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六十一节 议人事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六十一节 议人事


  进入十二月之后宁陵气候也就渐渐冷了下来,日子也就这么过着,西江区的局势表面上也就在这一场渐渐平息下来的风暴中逐步平稳下来。

  区里也首先研究了最为急迫的公安局班子问题,云礡担任局长,区检察院副检察长黎肃调任区公安分局担任政委,区政法委办公室主任和原分局法制科科长两人同时提拔为公安分局副局长,整个公安分局班子进行了一次规模空前的大换血,除了一名副局长和一名副政委保留之外,局长和两名副局长和多名中干锒铛入狱,还有不少受到党纪政纪处分。

  对于西江区公安分局的班子调整市公安局这一次完全失去了话语权,鉴于马占彪是市局下派人选,借此机会赵国栋断然拒绝了市公安局党委对于新班子的建议人选,这也得到了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蓝光的首肯,区公安分局班子从区政法系统中产生,这样有利于鼓舞基层干警上进之心。

  在区公安分局班子人选问题上的强硬立场让西江区里干部再度意识到了这位新任区委书记的强势,历来西江区乃至原来的宁陵市公安局局长人选都是由市公安局也就是原来的地区公安处党委来确定,区里只有接受的份儿,但是这一次赵国栋却颠覆了这个传统,这也让所有人都认识到这位区委书记的另外一个市委常委的身份的确不是虚架子。

  相较于你一个市公安局局长来说,你只是一个市委委员,市委常委则是市委领导,你就得认识到这一点差距,就得服从,尤其是在没有获得政法委书记的支持下,你就更是尴尬了。

  王丽梅来到赵国栋办公室.时,办公室门是虚掩着的,似乎里边还有说话声,她有些犹豫,最后还是来到旁边的秘书办公室。

  “令狐秘书,赵书记在不?”

  娇美的声音不愧是主持人出身,.嗓音听起来总给人一种带有磁性的魅力,正在写着东西的令狐潮赶紧站起身来,“王局长,曾区长和肖部长以及桂主任在赵书记办公室,他们还在商量事儿。”

  “噢?那他们大概得要多少时间?”

  王丽梅有些失望,一晃两个星.期过去了,赵国栋依然没有到广播电视局调研,局里已经有些压不住堂子了,两名副局长似乎都觉得现在是个机会,扳着指头算时日看自己啥时候被调整,一门心思削减脑袋钻营,一个据说是搭上了组织部长肖朝贵的线,另外一个据说和区委办主任桂全友都是怀庆那边的老乡,这段时间也是频频往区委办那边跑,连电视台那边本来是她的大本营也有些使唤不动的迹象,这让王丽梅真有些心慌了。

  据说彭部长也有意让鲜部长过来接替自己,这个.消息一度让王丽梅很是沮丧。

  莫不是今天他们就在研究人事问题,或许就有自.己?王丽梅一阵心烦意乱,要怎么样才好?

  说实话,这个局长位置固然在乎,但是她更在意.的自己不能以这样一种方式被赶下台,如果说这样灰溜溜的下台,那无疑坐实了自己靠身体上位的传言,而自己也许就要一辈子背上这个靠**出卖为身的臭名,对于有些人来说,事情可以做,但是名却不能背,所谓当了婊子却要立牌坊大概就是这个意思,王丽梅没来由的生出一阵无奈感。

  令狐潮注意到.眼前这个广播电视局的美女局长的心情似乎不怎么好,往日这位王局长是不大怎么来区委这边的,自打赵书记来了之后,似乎就来得格外频繁,可惜前些时日赵书记似乎不大待见她,原本确定下来要去广电局调研的,也被划掉了,这段时间王局长似乎来得更频繁了,这一周都来过两次了。

  “王局长,肖部长和桂主任刚进去不久,这可说不准,有时候也就是十多分钟,有时候得一两个小时,要不这样,如果他们一会儿就出来赵书记又没有其他安排,我就替您安排,如果赵书记同意,我就马上打电话给您,您觉得怎么样?”令狐潮也有些过意不去,虽然不是他的原因,但是这样大冷天,让一位局长而且还是漂亮的女性这样跑来跑去,他实在有些不忍心。

  “好啊,令狐秘书,谢谢你了,改天赵书记到我们广电局调研,一定好好敬令狐秘书一杯。”王丽梅眼睛一亮,忙不迭的点头。

  王丽梅的预感的确很准,赵国栋一帮人的确在研究人事问题,作为三驾马车中的另一驾马车雷鹏一直在住院,据说是痔疮翻了,连坐都坐不稳,赵国栋和曾令淳还专门到市医院去看望了雷鹏。

