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七十一节 小酌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七十一节 小酌

  从对天孚集团的考虑回到西江区自家地盘上来,赵国栋也在琢磨着西江区这边规划的发展,说实话到目前西江区也没有拿出一个像样的城市发展规划来,而宁陵市建委给赵国栋的感觉也是一直在梦游,城市人口已经达到了二十多万,但是城市发展却是没有一个清晰像样的明确规划。

  撤地建市也有两年了,城市以乌江和翠河为界划分成了西江区和东江区以及还有一个开发区,但是城市主体还是在西江区,虽然规划提出了要凸显开发区的地位,尤其是重点将翠河与乌江之间这一片地带规划为城市核心区,意愿良好,但是缺乏可操作性,尤其是在目前宁陵财政并不丰裕的情况下,要想实施城市中心的转移更显得困难。

  开发区要发展,西江区一样也要发展,怎样错位形成互补优势也是一个难题,尤其考验自己这个身兼二职的一把手,赵国栋不知道当初祁予鸿之所以要让自己身兼二职是不是就是为了平衡这一点,减少恶性竞争。

  明确了要将开发区向着电力设备和材料制造基地这个宏愿之后,西江区该定位于一个什么样的地位也是让赵国栋煞费思量。

  为此他和曾令淳以及贺同等人也商量研究过多次,也提出了不少设想和意向,但是给赵国栋的感觉就是始终还是没有踩到关节点上,寻找不到一个准确的定位点。

  现有企业重振乏力,包袱过.重,而你想要寻找新的增长点却又没有头绪,这就是目前西江区给赵国栋的感觉,突破,突破,说得容易,但是如何突破,从哪里突破,并不是光会喊两句空头口号就行的。

  赵国栋也仔细分析过省内其他.几个经济发展较快的城市,比如绵州、建阳,比如宾州、蓝山。

  绵州和建阳本来就有相当厚.实的工业基础,绵州一直是电子工业基地,军工企业也不少,现在军转民也推进得相当快,利用原来的军工科技优势,在机车制造、发动机生产、电子产品等产业有着相当明显优势,而建阳则是典型的大型机械设备工业基地,重型机械设备和成套设备在生产在全国都赫赫有名,加上又是发电设备制造基地,工业优势更加凸显。

  宾州和蓝山则与绵州和建阳不同,宾州和蓝山都.是有着较好交通优势,一个是乌江主要港口,一个是蓝江的主要港口,都可以通行千吨以上轮船,而且宾州是安桂铁路中转枢纽,蓝山则位于安昆铁路咽喉位置,十分重要。正是由于良好的地理位置和交通便利条件,加上宾州和蓝山原来都有一定的轻重工业基础,宾州的乌江动力、乌江水泥和三元红酒业,蓝山的东华冶金、蓝江铜业以及安南玻璃等,依托原有基础,再加上改革开放一来这些地区的行业也在不断进行调整,这两地的发展速度也相当快,除了形成了原有龙头行业之外,其他产业也是迅速发展起来。

  赵国栋比较了一下,要说宁陵和以上几个经济比.较发达的城市哪个也不能比,绵州和建阳就不说了,那是依靠国家早期投资确定下来工业城市地位,而宾州和蓝山呢虽然也有其自身优势,但是某些条件上宁陵却有些和它们相似。

  比如港口城市,宁陵的通航能力甚至比它们更.好,又比如交通优势,宁陵虽然现在还没有铁路,但是西柳铁路一旦建成,那宁陵无铁路历史就将改写,而915国道横贯整个宁陵市也是一个不可或缺的交通有利条件。

  加上宁陵地处.安东,地理位置也很重要,历史上就是著名的物资集散中心,而且劳动力资源和土产资源也相当丰富,如果能把这个电力设备和材料基地争取到手,在辅之以发展一些综合性的轻工业,宁陵市是具备相当发展潜力的,但是前提有一点,那就是这个电力设备和材料生产企业必须要落户宁陵开发区。

  翻来覆去归结一点,这个基地必须要落户宁陵,否则一切都是无本之木。

  而要把这个基地拉在宁陵落户,那就得从各方面就下手来夯实基础,先前整顿作风也好,投入基础设施建设也好,都只是其中一部分,现在这吸引配套企业来,也是重要的一环,一切都要看这一趟上海之行能有多大收获了。

