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六十八节 挫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六十八节 挫

  常委会上的风风雨雨的确不是一般人想象的那么简单,甚至连赵国栋也未曾料到会有如此波澜险阻。

  “霍云达同志调任西江我没有异议,但是有没有必要进常委我觉得这一点有待商榷。”严立民目光沉静若水,细细的抿了一口茶,似乎在斟酌言词:“我了解过霍云达同志简历,他是奎阳县乡镇上起来的干部,连续三届获得了全市优秀基层党委书记的称号,是个优秀的同志,但是刚担任花林县副县长不到一年,就算是因为工作调整到西江,但是为什么一定要进常委?”

  “方才国栋同志说了是需要一些同志来西江协助他振兴西江经济,打开西江局面,我能理解国栋同志的心情,包括祁书记和舒市长在内的在座所有人都对西江这两年的境况十分担忧,市委之所以给国栋同志委以重任,就是基于这个原因。但是作为一名副区长分管哪一行都是一个分工问题,并不一定像国栋同志所说那样非得要进常委才能体现他的份量,相反我倒是觉得过早过于简单的提拔一个干部并不利于干部的成长,也对其他同志不公平,为什么不能让其在副区长位置上表演一番再来考虑呢?所以在这一点上我持不同意见。”

  不能不说严立民这一番话有理有据有节,而且很巧妙的揣摩了在座众人心态,一个刚刚担任副县长不到一年的角色调任西江区不说,还要进常委,这是不是也太火箭了一点,和眼前这位力挺的新晋市委常委一样的速度?

  舒志高低垂下头似乎在考虑什么,祁予鸿则是在笔记本上写着啥,见常委会议室里气氛似乎有些沉滞,祁予鸿抬起头来,笑了笑:“大家都可以说说意见嘛,老陆,老金,你们的意见?”

  “嗯,进不进常委这一点上有.分歧可以暂时放一放,霍云达同志若真是德才兼备的同志,我相信不会因为这一点而有什么想法,只是一个分工问题,我觉得老严说得有道理,在工作中来展示自我才能,更利于他的成长,更能让人心服口服。”陆剑民扶了扶眼镜,笑盈盈的道,不过这个笑容看在赵国栋眼中分**险诡异。

  “我也觉得严书记意见更妥当一.些,可以让霍云达同志现担任副区长一段时间再来考虑其他。”金永健惜字如金。

  “噢,其他几位同志呢?”祁予鸿沉.吟了一下,见其他人都没有明确表态,便点点头:“我来说说吧,霍云达同志在花林的表现有目共睹,之所以将他调到西江区来这也是考虑到西江现在经济发展严重滞后,尤其是国有企业和集体企业体制以及私营企业发展乏力这些问题困扰着西江工业经济,怎样西江这一块国有和集体企业资产盘活重新焕发生机,怎样激发私营经济活力,这是摆在西江区委区政府面前的一个难题,国栋同志专门就这个问题向我作了汇报,当初市委决定国栋同志到西江区和开发区任职时也考虑过在人手上要增强西江区的班子力量。”

  “但是正如刚才立民同志所说的那样,是不是一定.要进常委,副区长一样可以发挥自己能力,开展工作主要是靠主观能动性而不是某个位置,刚才剑民同志也说了,让霍云达同志在西江区这个相对复杂的环境中锻炼磨砺一段时间更有利于干部的成长,如果真的表现出色,组织自然会考虑给他加更重的担子。”

  祁予鸿话音未落,赵国栋便欲辩解,但是看到斜对.面的章天放轻轻摇头,尤莲香眼神中也是制止的意思,便硬生生的吞下这口闷气,他也知道祁予鸿既然这样说必定已经决定,自己再要争辩也无济于事,徒增反感罢了。

  “国栋同志,你还有什么想法?”祁予鸿目光投过来。

  “我保留意见,但是服从常委会决定。”赵国栋粗声.粗气的回答道。

  祁予鸿笑了起.来,和舒志高交换了一下眼神之后才又道:“很好,国栋同志,你也要理解常委们的意愿,提拔干部不能拔苗助长,有时候过分拔高兵不利于他们的成长。”

  赵国栋不再言语。

  “那好,天放部长,下一个议题。”祁予鸿转向章天放。

  “嗯,是关于市公安局组建巡逻警察支队的问题,按照机构设置规定,巡逻警察支队是实职副处级单位,支队长和政委人选需要常委会来研究决定,组织部已经会同纪委和政法委对市公安局提出的人选进行了考察,由于组建成立时间要求很紧,所以今天也要定下来。”章天放看了一眼自己笔记本,“我把支队长和政委人选简历介绍一下,在谈一谈市公安局党委意见和我们的考察意见。”

