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六十九节 关怀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六十九节 关怀

  赵国栋就这样一直处于似睡非睡的状态中,他感觉很舒服,还有一股子淡淡的香气萦绕在自己鼻腔中,分外安逸。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赵国栋才从迷迷瞪瞪中清醒过来,脑子里却是一片清明,全身上下也洋溢着说不出的活力,这种冥想还真有些意思。

  陆蕊虽然人在办公室,但是耳朵却一直竖着倾听着斜对面办公室的动静,每隔十来分钟,她便要寻个机会去看一看。

  陆蕊进来时赵国栋在自己给茶杯里补水,一件颜色挺鲜艳的火红色羽绒服盖在自己身上,赵国栋也猜到应该是陆蕊的,没有开空调却给自己盖上一件羽绒服,这让赵国栋对这个女孩子的信心有些感动。

  “陆蕊,坐吧。”赵国栋挥了挥手示意不必客气,自己倒水也一样,然后回到座位上,无话找话的说,“你到开发区管委会多久了?”

  “四个多月了。”陆蕊不知道赵.国栋怎么会突然问起这个,小心翼翼的道。虽然尤莲香和她说过肯定会解决她的编制问题,但是现在她的身份还挂在东江区教育局那边,现在东江区教育局那边已经在催这边了,要么正式调动,要么就得回去上班。

  吴伦也已经问起过两次,要陆蕊.自己去找领导和人事局,解决关系问题,如果解决不了,那该回哪儿去就回哪儿去。

  “嗯,四个多月了,时日也不短了。”.赵国栋自然清楚陆蕊担心啥问题,他之前对陆蕊也不是太感冒,毕竟有她和萧天宇以及鲍永来儿子那一出,不过这个女孩子的确十分勤快能干,而且也颇得尤莲香喜欢,今天的表现或许是对方想要讨好自己之举,但毕竟也有心,人活在这个世界上也不容易,像陆蕊这样在宁陵无亲无故,没有半点背景的女孩子,想要自己工作生活环境更好,就不得不付出更多,这赵国栋也十分理解。

  陆蕊不解的望着赵国栋,心中却忍不住怦怦跳起.来,这句时日不短是啥意思?是该解决编制问题,还是自己该回东江区教书去了?难道是吴伦又在对方面前戳自己的编制问题了?

  赵国栋自然没有想到自己一句话会让眼前这个.有些紧张的女孩子生出如此多的想法,他只是觉得去上海招商引资的事情陆蕊也算是尽心尽力,干得也相当不错,而且这个女孩子心也细,有些方面比起令狐潮这个男孩子的确要想得周全一些,是不是真的该考虑一下把对方编制解决了。

  想到啥就做啥,赵国栋顺手拿起电话就拨通市.人事局局长纪复波的电话,这段时间他和章天放在一起吃饭时也经常把纪复波叫上,关系也逐渐熟络起来,也就没有刚开始那样生分了。

  “老纪,上次我和.你说的那事儿,年前能办不?”赵国栋也懒得客套直奔主题。

  “赵书记,啥事儿啊?”电话另一头的纪复波也是莫名其妙,这没头没尾的来一句问话,还真把他给弄懵了。

  “咦?上次吃饭时我给你提起过的,怎么纪局长贵人多忘事,还是咋的?”赵国栋有些不悦的提高声音。

  纪复波也感觉到对方情绪不怎么好,联想到刚才得到的消息,这位赵常委在市委常委会上和严书记很是纠缠争执了一阵,两边火气都不小,估摸着也是心气不顺,不过他的确想不起啥事儿了。

  “嘿嘿,赵书记,咋,心情不爽,要不今晚我请客,把章部叫上,一起顺顺气?”

  “我没心情吃这顿饭,我的事情你替我办了就行了,改天我请你,上次我给你说的替我们开发区管委会解决一个编制,莫不是这种事情你老纪也还要我去向章部长请示吧?”赵国栋没好气的道。

  “噢,这件事儿啊,我还以为啥大不了的事情,赵书记你一句话的事情,没问题,明天我让局里给在下年度编制中新增一个编制就行了,嗯,从哪儿进来人?”纪复波笑了起来,他还真没有把这事儿记在心上。

  “东江区那边,是教育系统,就等指标,那就说定了,明天我就叫人来办理手续。”赵国栋也不多言,“啥时候过来,打个招呼,我陪你去土桥那边去吃点山野味,整天在城里吃,真要吃得我恶心了。”

  “嘿嘿,赵常委陪我去吃饭,吃啥我心里也舒坦啊。”

