

  “赵书记,不瞒您说,我们今年经济.上发展速度肯定全市第一,甚至明年我们的发展速度也会很快,但是我担心的是我们花林的后劲,后劲不足,那两三年后,五年后呢?花林本来基础就不牢,全靠这两年抓住了时机,如果坐在功劳簿上坐享其成,那还是一句话,坐吃等死。”唐耀文声音低沉,语气因为酒精刺激也就有些随便,不过还是顾忌着周围还有其他人,声音也放得只有赵国栋一人才听得见。

  赵国栋一时间也不好就这个.问题发表自己的意见。

  黄昆本来就是一个守成之人,你要让他在这个位.置上开拓进取大刀阔斧的发展,这不现实,他要有这副魄力雄心在开发区就能干出一番事情来,也正是因为他的这种类似于无为而治的心态才让得舒志高和金永健一帮人对他意见颇大,这才有职位上的调换。

  花林这两年有自己先前垫好的底子,而且主导行.业也基本确立,只要沿着这条路子走,一两年甚至两三年内都会保持一个较快的发展速度,吸聚效应会使其他一些关联企业也进入花林,但是就像唐耀文所说的,三五年后呢?

  无为而治的思路在宁陵这些穷地方并不适合,.偏远穷苦地区要发展经济仍然需要党委政府强力主导推进,大社会小政府对于目前整个中国来说都只是理想型的想法,可以向那个方向发展,但是绝不现实。

  一地党政主官.要有清醒的头脑和高远的眼光,未雨绸缪的最好规划,你才能抢占先机,实现一地经济的可持续发展。

  “耀文,可能黄昆书记在发展思路上和我不太一样,你可以多和黄昆书记沟通沟通,我们原来不也是一样争得面红耳赤么?但是一定要注意方式方法,尤其是公开场合,要求得黄昆书记的理解支持,更要尊重黄昆书记,要设身处地的替他着想。”赵国栋沉吟着道:“嗯,你可以做得多一些,说得少一些,见了成效,我相信自然会让那些闲言碎语消失。”

  唐耀文心中一亮,说得少一些,做得多一些,这句话倒是颇有含义,若是换了赵国栋当书记,这种策略自然不行,但是落在黄昆头上却未必不行,黄昆不喜欢过问具体事务,却喜欢听喜不听忧,只要不是原则问题,埋头做完之后报喜,这倒是一个好主意。

  赵国栋见唐耀文若有所思的样子,也不多说,有些话一点就够了,如何操作拿捏分寸那是你自己的悟性了。

  见米丰恒又端起酒杯过来,赵国栋连忙制止:“老米,说好不搞单挑,你这是在违反规定!”

  “赵书记,我老米这一杯是要代表全河口区老百姓敬你一杯,你走了,现在县里要搞撤区并乡镇,河口区也即将成为历史,我代表历史敬你一杯。”

  米丰恒也是赵国栋老熟人了,花蓬公路的通车,河口建立果品基地,尤其是灿煌集团和陈氏集团都将原料基地锁定在河口区,对推进河口果木产业的发展助力极大,加上黑茶产业的兴起,河口从原来最偏远最落后的地区一跃成为炙手可热的投资热点。

  尤其是河口茶厂在被裕泰公司兼并后,销路迅速打开,品质也大为改观,甚至吸引了蓬山县方面的茶农开始将茶叶销往河口茶厂,使得河口茶厂也呈现出一种良性循环,规模不断扩大,碧雾山品牌在全国都叫得出名字,消化本地剩余劳动力数量也是稳步增长,使得米丰恒的威信在河口地区也是达到了顶点,而这也让米丰恒对赵国栋的怀念一日胜过一日。

  “噢?撤区并乡镇的文件正式下来了?”赵国栋也知道全市撤区并乡镇的工作各地进展不一样,花林好像是要被列为试点,而西江区和东江区则在建市分区之时提前完成了这项工作,区工委这一级早就成了历史。

  “嗯,县里都和大伙儿吹了风了,崔局长现在到了农牧局当局长,在座只剩下我现在还处于无人过问等待下岗的境地啊。”米丰恒一脸黯然的模样,端起酒杯一碰,“不说这些扫兴事儿,今天见到赵书记也是高兴事儿,恭祝赵书记能步步高升,有时间也回我们花林来多转转,干了这杯!”

  崔天琴是在赵国栋临走之前最后一次人事调整时安排到农牧局任局长的,之前也问过米丰恒的意愿,但是米丰恒开始一直不愿意到县里,更希望留在河口区上干点实际事情,只是没想到撤区合并乡镇工作说开始就开始,而新任县委书记黄昆也远不像原来赵国栋那样喜欢下乡镇和企业转悠,更多时候是在县委大院里开会,像米丰恒这样不太擅长言词的干部就觉得黄昆官威更重不好接触,自然也就免不了有些比较。

  “耀文县长,老米这种老同志可是我们的财富,撤区并乡镇是大势所趋,但是要注意做好解释和宣传工作,尤其是要做好被裁并区乡干部的思想工作,避免因为本来是提高行政工作效率的一件好事情弄得**人怨才是啊。”

  赵国栋现在也学会一些官腔,有时候这种无盐无味的官腔你还不得不说,初一听也是像模像样,但是仔细一琢磨就觉得这些话毫无意义,不过总能给别人一点安慰。

  气氛稍稍有冷场,不过陈雷马上就和许萍一起过来,说要代表曾经干过个公安这一行和的战友干一杯,又把赵国栋给灌下去一杯。

  这一顿饭吃下来,赵国栋自己感觉都下去了七八两没有刹住车,吃完饭因为也是星期五下午,大伙儿也就邀约着一起去喝茶打牌休息一番,赵国栋推不掉,也怕县里人说自己忘本,也就只有硬着头皮跟着一块儿到棠湖山庄坐一坐。

  棠湖山庄地处越秀河畔,引了一段弯曲的河道进入内里,原来是一片洼地,这河水一引进来立时环境就大不一样了,周围地价也是迅速增值,宁陵有点钱的人都赶着想要在这里买一块地来,不过也正因为争夺太过激烈,使得这片地的开发陷入了死局。

  谁也不服谁,谁背后也都有过硬的靠山,你要想独吞拿下这片地那就是休想,曾令淳主持工作这段时间也就是引水活地这一工程算是一个亮点,但是也一下子就把矛盾集中在了棠湖周围这片土地上,让他也是左右坐蜡,活像接了一个烫手山芋,索性就搁置在一旁,等待冷处理。

  棠湖山庄也就是棠湖周围一处新开发出来的景致,这片地能开发出来那也是因为这片土地早就被人买下,这河水入湖,这一处也就成了天然的临湖景致,身价倍增,宁陵几个颇有名气酒业老板就合伙买下了这片土地把它开发成出来建成一座集住宿、娱乐和餐饮一体化的综合休闲场所。

  赵国栋本不想到这棠湖山庄,因为他知道这宁陵人都好赶这个热闹,若是这新开张的场所有点档次,有点头脸的人若是不到这里来露两次脸,那就怕别人说你是土鳖,说你落伍,在朋友面前也是没有面子,当然这仅指一般人,像赵国栋他们自然无需受这种无聊情结影响,只是来的人多,你来这一趟难免就要碰上熟人,这若是被人看见,保不准就有人说闲话了,尤其是还和一帮花林老部下,就更容易惹起是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