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五十八节 社会责任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五十八节 社会责任

  “赵书记你这是在批评我工作没做好啊。”宗建也是市委办里的老油子,他和祁予鸿关系也十分密切,所以对于赵国栋这种新晋常委并不怵,不过赵国栋如此年轻,发展潜力很大,他也不愿得罪,所以也专门过来串串门,“赵书记今晚有没有安排,没有的话就定在这儿了,咱们一起怎么样?”

  “算了,我呆一会儿就就要走,也就是来喝口茶,醒醒酒。”赵国栋摆摆手,“他们也要回花林。”

  “这两位看起来也有些面熟,......”宗建目光落在陈雷和罗冰身上,目光明显在身上停顿了一下。

  “这是花林县公安局局长陈雷,这是花林广电局局长罗冰,这位是宗秘书长,咱们市委副秘书长兼市委办主任,黄书记离开市委办之后就是宗秘书长了,算是咱们市委大内总管了。”赵国栋笑笑,早就听说这宗建好那一口,果不其然,那目光看漂亮女人总有点那股子味道,看罗冰的眼神就有点怪异,直往对方已经把丝巾解下来的颈项下钻。

  赵国栋也曾经和尤莲香提及过这事情,但是尤莲香也是无奈,那是祁予鸿亲自点的将,黄昆一走,那就是宗建接任市委办主任,也就相当于市委第一副秘书长,尤莲香这也才萌生自己物设一个得力一点的副秘书长来帮自己。

  赵国栋也不知道祁予鸿怎.么会看得起宗建这种人,这人就纯粹是一溜须拍马的主,负责搞搞接待联络后勤还行,当市委办主任那就有些不合适了,不过这事儿也轮不到赵国栋操心,赵国栋也就懒得理睬。

  寒暄几句之后,宗建才是恋恋不.色的把目光从罗冰身上拔出来,告辞离去。

  趁着陈雷也离开上卫生间,脸.色煞白的罗冰胸脯急剧起伏,“赵书记,这个什么宗秘书长怎么会是这样的人?!”

  “人上一百,形形色色,罗冰,你也要学会适应,对于这.种人,你不需要太过于给他脸色,但也没有必要过分得罪他,只要他不过分,你就当一个苍蝇一般熟视无睹,如果他有过分言语,那你对他就没有必要客气,可以断然制止。”

  赵国栋也只有耸耸肩,哪个地方都有这种人,就算.是你喜欢美女那你也用不着露出一副色迷迷的模样吧?有本事你施展男性魅力能把人勾上你也算你有能力,就这样恶形恶相的,也不怕自坠身份。

  “我看见这种人就恶心!”罗冰好容易控制住自己.情绪没有当场爆发,这会儿只有赵国栋一个人在,她就没有那么多顾忌:“活像一头狼似的,市委怎么会有这样的干部?!”

  “行了,行了,你又.不需要天天面对他,如果像你这样说,市委办里那些个女人还不得每天都恶心死?”赵国栋笑了起来,“罗冰,你这种性格可要改一改,你都是当一把手的人了,下边还有那么多干部,当局长可要学会协调处理好里外各种关系。”

  面对赵国栋的温言关心罗冰心里也说不出啥滋味,不过想到曾经在这个比自己小好几岁的男人面前赤身露体过,再联想到程若琳那雨露滋润后的娇媚容颜,罗冰就总是难以将眼前这个男子和程若琳背后那个男人联系起来。

  她原本对于赵国栋并没有什么特殊感觉,甚至还有些看不惯,这样年轻的县委书记无疑是背后有着雄厚的背景,这种借助背后势力上位的角色无疑令人鄙屑。

  但是赵国栋在花林县两年官声相当好,尤其是在经济方面更是说得上清白无暇,所有工程发包都要求对外公示,欢迎向上级纪检部门举报,这一举措也很是受人侧目,他的口碑和那些个历任县长县委书记们相比实在要好得多。

  而花林县城里市民们也对他大刀阔斧发展经济、改善县城形象的动作赞不绝口,而干部职工的福利也如芝麻开花——节节高,对他更是心服口服,至于说他是用什么方式上位对于小老百姓们来说那根本不是问题,只要能带来真正的实惠,那便足够了。