  *********************************************************************

  简虹的脸颊浮起淡淡的腮红,虽然酒量不小,但是红酒的后劲儿还是让她身上有些发热。

  霍云达请客,照理说轮不到请她,但是霍云达还是请了她,她有一种说不出的成就感,拿霍云达的话来说,都是从花林走出来的,虽然霍云达没有能够进入西江区委常委,一个非常委的副区长和花林县副县长也就是平级调动,但是看得出来霍云达还是很高兴,发自内心的高兴,而非那种装出来的表情。

  “赵书记,说实话,我从没有想过什么常委不常委,我只是希望能够获得一个发挥的空间,施展抱负的平台,哪怕苦点累点,只要能作点实实在在的事情,一年下来能扳起指头数得出自己究竟干了些什么工作,我就很满足了。”几大杯下去,霍云达借着一点酒意自顾自的道:“俗话说,士为知己者死,我不敢说自己是士,赵书记也不会要我去死,但是能够跟着赵书记干事儿,我觉得踏实,一个字,值!”

  “咱们走到这一步图个啥,图财?非分之财咱们不敢要,要说国家给咱的,咱们一家人也能算个温饱奔小康类型了,那这一辈子图个啥?说句大话,我就图个能干点自己想干又有益于社会的事情,没别的。”

  赵国栋点点头,却不言语,桂全友也是举杯细酌。

  “在花林我干得很痛快,很舒心,现在花林企业基本上已经走上轨道,我可以说当个甩手掌柜也不为过。赵书记召唤我,我义无反顾。”霍云达收敛起了脸上原本还有点的酒后放纵之意,变得肃穆起来:“西江区我了解过一些情况,问题多包袱重责任大,可以说每个企业状况和存在问题都各不相同,要想把这个担子扛起来,赵书记,我说句实话,我没半点把握,真没把握,尤其是想要收到立竿见影的效果,那更难。”

  “云达,你灰心丧气了?”赵国栋笑着道。

  “那倒不至于,我只说难,并不是说就毫无办法,就算是难,就算是没把握,这些工作总得有人去作不是?没做,难和不难都一样,作了,难也可以转换为不难。”霍云达也笑了起来,“赵书记,你就放心吧,既然我过来了,那这一块我一定会尽心尽力的好生经营,不过请赵书记给我足够的时间和耐心,让我能够多花一些时间去了解熟悉情况,以便拿出最切合实际的方略来。”

  霍云达是安原工业学院经管系毕业的大学生,从科委到乡镇,又从乡镇到副县长,其间走了十五年,年龄虽然不算大,但是资历却相当深厚了。

  一桌四人,都是从花林县走出来的,赵国栋也有些感触,都说结党营私是古代的事儿,现在叫做圈子,老乡圈子,战友圈子,同学圈子,只要是能够拉上关系,都能大略的谓之圈子,相互呼应,相互沟通,相互帮助,这就是圈子的作用,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这似乎也是讽刺这些圈子的最好言语。

  不过赵国栋倒并不觉得这所谓圈子就一无是处,结党营私,你必须要营私那才是为害一方,结党换句话说也就是志同道合才能走到一起,为了同一信念而走到一起,为着共同目标而一起携手努力奋斗,这反而是值得嘉许的。

  目的最重要,手段倒是其次。

  “简虹,老严没有为难你吧?”赵国栋把话题回到简虹身上,“这家伙心胸狭隘得很,知道你和我的关系,而且也知道莲香秘书长和我们关系都不错,只怕心里不是滋味得紧。”

  “赵书记,严书记就算是想要为难我,只怕也没啥机会,重要事情都有莲香秘书长和宗主任承担着,我不过就是帮着打打杂,上传下达,准备一些资料罢了。”简虹不动声色的道。

  要说严立民对自己没看法那是假话,至少从平素他和市委办这一帮人的态度就可以看出亲疏,简虹也知道现在不是争闲气的时候,埋头作自己的事情,听凭外边怎么评论,是非自有公路。

  “市委里边,干啥都是一种锻炼磨砺,能在市委里边呆下来沉得住,那也是一种境界。”赵国栋语含深意,“上传下达考验你的协调能力,打杂也就意味着全方位锻炼,准备资料那就是要看你的笔头子能力,哪一样不是考察人性格能力品德的?简虹,记住,要沉得下去才能浮得上来。”

  赵国栋一番话让其他三人都是若有所思,虽然三个人都不承认属于所谓的赵系,但是他们也都承认如果没有赵国栋从中使力,他们也不可能这么快就走到现在这个位置上来,这一点不容否认。