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六十六节 发展才是硬道理 2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六十六节 发展才是硬道理 2


  “说直白一点,那就是有针对性的去江浙和京沪一带招商,在那些电力设备配套企业较为集中的地区进行招商引资,告诉那些有意到中西部发展的配套企业我们宁陵已经被确定为国家计委、国家经贸委以及国电公司确定为电力设备和材料建设基地,欢迎他们抢占先机到我们宁陵来投资,这样反过来我们也可以以这些配套企业已经和我们签订投资建厂合同来向国电公司方面证实我们宁陵基础环境条件正在迅速得到改善,对位投资企业的吸引力正在飞速提高,这样相互促进,促使国电公司确定花落我们宁陵。”赵国栋耐心解释。

  “可是这中间有个问题,这些配套企业也不傻,他们肯定会通过各种渠道咨询国电公司是否已经确定我们宁陵作为电力设备和材料基地,这瞒不了人。”周春秀提出疑问,他觉得赵国栋把问题想得似乎太简单了一些。

  “这就需要我们在国家计委、经贸委和国电公司作一些相关工作,他们肯定不会明确说我们被确定为基地,但是我想通过我们各方面工作,至少可以让相关人士私下表明一个态度,那就是我们宁陵的确是具有相当大竞争力的所在地,这既不违背原则,也符合实际情况。”赵国栋点点头,“至于在招商引资时,我们完全可以策略一些,或明或暗的表示国家已经确定我们宁陵,只是现在还不宜对外宣布而已,欢迎他们来我们这里考察,签署一些意向性合同对于他们来说也没有什么损失,但是我们却可以用这些意向性合同作为筹码向国电公司展示我们宁陵的条件改善。”

  “这可能稍稍有些.......”周春秀犹豫了一下,话头冒出来又有些吞吞吐吐。

  “周市长,我知道你的担心,这年头还真有点成王败寇的意思,咱们把这个基地争取到了,一切OK,万事大吉,争取不到,那就一切皆休,谁还记得咱们撒谎造谣?配套企业如果真看得起咱们这里的条件和环境愿意落户,咱们当然欢迎,看不上,拍拍屁股走人,那也是他们的自由。反正在没有投资落足之间,他们也没有啥损失,顶多也就是他们浪费点时间精力,我们赔上一点招待费用罢了。”

  赵国栋摊摊手,一脸若无其.事,“这年头也就这样,咱们条件差了,就不得不打些擦边球,要说咱们欺骗也好,造谣也好,只要咱们没有违法,那就说不上一个啥,就算是其他备选地指责我们采取这种上不了台面的卑劣手段,那又怎样?莫非他们还能决定你我的命运,把你我官帽子给摘了,给个处分?为了发展,谁不这样?何况这也算不上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无论是祁予鸿还是舒志高此时.心中都是浮起一种感觉,这个家伙的脑袋实在太鬼了,出的点子也几乎都是剑走偏锋的狠招损招,但是他们也得承认,赵国栋所说没错,你自己基础条件差了,还想要堂堂正正光明正大的去和别地方竞争,那自然只有败下阵来,那就得走走偏锋,打点擦边球,耍些小手腕,动些小心计,只要不是违法犯做,那都可行。

  “祁书记,我看这事儿可行!”舒志.高断然拍板,“真要有啥事儿,我们市委和市政府可以把这个责任扛起来!为了发展,别说这点事情,就算是真的出点纰漏,只要不是原则性问题,市委市政府也要扛起来,要不怎么让人放心大胆的去做事?”

  “嗯,我赞同舒市长意见,这件事情,老周你和国栋要.抓紧时间,我估计国电公司最迟也就是在三月份九届人代会开之前就会拿出意见,否则人代会必然会影响他们的工作效率。”祁予鸿一脸沉思之色,“我们要想尽一切办法力促这件事情尽快落板,现在距离春节还有一个多月,我觉得我们可以利用这段时间有所作为。”

  “祁书记,我打算在春节之前分别跑一跑京沪两地,.一来继续和国家经贸委和国电公司加强沟通,二来打算去上海搞一次有针对性的招商引资活动,现在我们正在积极做收集有关企业情报资料的工作,争取尽快完成在春节之前落实这次招商引资活动。”赵国栋含笑道:“到时候看哪位领导领导有空,也请领导光临指导工作。”

  “嗯,国栋,好好搞,开发区和西江区这两块都是我.们宁陵的脸面和窗口,说得再难听一点的话,就在我们市委市府眼皮子底下,其他县都盯着呢,你又是市委常委,得拿出一点像样的东西来让那些个县委书记县长们看看,我和舒市长都很期待你能给我们一个惊喜呢。”祁予鸿也是点头,“到时候,我和舒市长看情况由谁来参加吧。”

  途径简虹办公.室时,赵国栋想了一想,还是驻足敲了敲门,“请进。”

  “怎么样?感觉如何?”赵国栋笑着走进去。

  “谢谢领导关心了,快请坐。”简虹惊喜的连忙要去泡茶。

  “不用客气了,我就是走这儿过顺便来看看,平时也不怎么来这边。”赵国栋乐呵呵的道,“比县里要忙一些吧?”

