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六十五节 发展才是硬道理 1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六十五节 发展才是硬道理 1

  “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经济,就是在社会主义条件下发展市场经济,不断解放和发展生产力。这就是要坚持和完善社会主义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

  祁予鸿放下手中的笔记本,抬起目光环视一周,“社会主义公有制为主体和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这一提法事实上总书记在五月份就已经提出,但是形成纲领性文件却是在十五大上,对于这一点的我的理解是这样的,那就是在关系国计民生的产业上国家必须要牢牢控制,其他产业则可以对外对内开放,欢迎外资和私人资本进入,以便让我们的经济更市场化,也更利于竞争。”

  “根据我所了解的情况我国加入世贸组织已经进入了紧锣密鼓的的谈判阶段,也就是说一旦我国加入世贸组织,那么也就意味着国外工农业产品将会因为关税壁垒的取消削减而大量涌入,这对于我们国内这些效率低下、服务落后的企业必将造成相当大的影响,所以我们必须抢在加入世贸组织之前,首先使我们自己的经济市场化,让竞争充分渗透到我们经济中去,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在即将到来的经济全球化中站稳脚跟,不至于一触即溃。”

  “我在参加省委中心组学习的时候和省委邱秘书长谈及这个问题,就讨论过,像我们贫困地区怎样开拓思路加快发展?我觉邱秘书长有一句话说得很富有深意,那就是不要拘泥于已经出现的模式或者制度,不要把目光只看到我们周围的现象,而应该将目光落在先行一步甚至先行几步的发达地区的路子上,要实现追赶超越,这样亦步亦趋是无法做到的,那距离只会越拉越远。”

  赵国栋认真的在笔记本上记录着祁予鸿就省委中心组学习时的心得体会,看来祁书记在省委学习了一周十五大精神还是收获颇丰的,至少在新名词上的运用就有不少,而且也听得出来他的确是很有感触,不知道这一次省委中心组参观考察了那些地区,但肯定没有宁陵。

  “在发展私营经济上,我们宁.陵不仅仅远远落后与其他发达地市,而且也落后于诸如永梁、卢化、荣山这些地市,根据一份数据表明,永梁今年GDP增幅中拉动力量有相当一部分来自于私营经济的投资,这让我很受触动。”

  祁予鸿目光在环桌而坐的常委.们脸上逡巡,所有常委都在认真的作着记录,这让祁予鸿很满意,但是认真做记录只是一种姿态,要认真落实贯彻自己的意图和想法,那才是最关键的。

  “永梁条件并不比我们宁陵好.多少,但是今年GDP增速高于我们四个百分点,高居全市第二名,仅次于建阳市,其中一个重要经验就是永梁市委市政府不惜一切代价打造良好创业环境,培育具有前景的私营经济体,力促金融部门和地方政府给予私营经济体以政策和资金上的扶持,在这一点上永梁市委书记和我作交流的时候,他们也是深有体会,的确受益良多。”

  “学了十五大精神,我们怎么做?我们在座各位都是.市级领导,怎样实现我们各自领导的部门能够吃透十五大精神,确保今年过一个平安祥和年,而开了年后,宁陵市经济发展怎样有大动作大起色?这一点我希望各位常委要认真领会,并写出一个详实可操作的计划,题目就是《学习十五大,我该怎么办?》,翻年后的第一次常委会上,包括我在内的各位常委,都要向常委会做这个汇报,阐述自己结合十五大精神的体会,今年准备怎样创造性的开展工作。”

  简虹还是第一次参加市委常委会,虽然她只是负.责记录会议学习内容,但是能踏入这个会议室本身就代表一种身份的变迁,而那种微妙的心理变化也是让她禁不住有些走神。

  祁予鸿严肃,舒志高闲适,严立民沉郁,陆剑民若.有所思,金永健伏案疾书,章天放目不斜视,毛萍手中玩弄着笔杆,周春秀肥脸灿然,尤莲香时写时停,蓝光握笔沉思,最后一位则是双手合叉放于桌案上认真倾听状。

  这就是权力中.枢,而这里就是权力顶点,全市五百多万老百姓的吃喝拉撒睡,全市这几千平方公里土地上每一个发展变化都和他们息息相关,他们作出的每一个决定都将深刻影响到全市的方方面面。

