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六十二节 玄奥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六十二节 玄奥


  气氛显得有些微妙起来,桂全友一言不发,肖朝贵欲语还休,赵国栋觉得有些怪异,怎么一提及这两个局长人选问题,一干人就变了一个人似的,似乎是有什么顾忌。

  “老曾,你的意见?”赵国栋点将。

  “呃,财政局这一块工作自我来之后还算平稳,罗明是搞财会出身的,也算内行,业务上没有啥说的,只是原来在财政支出上有些不当,不过那也怪不了他,原来主要领导要求这样,他也没有办法。”曾令淳斟酌着言词,“近期赵书记过来之后,罗明表现得十分积极,工作相当出色,我觉得咱们区里要选一个合适的人选来顶替他,还真有些难度。”

  赵国栋听出味道来了,最早自己和曾令淳曾经商量过财政局长人选问题,曾令淳没有明确发表意见,但是这一次似乎态度有些变化,看来罗明这边是与曾令淳沟通过了。

  赵国栋倒也不在乎,如果说自己只是一个普通的区委书记,只怕在财政局长人选问题上那主动权就必须要牢牢控制在自己手上,不过现在这种态势下,自己作为市委常委兼着西江区和开发区两地一把手,就实在没有必要再在这些部门领导身上花太多心思了,大大方方把这个人情抛给曾令淳,也更能融洽彼此之间的关系。

  “老肖,你的意思?”打定主意,赵国栋把问题抛给肖朝贵。

  “曾区长说的是事实,罗明业.务能力很强,西江区这几年经济发展缓慢,财政增收放缓,而包袱日渐加重,区财政能在这种情况下维持下去,罗明还是做出了一些成绩的。”肖朝贵顺着曾令淳的话头,但是在不清楚赵国栋意见之前,他也不敢把话说死,只说对方业务能力强,至于说政治素质,那就要看领导怎么认定了。

  “唔,这样啊,纪委那边得到反映罗.明的一些事情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就像曾区长所说的,那都是原任领导交办的,放牛娃还能不听牛老板的?”赵国栋笑了笑,“这样,老曾,财政局可是你们政府的主要局行,那是要对你对全区干部群众负责的,你和老肖商量决定吧,如果觉得罗明可用,那就继续留任,真有些小毛病,提出来,改了就行,以观后效吧。”

  赵国栋这样大方的表态让曾.令淳和肖朝贵都是大吃一惊,还没有听说有哪个一把手敢于把财政局长这个人选的决定权交给二把手来决定的,就算是不选自己贴心心腹,那也得选一个听话的,罗明和赵国栋关系很普通,甚至早就做好了轮岗的准备,却没有想到赵国栋突然转性竟然把这个决定权交到了曾令淳手中。

  这一下子让曾令淳都有些迟疑起来,莫不是这罗.明真有啥问题,或者说是把赵国栋这边关系疏通好了,赵国栋却来故意卖自己一个好?想想也不可能,赵国栋真要决定谁上谁下,也用不着花这样的心思,现在雷鹏装病不现身,肖朝贵早就拜服在赵国栋脚下,赵国栋完全没有必要来和自己耍这些心机,那就是只能是赵国栋把这个权力交给自己了,让自己选一个合用的人。

  和肖朝贵交换了一下神色,曾令淳定了定神:“赵书.记,我个人觉得罗明可以继续留任,如果老肖没啥异议,那就确定下来。”

  “我没啥异议,对了,广电局局长王丽梅这个人选,.不知道赵书记和曾区长觉得......”肖朝贵瞅了一眼面无表情的桂全友,心中也在嘀咕,这可是最后一个机会,你自己不抓住可别怪我了。

  “唔,广电局,嗯,老.曾,这两年我们西江区广电事业发展怎么样?”赵国栋有些突兀的问道。

  “好像还行,不过这一块我也不太熟悉,可能要问问老彭才最清楚,老肖,你也是老西江了,你了解的情况怎么样?”曾令淳肩膀一滑便把担子交到了肖朝贵肩上。

  老滑头!

