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六十节 夜话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六十节 夜话


  “哥,我看你工作也是忙乎的紧,就是这吃顿饭,晚上也要谈工作,真有那么辛苦么?”赵长川也觉得自己兄长似乎越来越像一个真正的官员了,几乎无时不刻都在考虑着工作,以往他还要关心过问一下企业的情况,现在这种情形却是越来越少。

  “嗯,这段时间的确忙了些,刚换了一个地方,新人新事,还没有理顺,得把这个年忙过去怕才能稍稍松一口气。”赵国栋也觉得自己到了宁陵之后工作效率反而不及花林,只感觉自己忙,但是却没有忙在点子上,工作成绩也没有见拿出来。

  “哥,这宁陵市里再怎么也比你那花林县强吧,我看这边市区状况虽然破旧零乱了一些,但是花林县城和这里比起来还是没有可比性的。”赵长川有些奇怪,“你到这里当书记,应该要轻松许多才是,至少经济上没有那么大压力才对。”

  “哼,哪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工作不在于你看到哪里繁华热闹,哪里就好过,和你搭手的班子人员,内里存在的问题,起点和目标,这些都决定着你的工作成绩,西江区和花林县起点都不一样,你怎么可能还用花林县的标准来要求?上级自然就要给你加更重的担子,提更高的要求,要不你以为让我到这里来是让我来享清福不成?”赵国栋笑着摇摇头,站起身来。

  “你不懂,政府工作和你管理企业实际上有些相似,你需要确保企业盈利和资产不断增加,同时还要塑造品牌建立企业文化等等,政府也一样,你得在确保你经济增长、财政收入增长同时,还得兼顾社会事业的发展,两手都要抓,只不过对于企业来说确保企业持续盈利能力压倒一切,而对于政府来说,却不能夸口说经济发展和财政收入增加就要压倒一切,发生重大不稳定的问题一样会被一票否决。”

  赵长川也若有所思的站起.身来,“哥,就我们企业来说,确保持续盈利固然摆在第一位,但是打造沧浪品牌一样十分重要,企业文化确立和企业社会形象的塑造一样与品牌建设密切相关,这是我的理解。”

  “噢?”赵国栋原本往外走的脚步稍.稍顿了一顿,投向赵长川的目光也就变得有些奇异,看得赵长川有些心虚,“哥,怎么了?”

  “长川,这话能出自你的口中,我.很惊讶,也很欣慰,嗯,不简单,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啊。”赵国栋点点头,“长进不小,不错!”

  “哥,你别夸我,我也是听你的话,去了MBA,觉得还是.有些帮助,至少在眼界上拓宽了不少。”赵长川真有些不好意思了。

  “噢,难怪,嗯,开眼界是好事,但是要把眼界转化为境.界的提高,那中间可还有一个过程,你得好好琢磨琢磨,既不能拘泥于所学到那些东西照搬照套,也不能认为MBA学到那些东西就不切实际无法运用于实践中,怎样有机融合,就看你自己悟性了,总之我觉得书本上东西可以借鉴,但是最终还是根据实际情况,经营企业和政府发展经济一样,不可能有一模一样的模式,只能在实践中逐步学习和探索。”赵国栋顿了一下,“学习借鉴和实践探索相结合,但是实践探索才是第一。”

  在车上赵长川也和赵国栋谈及水业市场今年.的激烈竞争,尤其是谈及娃哈哈和乐百氏以及怡宝在纯净水市场上的突飞猛进,对中低端水市场造成了相当大的冲击,普通水市场被纯净水市场分割走了一大块,尤其是华南市场和华东市场,影响更大。

  原本沧浪之水.在华南市场的占有率已经有些起色,但是受到纯净水异军突起的冲击,市场占有率又再度下滑,尤其是沧浪之水因为坚持只走天然水路线,没有纯净水产品,所以一些渠道商也在询问沧浪之水是否要上纯净水生产线,这也在集团内部引发了一些混乱,就连赵长川自己都有些拿不住这纯净水出现究竟会对日后水业市场有多大影响,所以也想来询问一下自己兄长的态度。

