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五十七节 巧逢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五十七节 巧逢


  赵国栋注意到唐耀文一行人一下车脸色就有些不对劲,目光搜寻处,那辆自己原来乘坐的安V——60333赫然在停车场内,另外几辆车也都并不陌生,都是花林县委县政府的座车,还有一辆奥迪小号车,应该是市委办的接待车,原来黄昆他们也都在这儿!

  有些有趣的瞅了一眼面色尴尬脚步迟缓的唐耀文一干人,除了简虹和米丰恒还算平静外,其他人都有些不由自主的放慢了脚步,这可真是凑巧,都钻到一块儿来了。

  唐耀文也有些后悔怎么会选择了这样一个所在,都说棠湖山庄风景好,寻个临湖大包间,既能休闲打牌,也能临湖谈心,也算是一举两得,没想到黄昆也会在这里!

  “耀文,你们黄昆书记可也在这里,合适不合适啊?”赵国栋倒是无所谓,这棠湖山庄本来就在在西江区地盘上,自己来那也是合适,何况因为喝了酒,赵国栋也专门和尤莲香打了电话请假,万一下午真要有个啥会议座谈这一类的破事儿也好有说法。

  “嘿嘿,赵书记,只要你觉得没啥,我们有啥?你老书记招待我们一帮老部下,能有啥?”唐耀文念头一转,便笑了起来。

  赵国栋也是一乐,这小子还.真会推,成了自己主动招待他们了,转念一想也是,自己作一下地主之谊,请一请老部下,也算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呵呵,也是,走吧,令狐,位置安排在.在哪里?”赵国栋也不在意,负手抬步就往园内走。

  棠湖山庄的设计修建还是花.了一些心血,占地规模不算大,但是却有些仿着苏州网师园的味道,据说是专门花重金聘请了国内几名古典建筑设计师来帮着策划设计,几个酒商也是腰包鼓胀一心想要弄出一个名堂来,所以也就不惜重金,大把花钱,建筑设计风格也一味按照设计师们的意思来,依山傍水,东院西园,中间那一片便是三层楼的主院,占地甚广,回廊处处,勾连东西,听说花了不下数千万。

  一帮子人正往里走,却见从西园那边走出来。

  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

  宗建正带着黄昆一行人酒酣耳热的往外走,却见.一帮人也走了进来,心中也有些恼火,给山庄管事的打了招呼要他不要在内院接待外人,这帮家伙却是从哪里钻出来的?

  “咦?”

  这个词儿的使用频率在这一刻达到了最高,几乎.所有人都在同一时间看到了对方,然后嘴巴里同时发出这个字,然后同时浮起笑容,做出一番惊喜之态,快步靠近,亲热握手,热络拍肩,兴高采烈的寒暄,然后都是抬手相互谦让。

  一个是老部下宴请老领导,一个是老领导宴请.老部下,反正都是有一个人宴请一群人,倒也热闹。

  谦虚一阵之后.还是赵国栋走到了前头,宗建、黄昆以及唐耀文稍后半步,其他人自然簇拥而进。

  两帮人自然安排到了二楼最好的两间大包间,每个大包间都是数十平方米,古色古香的门窗,内里却是一派现代化的设备,羊毛地毯、水墨山水画,大电视、音响,一圈带垫子的绒布沙发直接放在了面对湖畔的落地玻璃幕帘前,掀开窗帘可以尽瞰湖景,两张在宁陵尚算新潮的自动麻将桌也摆放在两个角落里,另外两个角落在拜访着两台3P的空调。

  韦飚和辛存焕都是麻将喜好者,加上唐耀文和米丰恒立时就组成了一座,简虹、许萍、崔天琴三个女将就把并不十分喜好的霍云达死死揪住,也组成了一桌,立即就唏哩哗啦的娱乐起来。

  赵国栋注意到这里桶装水还是本地生产的品牌,对于瓶装水已经进入硝烟弥漫大战阶段的各大水企业来说,桶装水将会是另外一个激烈的博弈场,沧浪之水已经大规模的进入了国内东北、华北、华东以及华中和西南的桶装水市场,现在主要还只局限于各地的省会城市和副省级城市,二三线城市暂时还无力过问,都还被各地小品牌所控制,估计也就是两三年之内战争就会蔓延到二线城市。

  正琢磨着,电话就响起来了。

  说曹操,曹操就到,电话是长川来的。他已经在安都前往宁陵的路上,估计还有一个半小时就要到宁陵,赵国栋也就告诉了他自己所在,让他自己过来。

  今年一年沧浪公司依然是气势如虹,尤其是核心菁华泉的推出一下子垄断了整个高端水市场,出厂价高达十二元的价格以及限制性、选择性配送制度一下子就把这种所谓核心菁华泉的高端品牌竖立起来。