  “嗯,要忙碌多了,三个副秘书长各管各一摊子事儿,尤秘书长统管全局,都不轻松。”简虹也是深有感触,市里和县里的差距太明显了,虽然忙碌了一些,但是才来一个星期,简虹立时就觉得自己眼界都要宽阔高远不少,这让她也是暗自提醒自己一定要加强学习,尽快适应新环境。

  “没问题,以你的能力适应一下就行,秘书长这职位也就是考验人综合协调能力,这对你来说不是什么难事,何况后边还有尤秘书长替你罩着,怕啥?”赵国栋笑了起来,挥挥手,“好了,不打扰你了,就是过来看看你,你忙你的。”

  简虹也不和赵国栋客套,恭送赵国栋离开,“赵书记你可是少有在这边坐一坐啊。”

  “嗯,这地方坐着不自在,我还是喜欢在西江区委大楼或者开发区那小院子里坐着舒坦。”赵国栋制止了简虹再送,挥挥手就离开,正好碰见章天放从走廊里过来,“国栋,怎么,关心老下属?”

  “是啊,顺便在章部这里来打打秋风行不行?”赵国栋笑道。

  “行啊,赵书记能光临我们组织部,我们无上荣幸啊。”章天放也是和赵国栋随便开着玩笑,“走吧,我那儿去坐坐。”

  在章天放办公室一坐定,赵国栋就径直提出霍云达的事情,章天放也知道赵国栋在惦记着这事情,只是霍云达若是要进西江区委常委还得过过关,光是他一个人点头不作数,祁予鸿和严立民那里都得去沟通沟通。

  “国栋,老严那里你咋过关?”章天放挥手示意自己秘书出去,坐了下来。如果说简虹那是尤莲香出的面张罗,严立民可以睁只眼闭只眼,但这霍云达到西江而且还要进常委,那就是摆明是赵国栋要人了。

  “老严那里我不打算去找,他爱咋说咋说。”赵国栋淡淡的道。

  “噢?”章天放一怔,瞅了一眼赵国栋,看对方神色不似作伪,这才道:“你这么有把握他不给你出难题?”

  “很简单,现在开发区和西江区这边都是半死不活,前段时间的折腾虽然除了几个毒瘤,但是也伤了元气,祁书记要想让开发区和西江区都爬起来,那还不得给我两个人使唤?我就是三头六臂也玩不转这样大一局棋啊。”赵国栋撇撇嘴,“我打算抽个时间单独向祁书记汇报一下西江区这边的想法,但是开发区一家搞起来也成不了气候,得两翼齐飞,那就得让西江区这边也要扑腾起来才行。”

  “这倒也是,祁书记从省委中心组学习回来大概是更感觉到压力了,他和我在谈及用人问题上也专门说用人要不拘一格,尤其是要大胆提拔搞经济有一套的人,这是当前中心任务决定的。”章天放也有些感慨,“在咱们这些经济落后地区当个一把手也真难,领导每一次批评都有你的份儿,你干不出成绩领导根本就不会管你客观条件如何,一切只看数据,每一次去省里开会我感觉祁书记都有些紧张,倒不是怕啥,就像他说的,坐在那会场上难受啊,领导是不是的拧着你这个地区说事儿,这味道可不是一般化的好受。”

  赵国栋瞪了一眼章天放,“你既然知道这味道难受,还不帮兄弟一把?这马上就是一年打总结了,就得说这一年的工作成绩,今年我还可以找个借口说自己才来遮遮脸,明年呢?每个季度的经济工作会就算是我坐主席台,那脸也发烧啊,只怕底下人还得说赵国栋还坐主席台,就凭他在西江区和开发区的表现,还不如我呢!”

  章天放笑了起来,重重的拍了赵国栋肩头一掌,“行了,别在那儿找借口了,我可以敲边鼓,最好你直接和祁书记摊牌挑明,不过我得提醒你,你的要求祁书记若是都满足了,你这边工作要拿不起来,那祁书记可没你好果子吃,到时候只怕你连借口都没有!”

  “来这西江就没有退路,还不趁机提些条件,那不是更亏?”赵国栋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