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六十三节 实力体现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六十三节 实力体现

  “简虹的任命过了?”桂全友有些艳羡的问道。

  “嗯,上午研究过了,都是过一过程序而已,莲香秘书长先前就已经和祁书记、严立民作了沟通,至于舒市长和陆书记那边,那都是无可无不可的,这几位没啥意见,其他人还能有啥说的?”赵国栋笑了一笑,“简虹也是运气好,黄昆离开之后宗建接替了黄昆的班,市委就一直缺一个副秘书长,莲香秘书长也想找一个合适的副手,她是女人,也想找一个配合方便一些的女副手,我就向她推荐了简虹。”

  桂全友和简虹关系不错,事实上他也是从简虹那里获知了王丽梅在通过尤莲香和她妹妹的关系在帮着疏通赵国栋这边,虽然赵国栋没有什么表现,但是没有表现也就意味着表态,他也就琢磨着恐怕王丽梅这个广电局局长的位置怕是不会挪窝了,所以也才会有方才那番话。

  不过桂全友还是有些感慨,简虹运气真好,从一个县的宣传部长到市委副秘书长,虽然从级别上只上了一格,但是这一格之间的差距可想而知,即便是一个县委副书记到市委副秘书长位置上那也是有高升一大步的感觉,更不用说一个相对单薄的宣传部长了。这中间如果没有赵国栋的全力举荐,只怕她简虹做梦都想不到会有这种好事轮到她头上吧?

  “赵书记,简虹这可是一步登天啊,这个市委副秘书长我感觉比起有些县的县长的份量只怕都还要重一些呢。”感慨归感慨,桂全友还是挺替简虹高兴。

  一来和简虹关系本来就不错,二来这也足以显示赵国栋的影响力,要想让简虹上到那个位置,不仅仅是尤莲香要使大力气,市委组织部章天放以及严立民那边都是不能不过的关,最终还得赢得祁予鸿首肯,赵国栋和章天放之间关系莫逆,但是严立民那边就得好好斡旋一下,这些事情却都能在赵国栋手中如履平地一般顺利过关,这也能给桂全友同样很大的鼓舞。

  “嗯,简虹当县委常委怕都有.四五年了吧,听说当时还是全市最年轻的县委常委呢,我到花林时她都担任了两三年常委了,现在迈出这一步也算是赶上了机遇,真不容易。”

  赵国栋也有些感慨,的确,如果不.是赶上天时地利人和,怎么也轮不到简虹上位,再说难听一点,如果不是严立民和自己之间因为上一场风暴的较量现在需要可以维持相互间的和平,只怕这个副秘书长职位简虹想都别想。

  站在门外的王丽梅震惊无限,.简虹竟然获任市委副秘书长?!

  这个消息对王丽梅的冲击简直太大了,对于体制.内升迁变化了如指掌的王丽梅当然清楚市委副秘书长和县委宣传部长之间的差距,虽然名义上也就是晋升一级,但是这几乎就是档案局副局长和财政局局长之间的差距一般,赵国栋竟然这等本事能把简虹送上位?这可不是尤莲香一个人之力就能做到的。

  对于赵国栋的这般能耐王丽梅更是感觉惶恐,这.个家伙太不可思议了,一个新晋常委居然能够决定一个市委副秘书长的人选,这就是实力!但这也未免太夸张了。

  难怪有不少人都在说这个家伙不但搞经济相.当有一套,而且更关键的是上边有欣赏他的人,这在某种程度上来说甚至比他自身真本事还要重要。

  听得里边人谈.话已经告一段落,王丽梅向外悄悄走几步,然后再放重脚步走到赵国栋办公室门口,轻轻敲了敲门,“笃笃笃”。

  “请进。”桂全友正要离开,却见王丽梅走了进来,“赵书记,桂主任,你们都在啊?”

  “丽梅局长啊,来,坐,刚才令狐就告诉我你来过了,正好在商量事儿,耽搁了一会儿,坐,坐,怎么这么拘束?全友,那也坐,我估计是丽梅局长邀请我们去广电局和电视台看一看是吧?”

  赵国栋称呼上的变化让王丽梅心惊肉跳,都说赵国栋这个人收拾对手于不动声色之间,你甚至无法感觉到他是不是在针对你,也许前一刻还在和你谈笑风生,下一刻免职文件甚至检察院的逮捕证就已经放在了你的面前。

  而今天显得与以往有些不一样而略带亲密味道的丽梅局长这个称呼让她有些不太适应,莫非这就是动手的前兆,还是自己太过于敏感?

