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六十七节 斗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六十七节 斗

  “这个霍云达和赵国栋关系很密切么?”严立民轻轻喝了一口酒慢慢的品味着,想进常委,赵国栋还真敢想,不急,慢慢来吧,得让他明白,宁陵市委里边不是他赵国栋想象的那么简单。

  “还行,但是也算不上很密切,要说密切,我感觉像简虹和王二凯似乎还要和赵国栋走得近一些。”鲁达摇摇头。

  严立民知道鲁达有些失落,市委副秘书长这个职位盯着的人不少,鲁达也有些想法,但是说实话鲁达在花林表现太平淡了,或许是这个县委副书记难以彰显出工作作风和个性,严立民斟酌再三还是放弃了提名鲁达担任市委副秘书长这一职,与其被祁予鸿和尤莲香否决,还不如守拙的好。

  “简虹这一次是捡了一个便宜,不过她是女人,先天就占了优势,尤莲香需要一个顺手一点的帮手,算来算去好像也就简虹合适一点。”严立民笑了笑,“怎么,有些失落?”

  “嘿嘿,要说没点失望,那是假话,不过严书记这样安排自然也有你的道理。”鲁达搓了搓手笑笑道。

  “这一次不是我安排,是尤莲.香把祁予鸿说通了,估计这边赵国栋找章天放使了一把劲儿,我没有阻拦倒是真的。”严立民很客观并没有遮掩什么,“估计就是我阻拦也只能拖一拖,市委差一个副秘书长也不是长久之计,在这个人选上祁予鸿还是比较尊重尤莲香的选择,只要不是太不入眼的角色,祁予鸿一般都会同意,更何况还是有章天放在帮着使劲儿。”

  “现在赵国栋是很活跃啊。”鲁达这.句话似乎有些其他意思。

  “该他活跃,西江区死水一潭,若.是不活跃一点咋把这锅臭水给打翻倒掉?西江区都快要成一根朽木了,再不来点风浪洗刷一下,只会这样慢慢腐烂下去。”严立民语言也很直白,“张绍文在西江区呆的时间太久了,无论是从一地发展前景还是从廉政角度上来说,这都是不合适的,当初祁予鸿就是魄力小了一点,早一点换了张绍文,哪有现在这样大的波澜,引以为戒啊。”

  “赵国栋也真敢动,一下子就把西江区掀了个底朝.天。”鲁达显然对赵国栋在西江区的动作很感兴趣。

  “哼,他一个人能有那本事?没有舒志高和陆剑民以.及蓝光在里边搅扫,他能蹦跶多高?也是祁予鸿想要借他的手揭盖子而已,要不能有他多大的戏份?如果他真以为自己进了常委就是个人物了,那才真是笑话了。”严立民轻轻哼了一声,“但是这小子挺奸猾,懂得收放的分寸,见好就收,我虽然不喜欢这个家伙,但是这家伙脑瓜子的确要些人来比。”

  “西江区这一帮子人不是说是铁板一块么?咋就.这么容易被他给一个个拉下马?”鲁达问道。

  “鲁达,看来你对.赵国栋很感兴趣啊,怎么,觉得还没有和他合作够或者较量过,心有不甘?”严立民笑起来。

  “嗯,严书记,你别说这家伙还是有些本事,至少花林在别人手中绝对没有在他手中变得快。”鲁达耸耸肩,“一般人来还真玩不了他这么转。”

  “黄昆也不行?”严立民微微一笑。

  “他?那都是捡着赵国栋留下的底子,再加上唐耀文没啥坏心眼儿,也是想要干事儿的角色,要不我看这花林县在他手里也就只能担得起一个平平淡淡才是真这句歌词了。”鲁达还真有些冷幽默的本事。

  “老祁是在拿花林县委书记来酬谢黄昆这几年来跟他鞍前马后侍候的情呢,光是说怎样才把经济搞得起来,黄昆这种尸位素餐的角色,也能去当县委书记,我也不知道老祁是真觉得黄昆行呢,还是觉得花林县有唐耀文撑着就能凑合过。”严立民摇摇头叹息了一声,“说的是一套,做的是一套,嘿嘿,也难为他了。”

  鲁达不语,对于上级领导评价上级领导的话语他向来不插言,严立民也是在他们几个面前才会这样肆无忌惮,平素那可是比谁口风还稳。

  包间们推了开来,马元生黑红黑红的面孔带着一丝红潮,不过眼眸依然清明,七八两白酒还灌不翻他,当然也有了一丝酒意。

  “严书记,你过去不过去一趟?是财政局老李他们在那边,还有省财政厅一个副厅长,金市长和康秘书长在作陪。”马元生一屁股坐了下来。

  “我过去干什么?那是政府那边的事情,有老金陪着足够了。”严立民摇摇头,“你注意一点,蓝光现在正在挑你们的漏眼,你别让他逮着把柄穷折腾。”