  纪复波当然清楚赵国栋的能量,别看今天常委会上他吃了瘪,但那也正常,如果你一个新晋常委都能主导常委会节奏了,那才真的不正常。这样年轻的市委常委,保不准等一两年就是副书记或者常务副市长的位置等着他,谁不想结好他?一个人事编制算个毬?就是在没有也得替他解决。

  “好了,不说了,改天过来再说,我代表西江区委区政府热烈欢迎你们市人事局领导来我区视察指导工作。”赵国栋心情稍稍好过了一些。

  陆蕊觉得自己这一刻简直是天下最幸福的人了。

  虽然她敢肯定赵国栋电话中说到的解决东江区教育系统某人编制问题的事儿是指自己,但是她又真的有些不敢相信。

  鲍春行在自己面前发誓赌咒的说一定会替自己解决编制问题,可到后来自己就瘪了气说开发区管委会编制太俏了,里边个个都是关系户,能把自己借调到管委会已经是费了老大劲儿了,一时间实在难以解决编制问题。

  陆蕊也知道鲍春行所说的不是假话,这开发区里二三十号人,几乎个个都有来头,某副市长的侄女,土城县委副书记的舅子,市委宣传部某处长的老婆,市政府副秘书长的儿媳,东江区某区长的小姨子,就连开车的司机都是计经委某主任的表弟,别看这里边一帮人不咋的,那个背后都能牵扯出一帮能量颇大的人,相比之下,自己能攀上鲍春行父亲的关系进来,还真有点些幸运,但是运气也就到此为止,借调要变成正式调动,这一步就太困难了。

  但是一切困难似乎都在眼前这个男人就是一个电话就能解决问题,虽然竭力想让自己保持冷静,但是陆蕊发现自己做不到,真的做不到,她想要大声尖叫,她想要欢呼雀跃,她甚至想要把自己火辣的热吻献给对方,要知道为了达到这一步她不知道费了多少心思,鲍春行甚至信誓旦旦保证只要自己把身子给了他,他一定帮自己解决编制,但是幸好自己坚持了这一点,无论他说多少甜言蜜语,不解决自己编制,自己绝不和他发生任何实质性的关系。

  现在一切似乎都要尘埃落定了,陆蕊只觉得自己激动得想要全身发抖,想哭想叫,她甚至想要跪倒在对方面前,唯有欣喜若狂这个词儿用在她身上才能形容她此时的心情。

  赵国栋注意到了陆蕊的神情变化,只是他没有想到对方会有这么大的反映,全身都在瑟瑟发抖,双手紧紧抱在胸前,面色潮红。

  “陆蕊,你怎么了?”

  “赵书记,您刚才是不是在说我的调动事情?”陆蕊深深吸了一口气,企图平复自己心情,但是未能如愿,她的声音因为激动而有些变调。

  “嗯,你明天到市人事局去一趟,然后去东江区那边正式办理调动手续吧。”赵国栋点点头,“早一点办了,你也好安心工作。”

  “谢谢,谢谢赵书记。”陆蕊已经无法用语言来形容自己此时的心情,她想说些啥,但是又觉得难以用言语表达。

  “谢什么?举手之劳而已,我还要谢谢你的羽绒服才对。”赵国栋笑了起来,抬手抱起放在椅背上的羽绒服,站起身来递给陆蕊,“女孩子的特有香气都浸润到我身上了。”

  陆蕊心情终于松动一些,赵国栋半开玩笑的话语让她有些羞涩,毕竟这种事情似乎只有恋人之间才有,下级对上司,尤其是青年男女之间,这就有些暧昧的味道在里边。

  “好了,陆蕊,抓紧时间去办吧,嗯,再等几天你和卢主任先去北京,再到上海,我随后就会过来,这一次城市推荐活动相当重要,也是我们宁陵开发区以及西江区眼下最紧要的一个活动,关系到我们明年招商引资大计,陆蕊,我希望你能抓住这个机会好好锻炼磨砺一下自己,提升自我,以便日后能够承担更重的担子。”

  赵国栋温和而又关心的话语让陆蕊真有一种想要哭的冲动,想想李泽海主任的冷淡和其他两位副主任的视若无睹,再想想吴伦的无端刁难和骚扰,陆蕊第一次感受到来自一个一直被自己视为高不可攀的领导的关怀,虽然他很年轻,但是对方的态度的确让她为之心动。

  一直到走出赵国栋办公室大门时,陆蕊也是恍恍惚惚,这几个月来一直困扰着她事关一辈子的难题竟然就这样轻而易举的迎刃而解,看着小院内的腊梅傲霜怒放,仿佛就是她现在的真实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