  “赵书记,我的确是来邀请您和桂主任到广电局和电视台调研,您来了这么久,只怕还没有踏足的就只有我们广电局了吧?是不是对我们广电局或者说我本人有什么成见呢?”王丽梅定了定神,索性壮起胆子道,真要调整自己只怕也不会因为自己唯唯诺诺就放过自己,还不如放得开一点。

  “呵呵,老桂,看来丽梅局长对于我是有意见了。”赵国栋笑容可掬,似乎心情很好,“可是丽梅局长,你没有听说过一句咱们安原谚语么?久等有席坐,啥意思,那就是好东西一般说来都是放在最后来品尝的,呵呵,正好,就今天下午吧,老桂你去把老彭叫上,下午就到区广电局和电视台调研工作,丽梅局长怎么样,满意了吧?”

  王丽梅没有想到赵国栋这样爽快的就答应了自己的邀请,而且还把桂全友和彭元厚带上,这种规格可够高,心中一阵喜悦,赶紧起身,“那赵书记可说定了,我今天下午就在局里扫榻以待了。”

  说完这番话,王丽梅才意识到自己话语有些语病,方才赵国栋那句最好东西要放在最后来品尝就是语意容易让人产生歧义,自己这一局扫榻以待更是令人浮想联翩,王丽梅心中一颤,连忙一边点头,一边道别,忙不迭的扭着腰肢闪了出去。

  赵国栋还没有反应过来,却见王丽梅却是一下子就闪了出去,桂全友却是一脸暧昧的诡笑道:“赵书记,这个王丽梅可真是闻弦歌而知雅意,你说一句好东西放在后面来慢慢品尝,那就给你回一句扫榻以待,你说你们是不是在故意说隐语啊?”

  赵国栋怔了一怔之后,随即回味过来,啼笑皆非的伸手指着桂全友,“全友啊全友,你可真是会联想啊,纯粹的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这种歧义也只有你这种思想道德水准低下的人才会想得出来,这世界很多事情就是你们这种思想复杂的人给把水搅浑的。”

  “嘿嘿,赵书记,你没瞧见王丽梅走时那慌慌张张的神态,她若是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岂会如此失礼?”有时候能够和领导开玩笑那也是一种层次,一种显示亲近程度的层次,对这一点桂全友显然很是乐意,他笑呵呵的道,“这也说不上啥思想复杂,咱们老祖宗流传下来的语言本来就有这么丰富精彩。”

  “得了,全友,你就用这些辞藻来掩饰自己思想的低俗吧,我看你整顿思想就得先从你这个区委办主任开始。”赵国栋也笑着道。

  “对了,赵书记,你别说,真还是个事儿,你年龄也不小了,婚姻大事不解决,总会引来不少闲言碎语,难道说咱们这宁陵市几十万未婚妇女就挑不出一个你看得上眼的女孩子?要不你在安都那边也应该有合适人选吧?”桂全友说到这话时显得十分认真。

  的确是个事儿,但是的确没有合适的,赵国栋也有些头疼,谁合适?

  若是要以旁人眼光来看,以常规条件来说,恐怕也只有刘若彤,或者也就还有那个影子已经渐渐淡去的韩冬勉强合适,可是先不说这二人合适不合适,以自己目前的心态来看,竟然对婚姻有一种莫名的排斥感,这让赵国栋自己都很诧异,难道是因为自己的感情生活太过于丰富以至于对婚姻家庭产生了厌倦和畏惧感?

  不过在下属面前赵国栋自然不能暴露自己的真实想法,“谁说我没有合适对象?早有了,不过她在北京工作,相隔千里,来往太不方便,所以联系少了一些罢了。”

  “噢?真的,那啥时候吃赵书记喜酒啊?”桂全友精神一振,北京?这个词儿含义可丰富着,即便是没啥来由,只要能结婚成家,这也是一件大好事,至少在领导眼中,赵国栋算是真正成熟了。

  “嗨,她在外交部工作,整日里飞来飞去,难得有个定准,我们大部分时间都只能是电话联系,有时候我去北京会一会,至于说结婚么?明年恐怕都说不上,得看后年了。”赵国栋只能随意发挥了,他知道桂全友的想法,但是现实如此,他也无可奈何。

  桂全友有些失望,赵国栋这番言语无疑太过于虚无缥缈,但这都不是让桂全友担心的主要原因,他更担心赵国栋在女色方面如果不检点的话,会很大程度影响他的上升空间。

  虽然现在看起来赵国栋做得很好,无论是他和程若琳之间关系,还是在安都那边的女性,桂全友都大略知晓,只不过他从不点明,他也相信赵国栋同样清楚这一点。

  但是随着赵国栋地位的上升,认识和关注他的人越来越多,他的行踪也更容易被人发现,尤其是在宁陵这块并不算大的地盘上,无数想要从这个年轻领导身上挖掘出一点东西来的有心人实在太多了,而如果有一个稳定的伴侣无疑会让这种怀疑和关注消除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