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五十九节 大哥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五十九节 大哥

  “哥,我还是不太明白,你所说的社会责任能不能具体一点?”赵长川缓缓的问道。

  “简而言之,就是要对国家和社会有所奉献,像税收只是最为基本的一点,像尽量吸纳社会下岗职工解决他们就业,慈善捐赠,兴办公益事业,救济救助需要帮助者,等等诸如此类的事情,都属于此类,我不是说这是一次性的作这种事情,而是要持之以恒的付出,这样才能算是承担起了作为一个成功企业家的社会责任,当然这一切都有一个前提条件,那就是你经营的企业必须要成功。”赵国栋略略想了一想才道。

  “唔,我明白了,哥是要我们不要把心思放在享乐上,而是应该勇于付出,对我们这个社会和国家做出应尽的义务和贡献。”赵长川点点头。

  “我不是卫道士,也不是清修者,创造了财富,自我享受,这也不是见不得人的坏事,如果所有人都不享受不消费,怎样拉大需求?这对于社会发展一样不利,我只是说应当适度,同时应当将承担社会责任提升到一定高度,而不是可有可无的点缀或噱头。人生追求有几种境界,享受生活只能算是一种较为低层次的,我并不欣赏苦行僧式的生活,生活本来就是丰富多彩的,你选择那种生活那是你自己的权利,只要条件允许。但是如果一个人在境界追求中只顾满足生理上需要,那就太低俗了,为国家为社会尽一份应尽之力,这是最起码的。”

  两兄弟也就在企业家责任的问题讨论得不亦乐乎,其他人见他两兄弟谈得热闹,也就没有人来打扰他们,直到两人谈话告一段落,唐耀文他们一行才纷纷收拾牌局,走了过来,赵国栋也就替他们引荐了一番,自然免不了一番寒暄亲热。

  晚饭最终还是安排在了棠.湖山庄,当然并没有要市委办买单,而是记在了西江区政府办头上,听到令狐潮说赵国栋在这里,区府办主任吴应刚立即就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把一切安排妥当。

  花林县委一帮人都是纷纷过来.轮番敬酒,赵国栋招架不住也只有把赵长川推了出去,对于赵国栋这个气度不凡的弟弟,大家也是颇为好奇,能够只出一片天地来的年轻人,对于这些长期在地方上工作的干部们还是充满了兴趣。

  晚饭后来接人的司机们都已.经抵达了棠湖山庄,客人们也就各自陆续离开,只剩下简虹和霍云达悄悄留了下来。

  赵国栋让霍云达稍候,然后和简虹专门谈了一阵,.要求她近期也要在花林宣传工作上拿出些许亮点来,一来可以增加她自己在尤莲香心目中的分量,二来也可以提高尤莲香向祁予鸿提出来要求的砝码,三来,赵国栋自己也可以在和章天放私下沟通时底气足一些。

  对于赵国栋的这个要求简虹也是心领神会。

  先前赵国栋在要晋级市委常委时在花林造的势.就是一个最典型的范例,虽然未必能起到决定性作用,但是全省旅游工作现场会在花林召开以及随后而来省市几级报刊媒体大张旗鼓的宣传的确让花林县的知名度上升到了一个高度,这至少也为替赵国栋使劲儿的大佬们添了一把柴火。

  现在赵国栋也是要简虹同样效仿这个手法,彰.显花林县委宣传部的工作实绩,突出她这个县委常委、宣传部长的能力,为她竞争市委副秘书长也增添一份底气。

  赵国栋也专门.提醒简虹要注意协调好与黄昆的关系,就算是无法和黄昆达到关系密切,至少也要让对方对她没有恶感。以黄昆和祁予鸿之间的关系,弄不好祁予鸿也会私下征求黄昆的意见,虽然未必能起决定性作用,但是能得黄昆一句好话,也要好得多。

  简虹走后,赵国栋才又和霍云达密谈了半个小时。

  对于霍云达这边就要简单得多,赵国栋向章天放也明确提出西江区翻年之后经济发展面临的一个巨大困境就是国有企业和集体企业的生存问题,要推进公有制企业的发展,那就必要推进企业改制,而西江区内企业情况各不相同,但是也有共同点,资产负债率高,社会包袱重,经营状况每况愈下,而经营困难的具体原因却各不相同,解决对策也各不相同,所以急需一个有能力有经验有魄力的副手来帮自己。

  赵国栋明确向章天放提出这个分管副区长必须要够分量,也就是说要进常委,否则难以推动这项工作。

  章天放也告诉赵国栋,他只能说帮忙敲边鼓,调霍云达到西江区估计不是难事,因为大家都知道西江区工作赵国栋需要一两个得力人手来帮衬,而且当初赵国栋到西江区任职时也就这个问题达成了共识,只是进不进常委这种事情还有些不好说,得看赵国栋和祁予鸿之间的对话。