  沧浪集团的这一手相当出彩,使得两个主要竞争对手乐百氏和娃哈哈都没有料到沧浪之水会率先在高端水突破,而且如此突兀,让他们一时间根本没有应对之策,直到几个月之后,两家公司也才纷纷表示要推出自己的高端水,只不过在他们说的时候,核心菁华泉已经牢牢的将高端水市场份额占有率锁定在了百分之九十五以上,剩下一点份额则被进口产品分食,而高端水的市场规模也在迅速扩大中,对于沧浪之水来说高端水市场的利润已经占到了整个沧浪集团水业务中一个相当可观的境地。

  沧浪大厦的建设进度也很顺利,已经顺利的完成了地下三层建筑的建设,地面建筑也已经修到了六层,赵长川心目中的沧浪集团几大板块也隐隐成型,水业、制药业两大行业为主业,同时兼顾金融行业和置业行业。

  赵长川几次在电话中都提及了沧浪集团准备在上海和北京都要进军置业行业,主要就是要将沧浪集团庞大的现金流转化到稳定而又收益高的产业中,而他也看好上海和北京乃至大连和杭州等地的商业地产,购入土地进行商业地产开发,然后坐收租金,这种方式看上去似乎有些保守,但是对于向沧浪集团这种根基较薄的企业来说实际上也是一个十分好的选择,尤其是在98、99乃至2000年这几年商业地产相对较为平淡的情况下,投入资金购地建设无疑是一个相当明智的投资行为。

  赵国栋也赞同赵长川这种稳健之举,尤其是集团中沧浪之水和沧浪药业发展速度都相当快,那就需要在另外一些收益较为稳定的行业中投资来分担风险。

  坐在赵国栋身旁的陈雷和罗冰都注意到了接了电话赵国栋似乎有些走神,赵国栋不喜欢玩儿牌,这一点花林县上下都知道,陈雷和罗冰也不喜欢玩牌,陈雷是因为工作原因养成了不打牌习惯,而罗冰则是天性就不喜欢热闹场面。

  “赵书记,是不是有啥事情?”陈雷和赵国栋一直保持着相当好的关系,即便是赵国栋到了宁陵,陈雷只要到市里办事,也不时要打电话问一问赵国栋在不在,只要有机会都要到赵国栋那边来坐一坐。

  “没事儿,我弟弟一会儿要过来。”赵国栋笑着摇摇头。

  “赵书记在家里是老大?”花林县里几乎没有人知晓赵国栋家里情况,只知道赵国栋尚未结婚,至于他家里还有些啥人却无人知晓。

  “嗯,男的里边我占老大,上边还有一个姐姐。”赵国栋点点头。

  “呵呵,赵书记到了花林,都从没有听说过赵书记家里情况呢。”陈雷也是笑道:“赵书记弟弟还在书?”

  “不,今天来这个弟弟早就在工作了,现在在上海那边自己开公司,他不是我们体制内的人,比我有出息。”赵国栋信口道,“陈雷,罗冰,你们俩都不去玩一会儿?”

  “我是养成习惯了,罗局长好像也从没有听说过你玩牌啊?”

  陈雷瞅了一眼罗冰,罗冰在县里一直以性格冷如冰霜著称,就是同僚中似乎也没有多少朋友,只听说她有过短暂婚史,好像是一名部队军官,后来就是一直独身一人,像漂亮的独身女人在花林一般都是绯闻满天,但是唯独这个女人没有绯闻,原因无他,就是这个性格,据说邹治长先前也打过她的主意,但是都被她毫不客气的直言斥骂,其他人都更不用说了,这样的女人连同性朋友都没有两个,更不用说异性了。

  “我不喜欢热闹,所以对这种群体性活动没兴趣。”罗冰一个人独自坐在斜对面,距离赵国栋和陈雷都是三米开外,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模样。

  “罗冰,你这样也不好,一个人还是得有些爱好和朋友,人是社会动物,虽然有时候独处能让人心神宁静,但是更多时候你也需要和朋友在一起感受生活的气息滋味。”赵国栋笑着打趣:“你这个性格就不是一个合适的宣传干部。”

  “天性如此,没办法。”罗冰摇摇头。

  正说间,包间门却被推开来,市委副秘书长宗建已经笑意盈面走了进来,“赵书记,怎么没有去玩两把?”

  “呵呵,宗秘书长你从来不关心我,所以也还不了解我,我不喜欢玩牌,宁肯坐在这儿喝茶,听他们热闹。”陈、罗二人都礼貌的起身,赵国栋却只是挥了挥手没有起身,示意对方入座笑道,“这也是一种享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