  雷鹏既然无法履职,赵国栋也就乐得方便,把曾令淳和桂全友拉上,基本上也就可以拍板区里人事调整了。

  肖朝贵拿不准赵国栋的态度,按理说王丽梅应该是肯定要被拿下的角色,彭元厚跟得赵国栋很紧,算得上是赵系人马,他曾经隐约就给自己提起过希望由宣传部另外一位副部长鲜巧去兼广电局局长,而让王丽梅不再兼任广电局局长。

  肖朝贵还知道广电局副局长郭磊是澄江人,而恰恰桂全友也是澄江人,西江区里澄江人并不多。这段时间郭磊都黏糊在桂全友那边,不过直到如今桂全友也是默不作声,没有给自己漏过半点音信儿,这让肖朝贵也有些诧异。

  这中间肯定有些啥,肖朝贵虽然一时间看不透,但是桂全友都没有把郭磊推出来,他就更不能随便推出人选了,当这个组织部长固然风光无限,但是那察颜观色本事却是最为基本的能力。

  “交通局班子人选既然确定下来,那我看就早一点定板,老肖,你和老雷打个招呼,他身体不好,参加不了会,但是程序上我们也要走到。”赵国栋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建委这个摊子就像曾区长所说的那样,恐怕还是得内行来担纲,你都弄些二百五在那儿坐着,出了洋相那也是丢我们在座一帮人的脸。”

  “我们西江区可是宁陵市的脸面,城市建设更是关乎宁陵形象,我也一直在琢磨咱们西江区这边的市政环境很是令人汗颜,改善投资环境其中很重要的一条也就是要打造城市名片形象,虽然咱们只是区一级,但是能做好这一点对于我们西江区的招商引资一样大有裨益,而要做好这一点,建委班子的素质至关重要。”

  曾令淳和肖朝贵都知道赵国栋对于建委一帮人的不感冒还不完全仅仅是贪腐问题,西江区城市建设的滞后和缺乏规划也是一个相当大原因,建委系统还没有出事之前,赵国栋就明确表示他对建委工作很不满意,尤其是在城市规划上的杂乱无章和市政设施建设上的滞后混乱简直让人无法容忍。

  这话当时传到肖朝贵耳中,肖朝贵就知道建委一帮子在张绍文庇护下吃香喝辣习惯了的老爷官们怕是难逃厄运了。

  果不其然,廉政风暴的第一浪就把建委班子连根拔起,连带着把分管区领导钱治国和交通局也牵扯进去,堪称拔起萝卜带起泥的典范。

  “那赵书记,符合曾区长和您的看法的人选就只有两个,一个是现在主持建委工作的副主任牟平,另一个是现在的区建设工程质量监督站站长秦为民。”肖朝贵感觉到赵国栋似乎对这两个人选都不是很满意。

  “老曾,你的意思?”果然,赵国栋皱起眉头。

  曾令淳也觉察到赵国栋似乎对区里这两个人选都不大满意,便琢磨着道:“牟平不是党员,如果提他当主任,还得设一个党组书记,不符合现在上上下下都要求精简领导职数的要求,而且也对日后开展工作不利,秦为民虽然副科级干部,但是质监站的业务和建委统管全局的工作相差太大,这一点我有些担心他能不能胜任,赵书记,您看?”

  “嗯,老曾说得有道理,无党派人士在业务上可以担当大局,但是现在建委系统刚刚经历了这波风暴,我认为还是需要一个更强有力的领导人选,至于说秦为民,他没有主持过一方工作,我看也难以承担起这个重担,我的意见是建委可以还是先让牟平主持工作,秦为民可以提拔到副主任位置上来,好好磨砺锻炼一下,至于主任人选,老肖,你再斟酌一下。”

  赵国栋一语定板。

  “赵书记,建委主任人选那我再斟酌筛选一下,另外就是财政局长和广播电视局局长两个职位,”说到这儿,肖朝贵有意停顿了一下,财政局长罗明不知道通过啥关系走通了曾令淳,曾令淳专门就这个问题和他作了沟通,希望他在商量的时候酌情帮忙解释一下,肖朝贵答应是答应了下来,但是却一直没有想好该怎么圆这个场,而广播电视局局长这一职位也因为桂全友的沉默显得有些诡异起来,让肖朝贵也不敢随便发表意见,“看看赵书记和曾区长有没有什么意见。”

  啥也不说,每位兄弟支持三张推荐票让俺继续呆在推荐榜上吧,老瑞会感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