  “严书记,我有分寸,蓝光对我不待见我清楚,不过我这个局长他奈何我不了我吧?他以为把老池给挤出去就可以为所欲为了?这政法线一亩三分地趟一趟他就会明白,事情不是他想象的那样,哼,顶天他也就能把检察院那些穷瘪三给呼来唤去罢了。”马元生气哼哼的道。

  严立民有些不豫的皱起眉头,马元生显然有些喝高了,虽然理智尚存,但是脑子里那根警戒线已经有些模糊了,说起话来也就有些没有分寸了。

  池成峰被调整到了市委宣传部任副部长,这对严立民也是一个巨大打击,但是池大虎这个案子实在影响太大,连省委政法委和省公安厅都在过问,甚至连宁省长也签了要求从严查处,池成峰也是有苦说不出,只能忍气吞声的到宣传部上任去了,严立民给他的话也是忍辱负重,君子报仇,三年不晚。

  不过政法委副书记也没有按照蓝光的想法是由法院一名副院长来担任,却是将云岭县委副书记调任,这同样让蓝光吃了一个瘪,也算是聊解了严立民心中的恶气。

  “花林县局陈雷你打算让他来组建巡警支队?”严立民没有理睬马元生的酒话,径直问道。

  “严书记,让他来组建未免太高抬他吧,好歹巡警支队也是副处级单位,他陈雷在花林混到头也就是个正科级,让他来担任巡警支队政委也算是高升了半格吧?”马元生斜睨了一眼,气哼哼的道:“巡警支队我打算让连章来组建,陈雷给他当政委,严书记,你觉得如何?”

  “你们市局党委研究决定了?”严立民觉得有些不太妥当,但是当着马元生他又不愿意多说。

  “嗯,大家都同意这个意见,陈雷作风正派,能说会道,正好是当巡警支队政委的好角色,作作干警们思想工作那是肯定有一套。”马元生有些得意,这一手明升暗降就可以把陈雷给废了。

  “你向蓝光汇报过没有?花林县局局长,你又打算让谁来担纲?”

  严立民对于马元生的草率很是不满,陈雷固然要调换,各县局局长由市公安局派出人选这是自己在担任市公安局长时就确定了下来的原则,只是在花林县卡了壳,这一次西江区公安分局班子人选市公安局党委意见又被排除在外,这个家伙不汲取教训,居然以为市公安局党委意见就可以获得花林县委的认同?你把陈雷一个局长安排到巡警支队当政委,就算是名义上升了半级,但是谁不知道这巡警支队政委和一个县公安局局长的差距?

  “蓝光那边我已经汇报过了,他赞同巡警支队的组建要尽快完成,也要求组建巡警支队必须要得力人选,所以市局党委推荐了连章和陈雷来组建,花林县局局长市局党委推荐由许萍继任。”马元生似乎意识到严立民有些不大高兴,但是他还没有想到问题出在哪里。

  “那蓝光怎么说?”严立民追问。

  “他没有明确表态,只说政法委需要慎重研究一下。”马元生窒了一窒。

  “哼,缓兵之计你都琢磨不出味道来?”严立民锋利的目光刺得马元生身子都是一缩,“副处级干部是你市局党委就能决定的?政法委吃干饭的?市委吃干饭的?你早不早把底牌亮出来,不是安心让别人来抽你脸?陈雷一局之长,连章只是治安处长,你让连章当巡警支队长,让陈雷当政委,这样的安排你自己觉得妥当么?这让蓝光和赵国栋抓住痛脚还不得在常委会上乘势翻盘?”严立民真有点恨铁不成钢的味道,“你就不敢让哪个县局局长来当巡警支队长和连章打个调?这样简单的问题你都想不明白?都是局长上来,谁当支队长谁当政委,那就没有人说得上个啥!”

  马元生沉吟不语,鲁达却是暗暗点头,姜是老的辣,严立民这一手很刁,就算是在常委会上争论起来,这也说得过去,都是局长上来,谁当支队长谁当政委,就是一个工作分工了。

  “马局,严书记说得没错,陈雷在花林口碑还是不错,你这样安排有些不妥,得另外想一个办法来调整一下。”鲁达也点头认同严立民意见:“许萍担任局长问题不大,黄书记对许萍的印象也不错,但是陈雷却需要安排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