  肖朝贵内心暗骂曾令淳狡猾,拿不准赵国栋态度之前,现在谁也不愿意去戳烂事儿,毕竟平白无故摘人乌纱这种事情都还是有些犯忌讳。

  王丽梅这人虽然原来和张绍文走得比较近,但是应该说人品还算不错,也不像孙定中和李晓平那样肆无忌惮,更不像马占彪和钱治国那样张狂无忌,相对还算比较低调,只是她人生得漂亮妖娆,又没啥家庭背景,如此年轻就当了宣传部副部长兼广电局局长,难免就会有人戳脊梁骨,至于说她和张绍文之间的关系,只怕也只有两个当事人才说得清楚。

  “这个,实事求是的说区广电局和区电视台这两年的工作还是比较出色的,”肖朝贵目光掠过桂全友脸上时,注意到对方似乎在不为人觉察的微微颌首,心中微微一动,“王丽梅人虽然年轻,又是一个女同志,但是在工作上也能放开手脚,大刀阔斧的推进工作,当然在工作中也难免有些失误,也引起了一些同志们的误解和不满,在这一点上她可能还有些经验不足。”

  “噢?”赵国栋很平淡的应了一声。

  “赵书记,曾区长,肖部长,我说说我的意见,我觉得看待一个同志工作还是要看主流,要善于发现他们工作中的长处和亮点,多给鼓励和帮助,那种唯唯诺诺墨守陈规只知道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混日子的干部不适合现在发展的潮流,尤其是在我们西江区目前百业待举的时候,更需要开拓进取的精神,对于有些基层同志带着有色眼镜看人,总爱说些小话,寻找些花边新闻,我觉得这种风气很恶劣,应该旗帜鲜明的以正视听,有啥要反映的可以光明正大的向纪委监察部门举报,有问题查问题,没有问题就要澄清,这样也有利于干部开展工作。”

  赵国栋、曾令淳以及肖朝贵都仔细倾听着桂全友这番话。

  “对于对王丽梅同志的反映,我也早有耳闻,但是有没有问题,我觉得还是要以纪委那边的意见为准,而不是道听途说!现在的情况是纪委那边得到的也都是一些捕风捉影的东西,可以说毫无价值,毫无意义。”桂全友侃侃而谈,“这种情况下,轻易调整人事,我个人觉得不太合适,我个人意见反倒是应该大张旗鼓的支持王丽梅同志的工作才是。”

  桂全友如此旗帜鲜明的替王丽梅张目,让曾令淳和肖朝贵都是大惑不解,赵国栋对广电局工作不太感冒是显而易见的,来了西江两个月了,局行乡镇大部分都已经走遍,可赵国栋却一直没有踏足广电局,这说明什么?

  王丽梅啥时候又把桂全友的路子走通了?或者是赵国栋态度就这几天就转变了?曾令淳和肖朝贵目光瞬即落在赵国栋脸上。

  “老桂,你这话打击面可有些宽泛啊,连我都感觉到有些不大自在,干部群众反映问题也是他们的权利,只要不是恶意诬陷或者诽谤,那都可以容忍,纪委是干啥的,不就是调查核实情况的么?查清楚没有问题,党委政府当然要明确表明态度。”赵国栋笑了起来。

  “不过老桂的话也有些道理,我们西江区现在不需要那种庸庸碌碌混日子的领导干部,而需要有决心有魄力有毅力敢于迎难而上的领导干部,无论那行那业都是如此,王丽梅这个同志有些争议,可能也的确存在着这样或那样的缺点,但是她的工作我听花林方面广电局负责同志说还是相当不错的,有胆魄有开拓意识,这种干部我建议还是和罗明一样,暂时留任,以观后效,老曾,老肖,你们觉得如何?”

  还能觉得怎样?当然是点头赞同了。

  曾令淳和肖朝贵虽然对赵国栋和桂全友的这种态度感到不可思议,但是也能约摸估计到赵国栋可能是受到了来自上层的压力,王丽梅纵然再是魅力无限,也还没有达到能够在短短几天就能扭转赵国栋对她观感的能耐,如果真是那样,那可真是魔力而非魅力了。

  当王丽梅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走到赵国栋办公室虚掩的门外时,却听见里边传来赵国栋声音。

  “嗯,恭喜祝贺啊,这可是大事儿,虹部长可要请客啊。”赵国栋此时正笑意盈面,“嗯,上午开了一个短时间的市委常委会,你的任命过了,估计下午组织部章部长就要代表市委就要和你们黄书记和唐县长交换意见,那都是一个程序问题了,你们黄书记早就知道结果了,另外顺便可能要把你的任职文件带下来。”

  “呵呵,我来干什么?那是市委的决定,和我没关系,唔,好了,不多说了,见面再说吧,日后都在同城共事,只不过你是在市委中枢里,执掌发号施令的大权,有啥好事儿可别忘了西江区和开发区就是了。”赵国栋笑着搁下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