  学习终于结束,祁予鸿和舒志高招呼周春秀和赵国栋留了下来。

  不用说,肯定又是国家电力公司设备和材料制造基地的定点问题,这件事情前期也困扰了赵国栋很久。

  国家电力公司一直没有明确是不是会投入建设这样一个制造基地,赵国栋为此也和舒志高、周春秀三人专门飞了一趟北京,找到了蔡正阳汇报这方面的工作,希望能够得到国家经贸委在这方面的支持,后来又通过省委常委、副省长任为峰进行了衔接沟通,仍然没有一个明确的答复。

  这就让宁陵方面陷入了困境,不知道是不是该围绕这个电力设备和材料基地继续投入基础设施建设,为这个基地建设的启动开发区也就是市财政已经投入了将近六百万,如果说国电公司这个意图只是一个构想,无法实现,那么这六百万基础设施建设就算不是打了水漂,那也是钱没有用在刀刃上。

  不过好在前天赵国栋已经从国电公司副总董明堂那里获知了一些有利消息,鉴于经济增长出现放缓局势,国家有意加大在中西部地区的基础设施建设,能源建设方面也有一些大举措,所以在建设设备和材料基地这一意向上公司几个主要领导意见趋向一致,现在就是花落谁家的时候了。

  听得赵国栋这样一说,无论是祁予鸿还是舒志高都是精神一振,这也就意味着项目已经确定,现在就看宁陵能不能争取到这个基地的时候了。

  “祁书记,这个机会无论如何我们不能丢失,我看我们还得加大力度,一方面继续推进开发区的基础设施建设,另一方面还得在国电公司和国家经贸委那边下功夫,我看这个基地项目最终还得要在国家计委那边立项,老周,省计委那边你熟悉,恐怕你得把这边担子挑起来。”舒志高把目光投向祁予鸿。

  “嗯,老舒说得没错,丢失了这个机会,也许我们宁陵的发展就要延后十年!”祁予鸿有力的一挥手,“这个基地肯定涉及一系列项目,投资规模肯定不小,不经过国家计委是不可能的,老周,计委这条线你熟悉,就由你来负责,至于国电公司这边和国家经贸委这边由国栋负责,务求实效!如果需要我和老舒出面,尽管说,整个项目具体实施就由舒市长牵头负责落实!”

  祁予鸿舒了一口气,“这是事关我们宁陵今后几年发展甚至可以说决定我们宁陵今后几年命运的第一大事,只要能够促成这个基地落足宁陵,我们在座的都是宁陵功臣,我相信宁陵历史都会铭刻上我们的名字。”

  “祁书记、舒市长、周市长,我也在想这个问题,国电公司对于我们宁陵的工业经济薄弱有些疑虑,包括上回他们来考察的那些专家组成员,他们都一致觉得我们宁陵缺乏配套的企业,仅仅是天恒电缆和宁陵变压器厂两家企业根本不足以支撑起这个基地建设,尤其是对于输变电设备以及电器开关以及基础材料这些门类的企业,要建设这样一个基地都需要这些配套企业,而国电公司他们不可能在这些配套企业上投资建设。”

  “我原来希望国电公司能够在确定他们基地落户并有大项目进入之后再来凭借这一点来吸引配套企业进入,但是现在看来有些一厢情愿,他们内部对于这个基地需要配套的条件很高,而我们宁陵这边的基础条件太差,对此我很担心。”赵国栋斟酌着言词,他并不是危言耸听,董明堂在电话中也提及了这个问题,鉴于这个项目将是国电公司在中西部地区的一个重要基地,国电公司对基础环境条件也作了一些要求,而这恰恰是宁陵的短板。

  祁予鸿和舒志高也同样清楚这一点,但是这却不是他们短时间内能够改变的,如果真的工业基础好,他们又何须整日为了宁陵经济发展而愁肠满怀了。

  “国栋,你有什么好的想法?”祁予鸿也知道赵国栋鬼点子多,路子野,他既然这么说肯定有用意。

  “我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既然我们宁陵是备选地之一,而且的确也有很多优势条件,那我们就假设我们已经被国电公司确定为基地,以此为条件主动出击招商引资!”赵国栋浓眉一掀。

  “说具体一点。”舒志高微微蹙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