  如果这些只是让罗冰对赵国栋产生一些好奇心的话,那么程若琳和赵国栋之间的关系就像是一剂酵母丢进她心里,让好奇心不断的发酵。

  罗冰在当宣传部副部长时就和是播音员的罗冰关系不错,后来调任广电局当局长,而程若琳也提拔为副局长,两人关系就密切了,而以前程若琳和现在程若琳的精神状态完全就是两个人。

  以前的程若琳全身上下总是笼罩着一种淡淡的忧郁,虽然很好相处,但是总能感受到她心间的斑斑愁思,但是现在的程若琳完全变成了两个人,不但精神状态乐观,而且经常是笑口常开,眉目间更是风情无限,而且有两次罗冰和程若琳在一起时都能够嗅到程若琳身上那种刚刚经历了**欢愉的气息,那种味道相当特殊,绝不是洗一个澡就能掩盖得了,而且眉宇嘴角间那份甜蜜也只能是男人的滋润爱抚才能有如此魔力。

  当传言说程若琳可能和县委书记赵国栋相好上了之后,罗冰还不相信,但是很快她就从种种迹象中判断出传言只怕属实,她采取排除法一点一点的将环绕在程若琳身畔的男性排除,而赵国栋虽然出现的频率最低,但是恰恰却是最有可能。

  虽然程若琳断然否认,但是罗冰还是能觉察到对方的一丝紧张。罗冰无意要去探根究底,但是一直以要独身到永远为信念的程若琳怎么会和这样一个显然不太可能和她度过一生的男子走在一起,这让罗冰无法想象、

  程若琳不是那种可以用金钱或者权位收买的女人,这一点罗冰确信无疑,那么这个赵国栋究竟是怎么破开程若琳冰封已久的心走入对方生活中去的呢?这让罗冰不由得对这个县委书记产生无限好奇心,只不过世事总是那样弄人,当罗冰好奇心与日俱增时,赵国栋却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调走了。

  黑色的大奔缓缓驶进棠湖山庄,奔驰车速度很慢,显然是司机不太熟悉这个地方。停车场的保安们也很诧异的看着这辆风尘仆仆的奔驰600,这种品相的奔驰600即便是在棠湖山庄这种场合也是罕有一见,毕竟在宁陵地盘上,能花上一百多万去买这样一辆代步工具的主儿不是没有,但的确罕见。

  赵长川从车里钻了出来,铁灰色的薄呢西装外罩一件同色的风衣,修剪得十分整齐精细的发梢,随手提着的一个皮包显得那样随意。

  “哥,你在哪儿啊?”电话里听到声音赵国栋就知道赵长川到了,走到回廊上,赵国栋径直道:“你直接往里走,过园门,进水廊,然后给服务员说一声找我就行了。”

  赵长川走进包间时,一眼就瞅见了赵国栋正坐在沙发上和一位少*妇聊天聊得正欢呢,陈雷已经到另一桌去观战了,只剩下赵国栋和罗冰在那儿有一句无一句的聊天。

  “哥!”走到近前,赵长川上下打量了一下自己兄长,觉得自己兄长似乎气色不是很好,一副有些疲倦的模样,而且还有些酒气,估计是中午又被人灌了。

  “坐吧,长川,这是花林县广电局罗局长,罗冰,这是我弟弟,赵长川。”

  罗冰礼貌的点点头便离开了,本来不是没有见过世面的人,但是和赵国栋独处有些说不出的紧张和局促,陈雷半天不过来,她又不好离开,只能硬着头皮陪着赵国栋聊,现在终于得到解脱了。

  来人和赵国栋的确有些相像,挺精神的一个小伙子,看一身打扮也是有些气度,也不知道赵国栋这个弟弟是干啥的,倒不像一般的生意人似的。

  “哥,你好像气色不太好,怎么了?”赵长川对自己兄长的身体十分关心。

  “这段时间事情多,累了点,有些疲倦,今天中午又多喝了两杯,唉,还是你好,没有人能强迫你喝酒。”赵国栋有些感慨的道,“你一个人过来的?啥时候回来的?”