  赵国栋给霍云达交待的也就是要有思想准备,来了之后就得扛重担,攻难关,尤其是公有制企业中涉及问题相当复杂,其中既有历史成因,也有体制弊病,既有人员经营思维僵化,也有蛀虫在其中浑水摸鱼,要他要做好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的气魄,这也让霍云达既是紧张又是兴奋。

  赵长川很知趣的避在了一旁,兄长的工作虽然不具备啥保密性质,但是他也知道规矩,只是远远的看着兄长和两个人交谈。

  直到霍云达也消失在夜幕中,赵国栋才算是松了一口气,日子也就这么一天一天过来,没有得力助手的感觉的确感觉有些施展不开,都说一个好汉三个帮,一个篱笆三个桩,没有两个既信得过又的确能拿得下来的帮手,还真有些坐蜡。

  尺有所短,寸有所长,桂全友的强项不是企业经济这一块,而是行政事务日常处理,霍云达则在企业这一块的能力更全面经验更丰富,曾令淳也还是有些能力,加上如果能把肖朝贵和魏晓岚的积极性调动起来,这个西江区也算勉强能把摊子扯圆了。

  “哥,我还以为要把刚才那位漂亮冷傲的女局长给留下来呢,说实话那女局长除了性子冷了点,很有些气质,真不错,不过年龄大了点。”赵长川脸上浮起诡异的笑意。

  “滚!敢在你哥面前来放肆了?你吃了熊心豹胆?”赵国栋笑骂,“我早就给你说了,我和她纯属工作关系,现在连工作关系都没有了,她是花林县广电局局长,我是西江区委书记,半点关系都没有了。”

  “噢,这么简单?咋我来的时候,就看你和她说得眉飞色舞呢?”赵长川笑嘻嘻的道,见兄长双眉竖起,赶紧转开话头,“好了,哥,我只是开个玩笑,你一个人在这穷乡僻壤,寒天腊月的,也没个人陪,不觉得寂寞?”

  “长川,你和德山这兔崽子咋话语气都差不多啊?都一天寻摸着看我有没有成家打算,咋啦?是不是我不成家就碍着你们啥事儿了?德山又看上谁啦?你又在盘算啥花花肠子了?”赵国栋上下打量了一下赵长川一身穿着,“嗯,范思哲吧?这么一穿上还真有点企业家的形象,有点泡深度不够的那些个小明星的架子了。”

  被赵国栋这一番话打击得招架不住,赵长川赶紧举手投降:“哥,没那意思,真没那意思,你这话可以用到二哥头上,可千万别栽在我身上,泡明星模特是他的特长兼爱好,我没那兴趣。”

  “哦?这么说来,你是想找一个志同道合的商业伙伴?”赵国栋一下子就听出赵长川话语中隐含的意思,双手合叉,身子向后一仰靠在椅背上,目光如炬的扫视着赵长川,“是不是有中意的对象了?在你哥面前,还不老实交待?!告诉你,你和德山包括云海,甭管你们日后混成啥样,没你哥点头,对象都别想带进门!”

  “没,没有。”赵长川在兄长烈焰般的目光下有些心慌意乱,说话都有些不自然。

  “没有?长川啊长川,就你这副德行,连谎都不会撒,从小看到大,一看你这副样子就知道你在撒谎,你也不想想你这撒谎水平挨了多少顿打,我还不知道?”赵国栋又好气又好笑,赵长川在这方面比起赵德山来差远了,所以小时候挨父亲打德山和长川挨得差不多,德山是撒谎撒得再好没有人相信,长川是撒不来谎。

  “嗯,哥,是有一个说得比较来的,但是还不到那种程度,只能说有点感觉。”赵长川想了一想之后道。

  “不是你们公司里的吧?”赵国栋好奇的问道,看那样子不太像。

  “嗯,她和你一样,是个教师,上海那边的,偶然机会遇上,觉得计较谈得来。”赵长川点点头。

  “上海人?还是教师?”赵国栋皱起眉头,他对上海人没有多少好感,小处太过精明,对教师这个职业也没有多少好感,也许是后世记忆里带来了一些不太好的印痕。

  “嗯。”赵长川也感觉到兄长似乎有些不大满意,心中也是一紧。

  “自己事情自己把握,什么职业不重要,家庭出身也不重要,我觉得只需要两点,人品好,自己有感觉,足够了,你自己好生把握吧,觉得合适了,再把她带来给大哥瞧瞧。”赵国栋只是沉吟了一下,却没有多说,让赵长川松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