  赵国栋阴沉着脸夹着包头也不回的离开了会议室,明知道这有些情绪化不太合适,但是他还是不想作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与严立民和陆剑民这“二民”握手言欢,常委会这塘子水深,这句话章天放早就提醒过自己,并不会因为你觉得应该如此就会如此,即便是市委书记有时候也一样需要平衡考虑各种利害关系。

  政法委提名的由陈雷担任巡警支队支队长、苍化县公安局长贾波担任政委的意见被否决了,而市公安局党委意见则被严立民推了出来,掉了个个儿,苍化县公安局长贾波担任支队长,陈雷担任政委,又是一番激烈的争论之后,最终还是以严立民和金永健的意见获得了通过,贾波任巡警支队支队长,陈雷任巡警支队政委。

  赵国栋相信蓝光这个时候内心的郁闷程度不比自己差多少,他本想去找一找蓝光,后来立即否定了这个不智的想法,那会更让人觉得这两个人是在联手结盟了,两个排位最后的常委,即便是联起手来又能搅起多大风浪?

  替赵国栋泡上茶的陆蕊立即就感觉到了赵国栋心情的不好,独自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连平常形影不离的令狐潮也不见踪影,陆蕊也感觉到很诧异,不过她没有敢多说啥,乖觉的泡上茶,蓄上水,就拉上办公室门出去了。

  赵国栋仰天靠在沙发椅背上瞑目沉思,手机指示灯红绿光闪烁,显示有来电,不过赵国栋这会儿没兴趣接电话,这个时候就算是祁予鸿给他打电话他也不想接。

  看来自己还是小看了严立民的影响力,这并不仅仅是对祁予鸿一个人的影响力而是对整个常委会的影响力,正是因为严立民的态度影响到了其他常委们的态度,才使得原本无可无不可的祁予鸿最后偏向了严立民。

  尤其是陆剑民那关键的插言表态相当重要,赵国栋不知道在霍云达进常委这个问题上这“二民”是不是有某种默契,或者说在前后其他几项人事动议上来那个人有没有什么交易,否则陆剑民怎么会突然站在严立民一边?

  金永健不用说了,苍化县公安局长贾波是市政府副秘书长的舅子,很显然金永健和严立民在这个问题上搞了一个交易,推翻了蓝光的意图,而祁予鸿也似乎不愿意看到蓝光的影响力扩大得太快。

  想起这些复杂的人事关系赵国栋就觉得头疼,不是为了工作而是为了平衡和个人私欲,这听起来有些可笑,但是这个观点放在有些人嘴里,这肯定又变成振振有词,平衡和谐也是为了更好的开展工作了。

  赵国栋靠在沙发背上进入一种半昏睡状态,啥也不愿意去想,但是思绪却又像天马行空一般忽而在天,忽而在地,飘忽不定。

  贺同看来走不了不说,居然还要当常务副区长,空缺出来的常委暂时不定,估计区里边还得有一番龙争虎斗,雷鹏去向这一次没有明确,看样子严立民还在和祁予鸿沟通,估摸着得等到年后才能见出分晓。

  陆蕊蹑手蹑脚的走进来,看见赵国栋似乎睡着了,可是赵国栋又不喜欢开空调,说平时开空调会让他不适应,想了一想之后,才悄悄到自己寝室里去拿了一件自己的羽绒大衣替赵国栋盖上。

  赵国栋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有没有睡着,不过他能感觉到办公室里有人进来,一股淡淡的香气靠近,然后就是一件轻飘飘柔软的东西盖在了自己身上。

  他想睁开眼睛看看,但是又想继续保持这种似睡非睡的状态,索性就闭上眼睛继续休憩。

  陆蕊看见赵国栋摆放在案桌上的手机指示灯不断闪烁,但是赵国栋却毫无反应,她想叫醒对方,又怕破坏了赵国栋美梦,不叫醒对方,又怕真有啥紧急事情。

  最后踌躇良久,陆蕊还是悄悄将手机拿出办公室替他接听转达。

  映入杨天培耳际的是一个甜美悦耳的声音,礼貌而又不失亲和,这让他大感诧异,看了看电话号码,没错,是赵国栋的,但是怎么会是一个女孩子的声音,直到对方说赵书记忘带手机在办公室了,他才明白这大概是赵国栋的秘书,只是党政领导也敢配女秘书么?杨天培有些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