  赵国栋也感受得到沧浪之水的压力,如果不是适时推出了核心菁华泉占据了高端水市场,只怕赵长川的压力还会更大,即便是这样,普通水市场现在还不是高端水这一块可以相提并论的,无论你高端水利润有多高,但是毕竟在量上只怕只有普通水的千分之一,而纯净水一嵌入普通水市场,立即就分去了普通水市场的三分之一以上,而且纯净水的利润率也高于普通水,而沧浪之水却又坚持不生产纯净水,这自然让赵长川感觉到来自市场和集团内外的巨大压力。

  “长川,纯净水这是一把双刃剑,不错可能纯净水看起来利润点很高,貌似目前的前景也很好,但是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对于纯净水和矿泉水的争执最终会有一个定论,我相信胜利属于包括山泉水在内的矿泉水一方。”

  这就是后世记忆的优势了,记忆中农夫山泉利用山泉水这一说法和纯净水几大生产商激战,最终却得绝对性胜利,虽然纯净水仍然保有相当市场,但是矿泉水为代表的天然水在普通水市场的份额却逐年稳步上升,而且养生堂也利用这一对抗奠定了它在天然水市场的霸主地位,至于说娃哈哈也好,乐百氏也好,经此一役,就丧失了他们在天然水市场上对抗养生堂的实力,只能在纯净水市场上求发展,但是纯净水除了在华南市场还算不错外,在全国其他地区都只能说固守一隅了。

  “现在纯净水可能会风光无限,甚至可能还会力压天然水一头,沧浪之水没有纯净水产品可能会有些吃亏,但是这也给沧浪之水一个树立自己品牌的机会。”奔驰600的稳定性相当好,噪音更是低得可以忽略不计,赵国栋的声音在车中显得十分清晰,“那就是我们沧浪之水只生产天然产品,只出售天然产品,绝不涉足人工产品。”

  赵长川立即敏锐的注意到兄长语言中的复杂含义,“哥,这话内部说当然没有关系,但是若是公开说出去,只怕会引发争执,甚至官司。”

  “怕什么?引发官司更好,难道说沧浪之水还出不起一点打官司请律师的钱?”赵国栋瞥了一眼赵长川,“你明白我的意思没有?不但要公开说,而且可以向媒体说,向消费者说,我们只生产和出售天然,拒绝生产和销售人工产品!”

  “这......”赵长川若有所悟。

  “我们就是要引起那些纯净水生产商的诘难和攻击,打官司更好,最好能在最高人民法院打这场官司,帮我们作宣传!我告诉你,老百姓的消费心理才是最终的试金石!现在绿色、环保、天然观念已经深入人心,矿泉水和纯净水本身就在矿物质含量和对满族人体需要上有差异,他们真要把这个官司打起来,我说那他们就是白白帮我们做宣传,我们求之不得!”赵国栋意兴飞扬,“沧浪之水就此要确立一个宗旨,那就是我们的产品源于自然,所以天然,绝无人工加工,谁要质疑天然是不是比人工好,尽管来,我们欢迎,哪怕是官司输了,我们也会赢得消费者心理,赢得市场!”

  赵长川茅塞顿开,对于自己兄长更是佩服得无以复加,原来困扰在内心深处的担心和烦恼瞬间消失无踪,兄长就是兄长,在关键问题上的画龙点睛简直堪称定海神针。

  解除了这样一个大心病,赵长川神色也就舒畅了不少,眉宇间的烦忧一扫而空,相较于宾州制药厂的境况不尽人意,水业市场的变化才更牵动他的心,那是集团的利润增长点,每增长一个百分点,那都不是用金钱能计算的。

  到了宁苑之后,两兄弟索性抵足而眠。

  两兄弟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如此亲热的连床夜话了,赵长川也把自己这一年来在上海的发展娓娓道来,尤其是因为沧浪大厦的建设和上海市有关部门打交道,感受到上海方面观念更新远远超过了内地,而上海日新月异的变化尤其是浦东的开发速度,更是令每一个居住在上海的外地人充分感受到这个中国经济心脏的城市脉搏汹涌跳动。

  其间赵长川也谈及了自己对上海商业地产的兴趣和看法,认为现在正是介入上海商业地产的最佳时机,尤其是在目前沧浪集团资金丰裕而上海发展一日千里的情况下,能够选择合适时机果断下手拿地开发商业地产作为集团固定资产,既可以保值增值,而需要资金时,这些商业地产一样可以作为抵押获取贷款。

  赵国栋也赞同赵长川的想法,只是提醒赵长川要合理分配资金流向,不要顾此失彼,因小失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