  “嗯,德山去西北去了,我们准备在甘肃或者新疆选址建设西北基地,最近才基本确定下来定在甘肃,准备明年初就要动工,他这是第二次去看点了。”赵长川瞅了瞅过去的那个少*妇身影,意味深长的道:“哥,你还是得注意自己身体啊,可别旦旦而伐,来日方长呢。”

  赵国栋立时就听出了自己兄弟话语中隐藏的含义,笑了起来:“你个小兔崽子,居然敢调侃起你哥来了,活腻味了?人家可是良家妇女,和我没有半点关系,你少在哪里毁人清誉。”

  “行了,哥,我可不是未成年人,我今年都要二十五了,我这眼睛里可不揉沙子,啥人啥样我可看得清楚。”赵长川一阵微笑,“哥也该找个人成家了,你当领导干部也没有说不准结婚不是?”

  “得了,我的事情还用你来管?”赵国栋摆摆手,乐呵呵的道,“今天怎么舍得回来?”

  “还是为了宾州制药厂的事情,瞿韵蓝现在负责宾州制药厂,安原医学院研发了两种新药,一种是治疗心血管疾病的,一种是治疗呼吸系统疾病的,都是中成药,现在申报程序已经走完,正在进行临床实验,另外我们也从上海医科大学那边取得了两样新药专利,准备投入生产,所以这一次我专门回来要和瞿韵蓝以及宾州制药厂这边的管理层再仔细研究一下今年宾州制药厂的发展规划。”

  赵长川说得十分轻松,但是赵国栋却知道这背后又不知道花了赵长川多少心血。

  宾州制药厂虽然被沧浪集团收购,也迅速就扭亏为盈了,但是其产生的效益却不尽人意。

  尤其是沧浪药业在年中又收购了皖中制药厂之后,皖中制药厂却在短短三个月时间里一下子就焕发出了生机,皖中制药厂几个主打品牌在转制效应和广告效应的联合催动下,迅速走红,其市场占有份额也有相当增加,相比之下宾州制药厂这边虽然变化也不小,但是比起皖中制药厂的变化就有些相形见拙了。

  企业做大了,需要操心的事情也就更多了,赵国栋一时间也觉得自己这个弟弟陡然间成熟了不少,尤其是眉宇间隐隐有了一些风尘和沧桑之色,二十五岁的人竟然有了一种三十五岁的老成练达,让赵国栋也有些唏嘘感叹。

  “国栋,企业做大了,压力也就更大了吧?”

  “哥,那是自然,有压力才有动力!哥你也不是说过,人生能得几回搏么?这句话我可是一直记在心里,人这一生既然上苍赐给了你这样一个机会,如果你还不能牢牢抓住去搏一番,那岂不是白白浪费了机遇?我一直在想哥若是你不在政道上混,那沧浪将会是一个什么样?”赵长川目光如炬,语气却是异常悠然,“既然哥你有你的路要走,那我就要代你在这条路上闯荡一番,也不枉这一生。”

  “说得好!”赵国栋赞许的点点头,“我们赶上了这个变革的时代,充满机遇的时代,无论我们走哪条路,都要走在最前列,作时代的弄潮儿!只要我们记住一点,我们的做的事情都是为了这个世界更美好,为我们的国家更强大,为我们的人民更幸福,那就足够了!我是为着这个目标而努力,长川,我也希望你也能为着这个目标而前进,不管我们能做到什么样,只要我们努力去作了,就足够了,作为一个企业家,一样应该承担起企业家的社会责任,而不单单是为了赚钱而赚钱!”

  “企业家的社会责任?”赵长川咀嚼着自己兄长这句话,他还是第一次听到兄长提出这样一个观点,而以往兄长更强调企业的发展壮大。

  “对,以往企业还处于发展期,我没有提及这一点,但是现在企业虽然还在发展,但是已经相对成熟,而最主要我觉得你已经能够承担起这副重担,所以我就要提醒你,承担起企业家对整个社会的责任,这既是担子,一样也是荣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